巴克樱桃

【瑟莱】商业大亨【短篇】


商业巨头瑟X创业小青年莱
传记体纪录片即视感,这脑洞我自己都嫌弃!谈情说爱也够多了,我们这次来干点正事吧,比如改变世界经济体系的格局?你们不觉得事业型男人特别有魅力吗?这里所有人物都是商界巨鳄,有历史人物原型做参考,但你千万别当真!
————————————————————
正文:

1901年,二十世纪初始年的春天过于寒冷,瑟兰迪尔的内燃机汽车正行驶在一条狭窄的石子路上,他正在去往缅因州的路上。穿着上世纪中叶传统的收腰披肩大衣,面料考究做工精细,优雅如贵族绅士。他一根根拉下包裹在细长手指上的手套,展开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

【法院传票已经在缅因州等你,我们的赌局就要开始】

瑟兰迪尔轻轻地牵起了嘴角,对着落款处的字母L。掏出上衣口袋里的一支旧怀表打开看了看,每隔27天就会累积慢6分钟的怀表,现在恐怕要慢上十几二十分钟,但即使是这样他也能推算出准确的时间。

“看来旅行该结束了。”瑟兰迪尔对着前面带着礼帽,正在开车的驾驶员探了探身,“加里安,准备回程,看来小伙子们已经等不及了!”

“是,先生!”

瑟兰迪尔喜欢别人称呼他先生,而非总裁、老板。虽然早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之时,他就几乎创造了一个时代,属于他的时代。

这个国家80%的炼油工业和90%的油管生意都属于伍德石油公司——瑟兰迪尔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他的500多艘油轮正夜以继日的航行在公海上,全国所有行业的工业企业都有他投资,并支配着多条主要的铁路干线。四家大银行、三家保险公司组成的金融机构核心,几乎掌握了这个国家经济的命脉。

他是名副其实的“石油大王”,尽管他不太喜欢这个别人给他的称呼。不过现在他遇到了一些麻烦,如果不是因为一个被公司裁员无路可走的小职员成为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如果不是因为他神经质的枪杀了总统,如果不是因为总统脆弱的于8天之内不治身亡,也就不会有新上任的这位总统。

这位刚过了四十岁生日就就职的总统,甚至没有对着圣经宣誓就就职的总统,一经上任就把矛头对准了这些富可敌国的企业家、大财阀。他们称呼他什么来着?垄断资本主义?大资本家?

瑟兰迪尔从来都不喜欢政客,对独裁者更是嗤之以鼻,两个月前他收到了联邦法院的传票,罪名是垄断市场以谋取高额利润。于是他决定给自己一个假期,当他踏上旅途,传票就一张接着一张紧紧跟随他的脚步,不过他一张也没有收到,因为他不想收到。

直至他收到了这封署名L的电报,他把那张纸整齐的折好收进内里口袋。战火就要燃起,不过并不是与国会、联邦法庭甚至总统之间的,而是他与另一个人之间的较量。

而远在几百公里以外,汽车行业联合委员会大楼里,一名叫做莱戈拉斯的年轻人正坐在三名联合委员会干事的对面,隔着一张宽大的桃木办公桌。

他松了松卡在脖子上的领带,继续他的陈述,“这款T型汽车将摒弃繁复昂贵的装饰品,它有最新型的技术和装配工艺,更轻型、操作更便捷,售价更低廉。最重要的是他不再是极少数人的奢侈品。我希望它成为人人都能买得起的汽车。”

对面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你是说所有人都能买得起汽车?!”

“是的,在未来,人们不需要专门的司机,人人都会以这种轻型汽车作为代步工具,甚至包括…… 女士们。”莱戈拉斯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上帝保佑,希望她们的裙子能塞进驾驶室。”小胡子仍然满怀鄙夷。“好了先生,资料我们会上报,能否通过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他们将莱戈拉斯递交的长达200多页的申请书放进牛皮信封,起身离开。

莱戈拉斯长长舒了一口气,扯下领带脱掉西装外套,把灰格子的鸭舌帽扣在金色的脑袋上。起身走出房间,大楼外正有两个人在等他。

“怎么样小子!你说话的时候没咬到舌头吧!”矮个子的大胡子,一把搂住莱戈拉斯的脖子,嘴上说着刻薄的话,却满眼期待的笑意。

“当然没有,只是在说到你的装配工艺时停顿了数秒,因为我想到你把机油摸到脸上的样子。”莱戈拉斯开怀大笑,然后转向另一边对着那个正咧着嘴笑的人说,“不过,埃斯泰尔,下次这种场合还是你去的好,你的脸比我有说服力多了。”

“公司的法人写的可是你的名字,老板。”叫做埃斯泰尔的年轻人下巴上有密密的胡茬,看起来成熟稳重,他上前一步也钩上莱戈拉斯的脖子,“而且,当初你从11个人那里拉来投资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的完美理念可以吸引上百万的投资,可是看看后来,只有两万八千美元。”

“嘿,我们即将成功不是吗!”莱戈拉斯被这两个家伙压的直不起腰,却笑的露出两颗虎牙,“我有预感埃斯泰尔,我们将改变世界,因为你因为我,因为金雳!”

“那看来我们要去喝一杯庆祝一下,庆祝我们改变了世界!”大胡子金雳粗声大笑。

“不是我打击你莱戈拉斯,现在的世界还属于那个大人物。”埃斯泰尔永远都会说大实话,“不过你跟瑟兰迪尔先生的赌约,赌注到底是什么?”

莱戈拉斯神秘地眨眨眼睛,“如果他输了,就会买一辆我公司出品的汽车……”

三个人大笑着从街上走过,看起来就像大多数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样。只是他们的梦想不只是喝几杯啤酒然后认识个漂亮姑娘。作为最年轻的汽车工程师,莱戈拉斯拥有更大的野心和抱负,他拥有最可靠的伙伴,最好的设计师和最好的装配工程师,还刚刚拥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而且还拥有敏锐的商业头脑和无畏的勇气。不过他如果想实现制造自主汽车并进行销售的愿望,必须要通过,垄断汽车行业的机构——汽车联合委员会的批准。

他相信自己会成功,只欠,一个机会。

半个月后,当莱戈拉斯准备再次踏进那间办公室听取申请结果的时候。联邦法院最大的法庭旁听席上正聚集着数十名记者,关于伍德石油公司垄断市场一案将在今天举行第一次庭审,而瑟兰迪尔将亲自到庭。这无异成为本世纪最轰动的新闻之一。

当瑟兰迪尔穿着整齐的三件套西装在律师团的簇拥下,推开厚重的法庭大门的时候,闪光灯炸开一团,烟尘弥漫了整个大厅。他摘下毛呢平顶礼帽坐在座位上,脸上带着标准的名为轻松自若的表情。

与他面对面坐在高高的法官席上的主审大法官米斯兰达在敲响数次法槌后才让屋子里的喧闹声安静下来。他不是第一次与瑟兰迪尔打交道,也不是第一次审理此类案件,但他觉得这会是他法官生涯里最难忘的一次交锋。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总是用他过于优雅的面容和略显傲慢的气质毫无保留的彰显他的自信与实力,这比最犀利的言语还让人胆寒。

庭审很快开始,在律师的几轮陈述后,是主审法官向当事人提问的环节。

“瑟兰迪尔·伍德先生,作为伍德石油公司的创始人,你在23年前,只凭5个人就组建了公司,并收购了第一家炼油厂。而后你合并了40多家厂商,垄断了全国炼油工业和油管生意。你被控利用敲诈威胁联合等非法手段达到一些商业目的,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瑟兰迪尔由靠坐的姿势直起背,表示了对法官先生的尊重,“法官阁下,我以为这是庭审,而不是对我生平故事的表彰大会。” 座下一片笑声。“23年前的事我想我不太记得了,你知道现在公司的具体事项我过问的不多,你可以认为我只是一个摆设,就像…… 总统先生一样。”

在座的人爆发出更大的笑声,书记员敲打着打字机啪啪作响,记者们奋笔疾书的记录。他不但巧妙的规避了法官的提问,还顺带大大地嘲讽了新任总统。

主审法官皱了皱眉头,他习惯的摸了摸上衣口袋,才想起来现在不能吸烟,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伍德公司被控曾与孤山钢铁公司和瑞文戴尔电力公司联合,以不正当的手段吞并钢铁炼油工厂,以限制和控制其他小型企业的发展。”

“我并不否认我奉行财富应掌握在少数聪明人手里,他们更知道如何利用这些财富来创造更大的财富。”瑟兰迪尔在桌面上交叠细长的手指,“而我自认为是那幸运的少数聪明人之一。至于那个挖矿的和那个放高利贷的,他们姑且算是懂得抓住利益的聪明人。”

对于同属于三大巨头的孤山钢铁公司和瑞文戴尔电力公司,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与瑟兰迪尔是多年的对手也是互相利用共同发展的伙伴,这种亦敌亦友,互惠互利又互相牵制平衡的关系一直微妙的共存,他们更像是多年的老友。直至传票一并被送到索林和埃尔德隆手上,谁能逃出生天扭转乾坤,就各凭本事吧。

第一次庭审以瑟兰迪尔优雅的离场而告终,灰头土脸的米斯兰达现在只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去汽车联合委员会,看看小王子是不是哭鼻子了。”瑟兰迪尔坐进车里对加里安指示道。

所以当莱戈拉斯从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辆铮亮的汽车停在路旁,闭着眼睛也知道那是谁。车窗里很快透出那个人的侧脸和浅金色的光泽,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情见那个人。

“好吧,你要是敢笑,就死定了!”莱戈拉斯撇了撇嘴角还是朝车子走去。

瑟兰迪尔帮他打开车门,看他坐进来,然后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看来我猜的没错,真的要哭鼻子了?” 他僵直了一下后背然后马上轻抚上莱戈拉斯的头发。

“你的拥护者评价你:冷静、精明,富有远见,凭借独有的魄力和手段,一步步建立起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富豪中的代表人物。”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出来,莱戈拉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对此,你怎么看。”

“我都被问了一天的问题了,你怎么也来。”瑟兰迪尔搂着莱戈拉斯靠在自己怀里然后抬起他的脸仔细看,“让我先看看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都穷的没钱吃饭了?!”瑟兰迪尔皱着眉头捏着年轻人消瘦的下巴。

莱戈拉斯打掉瑟兰迪尔的手,皱了皱鼻子,“是是,求大资本家给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一条生路……” 然后继续扎进宽大的怀抱里,“你还没回答我问题。”

“那么反对者对我的评价是什么,独裁、吝啬、刻薄傲慢?我16岁挣到第一个五美元,这不算太早,要知道埃尔隆德那家伙12岁就开始向邻居放高利贷了。”瑟兰迪尔低头吻了下莱戈拉斯的发顶,“我不会放过赚取任何一美元的机会,因为我相信付出必有回报。也许你不赞同我的理念,但如果把我剥得一文不剩丢在沙漠的中央,只要一行驼队经过,我就可以重建整个王朝。”

“所以你是在讽刺我23岁还没有挣到一毛钱吗!”莱戈拉斯现在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了,“傲慢的资本家!”

“也可能是你的理想过于远大了?”瑟兰迪尔轻笑出声,却不带任何讽刺之意,“所以,赌局已经结束了?以你的失败而告终?”

“不,还没有结束。”莱戈拉斯猛的挣出了瑟兰迪尔的怀抱,差点撞到瑟兰迪尔的下巴。他坐直了身体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眨呀眨。“这倒要谢谢你,资本家先生!”

说完他倾身上前吻住了对方的嘴唇,一个久违的吻,带着想念和迫切的情绪。直到莱戈拉斯被吻的快要失去自主呼吸的能力,才挣扎着推开那个炙热的怀抱,然后顺势靠在瑟兰迪尔颈窝里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那么万恶的资本家先带你去填饱肚子。”瑟兰迪尔用手指划过年轻人清浅的黑眼圈,“你可以睡一下,要不我怕你一会连拿叉子的力气都没有。”

莱戈拉斯滑下瑟兰迪尔的肩膀,倒在对方的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故意蹭皱了他这身花了12个星期才做好的手工定制西装。然后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睡了他两个月来第一个安稳觉。

瑟兰迪尔不知道这个鬼主意很多的小子有什么打算,不过既然已经被联合委员会驳回了申请,那么他一定没戏唱了。因为得不到许可,没有公司或工厂可以制造并销售汽车产品,这是个看似不公平但是又不得不遵守的规则。瑟兰迪尔不相信有人会打破它,就像他同样不相信有人可以打破他的规则一样。

不过当他在报纸上看到最新的头条新闻的时候,还是不可预料的挑了挑眉毛。他不是惊讶于有人把他从头条挤下来,而是头版的照片属于那个前几天才在他面前吃像很没教养的年轻人。“你父亲就是这么教导你餐桌礼仪的?”瑟兰迪尔当时这么说。“那东西已经过时了,而且我现在在离家出走!”莱戈拉斯当时是这么说的。

于是那个正“离家出走”的小孩的照片正清晰的印在第一版,他站在他自己制造的敞篷汽车上笑的自信满满,皱巴巴的衬衫开着三颗扣子,新款式的无领三件套式背心合身的包裹腰线,梳成马尾的金色发丝有些乱。如果这个造型不是出现在报纸上,那么他会觉得很好看,不过现在看来简直乱七八糟!而再看文章内容就更好看了。

【汽车业新秀向行业巨头发起挑战】莱戈拉斯向这个国家跑得最快的车手波格发出了挑战,要用他自主研发的轻型汽车向艾辛格汽车公司生产的公认的最快的汽车挑战。文章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调侃了一番,“勇气可嘉”是对他唯一的称赞。

瑟兰迪尔把报纸放到桌子上,可视线没有离开那张照片。波格的父亲是艾辛格汽车公司的老板,而众所周知汽车行业委员会的幕后的大投资人就是艾辛格汽车公司,他垄断汽车行业,从中谋取利益。莱戈拉斯公然向波格挑战,无疑是对整个汽车垄断行业的挑战。并以此获得大众和媒体的关注,为他制造的汽车打响知名度,聪明又冲动的做法。

“这就是你想的办法啊…”瑟兰迪尔用手指在报纸的照片上轻点了两下,然后抬起头对站在一边的秘书说到,“加里安……”

“是,先生。”加里安准备听取指示,不过就这么没了下文。

“算了,你下去吧。”瑟兰迪尔有些烦躁的把报纸推到一边,他忽然想起了之前他和莱戈拉斯的约定:“不许用你的手段干涉我做的事,包括金钱和人力。公平公正的和我赌一场,然后输的人愿赌服输。”

好吧,就看你怎么愿赌服输。

一个月后,莱戈拉斯和波格的比赛在林中小径中拉开序幕,波格装备齐全的开着他的专业汽车轻松应战。而莱戈拉斯甚至没有一副专业的护目镜,不过他还是充满信心。

“嘿小子,希望你的小轮胎能坚持到终点!”波格对这个不自量力,长的像个姑娘的小子满心鄙夷。

“我会在终点等你,别忘了我们的赌注。”莱戈拉斯坐上驾驶座,挑衅的撇了嘴角。

第二天的各大报纸都炸开了花,连广播里也在不间断的重复着一个名字,莱戈拉斯。他以他自主研发的轻型四轮汽车赢得了与波格的比赛,他的汽车被大众推崇,他的相貌被姑娘们传颂。

“我妹妹把有你照片的报纸贴的满屋子都是!”金雳无奈的摊摊手,“老天,我成天对着你,回家还要看着你的照片!”

“你都不知道,白马王子已经过时了,现在汽车王子莱戈拉斯红透了半边天!”埃斯泰尔也不忘调侃一番。

“还有好戏在后头!”莱戈拉斯笑得前仰后合,“到时候,你们可别爱上我!”

一周后,汽车联合委员会发出声明承认了莱戈拉斯公司所制造的T型汽车是新时代汽车行业的巨大突破,并核准了该汽车的批量生产和进入市场销售。

“我觉得我真要爱上你了,莱戈拉斯!”

“少来!我已经心有所属!”

“那让我抱抱你吧!”

“你还是去抱轮胎吧!小伙子们,我们以后都要抱着汽车睡觉了!”

一个月后,莱戈拉斯汽车公司在市郊的第一家装配工厂启动,他摒弃了过去一次装配成型的工艺。而采用了流水线装配,并充分采用了机械化和自动化,每个工人不必熟悉所有工序,只需制造或组装一部分配件。这是流水线工序第一次被运用到工业制造业,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也减轻了工人的工作强度。

莱戈拉斯给每个工人每天8美元的工资,这比当时其他工厂工人的平均工资高了一倍,他还实施了每周五天工作日的制度。这些都大大激励了工人的热情与效率,工厂以每天出厂15辆新车的高产速度,让当时的老牌汽车企业也刮目相看。

另外,T型汽车一经上市,就得到了大众的青睐,售价825美元的轻型汽车,是普通百姓也能买得起的。汽车不再是贵族富豪的专属,这个理念令人瞠目,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考虑购买家庭用汽车。

与此同时,瑟兰迪尔的官司好像陷入了永无止境的僵局,无数证人出庭作证,账目清单快要将法庭淹没。瑟兰迪尔在那之后没有再出庭,不过他的律师团每天都会向他汇报进展。

瑟兰迪尔挂了电话,他刚刚与埃尔隆德通了电话,精明的埃尔隆德知识广博,喜爱收藏和文学。瑟兰迪尔一直认为,如果不做商人,他更适合做一名学者。瑞文戴尔电气公司已经败诉,即使埃尔隆德是整个国家的债权人也无法挽救他败诉的结局,资产再多现在也无济于事。不过看来索林的钢铁公司逃过了一劫,国会刚刚通过了巴拿马运河改造计划,因为索林的表兄是议员的关系,他的的钢铁公司被委以重任。

就犹如天空有时晴朗有时雨,风云变幻只在瞬息之间,再看看报纸上关于莱戈拉斯的最新消息,瑟兰迪尔不禁莞尔,“也许你的时代就要到来。”

然而,商场上的事不会一直和风煦日。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的再一次相遇不是在高级餐厅,而是在联邦法院。

瑟兰迪尔来出席庭审,而莱戈拉斯被起诉了。汽车联合委员会不会看着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抢了他们的风头当然还有利益,他们以莱戈拉斯的汽车技术侵权为由将他告上法庭。如果罪名成立,莱戈拉斯将在卖出每辆T型轿车的同时向汽车联合委员会缴纳高额的税费,这样一来,他的成本会大幅增加。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看来这次你遇到的麻烦不小。”瑟兰迪尔站在大理石楼梯的拐角处看着穿了正装的莱戈拉斯。

与上次被驳回申请后的沮丧不同,这一次莱戈拉斯好像情绪不错,“我会积极准备应付这次的官司。”

瑟兰迪尔笑笑伸手为莱戈拉斯整理歪掉的领带,新式的领带比老式的结更小巧,瑟兰迪尔并不喜欢,他还是喜欢传统的大扣结领带,就像他始终认为翻领的晨礼服背心与无领的夜礼服背心应该分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简化为一种款式的新式马甲。

“你打的这个标准领带会让我看起来更稳重吗?”莱戈拉斯调皮的舔了舔嘴唇。

“别总是笑的露出八颗牙齿装可爱,就会让你看起来更稳重。”瑟兰迪尔顺便帮对面的年轻人整理披散的长发。

“可爱,我还用装吗。”继续笑的露出八颗牙齿。

“这条路很艰难,你确定不听取我当初的建议吗。”板起脸的瑟兰迪尔才是本体。

“我没请律师,我会全程为自己辩护。”坚定的神色敛去一切随意的笑容。“只是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在法院约会。”

他们做了礼貌而得体的贴面礼然后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打开相对的两扇大门。

瑟兰迪尔端坐在大法官对面,从怀里摸出那块怀表,打开又合上,准备开始他最后的陈词。“我为人们点亮了灯火、给数以百万的工人以工作的机会、为国家创造了上亿元的财富,而今你们却将之称为垄断。我尊重传统,但并不守旧,而我更喜欢称那为开创……”

而同时,莱戈拉斯坐定后伸手扶了扶那个紧致妥帖的小小领结,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陈述。“我希望汽车能成为大众产品,我希望改变生产方式, 自由竞争才是必经之路。我喜欢新兴事物,但并不激进,而我更喜欢称之为变革……”

报纸的头条上,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偶尔会同时出现在同一篇报道上,评论家们开始热衷于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不同的经济案件,他们却像是站在了天枰的两端。

一个月后的星期一,联邦法院,瑟兰迪尔的垄断案和莱戈拉斯的侵权案同一天宣判,大门外挤满了记者和好事的民众。相对的法庭大门被打开,瑟兰迪尔从里面走出来,抬头看到也碰巧走出来的莱戈拉斯,他们相视一笑,轻松的的表情溢于言表。

“让我猜猜,法官先生在哭鼻子?”莱戈拉斯走上前和瑟兰迪尔站面对面在大厅中央。

“我输了。”瑟兰迪尔脸上有浅笑,语气很随意,好像早就知道这个结局,又完全不在乎。

444名证人出庭,12000页证词,这场耗时数月的官司终于有了结果。以瑟兰迪尔的失败而告终。

莱戈拉斯显然有些惊讶,“那么会怎么样,我是指你的公司。”

“从即日起,伍德石油公司将在6个月内被拆分成34个新公司。”瑟兰迪尔帮莱戈拉斯系好大衣的纽扣,揽过他的肩膀向外走去,“这不是你希望的结果吗,不打算请我去喝一杯庆祝你胜诉吗。”

“你怎么知道我赢了。”莱戈拉斯本想炫耀一番,但是在得知对方的结果后反而有些不忍心,不过看他那样子应该没受什么打击。

“所以胜负已分,现在可以回家了吧,离家出走的小孩儿。”

“不是要去喝一杯吗。”

“在那之前你还是先把怀表给我调好,它已经慢了一个多小时了。”

“那块破表你还是扔了吧,每次我都要调很久。”

“你5岁时第一次拆了我的这块怀表,然后不到十分钟就组装回去,只是后来就不太准了,也只有你能调好它。”

“所以你就让我给你修了近20年的表,记仇的家伙。”

他们说着话走出法院大门,却被门口等候多时的记者围拢起来。

“瑟兰迪尔先生请您对败诉发表一下看法。”“您跟莱戈拉斯先生是旧相识吗?”“有人说您的败诉与莱戈拉斯先生对垄断经济的抨击有直接关,您怎么看。”“莱戈拉斯先生请您对您的侵权案件发表一下评论。”…… 七嘴八舌的记者总是喜欢煽风点火,他们会趁机找到新闻要点,然后夸大一万倍的渲染着色。

瑟兰迪尔没有松开搂住莱戈拉斯肩膀的手,反而收紧了手臂,不过看样子没打算回答任何问题。倒是莱戈拉斯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直面眼前一众记者。见莱戈拉斯停下来,记者们安静了片刻随即又开始了乱哄哄的提问。

“对于案件的结果,我相信法庭已经做出了公正的裁决。”莱戈拉斯用好听的声音打破记者的提问,“我要回答的是,我与瑟兰迪尔先生不仅仅是旧相识,我们关系紧密。”他侧过头冲瑟兰迪尔眨眨眼睛。

记者们严阵以待,感觉就要抓住什么大消息,然后听到年轻人继续开口,“严格来讲你们应该称呼我为伍德先生,我的全名是莱戈拉斯·伍德。”

记者们发出了小声地惊呼,是兄弟吗?难道是父子?金头发蓝眼睛,怎么以前没发现简直一个模子。等回归神来,这两个人已经穿过人群走远,记者们发现了大新闻继续蜂拥般的追过去。

“怎么想要说出来?你不是一直不想公开身份。”瑟兰迪尔没想到莱戈拉斯会说这些,笑着看向他。

“我就是忽然想在大庭广众下,承认我们关系紧密,父亲大人。”年轻人得意地扬起下巴。

瑟兰迪尔大笑出声,“我更乐于你叫我瑟兰迪尔或瑟兰。”

“那么瑟兰,你准备什么时候买我的车!”

“那有没有内部优惠?”

“没有!”

……

一切故事源于一年前的一次父子谈话,瑟兰迪尔希望儿子能够进入他的公司工作,他当然希望今后把这个庞大的帝国留给他唯一的孩子和爱人。不过他也猜到了莱戈拉斯会拒绝,他的儿子什么都好,英俊漂亮,聪明伶俐,独立自主。只是他们渐渐在诸多问题上产生巨大的分歧,包括莱戈拉斯的未来。

莱戈拉斯宁愿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也不想继承父亲的公司,虽然他们的关系比父子更亲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听任父亲的一切安排。他有他的理想,他从不愿提及自己的姓氏和与瑟兰迪尔的父子关系。他想建立自己的公司,以自己的力量,他想让自己生产的汽车开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后来他们有了这个赌约,如果莱戈拉斯的汽车公司得以成功,那么他就不必继承瑟兰迪尔的事业。反之,他就要听从父亲的安排,接手他的帝国。当然还附加了购买莱戈拉斯公司汽车的条件,这只是他希望父亲能够认可他的小小私心。

于是他搬出了主宅,全心全意的筹备自己的工厂,甚至没有用父亲的一分钱。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莱戈拉斯显然取得了胜利。

“以后不能再叫你资本家了,可真遗憾。”莱戈拉斯故作沮丧的皱眉头。

“那可不一定……”瑟兰迪尔傲慢的笑容爬上嘴角。

瑟兰迪尔看着莱戈拉斯挣开他的臂膀向前快走进阳光里,却在下一刻回过身拉了拉他的手。前面的路也许充满艰辛与坎坷,但他还是要告诉他的孩子,他做的很好,他为他而感到骄傲。

尾声:

有些人注定拥有非凡的一生,但那需要不懈的努力和面对无数挑战的勇气。

在那之后,莱戈拉斯汽车公司蓬勃发展,更多新型汽车被研发并投入市场。而他对工业生产及经济体制所做的变革也影响深远。许多充满抱负的年轻企业家开始崭露头角。

同年,奇力和菲力兄弟把发动机装在自行车上,第一辆摩托车诞生,从此这种更为轻便的交通工具登上历史舞台。一个叫伊欧文的姑娘把一种叫做“彩妆”的化妆品理念带入好莱坞,彩妆业在今后的百年间一直风靡世界。而佛罗多的巧克力工厂受到莱戈拉斯流水生产线的启发,开创了第一家以流水线生产巧克力的工厂,拉开了食品行业机械化的新篇章。

伍德公司拆分案一年后,瑟兰迪尔的资产比过去翻了一倍,原因是他在被拆分的34家公司里都拥有股份,而这些公司都成为了该行业的领头企业。莱戈拉斯的汽车已经遍布全国,但他汽车的钢材出品自孤山钢铁公司,他工厂的机械化设备需要瑞文戴尔电气公司的供电才能启动,而最重要的是,这些汽车都会在属于瑟兰迪尔的加油站里添加燃油。

“所以你并没有输!”

“时代在改变,我只是寻求了更好的发展,亲爱的。严格来讲,我们互惠互利,都是赢家。”

“好吧,我准备增加A型汽车的宽度和轴距,以提高舒适度。不过就目前全国的道路状况来看并不太适合。”

“我想我下一步投资道路交通的基础建设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好!”

……

有个人曾告诉我:“我希望能够永远和你一起出航,那听起来很棒,但你终有一天要成为自己的船长。” 他是我的家人我的老师我的对手,我们有着最亲密的关系,我分享他的成功见证他的逆境。无论时代如何改变,他创造的一切都将影响深远,不可磨灭。

—————————End————————

写完了发现是历史政治课,多么励志啊,不要嫌弃我啊。文中的人物有参考,事件和关系均虚构,勿带入考据。任性的文,继续爱我!


历史小课堂:“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他是世界上除了君主以外最富有的人,资产最高达6600亿美元,今天的美孚石油就是当年他的分公司之一。亨利福特,福特汽车的创始人。摩根,通用电气的创始人,他曾是英国皇室的债主。钢铁之王卡内基,泰塔尼克号是用他的钢材制造的。蜜丝·佛陀发明了彩妆这个词,他本人是男性。好时巧克力是老字号!

评论(46)
热度(309)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