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盾冬】Winter Kid【短篇】

Summary:小史蒂夫堆了个雪人,它变成了一个小男孩,他叫他巴基,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没忍住还是打脸了。雪孩子AU?这不是动画片,真的是HE!Mpreg提及!其实尾声才是正文!喂!
—————————————
正文:
 
他叫巴基,Winter Kid,冰雪做成的孩子,他冰冷却渴望温暖,但当他靠近温暖却又不得不融化自己。当冬天过去,他也要消失了……
 
当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这个冬天已经过了大半。小史蒂夫已经长的比餐桌高了,虽然他还是比同龄孩子矮了不少。
 
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小男孩,抓起盘子里刚刚烤好的小饼干,转身跑回窗边,他几乎贴在玻璃上瞪着大眼睛看那些白色的雪花从天上洒下来。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堆雪人。”小男孩看着屋外慢慢被染白的世界。
 
湖边的小木屋里住着史蒂夫和他的妈妈,史蒂夫喜欢冬天,不是因为冬天有温暖的壁炉和甜蜜的小饼干,还因为他喜欢那些纯洁的雪,可以铺满世界的美好。
 
“等雪再厚一些,明天,我们就可以出去堆一个漂亮的雪孩子。”莎拉回头对小男孩微笑,“但你得多穿点宝贝儿,我可不想你再生病了。”
 
史蒂夫撇撇嘴巴继续看着窗外,他也许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经常滚在雪地里,因为体弱,小史蒂夫总是会躲在屋子里。
 
第二天,雪停了,一夜大雪给了这个世界一件纯白的外衣,树枝上,房顶上,冰面上,都有一层厚厚的雪,它们松软的像一团棉花又像大捧的糖霜。
 
小男孩终于被允许踏出家门,他裹着厚厚的棉衣,踏进雪里像只笨重的小熊。他们在门口堆雪人,一个和小史蒂夫差不多高的雪孩子。史蒂夫很认真,他甚至摘了手套去捏雪人的脸,只为了让它看起来更平滑。
 
他用妈妈厨房里新鲜的青梅子做眼睛,用娇艳的樱桃做嘴巴,用夏天收集的叶子做眉毛,还给他穿上短裤和自己最喜欢的那件蓝色夹克。
 
“看来他是个小男孩。”妈妈说,“我们叫它Winter好不好,Winter Kid。”
 
“不,他叫巴基。”史蒂夫看到雪地里属于小鹿仔的一串脚印,“他是我的……”
 
史蒂夫站在巴基面前,仔细看了又看,“我的巴基。”
 
巴基就这样在院子里“住”了下来,天气愈发寒冷,巴基就那样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看起来有些孤单。不过还有个人会陪他,这些天史蒂夫总是跑出去,围着巴基转或者跟他说话,即使回到屋子里也总是趴在窗台上看他。
 
这成为这个无聊的冬季里,最令史蒂夫开心的事。
 
每月末尾,母亲总会去较远的镇上,每到这时,史蒂夫会乖乖的留在家里,虽然瘦弱但他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三四天的时间他可以照顾自己。况且他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他有巴基了,那个站在门口的小雪人。
 
史蒂夫趴在窗边看着静立在一片纯白间的巴基。壁炉里有温暖的火堆,小饼干和牛奶的味道充满整个屋子。史蒂夫趴在窗台上没一会就睡着了,一个雪白的梦让他打起了欢快的小呼噜。
 
他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母亲已经离家,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敲门?
 
史蒂夫揉着眼睛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清澈寒冷的风吹了进来,还带着新雪的味道。史蒂夫睁大眼睛,门口站着个小男孩,他有白皙的皮肤,就像雪,水汪汪的眼睛,就像妈妈珍藏的果实,粉红色的嘴唇,就像颗鲜嫩的樱桃,还有细长的眉毛,跟他夏天收集的那些柳叶一个样。
 
“你是?”史蒂夫张着嘴巴使劲眨眼睛,他看到男孩身上穿着的那件蓝色夹克,他最喜欢的夹克。
 
“巴基?!”
 
“嗨史蒂夫。”男孩翘起粉红色的唇角,“我是巴基。”
 
当一个冰雪做的小男孩有了生命,这可能成为了冬天里最美的童话。史蒂夫高兴的几乎跳起来,他拉着巴基的手,冰冰凉凉的小手。但这没关系,屋子里暖呼呼的,他把巴基拉进屋里坐在铺了软垫的凳子上,他往壁炉里加了柴火,把最好吃的小饼干拿给巴基吃。
 
巴基也很开心,他晃着两条白嫩的小腿看着史蒂夫跑来跑去,就像他还不能动时他总是偷跑出来围着自己转一样。
 
“巴基,你还冷不冷,饼干好吃吗,你还想要些姜茶吗。”史蒂夫是真的很喜欢巴基,他亲手把巴基堆起来,给他做了眼睛和嘴巴,给他最好看的衣服,他和他说话,关心他,他是他唯一的朋友。
 
史蒂夫托着腮帮看着正在吃饼干的巴基,那个圆圆的脸蛋是他用手指轻轻捏出来的,现在正红红的鼓动着,他可真好看。
 
巴基鼓着腮帮,不顾碎屑粘在嘴角,他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史蒂夫,你为什么不吃。”巴基把盘子推到金发男孩面前。
 
“你吃吧巴基。”史蒂夫又把盘子推回去,“厨房里还有,你还要吗。”
 
男孩第一次迎来了自己的朋友,虽然他们相识才不久,但史蒂夫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他给他看自己的图书还有他画的画。
 
“巴基你热吗?”史蒂夫和巴基坐在地毯上看书,看到黑头发的男孩鬓角有湿漉漉的痕迹,他不禁伸出手去擦,“你怎么流汗了。”
 
巴基依旧冰凉凉的,这是史蒂夫触摸到巴基的皮肤后的感觉,那皮肤苍白光滑,还湿漉漉的。
 
“史蒂夫,我觉得这些……”巴基看着自己潮湿的手心,“这些不是汗。”
 
他们都忘了,巴基是个Winter Kid,他是冰雪做成的男孩,越温暖的地方就越危险,他会融化,他可能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巴基失望极了,他看着自己越来越潮湿的手指,脸上也滚出了水珠,那可能是泪水,但巴基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史蒂夫不一样。
 
“我有办法了!”史蒂夫跳起来,他穿上棉衣戴好帽子拉着巴基打开了房门。
 
“这样就行了!”
 
两个小男孩拉着手走到院子里,这里是白茫茫的一片,寒冷的空气让史蒂夫微微打了个冷颤。如果巴基不能待在温暖的房间里,那么他就陪他站在雪地里。这再简单不过了。
 
“不行,你会生病的。”巴基垂下眼角摇摇头,并推着史蒂夫进屋,“我不要你陪了,你回去吧,你在屋子里,巴基在外面。”
 
说不失望是骗人的,巴基刚刚变成男孩,而且他找到了朋友,但他们是那么不同,所以他们可能没办法做朋友了。
 
“我没关系,你看我穿了很厚的棉衣,还有帽子。”史蒂夫对着巴基笑,蓝眼睛里像盛着晴空,“你感觉好点了吗,我是说你还热吗。”
 
“我感觉好多了。”巴基也对着史蒂夫笑,“你的手会冷吗,我是说我可以给你取暖。”
 
男孩不知道该怎么对他的伙伴表达心意,他拉住史蒂夫的手想给他取暖,却又在攥住的那一刻猛的松开。
 
他的手太冰了,冻的史蒂夫本就冷的发抖的手指更加冰凉。巴基咬着嘴唇低下头,但还没等他说话,史蒂夫伸出手拉住了巴基的。
 
“我带你去树林里看长尾巴的松鼠吧,我们还可以去湖上滑冰。”小男孩有双坚定的眼睛,“不过我得拉着你的手,我怕你走丢了。”
 
史蒂夫的手掌很温暖,这让巴基有几分担心,他们当然想靠的更近,但当他们那么做了,却又好像是在互相伤害。
 
但巴基还是点了点头,他没再松开手,而是和史蒂夫紧紧的牵在一起。他们一起去树林里看那些在树梢上跳来跳去的长尾松鼠,一起去冻住的湖面上滑冰,他们一起赶走来捣乱的坏孩子,在他们用石子砸玻璃之前就用雪球赶走他们。
 
而一直到晚上他们都不知疲倦的雪地里奔跑,笑声划破天际,这是属于他们的美好时光。
 
夜晚,史蒂夫不得不回到房子里,他们恋恋不舍的分开,影子变得长长的,像极了不愿离去的身影。
 
“你会一直在这里吗?”史蒂夫一步三回头。
 
“我就在门外哪都不去,明早你开门就能看到我。”看着史蒂夫冻得红红的鼻子,巴基又一次把他往屋子里推。
 
等史蒂夫终于回到了温暖的房间,他又跑到窗户边往外看。巴基也正贴在玻璃窗上看他,他们隔着窗子使劲的笑,拍着玻璃大声说话。
 
他们能看到彼此,只是中间不得不隔着一层透明的介质,那么近又那么远。巴基听不清史蒂夫在那边说了什么,所以史蒂夫在玻璃上呼气,等到白色的雾气生成,他就在那上面用手指画画。
 
一间房子,两个拉着手的小人儿,那是他和巴基。趴在窗户外面的巴基把手指贴在史蒂夫的画上轻轻抚摸,他认为这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画。
 
于是史蒂夫也得到了巴基的承诺,第二天当史蒂夫打开门时,那个有着白皙脸蛋的冰雪男孩就真的等在门口,然后跟他说一声,“嗨史蒂夫。”
 
他们拉着手把雪踩的咯吱作响,地上是他们凌乱的踩在一起的小脚印。史蒂夫穿着厚厚棉衣的样子依旧像个小熊,他从怀里小心的掏出用手帕包住的东西。
 
“我带了你最喜欢的饼干,巴基,给你。”他把手帕打开,把小饼干捧到巴基面前。
 
但饼干被挤压后变成碎块,这让满怀希望的史蒂夫沮丧的皱了眉头。
 
“没关系,谢谢你史蒂夫。”巴基拿过那些小饼干,塞进嘴巴里,当那些碎屑的渣子带着甜蜜的糖粉蹭过巴基的舌头,他就感受到了这世上最幸福的味道。
 
他们依偎在白茫茫的天地间,那么渺小又那么满足。虽然隔着衣服巴基也能感受到史蒂夫微热的体温,他喜欢这样,他喜欢和史蒂夫挨在一起。
 
“再见史蒂夫,我们明早见。”巴基趴在窗子外脑门抵着玻璃,冲屋子里的金发男孩使劲挥手,看起来那么恋恋不舍。
 
“再见巴基,我会起的比太阳还早的,你要在门口等我哦。”史蒂夫也把脑门紧紧贴在玻璃上。
 
他们离得很近,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窗,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笑起来,像两个小傻瓜一样不肯离开。
 
但是等到第二天,太阳都已经挂的很高了,巴基还是没等到史蒂夫。他在门口走来走去,爬到窗边向里面张望。史蒂夫还躲在被子里,他把自己包起来看不到脸。
 
“史蒂夫你别再赖床了。”巴基轻轻敲了敲窗户,垂着眼角有点难过。他忽然意识到史蒂夫可能不喜欢总是待在寒冷的雪地里,他可能不喜欢和自己玩了。
 
正当他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屋子里的史蒂夫终于动了动,他掀开被子,露出红彤彤的脸蛋。
 
史蒂夫生病了,他与巴基几乎每天都在外面的冰天雪地里玩玩耍,都要忘了自己的老毛病了。男孩终于苏醒,他脑袋昏沉沉的疼得厉害,滚烫的两颊让他难受极了,史蒂夫现在浑身无力却在看到透过窗子的阳光时显得更加无助。
 
他答应去找巴基的,但他好像已经失约了。
 
巴基知道史蒂夫一定遇到麻烦了,不然他不会在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又跌回去。
 
我得进去看看史蒂夫怎么了,这是巴基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他没有犹豫就打开门冲了进去。
 
屋子里很暖和,壁炉里的炉火总是烧的旺旺的,因为小史蒂夫需要温暖。看着高烧的几乎昏迷不醒的史蒂夫,巴基开始不停的责怪自己。他爬上柜子找来药片,又把湿毛巾搭在男孩的脑门上。
 
他在屋子里急的转圈,但史蒂夫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高烧正让他遭受痛苦。
 
巴基又开始流汗了。
 
看着自己变的潮湿的手指,又看了看史蒂夫,巴基恍惚的绿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光彩,他知道他要怎么做了。
 
史蒂夫其实很想说话,他知道巴基进来了,而且在试图照顾他,他想让巴基赶紧离开,他不想让巴基受到伤害,更不想他是因为自己而受伤。但他现在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忽然,他觉得身边有微微的凉意,这让一直处于高热的男孩觉得很舒服。然后他感到更多凉爽的气息靠过来,还有新雪的味道沁入他的鼻息间。这可真舒服啊,这是巴基的味道。
 
巴基!
 
小巴基钻进了史蒂夫的被窝,这是他现在能做到的唯一让史蒂夫降低温度的事了,不过这可真热啊。巴基靠近史蒂夫,把他滚烫的身体搂进怀里,他缠着他的腿,胸脯贴在一起,甚至连小肚子也挨在一起,还有脑门,他还觉得不够,伸出手把手指贴在史蒂夫烧红的脸蛋上。
 
史蒂夫轻轻喘着气,没一会就觉得舒服了不少,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巴基。
 
“你这个笨蛋,究竟在干嘛。”史蒂夫并没有因为能与他的巴基如此亲密而开心。
 
“我以为你会喜欢我待在你身边,小史蒂夫。”巴基微微动了动头,史蒂夫的体温几乎灼伤了他,但他依旧固执的在史蒂夫模糊的视线里微笑。
 
“你不该来。”史蒂夫轻轻摇头,却十分贪恋巴基手指冰凉的感觉,他能看到巴基水汪汪的大眼睛,字面意义上的水汪汪。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在你身边。”巴基这样说。
 
“你会流汗的巴基。”史蒂夫眨着酸涩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就要哭了,“你会融化……”
 
“我不会的小史蒂夫,我只是有点热。”巴基又靠近了一些,把嘴唇轻轻贴上史蒂夫的额头,“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快点睡觉吧,醒来你就会好的。”
 
史蒂夫觉得汹涌的困倦向他袭来,然后努力睁大眼睛却只能看到模糊的巴基。他希望这只是他的幻觉或者梦境,因为他看到眼前巴基脸上的泪珠正不断的滚下来,又慢慢蒸腾,很快消失,而巴基也在慢慢消失。他知道他怀抱里清爽冰凉的温度在抚慰着他,却也在慢慢消失。
 
他只是想和巴基在一起,但为什么他的巴基要受到伤害。
 
“别离开我,巴基。”这是小史蒂夫彻底陷入昏睡之前的,最后的喃喃细语。
 
巴基用他已经破碎的手臂紧紧的搂住史蒂夫,他贴近他的耳朵,留下了男孩可能永远也听不到的话语。
 
 
当史蒂夫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母亲焦急的眼睛。
 
巴基!
 
巴基不在他身边,他腾的一下做起来,浑身的冷汗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巴基呢,巴基在哪?”
 
“哦史蒂夫你终于醒了,你已经退烧了不要担心。”妈妈揉了揉男孩的头发,“关于巴基,我很抱歉亲爱的……”
 
史蒂夫低下头看着他手里那件他最爱的蓝夹克。
 
“天气变暖了史蒂夫,雪都化了,你的巴基也化了,别难过孩子……”
 
没人知道巴基变成了男孩的事,除了他,妈妈只当他是为了随着冰雪一起消融的雪孩子消失而难过,但是那远远不止,他的巴基真实存在过,却又消失了,在他眼前消失了,为了他而消失了。
 
史蒂夫抱紧了那件衣服,把头埋进去,那上面还有新雪的味道,属于巴基的味道。他呜呜的哭出来,肩膀不停的颤抖。
 
窗外的阳光很明媚,那些炙热的光和热带走了大地上最后一丝冰雪的痕迹,万物复苏,冬天即将过去。那么那个只属于冬天的男孩,也彻底消失了……
 
而在小史蒂夫耳边似乎回荡着遥远的细语,就像巴基在他耳边最后的嘱托,他说:史蒂夫,我会与你同在,永不分离……
 
 
尾声:
 
Bucky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他把手里那本根本没打开的童话书放在一边,想动动左手发现竟然动不了。
 
他在昏暗的灯光下抬了抬嘴角,低下头看着抓着他振金手指的小手。小男孩已经睡着了,正微微长着嘴巴轻轻喘气。Bucky不自觉的微微笑了笑,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指。
 
他给男孩掖好被角,轻抚他柔软的头发,他有金色的头发,就像他的父亲Steve,如果他现在活力充沛的盯着你,那么你还能看到他有一双绿色的,如屋外那座湖泊一样碧绿的剔透的眼睛,那源自他的另一位父亲,也就是自己。
 
Bucky轻轻掀开被角下床,把小台灯调到了更为昏暗的睡眠模式。他无意识的抬起左手,那条振金手臂已经有了温暖的温度,一定是他的小男孩刚刚一直抓着它不放的缘故。
 
大战过后,当一切恩怨消散,当一切归于平静,他和史蒂夫决定离开,他当时恳请瓦坎达的公主帮他摘掉铁臂,因为既然战争已经结束,那么他也不再需要武器。即使只有一只手臂,他也能好好的生活,况且还有Steve在他身边。他的Steve愿意帮他做一切需要左手做的事,需要右手做的他也愿意帮他做。
 
但是一个意外改变了他的想法,他们有了个孩子,一个真正孕育在他身体里的孩子。这不是天方夜谭或科幻故事,瓦坎达是个充满一切可能的地方,谁知道他是不是喝了什么奇怪的花汁,总之他最后决定留下孩子也留下振金手臂。
 
这一次他的左手不再为了杀戮或者世界和平,而是为了一个新的生命,为了Steve也为了他自己。
 
他们搬到了偏僻的郊野,一望无际的田野,碧绿的湖泊,还有湖边一座美丽的小屋和开满花的院子。这是他和Steve早在七十年前就渴望的生活,虽然晚了一些,但还不算太迟。
 
Bucky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小男孩哼哼着翻了个身,含糊不清的说,“巴基,回来……”
 
Bucky想着他一定是梦到了刚刚那个睡前故事,转回身打开门走出去。
 
当他轻轻关好房门,准备回到隔壁他和Steve的卧室去安慰另一个男孩,因为他可能又要埋怨他花了太多时间哄睡了。
 
他刚刚转身就被一股凶猛的力量袭击,那个力量带着不容忽视的侵略和霸道,它可能是常人的四倍,Bucky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Steve把Bucky抵在走廊的墙上,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脑袋使劲埋在对方颈侧,“你竟然能编出这种故事,你怎么敢……”他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固执的委屈。
 
“看来你不喜欢我的睡前故事。”Bucky抬起手臂,回抱他,用手指抓挠Steve耳后短短的碎发,“我的小史蒂夫。”
 
他当然不喜欢,他不喜欢寒冷的冰雪天,不喜欢冰冷又孤独的巴基,不喜欢小史蒂夫的无能为力,更不喜欢巴基在他面前消失。
 
虽然这是个虚构的渲染了童话色彩的故事,但那些又都仿佛真实的发生过。Bucky在他眼前坠落的冰雪天,冰冷孤独的冬日战士,看着Bucky一次次从他身边离开的无能为力,还有在他眼前如风般消散的Bucky。Steve真的不想再去回忆那些往事了。
 
Bucky叹了口气,“当我不再惧怕过去,那些残酷而悲伤的往事也都成了珍贵的回忆,当我再次对未来充满期望,你是我最大的动力。”Bucky紧紧搂住面前这个其实很脆弱的男人,“那么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知道我们的一切。”
 
不管重复多少次,Bucky都会如此选择,即使再度燃尽自己他也不会后悔,因为他不会离开Steve,再也不会了。
 
金发男人几乎忍不住泪水,他发现一百岁以后,自己变的更加多愁善感了。他其实想告诉Bucky,他就是他的Winter Kid,纯洁的、易碎的、美丽的雪孩子,他是他的巴基,坚强的、善良的、美好的巴基。
 
“Bucky,他才三岁,我们的小星星会伤心的。”Steve抬起头,他垂着眼角,那种故作委屈的样子和他们的儿子一个样。
 
Bucky笑了笑,用手指抚触他丈夫英俊的脸,语气软的像雪花,“是我的错,那我得想办法补偿他。让我想想,明早我们一起堆个雪孩子吧,一个属于他的Winter Kid?”
 
外面的雪已经下了有一阵子了,沙沙的落雪声还在继续,整片天地已经被铺满最纯洁的颜色。等到明早,树林湖面和房顶也都会被白色覆盖,松软的雪会非常适合堆一个雪人。
 
“那当然,不过他不叫Winter。”Steve低下头吻Bucky,在触摸到那只还微微带着温度的振金手指时更加收紧了手臂,“他叫巴基,我们的巴基。”
 
Bucky边被吻着边笑,仰起头更深的回吻他。
 
“明天的睡前故事交给我吧,我会给他继续讲完刚刚那个故事。”Steve手臂用力把Bucky托着腰抱起来,他身上那种新雪的味道让人沉醉,“不过在那之前,你得想办法补偿我。”
 
Bucky自然的收紧了两条腿夹住他丈夫的腰,继续迷迷糊糊的吻他,完全听不见其他的话。
 
雪还在下,楼下的壁炉里燃着温暖的炉火,玻璃窗上还留着之前他们在水汽上画上的涂鸦,一座小屋,三个拉着手的小人儿。
 
而Steve已经想好了明天要如何继续Bucky那个未完的故事,因为在现实里,那个故事已经有了个完美的结局。
 
 
又是一年的冬季,一场大雪给湖边小屋裹上了纯白的外衣,史蒂夫把盘子收进柜子里,他已经长高了很多,已经能够到碗橱了。他决定一会就到院子里去,他得去看看巴基了,他昨天刚刚堆的雪孩子。
 
忽然,他听到敲门声,难道是刚刚出门的母亲忘了东西,他跑过去开门。
 
清澈寒冷的风吹了进来,还带着新雪的味道。史蒂夫睁大眼睛,门口站着个小男孩,他有雪白的皮肤,就像雪,水汪汪的眼睛,就像妈妈珍藏的果实,粉红色的嘴唇,就像颗鲜嫩的樱桃,还有细长的眉毛,跟他夏天收集的那些柳叶一个样。
 
史蒂夫张着嘴巴使劲眨眼睛,他看到男孩身上穿着的那件蓝色夹克,他最喜欢的夹克。
 
“巴基!”
 
当你奉献善良纯净的爱与灵魂,那么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回报,那可能是一份执着的思念或是一次真正的重生。
 
史蒂夫迫不及待的拉住巴基的手,那不再是冰冷的触感,而是真实温暖的体温。
 
“嗨史蒂夫。”男孩翘起粉红色的唇角,“我回来了……”
 
End.
 
 
 
觉得巴基就像雪人,冰冷却渴望温暖,当他靠近温暖却又不得不融化自己。但他不会离开史蒂夫,即使燃尽自己也不会离开他。就是想抒发一下情绪吧,不管未来结局如何,在某个世界里他们会在湖边小屋幸福相伴直到世界的尽头。感谢阅读。
 

我都快忘了,我真的是写过盾冬的,靠搜索才能找到:
【盾冬】听见你的声音 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bfff06c
【盾冬】夏日香气 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cb2742c
【Evanstan盾冬】查令街84号 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b373557

评论(15)
热度(71)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