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风中奇缘 Chapter.1

Summary:八岁的布鲁斯韦恩跟随父亲来到一个古老神秘的部族,他还不知道,他将见到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人……
并没看过同名动画片!
——————————————————

Chapter.1 朋友

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随着风中的色彩去追寻人生的真谛,风会告诉你答案……


当布鲁斯韦恩小朋友听到父亲叫他的名字时,他已经累得几乎睁不开眼睛,虽然他还差一周就八岁了,并且已经是个合格的童子军队员了,但是他真的好困。

“您好,我是布鲁斯韦恩……”自称为哥谭最小的绅士,布鲁斯有着良好的礼仪家教,他在鞠躬和握手之间选择了前者,因为他不确定眼前这些穿着奇怪的异族人是否愿意和他握手。

是他要求父亲带他来的,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氪族这个词,那全因他的父亲,第一个发现这个神奇族群的探险家。当年的探险船队迷失方向误入无人之地,饥饿与疾病带走了所有人的性命,除了奄奄一息的托马斯韦恩。然后在森林与迷雾之后,有一群人救了他。

很多年过去了,托马斯成为了氪族人唯一信任的外来客人,他跨越遥远的大陆和海洋,徒步穿越崇山峻岭,深入氪族人最后的栖息之地,这片神秘的森林下掩藏着不可思议的文明和历史。而他以真诚打动了氪族的领袖,甚至教会他们英语。

而作为历史悠久的韦恩家族,祖辈们声名显赫,外务大臣,将军,商业大亨。可布鲁斯的父亲是这个贵族家族的异类,作为一名探险家,托马斯韦恩与这个严格守旧的家族格格不入,他置家族的输油管道于不顾,放弃贵族头衔,只为寻找他那些亦真亦假的梦境。

即使在布鲁斯幼年模糊的记忆里,他依然记得父亲把老宅客厅那副象征家族荣耀的雄鹰徽记换成了一张铺满整个墙壁的手绘地图。

那是一片未知的大陆,只属于探险家的伟大执念。

“氪族将成为你永远的秘密。”这是氪族领袖对托马斯唯一的要求。

“我以真诚起誓……”年轻的探险家永无畏惧,但他永远也不能将他的伟大发现公之于世,“那么我可以带我的家人来吗,他们是我最亲近的人。”

于是后来托马斯带来了他的妻子,一位美丽的生物学家,玛莎韦恩没能像她想象的那样在这个隐世的部落里救死扶伤,因为氪族人从不生病,他们坚韧挺拔,身体素质优越。所以不得不成为观光客的玛莎,也只能感叹那些树木与藤蔓交织下的精美石刻。

再后来他们有了孩子,一个精力充沛的小男孩,他喜欢的玩具是指南针,热爱的游戏是沿着父亲为他留下的线索寻找埋藏在大宅后院的“宝藏”。布鲁斯韦恩儿时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探险家,他经常会站在那副巨大的地图下面,仰着脖子识别那些标志,因为父亲答应他了,等他能看懂那张地图的时候,就带他去那上面描绘的美丽地方。


“欢迎你,托马斯之子。”部族首领的妻子脸上有隐约的花纹,它们被描绘在额头和两颊边,那可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虽然看不清真实的面貌,但布鲁斯觉得眼前这位正蹲下身抚触他额头的女士十分慈祥。

他们身后是氪族的勇士,一字排开整齐列队,短皮甲便于他们在林中奔跑或者狩猎,细长矫健的四肢裸露在外,看起来充满力量与美感,这源自于他们神秘的种族特征。他们脸上都描绘着一些繁复的线纹,出于古老的信仰和传统的身份象征。他们手持精良的长矛或者身后背着雕刻符文的巨大弓箭,类似披风一样的布料搭在一边肩膀上。

在布鲁斯眼里,他们就像传奇而强大的神,而他们现在以最隆重的方式欢迎韦恩一家,也许是因为今天还来了位小韦恩,布鲁斯很自豪,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勇敢的小探险家了。


“到这来,卡尔。”布鲁斯听到氪族首领回头向人群中伸出手说,他用了英语。

布鲁斯把目光转过去,看到了从人群中探出头的那个孩子。

这是小小探险家布鲁斯韦恩和氪族小王子卡尔艾尔的第一次会面,在许多年后,布鲁斯还是会回忆起那个时刻,他会把这一刻写进书里,刻在骨血里,或者扬手洒进风里。因为这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刻,让他展开一段悲喜交加,跌宕起伏人生的开端。

那是个小孩,确切的说,布鲁斯无法分辨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首领牵起那孩子的手走过来。一个大约五六岁的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孩子。

“这是卡尔,我的儿子。”

首领将小男孩向前推了推,让他站在布鲁斯面前,而卡尔似乎有点羞涩,一只手固执的攥着父亲的披风,然后犹豫着抬起了头。

他有双几乎透明的蓝眼珠,这是布鲁斯小朋友对于卡尔的第一认知,他觉得他能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映。这个氪族小孩白白净净的,圆圆的小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黑色半长发微微带着卷曲,额头上有暗金色的花纹,这让他看起来像在发光。卡尔穿着氪族传统的皮质短袍,裸露细长白嫩的四肢,一双小脚丫在草地上无措的扭动。

布鲁斯看直了眼睛,急切的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一只手,“你好,我……”

而这位害羞的氪族小王子退后了一步,藏在了父亲身后,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盯着布鲁斯。

卡尔知道这个外来的男孩在说什么,他父亲从小就教给他一种叫做英语的语言,这有悖于氪族的传统古训,但父亲跟他说这是来自外来世界的召唤。卡尔不太信任这个外来的男孩,虽然他长的很好看,眼神也很真诚,但是部族里的长老们经常说,外来人会带来厄运。

氪族有着古老神秘的文化,但是他们没有先进的科技,他们并非野蛮人,只是千百年间他们崇尚自然与历史,信仰和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力量,并依靠族人的团结。

布鲁斯意识到自己的唐突,他的短裤和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这可真是糟糕,也许卡尔会介意自己没来得及清洗的头发。不过韦恩家的孩子从来都知难而上,布鲁斯收回手,坚定的看着卡尔,又向前迈了一小步。

但固执的氪族小王子似乎认定了不接受布鲁斯的好意,他把好看的蓝眼睛也缩了回去,然后转身跑过人群,消失在一道藤蔓缠绕的石门后。

布鲁斯想都没想紧跟着追了过去,他甚至忘了征求父母或者部族首领的同意,年幼的布鲁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得到那个漂亮孩子的认可。

穿过树木和藤条的过程并不愉快,布鲁斯摔了一跤,膝盖上瞬间灼烧般疼痛,但他没有放过卡尔的脚步,而是紧紧追随。他们跑过石砌的宫殿长廊,穿过肆意流淌的小瀑布,丛生的植被像被赋予生命,枝条在为他们打开道路,鲜花无风自摆随意点缀,比阿福的园艺还要美丽。这里就像是被自然之力覆盖的遗迹,更像每一个孩子曾追寻的奇幻梦境。

等到布鲁斯穿过一片飞舞着彩色蝴蝶的灌木,追到一片开阔地时,失去了卡尔的踪影。男孩喘着粗气,他膝盖上的伤口淌着血,很疼,但更让他沮丧的是卡尔终究不愿接受他。

“别跟着我!”清亮的声音传过来,小卡尔悄然站在他身后,皱着眉头,似乎还撅着嘴。

“你……”布鲁斯回头便要跑过去,但却刹住了脚步,在表达真诚之前,他不能再吓着卡尔,“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卡尔知道朋友是什么意思,就像父亲和托马斯,就像他和部族里的其他小孩,就像那些有过生死之交的战士。

卡尔站在树荫下,因为刚刚的奔跑脸颊泛红,属于孩童的鼓鼓的小肚子正一起一伏上下颤动。发尾下隐约露出几个整齐编织的小辫子,中间还夹杂着彩色的线绳,因为跑动有一缕小卷毛搭在额前,差点遮住他额头上漂亮的暗纹。

布鲁斯觉得他好看极了,像童话书里的小精灵,又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不过洋娃娃可不会这样气呼呼的看着他,还向他扔东西。

氪族王子转过身,从木架子上拿起一把类似短木剑的武器,毫不留情的向布鲁斯扔了过来,“决斗!”

这和韦恩小少爷想象的不一样,布鲁斯慌忙的躲开了那把戳向他的武器,这又不是古罗马斗兽场,他也不想当骑士,他只是想和这个漂亮的氪族孩子做朋友。

“勇士,朋友。”卡尔用宏亮而坚定的声音对布鲁斯说,自己手里也拿起一把雕刻精美的木质短矛。

过了这个雨季,卡尔就能使用真正的武器了,锋利的长矛和利剑还有箭矢,氪族人不是好战的族群,但是他们崇尚对抗的力量,如何展现真诚与诚意,如何成为可靠的朋友和兄弟,那么他们需要认可对方的实力。

虽然只有小小的年纪,但卡尔手持武器时的气势不凡,他的战斗姿态卓越,像蛰伏在丛林里的小兽。没等布鲁斯把地上的武器捡起来,卡尔已经发起了攻击。他踩着落叶袭来时轻的没有一点声音,而尖锐的木剑已经带着风声呼啸着来到布鲁斯耳边。

韦恩少爷压制下冲到喉咙的惊叫,侧身躲过了第一次猛烈的剑锋,趔趄着半跪在地上。

“拿起武器。”卡尔皱着小小的眉头,看起来认真极了。

“卡尔,我不……”布鲁斯的话被卡尔的第二次袭击打断,他不得不抓起手边的武器提臂格挡。

韦恩少爷学过骑术和剑术,他的擒拿术也得到过阿尔弗雷德先生的真传。但木剑与短矛激烈碰撞的感觉还是让他手心发麻。卡尔比他年幼,但力量却不输他,他应该认真迎战,然后以实力告诉卡尔他是勇猛的勇士,并可以做他的朋友。

但布鲁斯只是举起短剑格挡,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他脸上多了道细小的伤口,尘土落在他头发上。当两柄武器又一次搅在一起的时候,布鲁斯翻动手腕一个用力挑飞了卡尔的短矛,而他自己手里的武器也跟着脱手而出。

卡尔白净的小脸蛋上也脏了一块,见武器被缴械,扑上来把布鲁斯按在地上,氪族小王子完全忘记了应有的礼节,看起来恼羞成怒,他骑在布鲁斯身上,揪住他的领子,就像这么大的孩子打起架来该有的样子。

韦恩没有试图还手,不是他打不过他,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动手。布鲁斯用两只手抱住头,看着卡尔扬起小拳头就要打在他脸上。

“我是不会跟你打架的!”布鲁斯从双臂间大声喊出声,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预想的疼痛没有降临,两个人都停止了动作,布鲁斯等了一会没听到动静,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还坐在他身上的卡尔。

氪族小男孩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眼睛红红的怔怔看着他,就好像是布鲁斯欺负了他。晴朗的天空透过树影折射下蔚蓝的光泽,卡尔的脸在光线下闪闪发亮,两只太阳鸟飞过他们头顶,那是种布鲁斯从没见过的鸟,尾巴上的羽毛拥有太阳光的七种颜色。

他看着卡尔始终没有落下的拳头慢慢收回,眼中的不解与愤怒缓缓退去,从而逐渐被柔和的蓝色取代。

布鲁斯也放下了手臂,直直看着卡尔的眼睛。现在的场面有点难堪,两个孩子满身是土的纠缠在一起,但韦恩少爷觉得心情特别好,因为微风带来了花香,“我会保护你而不是攻击你,卡尔,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对于极富绅士风度的布鲁斯小韦恩来说,虽然头发乱糟糟,脸上挂着彩,但也无碍他说出这句话时的华丽辞藻,他展现了足够的真诚,这让卡尔迷惑又深受感染。布鲁斯没有退缩,而是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抹掉卡尔脸蛋上的污迹,他不怕卡尔再打他一拳,因为传递到他手指上的那种凉凉的细腻的感觉让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撤回手。

卡尔没有躲闪,可能是这种亲密的举动让他忘了做出反应,又或者他已经改变了对这个外来男孩的看法。他张开小小的手掌,伸过去用手指轻抚布鲁斯的额头,虔诚的,如同某种仪式。

那时的他们还都不知承诺和誓言为何,但是在这片神奇的山林之间,冥冥之中,命运的洪流已将他们围绕。

卡尔抬起他靓丽的蓝眼睛望着布鲁斯,他说,“朋友……”

tbc.



没时间看文没时间写文,还开了个坑,不会长但不一发完了,可能是想体验一下被催更的喜悦?心情。请救救我的AU之魂,一脑补我们氪族王子今后会成为的模样,就想让老爷赶紧回家举杠铃。后续可能会涉及殖民统治时期的历史,本文架空别考据!是走梦幻童话风还是走狗血现实风,是个问题。写文时间有限,质量不保,感谢阅读!

评论(18)
热度(69)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