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精灵【上】

我妥协了,分上中下能发,不是太懂lof的点!这样小心心会更多吧!
人类瑟X精灵莱,大概是看完金刚的产物。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灵,有血腥场面描写。
——————————————
正文:
 
“搭乘我的魔船,按照明星的指引寻找圣城。驶过波斯湾的狭长海岸,去往世界的尽头,至死方休……”
 
当瑟兰迪尔乘上密林号,驶过伯利恒的夜空时,水手们正在甲板上唱起古老的歌谣。这是世界第二大的核动力油轮,现在正踏上一条未知的航线。军用直升机停在甲板上,价值不菲的探测仪器和几百公斤炸药在船舱下咬合着木板发出挣扎的声音。
 
索林的团队在会议室里做最后部署,他是商人,他的巨额投资如何能在这次旅程中达到利益最大化,是他从踏上这艘船就经常挂在嘴边的。
 
波罗米尔的队员们在甲板下喝酒,他们大声叫骂像最粗鲁的野蛮人。他们是雇佣兵,给钱办事,曾经的特种兵生涯让他们见惯了生死,却也不能平静,所以醉生梦死,今朝有酒。
 
瑟兰迪尔站在舰桥外的瞭望台上看着无尽的星空,他为什么要踏上这艘船,也许是因为索林邀请了他,他是科学家、生物学家,他当过兵,有家生物研究所,还有家医药公司,当然还有英俊的外貌和伟岸的身姿。他算得上成功卓越,却从没真正觉得自己成功过。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还有别的原因让他站在这里。
 
他的副手加里安走过来告诉他船长要见他,他们似乎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了。远处的乌云在海面上像道巨大的墙,厚重的遮蔽了天空的繁星。云中那些金色和紫色的闪电像魔鬼的爪牙,驱赶胆敢靠近的进犯者。
 
这是一块从未有人涉足的海域,或者说没有人活着进入这里又能全身离开。它位于大洋深处,从卫星上看这里终年笼罩在一团强对流云层中,水下声波探测器表明这片海域中可能存在一个岛屿或者一片大陆。而试图进入这里的船只全部葬身海底,无人生还。
 
人们称这里为“中土”,它有着如另一个时空般的神秘色彩。如未知的圣城,让朝拜的圣徒对它充满渴望。
 
“我们有最好的设备和最专业的人手。”索林这样说,他是个自信,自大又贪婪的生意人,“没有冒险就没有惊喜,瑟兰迪尔教授,相信你也同意我的看法。”
 
天边泛白,阳光已经在他们身边升起,但面前的黑色云团依然没有散去的征兆。他们将设备仪器装上军用直升机和载货机,人员均已就位,飞机陆续起飞。于瑟兰迪尔同机的还有他的合作伙伴埃尔隆德的女儿亚玟和女婿埃斯泰尔。一个医学博士和一个地质学家。
 
螺旋桨的声音震耳欲聋,近十架军用直升机编队起飞,身后已是白昼,而他们面前的或将是黑夜的开端。
 
直升机一头扎进云层里,他们身边是色彩斑斓的雷暴,电流爬上直升机的钢板,几乎窜到他们身边。机舱里充斥着电子仪器濒临崩溃的鸣叫和波罗米尔指挥前进的喊声。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因为在这一刻自然的伟大力量将决定命运。
 
瑟兰迪尔一直没有闭上眼睛,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包裹住他们的那些黑暗和闪光,但很快他以为自己眼花了,一道如裂痕一样的光线缓缓开启,就像一座被不慎开启的大门。他们终于穿过了雷暴区,进入到其中的核心地带。
 
平静的水面上阳光柔和而绮丽,一片宽广的大陆展现在眼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群山和平原,浓密的绿色森林覆盖了整个“中土”。这里看起来宁静祥和,鸟儿在空中成群的飞舞,像飘散的雪花。
 
“真他妈的邪门!”飞行员是个爱爆粗口的小伙子,他大笑起来。
 
瑟兰迪尔环顾四周,这里非常静怡,而他探出头向后张望竟然已经看不到刚刚的雷暴云层,这的确太邪门了,他们现在就像被包裹在一个美丽的透明罩子里。
 
波罗米尔指挥人员降落,并按计划分散行动。按照之前的部署,他们会分几个小分队行动,勘测整个地区,然后在五天后的正午时分在北部坐标撤离点汇合。
 
事情仿佛变得顺利起来,他们的飞机平稳降落,设备和装备被抬下飞机安装。索林的技术分队在投放探测型爆炸物,以此探测这里的地下构造。
 
瑟兰迪尔看着那些由远及近的爆炸声越来越频繁,鸟群从树林里腾起,像骤风一样被惊起。有鹿群和一些小动物被追赶般四散奔逃。他听到了细弱而有力的风声从耳边划过,又无从捕捉。
 
“这里的地下组织几乎都是中空的。”亚玟看着那些曲线图,“我们可能站在一个巨大的矿场上。”
 
通讯器里传来索林的笑声,他知道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世界,而最重要的是,他将拥有这里的一切。
 
但那笑声还没有停下,他们头顶的七号货机,就直挺挺的栽进了他们身边的树林,爆炸几乎把他们掀翻。
 
“袭击,重复一遍,我们遇到袭……”另一架还未着陆的军用直升机正在通讯器里嘶声呐喊,随着一声惨叫,瑟兰迪尔看到机体从中间断裂成两截,像瞬间被利刃劈开。
 
飞机上搭载的炸药跟着爆炸,它转着圈的扎进地面的另一架直升机身上,引起了更大的爆炸。
 
“那是什么鬼东西,操,射击!射击!”
 
机枪声顿时炸开,瑟兰迪尔和身边的几个人拿起武器并识图在灌木中掩藏起来,但那些风声似乎更强了。有影子在树枝间掠过,像鹿又比那快很多,纵使瑟兰迪尔的视力非常优秀也看不清。
 
“不要开枪!”瑟兰迪尔对身边的人大喊,但是那些密集的子弹已经无法收回。
 
对着树林扫射的雇佣兵不知道在射击什么目标,他听到耳边有风声,树梢上有影子,然后等他回过神,看到自己那只举枪的手臂已经掉在了地上。他对面的一个则被利刃贯穿了头骨,甚至没有来得及流出一滴血。
 
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惨叫和叫骂声让这场面更加恐怖。指挥早就乱了阵脚,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敌人。
 
瑟兰迪尔移动到一片飞机残骸后就停止了动作,他举着枪却没有开枪,那些攻击者似乎是对声音非常敏感,他们甚至不用观察就能凭借枪声干掉一个人。
 
“鬼!是鬼魂!”有人在惨叫,随后他被一只利爪穿透了胸腔。
 
惨叫声枪声爆炸声和肢体断裂的声音还在继续,瑟兰迪尔的呼吸变的干燥生疼。他们可能有几百人,几十人,或者只是几个人,他不确定也根本看不清。他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如果他们真的是人的话。
 
呼吸声放大了所有感官,他感觉有一股冰冷的风窜过他的后脑,然后是脖子后面温热的触感。他逼自己不要动,那是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他后颈上的感觉,腥味让他想吐,但他还是他慢慢的抬起了头。
 
曾有个人跟他说过:我会在荒芜之地找到生命的迹象,那些追逐月光的生灵,多么温暖,让我忘记荆棘刺身的过往……
 
而他现在知道:那个人终究没有说谎。
 
在他头顶的树梢上站着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种生物。他大约有人类的身形和高度,但看起来更纤细更轻盈,他垫脚站在细细的树枝上几乎没有晃动,就像一片叶子浮在空中。
 
他的左手一片血红,细长的指甲像刀锋正流下温热的血液,他把手里的那颗血肉模糊的心脏扔在瑟兰迪尔眼前,然后用那双凌厉又毫无情绪的眼睛看着他。
 
苍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金色的长发如最昂贵的丝线柔顺的飘散,英俊的面容,蓝色的眼珠却带着金色的竖瞳。他脸上有细细的金色图腾花纹从脸颊一直延伸到脖颈,像暴起的血管又像是符咒的烙印。还有他金发下蛰伏的小小的耳尖。
 
他穿着紧紧贴附身体的深色猎装,看起来有银白色的里衣,同样有暗色的花纹嵌在衣领和衣摆处。瑟兰迪尔抬着头看着那个美丽又不可思议的生灵,几乎忘了他正面临危机。
 
那生物依旧静立于树上没有马上攻击瑟兰迪尔,他们头顶是五号直升机,像只没头的苍蝇低空乱飞。他沉默良久终于有了行动,取下了身后的弓箭,他搭弓举箭,将箭头对准了瑟兰迪尔的脑袋。
 
在即将到来的厄运中,碰触神灵。这是瑟兰迪尔最后的想法,他心如擂鼓,却始终注视着那双眼睛,他无路可逃。
 
然后箭头离开了对他的攻击范围随即指向了五号直升机。他几乎没有拉满弓弦,箭矢就飞了出去,那闪着摄人寒光的利箭带着疾风和刺耳的鸣叫,直接射穿了直升机的钢化玻璃,还顺带洞穿了驾驶员的眉心。
 
其他人的战斗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因为枪声和爆炸声都渐渐停了下来。
 
那生物看了瑟兰迪尔一眼,然后背起弓箭,抬头腾空而起。他动作很快,但瑟兰迪尔这一次看的很清楚。他有轻盈优美如箭头的身形,极快的速度和极佳的弹跳能力,借助柔软的枝条,他攀附更高的枝条,直至树冠顶端。
 
他足尖发力,一气呵成跃上了已经失控的直升机,螺旋桨已经停止旋转,而他立于其上像扎根在上面,微弯曲着身体,随着机身旋转摇摆,丝毫没有站立不稳,或要掉下来的意思。
 
他抬手从背后抽出双刃的动作非常自然,那是一对细长微弯的刀刃,细白而凌厉。他借助旋转的力量跳起向后腾跃,举剑劈向机身。
 
那是一种用餐刀切割奶酪的声音,劈开时也一定存在着黏腻的阻碍,厚重的铁皮就那么柔软的裂开,喷射的火花几乎灼烧了那上好的猎装。
 
飞机像掉下碗橱的盘子摔碎在地上,而那个生物也借力落回了树枝,树稍甚至只是轻轻的晃了两下。他用那双异瞳又看向了瑟兰迪尔,嘴角小小的弧度并非出自愉快,而是在蔑视和嘲笑。
 
瑟兰迪尔的心沉下去,人类的现代科技在他们面前变成了一堆狗屎。
 
埃斯泰尔从后方靠过来,举起步枪对准了树上的生物。瑟兰迪尔抬起手制止了这位医学博士的行为。
 
那生物优雅的转动脖颈,脸上的符纹似乎颤动着反射着金色的光。他尖尖的耳朵轻抖,抬头张开血红的嘴唇,一种介于沙哑和尖细的声音发出来,让人心生胆寒,他似乎在呼唤或是在发出某种信号。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他和他的伙伴从这破败的残骸中掠过,很快消失了踪影。
 
就像一场奇袭,一场完美的收割盛宴,直升机全部被毁,人员死伤惨重,更重要的是,恐惧让最强悍的士兵也瑟瑟发抖。
 
“我们侵略了他们的领地,这是警告。”瑟兰迪尔组织他的人收拾剩余可用的武器和装备,无线电无法与密林号的接应船队取得联系,他们只能按照原计划行动,“穿越这片森林,赶在集合时间前,赶到北部撤离点。”
 
穿越未知的森林,这无异于一场荒野求生的冒险,还有那些未知的生物也许更为凶险。
 
索林坚持要去三号机坠毁的地区救援他的人,那架直升机上还有足够的设备和武器。瑟兰迪尔同意了,但他们的时间不多。
 
 
“那些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伊欧默用砍刀砍断一根藤蔓,他刚才差点被吓尿了裤子。
 
“尖耳朵,看着很像我女儿童话书里的精灵。”法拉米尔驱赶眼前的蚊虫。
 
“我看是魔鬼才对,他们能一口把我的脑袋咬下来。”
 
就像美丽的人鱼其实是摄人心魄的海妖,精灵这个名字真是再适合不过了。瑟兰迪尔一直没说话走在小队的最后,他的卡其色野战衬衫已经粘在身上,不得不束起的长发也粘腻的让他抓狂,但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那个生物,那个精灵。
 
树林里灌木丛生,高耸入云的树木几乎遮蔽了所有光线。他们在这里看到了很多珍奇的甚至从未见过的动植物。长着硕大犄角的鹿,有胳膊那么长的毛虫,比小鸟还大的野蜂。
 
但他们大多数都非常温顺,乖巧的在林中游荡。
 
他们走了一天一夜,瑟兰迪尔的罗盘仪一直胡乱的转个不停,但总算能指明方向,在这个遮天蔽日的密林中,恐怕只有最原始的工具才能指引方向。
 
“嘿!这有只超大的蜘蛛!”有个士兵站在左翼的一个小土坡上向他们大叫。
 
但还没等他说完,他就从那个土坡上消失了。
 
“敌袭!准备战斗!”

tbc.


精灵【中】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ef834be

想写狂暴叶子很久了!这篇我只是想写个大纲文的!怎么成这样了!总之比较仓促的一篇别介意。明天出远门,一个据说到处没信号的国家,断网就回头见啦!

评论(22)
热度(118)
  1. inmmmm巴克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