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无人接听【短篇】

为了写一个场景而产生的小文,这个款的叶子没写过?不算是傻白甜,不过主旋律你懂的!
—————————————————
 
【嘟……嘟……】【你好,现在我和瑟兰迪尔不在家,有事请在提示音后留言……】
 
“是我…… 我走了,钥匙我放在花园那盆兰花下面了。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还有,忘了我吧……”
 
瑟兰迪尔挪了挪端坐在沙发上的腿,他想动动嘴唇却牵动了敏感的神经,他的偏头疼似乎又发作了,也许今晚又将有个糟糕的睡眠。他合衣躺在了沙发上,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玻璃屋外幽幽的湖水。他记得莱戈拉斯最喜欢这个角度,他说过他喜欢这里。
 
就只是喜欢这里而已吧。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来着?好像是一个时尚圈的轰趴,他是个商人本无意参与这些纸醉金迷的派对,但他还是被友人拉了去。低音过重的音乐让他太阳穴突突的疼,烟雾缭绕的空间让他眼睛干涩,然后他看到了他,那个正在吧台托着腮帮和人聊天的年轻人,穿着时尚简洁,一件T恤衫就能夺人眼球,彰显魅力,他当然可以。
 
他见过他,在杂志报纸和网络上,莱戈拉斯,二流的时尚模特,拍杂志广告或者在时装周露个脸。不算大红大紫却有很多花边新闻。瑟兰迪尔不太看娱乐报道,但对于这个总是走在风口浪尖上的小明星有所耳闻,他抽烟酗酒,热爱party。他面容俊俏,苍白纤细,有种中性的美感。
 
泛红的眼圈,浅薄的嘴唇,一头特立独行的金色长发。瑟兰迪尔对于他的认识只停留在他无意中看到的一张网路上疯转的,他冲着狗仔记者笔起中指的照片。他不太受媒体喜爱,因为那眼神总是挑衅又不羁,就好像没人能约束他品评他,他也不在乎任何人。
 
那双红着眼角的眼睛看向他,在烟雾和灯光下泛着魅惑的光。吸引力总是很玄妙的东西,它让人沉迷让人失去理智。后来他们一起悄悄地离开了那个聚会,在酒店套房里互道了姓名。
 
莱戈拉斯说,我才不管你是什么集团总裁,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他醉醺醺的凑上来吻他的嘴唇,低笑着发出喘息声。一向沉稳自持甚至从不在外过夜的瑟兰迪尔像被他轻佻的亲吻夺去了所有思考能力,他拥抱他亲吻他,不知疲倦,甚至忘记自己从不对男人有兴趣。
 
而事实证明,莱戈拉斯关于“见多了”这句话并非出自真心,他疼的掉眼泪,迷迷糊糊的骂个没完,却又在舒服的时候温顺的像只小猫。他楚楚可怜又骄纵无比,这一切都让瑟兰迪尔觉得兴奋。他不是变态,在情事方面也没有特别的癖好,但他就是该死的沉沦其中。
 
那是种瞬间点燃的烈火,源于吸引和诱惑,但绝对与爱情无关。
 
第二天一早醒来,莱戈拉斯年轻的身体依然未能从他的第一次特殊体验中恢复,他揉着脑袋压着嗓子骂街。而年长者忍不住又亲吻了他。
 
后来他们保持了这种肉*体关系,不必投入感情的情爱特别自由,就像两条奔涌的河流,在偶然的急弯下交汇,欢腾的激起浪花却不曾被束缚。不管他们将会流向何方,这一刻的激情澎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瑟兰迪尔仿佛也被这颗年轻放浪的心感化了,他被杂志封面上那个乱发后的蓝眼睛蛊惑,他被网络上那个逆着光吸烟的侧脸吸引。
 
他们后来经常在瑟兰迪尔的一处湖边别墅私会,面朝湖水的玻璃房子晶莹剔透毫不遮掩,他们在透明的玻璃墙前缠绵,在平静的湖水边亲昵。那种暴露在阳光下的紧张与刺激让一切情事兴奋到极致。
 
瑟兰迪尔给了莱戈拉斯钥匙,说如果他喜欢可以随时住在这里。
 
年轻人挑起钥匙乖巧的笑笑,我的确很喜欢这里,不过我更喜欢有你在的这里。
 
他总是知道说什么能激起瑟兰迪尔的欲望。他们在面朝湖水的房间里纵情享乐,像最亲密的爱人,然后又会在离开时无情果决,像从来不曾相逢过。
 
“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瑟兰迪尔总是以短信息的方式邀约莱戈拉斯,而年轻人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
 
“你这是在管着我吗?”莱戈拉斯坐在窗前抽烟,他只穿了瑟兰迪尔的衬衫,下摆处露出优美的线条,他从薄烟中浅笑着看他,“哦,快得了瑟兰迪尔,你又不是我爸。”
 
他笑起来,像被自己的烟味呛到了一般,笑到咳嗽,“还是说你喜欢做我老爸?你喜欢我叫你daddy吗……”
 
细瘦的脚趾踩在地板上,年轻的身体走过来用光裸修长的大腿跨坐在瑟兰迪尔身上,带着烟草味道的吻压下来,“在我们做*爱的时候?”
 
“别太投入记得吗,这是场游戏,先认真的那个人就输了,然后游戏结束。”莱戈拉斯用一双戏谑的眼睛看他,却仿佛说出的是最缠绵的情话。
 
瑟兰迪尔浅浅的笑,用他赤裸宽阔的臂膀拥抱他,然后低笑着说,“当然。”
 
他当然不会认真。瑟兰迪尔不会愚蠢到败露自己与一个小模特的不雅恋情,那会让他成为各大头条的笑谈。他应该有个优雅干练的女友,并为他的股价做出些许贡献。
 
所以他笑着复议,分享他口中苦涩的烟草味。总有一天他们会分开,在游戏结束的那一天。
 
莱戈拉斯的手机依旧无人接听,在响过数声之后转入语音信箱,就好像他永远故意不接听他的电话。而瑟兰迪尔从不给他留言,却又固执的总是拨打那个号码,好像那是与他唯一的交集。
 
他们的秘密关系维持得相当良好,毕竟他们达成了某种共识。甚至在某一次酒会上,两个不期而遇的人可以把“初遇”完美演绎。
 
他们礼貌的握手,莱戈拉斯在松开手时用小指轻抚瑟兰迪尔的掌心,他们寒暄交谈,像相见恨晚的朋友。年轻人轻舔嘴唇展露唇边的浅浅酒窝,那是瑟兰迪尔最喜欢他做的小动作。
 
如果不是琐事缠身,他们甚至应该躲进洗手间里来上一发,老套又经典的戏码。但莱戈拉斯不会那么做,他只会在与瑟兰迪尔遥遥对视时翘起粉红的唇角,然后倾身与身边的友人亲密低语,远远看去就像是个暧昧的拥抱。
 
他醉心于这些幼稚的小把戏,就像个疯癫的不知疲倦的孩子。因为他知道瑟兰迪尔会给他这样的纵容,他有把握。没人会怪罪他,没人能左右他。他年轻美丽爱自由,他只是想找个人陪他一起疯狂,而瑟兰迪尔,恰好是最佳人选。
 
总裁先生稳重、孤傲,多金又极富城府,他自持、理智又带着薄情的气息,他有足够的资本陪他游戏人间。
 
只是人心总是善变,不是变的更坏或是更好,而是变的更敏感更软弱。瑟兰迪尔越来越多的注意莱戈拉斯的那些新闻,或真或假。他夜夜留恋酒吧,又跟哪个姑娘被拍了街拍,他接了哪个广告,硬照是不是又没系上上衣纽扣。
 
“莱戈拉斯,不要再接那些乱七八糟的平面广告了……你可以……”瑟兰迪尔看着年轻人坐在地毯上的后背僵直了一下。“我知道我们不应该谈这个,但是……”
 
“你最近的那个女朋友挺漂亮的,政府官员的女儿?”年轻人轻轻抚着地毯上的绒毛,眼神斜斜的投过来,他刚刚洗过澡,身上带着不易蒸腾的水汽。
 
“什么?”瑟兰迪尔一时没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头。
 
“听着瑟兰迪尔,有空就去跟那个女人吃个饭听听歌剧或是随便怎么展现你十足的魅力。”莱戈拉斯语气尖锐,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而不是在小报上打探我的消息。”
 
“你又是从哪打探到我的消息的?”年长者挑了眉毛。“你这是在吃醋闹别扭吗?”
 
“你到底想证明什么?你关心我?”年轻人急切的站起来,情绪起伏,紧张慌乱,他需要极力宣泄什么,“别做多余的事记得吗。还是说你现在看到女人已经硬不起来了?”
 
瑟兰迪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莱戈拉斯,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莱戈拉斯退了半步碰倒了身后的玻璃茶几上面,那只酒瓶,他们刚刚还以唇齿交换了那瓶子里的酒液。琥珀色的液体顺着玻璃桌面流淌下来,带着凄美的弧度坠入白色的羊毛地毯里,无声无息,却染出一大片污迹,难以磨灭。
 
年轻人踏在绒毯上走到端坐在沙发上的瑟兰迪尔身边,他跪坐下身体,依偎在他腿边,把头轻轻放在对方的膝盖上。半湿的发丝带着淡淡凉意。
 
“对不起……”莱戈拉斯语气轻柔,似是叹息。
 
瑟兰迪尔知道这个道歉并非真心。但他知道他拒绝不了来自莱戈拉斯示弱,哪怕是虚伪。
 
他抬手拂上他耳鬓的碎发,摩挲他的耳廓。“可能你说的,没错……”
 
“嘘……”莱戈拉斯抬起头打断了瑟兰迪尔即将出口的话,他垂下眼角冲他摇头,眼中的蓝比他身后那片晚霞中的湖水还要深邃。
 
他揽下瑟兰迪尔的脖子,伸展脖颈与他亲吻,“你应该惩罚我……”而不是说情话。
 
瑟兰迪尔知道那个吻中吞咽着怎样的意味,莱戈拉斯总会在这样的时候逃离,然后低笑着吻他。
 
而他会回吻他,更激烈的回吻他。他把他拉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亲吻他的嘴唇,啃咬他的脖子,他把手伸进他松垮的衬衣里,揉捏他光滑柔韧的腰线。
 
他看不透他,却总是会如他所愿。
 
他托住年轻人的屁股猛地站起身,任莱戈拉斯紧张的收紧双腿,以更亲密的姿势攀住他忘情亲吻。他向前走了几步把他抵在玻璃墙上,并不温柔的撞击让莱戈拉斯口中溢出闷哼。
 
白皙的身体慢慢展现,如镶嵌在身后幽蓝湖水里的一片花朵。他悄然绽放,迎接瑟兰迪尔的洗礼。他不太温柔的进入他,却把他捧在心前,他感受他的体温和微微带着潮湿的皮肤,他反复叫着他的名字。
 
却始终说不出后面的话,他觉得他有话要说,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他们抵死缠绵,让热烈的情欲和肆意的喘息声凝结在这间透明的房子里,窒息又陶醉。
 
直到星光爬上枝头,他们才在床上沉沉睡去。而瑟兰迪尔知道,不到一个小时之后莱戈拉斯就醒来了。他闭着眼睛没有动,感觉那个重量从他臂弯里离开,也带走了片刻的温存。
 
莱戈拉斯总是在情事后睡的很沉,投在瑟兰迪尔怀里睡得像个无辜的孩子,而瑟兰迪尔醉心于那个放下所有的莱戈拉斯,就像他可以肆意爱着那个沉睡中的孩子。
 
他微微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看着走到屋外的莱戈拉斯,他穿着宽大的衬衣坐在湖边的平台上。瑟兰迪尔一直认为莱戈拉斯抽烟的手指很漂亮,那侧脸在烟雾中被星光的倒影染上亮丽的色泽。
 
他看起来心事重重,目光沉入悠悠的湖水中。而瑟兰迪尔一直看着他,耳边是夜色中的虫鸣和微弱的风声划过湖面。时间就这么静止了,他宁愿自己永远的停在这一刻不前进也不后退,最美的一刻。
 
直到天边泛白,莱戈拉斯挪动身体,站起几乎僵硬的身体,他走回屋子里看到瑟兰迪尔依旧闭着眼熟睡,他轻轻走回床边。
 
瑟兰迪尔闭着眼睛气息微乱,他能感到有一道目光在注视他,像清早淡淡的晨雾。良久,他感到床沿下沉,一个微凉的身体贴过来,他没有亲吻他或是投入他的怀抱,而是用那漂亮的手指轻抚他的手。
 
从手背到指尖,小心翼翼又轻柔缓慢,他拂过他的手心与他的指尖相对,像是在不舍的描摹。只是那手指抑制不住轻微的颤抖。最后那只带着凉意的手轻轻的握上他的,蜷缩在他宽厚的掌心中。
 
他们拥抱亲吻做*爱,唯独没有牵过手。
 
瑟兰迪尔呼吸着那带着淡淡青草味的气息,心脏响如擂鼓。晨光照耀下的尘埃把莱戈拉斯投射成一个逆光的影,映照在瑟兰迪尔几乎透明的眼帘上。他甚至能看到那个带着落寞气息的影子在他面前飘摇。
 
有那么一刻,他想睁开眼睛,和他目光相接,他想拥抱他,和他十指相扣。他想说我爱你,我永远都不想和你分开。他觉得他就要那么做了,甚至因此而颤抖不已。但是他忍住了,他会搞砸一切,莱戈拉斯会因此惧怕他鄙视他厌弃他,然后步步退后,直到离开他的世界。
 
他把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才没有让心中的渴望呐喊出声,直到他感受到那个气息离开了他的身边。衣服的摩擦声,脚趾踩在木地板上的无声足音,长久的静默后是开门又关门的声响。
 
他缓缓睁开眼睛,视线竟是一片花白。他看着自己的手指,那上面还残留着痒痒的触感,而莱戈拉斯已经离开了,关门的余音久久回荡,宛若分离的预兆。
 
 
瑟兰迪尔躺在沙发上缓缓睁开眼睛,他抬手又按下了电话机的重复播放键。那段因机械介质而变质的声音再次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
 
那晚之后,莱戈拉斯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踪迹,他的电话依旧无人接听,短消息也都再无回应。他去莱戈拉斯经常会去的酒吧餐厅俱乐部却没再看到他,他甚至偷偷去了莱戈拉斯的家,却在看到塞爆了信箱的宣传单后彻底失望。
 
报纸杂志上忽然没了坏小子的八卦新闻,这让瑟兰迪尔更加焦躁。他隐隐觉得这也许是莱戈拉斯和他的告别,彻底走出他的世界,从此一刀两断。这的确是莱戈拉斯式的分离,决绝又毫无保留,而他早该想到这一天的到来。
 
他夜夜去湖边的玻璃屋,坐在莱戈拉斯最喜欢的位置看平静的湖水。他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某种悲伤,他本不应该悲伤的,注定的结局他早有准备也不该在乎。但他的心空空的,像被人带走了。
 
后来的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了电话机上闪烁着留言指示灯,这里的电话号码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打来。莱戈拉斯曾笑称这个电话机永远都没有用处。但当他按下那个几乎永远不会用到的按钮时,却听到了这样一段录音。
 
他惊讶于莱戈拉斯录制的留言提示语,他说“我和瑟兰迪尔不在家……”,他说这是他的家,他们的家。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俏皮的尾音,他能想象他独自一人在这间屋子里录制语音时的画面,他是很开心还是很寂寞。
 
他不想透露给瑟兰迪尔的话,只能偷偷留在电话录音里。但他听到了随后的电话留言,他说“我走了,忘了我吧……” 
 
那个声音总是懒散又绵软,如今听起来却冷硬绝望,他能想象他握着手机低着头说出这些话时的样子,他是在微笑还是在哭泣。
 
不过瑟兰迪尔应该安心了,因为他终究得到了一场,注定失败的判决。
 
那段电话录音被播放了一遍又一遍,瑟兰迪尔像个疯癫又无比疲倦的老者,他躺在沙发上听那段留言,透过玻璃就能看到夏季星云投射在湖面上的微白光泽和莱戈拉斯那晚落寞的侧影。
 
他忽然感到愤怒,蓦地伸手扯过电话机,几乎要扯断线路。借着微弱的光线寻找删除键,他告诉自己,该死的是时候结束了。呼吸声盖过了心跳,他颤抖了手指却始终无法按下去。他竟然卑微的想要留住那一点点属于他的声音,属于莱戈拉斯的声音。
 
他握紧拳头,无声地等待呼吸平稳。却忽然在电子屏幕上看到了一排小小的字母,那里显示还有未播放的语音留言,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瑟兰迪尔坐起来,郑重的按下按键,他手指轻颤,激动又畏惧。
 
“你也许永远都不会听到这段话,瑟兰,这样很好。”安静的背景下,莱戈拉斯微颤而沙哑的声音传出来,那语气是瑟兰迪尔从未听到过的无助,“我最近时常做梦,可能是被你的精神衰弱传染了。”他停下来笑出了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那个梦很长,我们在院子里种花割草,围着一条毯子在湖边坐到天明,走在街上你拉着我的手,我们去旅行,到不知名的小岛。我梦到……”
 
莱戈拉斯的声音停下来,带着冗长的沉默像沉入水中的石块,直到滴的一声提示音,指示本段录音的时间结束。
 
瑟兰迪尔慌乱的低下头寻找提示的字母与按键,幸好还有下一段。
 
“我梦到了…… 我对你说我爱你,我很开心,我越来越贪心了,甚至不想醒来。你能告诉我这意味着什么吗。”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懊恼,“直到后来我发现,那可能是我期许的又遥不可及的梦境……”
 
年轻人深深的喘息,像是无法抑制激动的情绪,“瑟兰迪尔,我输了,所以游戏结束了……”
 
语音录音显示结束,瑟兰迪尔焦躁的翻找信息,却没再找到其他的留言。他心中如被冒了泡的热水浇灌,灼热又疼痛。他想象着莱戈拉斯拨通一个注定无人接听的电话号码,录下这段话语时的心情。
 
他继续一遍又一遍的听那些语音,像着了魔。他看着湖对岸繁茂的树林,像漆黑的洞淹没他,让他恐惧。瑟兰迪尔抓起话筒播出一串熟悉的号码,却又被里面一阵无感情的机械声打断了恍惚的精神。
 
【用户现在无法接听,已经为您转接语音信箱。】
 
随着语音信箱的提示音响起,瑟兰迪尔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他从未在这个无人接听的号码里给莱戈拉斯留下过只字片语,就像他从未对他说出过自己的真心一样。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语音低缓,像怕惊吓了电话那头的人,他知道自己在发抖。“不管你在不在听,我都要告诉你,钥匙我会一直放在那盆兰花下面,我不会停止找你也不会忘了你。因为我也想跟你种花割草,围着毯子在湖边坐到天明,我想和你去旅行,在最繁华的街道上拉你的手……”
 
瑟兰迪尔略显激动的声音正从一只点亮的手机里传出来,在漆黑的房间里夺目刺眼。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在每个醒来的早晨,这不是梦境,是我期许的未来。莱戈拉斯你没输…… 因为在很久以前,我就输了。”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因为他正经历一场倾注了所有心力的告白,“但那不是结束,永远都不是……”
 
电话那头,修长的手指轻轻颤动,终于第一次按下了接听键,在黑暗中,手机带着刺眼的光被贴上耳廓,照亮了那行划过侧脸的泪珠。颤抖的呼吸声透过电波传到了瑟兰迪尔耳中。
 
炫丽的晨光透过薄雾悄然铺散在如镜的湖面上,也许它转换了颜色,却依旧美丽。一种名为爱的渴望早已降临在腐朽的人间,也许她改变了模样,却始终动人……
 
“我在,一直都在……”
 
End.
 
湖边的玻璃屋是这个样子的

 
 
一个不敢爱一个不能爱,看似坚强却格外脆弱的两个人。其实特别喜欢这个任性的叶子和依你依你全依你的大王哈哈!总之一切以秀恩爱为理由的分手都是耍流氓!就是想写一个场景,但每当打开文档就被红包提示叫走的我,就这样吧!

评论(48)
热度(342)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