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RUSH【短篇】

在奇葩设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设定怎能满足我的私欲!没预警,你懂的。
—————————————————
正文:
 
“莱戈拉斯,你必须马上进站,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了!”陶瑞尔扶着耳机,从监视屏幕里看着那辆银色的一级方程式赛车以耀眼的速度再一次错过进站点。
 
“我想……”耳机里传来无线电电流干扰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喘,可能他刚刚经过了一个弯道。
 
“不行,你想都别想。”作为比赛工程师,陶瑞尔简直恨死了这个胆大妄为又充满天赋的小混蛋,他看着维修站里团团转的金雳,他是最好的赛车技师,为这个小混蛋的车操碎了心。“35圈已经是极限了,你的轮胎坚持不了!”
 
“陶瑞尔,这次我真的很想赢……”
 
五月的摩纳哥气候宜人,地中海沿岸柔和的风总是难掩蒙特卡洛站的激情与澎湃。这个世界上第二小的国家却有着世界上最为瞩目的F1赛事,它历史悠久,以危险和难度著称。
 
全程78圈,赛道全部设在街市狭窄的道路中,急转、斜坡路、连环弯道,它是所有分站中唯一一个需要穿越隧道的赛道,也是事故最频发的赛站。当然在这里夺得冠军也是所有赛段中含金量最高的,“王冠上的明珠”是所有车手的梦想。
 
前面的黄色事故警示旗帜挥舞起来,这已经是第七起事故了,26辆参赛车中,已经有11位车手因事故退出了比赛。而现在是第59圈。
 
莱戈拉斯按照预先的计划在第25圈进站,因为忽然而至的大雨,他的赛车换上了软胎,以便适应湿滑的城市道路。而他们预计在之后的30圈后第二次进站,更换轮胎后一直跑完比赛。
 
但这位被誉为天才车手的F1新人,竟然拒绝进站,这简直是场灾难。
 
“好吧,你跟他说吧……”陶瑞尔摘了耳机,一副,随你吧,反正我也管不了的表情。
 
“不不,嘿,别……”不听话的车手有点害怕。
 
陶瑞尔不理他,把无线电监听耳机递给身边的人,从赛道上飞驰而过的赛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振的的她脑袋更疼了。
 
细细碎碎的声响后是一阵沉默,然后他听到从耳机里传来低缓的声线。
 
“莱戈拉斯……”
 
要不是有沉重的头盔压住他的脸,莱戈拉斯真想鼓着腮帮子飙脏话了,陶瑞尔这个叛徒。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爸爸。”莱戈拉斯咬了咬嘴唇,他刚刚减速通过一段事故区,几块红白相间的车体残骸还挂在围栏上,他猜那是他的老朋友,法拉米尔的车。
 
“你该叫我领队。”男人低头看着技术参数,白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来观看一场周末的棒球赛而不是掌控一场最高规格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

“好吧,瑟兰迪尔先生,我知道我在做什么,Arod能坚持下去,我没时间进站。”莱戈拉斯的头盔面罩上有一层细密的水珠,刚刚的大雨让他非常狼狈,没有比一场大雨更糟糕的路况了。
 
他叫他的银色MP4-29为Arod,象征迅捷的速度,它搭载了最先进研发的梅赛德斯引擎,更易导流空气的鼻锥设计,带支撑架的尾部导风翼。良好的引擎降温系统和侧箱的宽大排气导流系统。通体银色的金属质感,5秒时速可达200公里每小时,它就像一支银色的箭矢。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对摩纳哥站的执着与倔强,那就像扎在他心头的一根刺,但这里不是任性的地方。一个失误就可能车毁人亡,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尤其是在莱戈拉斯身上。
 
“你的轮胎最多坚持40圈,已经是极限了。你现在处在第三位,在种路况中超车几乎是不可能的。”瑟兰迪尔从来都有话直说。
 
莱戈拉斯两年前在CART锦标赛后,拿到了F1超级跑车的驾驶执照,虽然走上这条路并不是瑟兰迪尔所希望的,但是看着儿子那种梦想终于实现的高兴模样,作为父亲,他也充满骄傲。
 
而终于可以跟父亲共事的莱戈拉斯,觉得,瑟兰迪尔简直就是他的噩梦。从体能训练到车辆维护,拥有3000个零部件的引擎他都要亲自过目。几十人的团队,瑟兰迪尔先生一个人就可以胜任。
 
“他们真该把所有奖金都发给你。”莱戈拉斯曾笑着对瑟兰迪尔说,“我有个好爸爸。”
 
“你现在该说你有个好情人。”瑟兰迪尔边亲吻他边说。
 
他们的关系很复杂,又很简单,纯粹的爱与信任,就像永远前进的赛车,没有退路。
 
“还记得,你教我的第一堂课吗。”莱戈拉斯以6档通过一个加速坡道,时速显示为290公里,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可能已经超过了160次。“你说要了解你的车,感受它倾听它,它会对你说话。现在我能听懂轮胎摩擦发出的声音,我能听懂它说的话。”
 
瑟兰迪尔捏了捏手心,那里已经一片潮湿,他知道莱戈拉斯很想赢。前一天的排位赛成绩不佳,莱戈拉斯没能获得杆位,只排在了第三位出发的位置,蒙特卡洛赛道的出发点设在一个弧度路段上,起跑的不利局面再加上赛道本身非常崎岖狭窄。因此想要在赛道上超车还是超越两位顶级车手,几乎是不可能的。
 
莱戈拉斯的老对手,目前积分排位第一的博格获得了杆位首发,那个赛车界的坏小子一直很喜欢激怒莱戈拉斯,他嘲笑他:“看来你要在后面吃灰尘了,小姑娘。”
 
当时金雳气得要用气电扳手砸他的头,而莱戈拉斯拦住好友,并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让这个混蛋好看。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莱戈拉斯,后面的分站赛还有很多,不必在这里……”刚停下的雨又细密的下起来,又有两辆车退赛,如果赛会宣布比赛终止或者出动安全引导车,那么莱戈拉斯就没有机会了。
 
“你该知道这不是意气用事……”年轻的车手现在觉得脑子嗡嗡作响,他的这个决定并不轻松,但他决定孤注一掷,“瑟兰迪尔,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想在这里赢,哪里都不行,只有这里……”
 
瑟兰迪尔听着他沉重的呼吸声,连自己也感受到了窒息,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是这里,这是他失败的地方,一场噩梦。
 
他放弃了监视屏,而是注视着赛道上卷着水花飞驰而过的银色箭矢,它推开一层薄薄的水雾,消失在赛道的尽头。
 
他摘下耳机,隆隆的引擎声让他冷静。他现在想抽支烟,虽然他早就戒了。在口袋里摸索,掏出皮夹,打开来,从夹层里取出一张照片。照片有些失色,还有些卷边,但记忆让它变的清晰无比。
 
那里面的莱戈拉斯还是个胖乎乎的小宝宝,可能还没有庆祝香槟的瓶子高,金色的小卷毛趴在脑门上,穿着车队制服配色的爬爬服,嘴里还叼着奶嘴。而照片上年轻的瑟兰迪尔,穿着赛车服正把可爱的孩子举过头顶,让他坐在自己肩头。他们身边是一辆通体黑色的F1赛车,就像蝙蝠侠的战车,黑色的闪电。
 
那些年是他人生的顶峰,他在各个赛道称霸,他是天才车手,无畏无惧,仿佛战无不胜的王者。后来他有了妻子和孩子,美满幸福的人生。
 
但就像车道上的一个转弯,有人会超越你,或者因为微小的偶然事件导致冲出跑道甚至侧翻撞毁,人生也会如此。莱戈拉斯出生后不久,妻子因为车祸丧生,当时他正在阿布扎比的赛道上第一个冲过挥舞的格子旗。
 
悲伤过后,他想过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只想带着他的儿子好好生活,即使平凡,即使放弃曾经的梦想。但当他第一次把小小的莱戈拉斯放进他黑色赛车的驾驶座时,刚刚长出四颗牙齿的孩子咿咿呀呀的手舞足蹈,甚至扶住方向盘站起身子,晃晃悠悠的咯咯笑起来。
 
“你喜欢吗,莱戈拉斯。”年轻的父亲看着年幼的孩子。
 
莱戈拉斯还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音节,但那双睁大的蓝眼睛闪闪发光,他知道他喜欢。如果可以,他想带着他最爱的孩子在赛道上奔驰,就像飞翔在云端,他知道他会喜欢。
 
所以他重回赛道,带着他的梦想和希望。在世界各地的知名赛段,人们经常能看到这位年轻的车手,他英俊充满魅力,而他怀里总会抱着个可爱的宝宝,金发蓝眼,像个小天使。他就是瑟兰迪尔的小天使,他的胜利之神,举起他就像举着一座奖杯。这当然违反车队规定,但谁又能拒绝一个失去了母亲又渴望父爱的小男孩充满泪水的眼睛呢。
 
于是小小的莱戈拉斯经常在他父亲的赛车旁爬来爬去,这是专属于他的游乐场,他喜欢这些。小孩子那种甜甜的味道充斥在这个满是汽油和金属味的世界里。他会把口水抹在光亮的车身上,或者把机油蹭在自己白嫩的小脸蛋上,然后嘴里发出嘟嘟的声音。那比任何高端引擎发出的声音都美妙。他会说的第一个单词是“爸爸”,而第二个是“车车”。
 
小孩子一天天长大,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坐在父亲肩头,那里安全又广阔,像飞翔于云端。8岁那年,莱戈拉斯得到了他人生的第一辆车,一辆父亲为他亲手打造的儿童款卡丁车。13岁那年莱戈拉斯参加了少年卡丁车锦标赛,紧张的父亲宛如自己第一次驶上赛道。
 
渐渐的,小小的孩子站在广告板后面的身影越来越挺拔,他俊美善良,如茁壮生长的枝桠。他看着黑色的闪电划过赛道,那些摩擦地面产生的火花刺痛了他的眼睛,但是他无法移开视线。他为父亲每一个过弯紧张又为他每一次冲线欢呼。
 
后来的瑟兰迪尔拿到了很多大奖赛和分站赛的冠军,甚至是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年度冠军,但他唯独没有在蒙特卡洛赛道捧起过奖杯。他已经35岁了,已是少年的莱戈拉斯取得了驾照,甚至在他人生的第一次方程式A级赛事上获胜,他的才华已经展现。瑟兰迪尔觉得,他的儿子终将有一天会超越自己。
 
第二年5月的蒙特卡洛,瑟兰迪尔背水一战,莱戈拉斯依旧是他最忠实的车迷,他会在终点等他,给他胜利的拥抱。
 
但是,莱戈拉斯没能在终点等到瑟兰迪尔,由于雨天,在隧道后的弯道处,发生了多车事故,黑色赛车被掀翻出围栏,引起了火灾。瑟兰迪尔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莱戈拉斯站在门外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只有瑟兰迪尔才能叫醒的梦。
 
从那一刻起,他慢慢意识到内心深处的感情,那不是单纯的依赖和崇拜,那是种爱恋,他的人生从来都有个人在他身边,不管是梦想还是理想,他唯一想分享的人都只有一个。
 
瑟兰迪尔活了下来,经过了几次手术后,他逐渐康复,虽然左肩膀上还留有永远不会消失的丑陋伤疤,但他活下来了。他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他的莱戈拉斯还在等着他,而他不能失信于他。
 
生活总是有得有失,虽然他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又重回人间,而且找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答案,禁忌却义无反顾,就像为了拥抱胜利而加速,在恐惧中坚持前进。但这一切还是需要他付出些什么来换取,比如他的职业生涯。他已经不再适合做一名职业车手了。
 
那些日子虽然痛苦,但也伴随着爱的新生。莱戈拉斯陪伴父亲康复并逐渐开始频繁地参加比赛,欧洲超A级锦标赛第三名,世界锦标赛第二名,他是每场比赛里年龄最小的选手,他勇敢无畏,人们叫他瑟兰迪尔的儿子。
 
父亲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这条路,他应该像大多数孩子那样好好读书,热衷棒球或橄榄球、甚至组个乱七八糟的乐队,哪怕他穿破洞牛仔裤,在耳朵上扎满耳洞。而不是穿着紧身赛车服带着沉重的头盔,在狭窄的车箱里感受比波音747还大的噪音或是尝试超过190次心跳的心率。
 
而最重要的是,这充满危险,不亚于任何一项极限运动,而他深有体会。莱戈拉斯18岁那年的方程式A级欧洲大奖赛,他经历了第一次赛场事故,前车侧翻着从他的头顶飞过去,几乎把他压在车下。瑟兰迪尔和救援队一起赶到现场,莱戈拉斯只受了轻伤,不过看样子被吓的不轻。
 
那天晚上他们彻夜长谈,瑟兰迪尔希望他放弃。只差两厘米,莱戈拉斯的脑袋就会搬个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他对面聊天。他自认为是个开明的父母,他不会绑住儿子的手脚,哪怕是他们的爱会绊住莱戈拉斯的脚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放手,但他现在却像个啰嗦又专制的家长要求莱戈拉斯放弃。
 
年轻的赛车手上前拥抱了自己的父亲和爱人,带着软软的鼻音,像撒娇,他不常撒娇的。“每当我手握方向盘时,就能听到一种声音,不是引擎的呼啸或者轮胎的摩擦,那是种召唤。我想我可能被你的灵魂附身了……”
 
那不是梦想的传承,而是种链接血脉的共鸣,我想尝试走你来时的路,感受你的感受,并继续走下去。当然这路上理应有你相伴。
 
一年后,莱戈拉斯拿到了F1超级驾照,他进入正式车队开始了自己的F1职业生涯。而瑟兰迪尔作为车队领队简直成了这位年轻车手的超级保姆,车队乐于得到这位经验丰富的前超级明星,赞助当然源源不断。但瑟兰迪尔不关心这些,他的注意力全在莱戈拉斯身上。
 
第一次的F1西班牙站,莱戈拉斯获得第六名,拿到一个积分,这是他里程碑的第一分。瑟兰迪尔一直低调隐忍,他甚至很少在比赛时和儿子通话,但莱戈拉斯知道,有个人会在终点等他,无论是不是冠军,他都会得到他的拥抱,胜利的拥抱。
 
渐渐的,瑟兰迪尔的儿子这个称呼被莱戈拉斯所取代,他有了自己的拥护者和专属团队,属于他的时代才刚刚开始,而前路必将充满光辉与荣耀。
 
瑟兰迪尔当然知道莱戈拉斯对蒙特卡洛的执念从何而来,他知道他有多怕这条赛道,就有多渴望这个冠军。他深深呼吸,重新带好通讯耳机,现在有人需要他的帮助,而他已经准备好了。
 
“莱戈拉斯,最后十圈,才要分出胜负。”瑟兰迪尔嗓音沉稳,那是种胸有成竹的笃定。
 
莱戈拉斯呵呵笑出了声,“听你的,瑟兰迪尔。”
 
比赛已经进行到第63圈,他处在第三位,第一名出发的博格完成了第二次进站更换轮胎,但因为莱戈拉斯之前被事故车辆影响,他仍然排在博格之后。
 
“尽量减少弯道多余的换挡节奏,保持低速,雨天给轮胎起到了降温散热的效果,希望它能撑得住。”前赛车手正迅速评估车辆状况和应对策略,这事关重大,而他坚信自己是最专业的。
 
“它的声音棒极了,甚至还能再跑上50圈!”年轻的车手跃跃欲试,他现在无所畏惧,因为有人正全心的予他支持。
 
也许算是好消息,第二名索林车队的奇力因为过弯失误冲出了赛道,莱戈拉斯从他身边开过,心想着陶瑞尔又要难过了,她对这个小矮个一直抱有好感。而现在只有第一名的博格需要他去超越。
 
“隧道后的下坡右弯道……”瑟兰迪尔有片刻的迟疑。
 
莱戈拉斯知道那里,6档最高时速可达290公里每小时,最高横向离心力2.6G,那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弯道,也是瑟兰迪尔结束职业生涯的地方。
 
雨已经停了,天边微微泛着白,也许雨云就要过去了,阳光终将会洒满大地。莱戈拉斯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引擎的咆哮,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叫,瑟兰迪尔低低的话语,还有小孩子回荡在赛道上的欢笑,这些都淹没在超强的离心力中,他眼前隐约出现了白色的光。
 
那些柔和的光包围着他,轻飘飘的很温暖,像瑟兰迪尔的怀抱。
 
车体几乎贴在一起,火花伴随着巨大的摩擦力,像煮沸的水蒸发出白色的烟雾。Arod和它的主人一样,经历着崩溃的边缘,令人血脉喷张的超越,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直到莱戈拉斯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由远及近,从模糊到清晰。从小到大那个人总是这么叫他,看似低沉隐忍却深藏爱意的叫他。
 
“莱戈拉斯,你喜欢吗?”
 
“莱戈拉斯,过来这里……”
 
“莱戈拉斯,你能听见吗,它的声音会告诉你……”
 
“我希望你放弃,莱戈拉斯,我不想失去你。”
 
“莱戈拉斯,一切都交给我,你只要看着前方就好。”
 
“我爱着你,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
 
他如梦初醒,像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梦境。那个人的声音还在他耳边,这让他安心。他在2档位的连续右弯后追上了博格的黑红色赛车,并按照计划在隧道后的右弯道完成了超越。那不过是一瞬间,时速表显示,他刚刚的速度达到了280公里,这在雨天几乎是不可能的速度。
 
博格仍然紧追其后,但莱戈拉斯在每个转弯处咬住最佳切入点,不给对方任何机会。1档完成一个发卡弯后,只剩下最后一个加速路段。
 
他现在眼眶胀痛,头简直要炸开,高速行驶和注意力的高度集中让莱戈拉斯有瞬间的眩晕,他甚至已经听不到声音。他能想象博格在驾驶舱里叫骂,他能想象观众在最后时刻的欢呼,他能想象陶瑞尔正激动的流着泪。
 
他侧过头,看到瑟兰迪尔的那辆黑色赛车正卷着烟雾和火花与他并肩而行。这一刻,他可以肆意奔驰,就像飞翔于云端。银色和黑色的闪电一起完成了冲线动作,他们并肩冲过挥舞着的格子旗,成就了属于他们的胜利。
 
莱戈拉斯和他的Arod赢得了蒙特卡洛赛道的冠军,这是F1赛车历史上一次完美的超越,也是摩纳哥站的奇迹。26辆参赛车辆,只有9辆完成了比赛,而莱戈拉斯用极限35圈的软胎在雨中坚持了53圈。评论员激情澎湃的称他为充满胆识与智慧的车手,他是蒙特卡洛的宠儿。
 
莱戈拉斯从驾驶舱里出来,被人群围拢,祝贺声、赞美声、欢呼声,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胜过一切冠军。
 
金雳大力拍着莱戈拉斯的肩膀,简直想要亲吻他,当然他更想亲吻他亲手调教的Arod,“哥们儿,你简直太乱来了,不过那个弯道棒极了,你没看到博格那小子难看的脸真是太可惜了!”
 
陶瑞尔果然哭了,一边哭一边笑,她说,“莱戈拉斯我要辞职!你这个小混蛋!”
 
他们现在就像是在小学运动会获胜的孩子,单纯的为了胜利而雀跃。
 
摘掉头盔,拨下软壳帽,年轻的车手觉得自己可能湿透的像个落汤鸡,汗水雨水可能还有泪水。他抬起头看到人群后面的金发男人走过来,那个人淡淡的笑容带着虚弱感,他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疲惫,就像他也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比赛。
 
瑟兰迪尔没说话,走上前直接拥抱了他,周围的媒体记者拼命地按下快门记录这一刻,但除了他们没人知道这个拥抱里包含了什么。瑟兰迪尔用尽所有力气拥抱他,几乎把他拉离了地面,像要把他拥进灵魂。而莱戈拉斯舒服的叹了口气,在瑟兰迪尔怀里偷偷的笑。
 
 
直到莱戈拉斯被父亲掐着后脖子带进休息室,他才有了点真实的疲惫感,他感觉自己浑身像散了架,脱力的站立不稳。而瑟兰迪尔先生把他压在门上,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现在该讨论一下你的违规行为了。”那双蓝眼睛近在咫尺,鼻尖几乎贴在一起,带着危险的气息。
 
“我的违规行为就是现在没去参加颁奖礼?”年轻的冠军笑的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还稍微挑了挑眉毛。
 
瑟兰迪尔爱死了也恨死了这个小动作,遗传自他的小动作。但他觉得对于他不听话的儿子,应该给他些奖励,而非惩罚。于是他低下头吻他冰凉的嘴唇,深情又热烈。
 
“我好像还没祝贺你,莱戈拉斯,你赢了。”这位前赛车手心里充盈着激动和自豪。
 
“是我们,瑟兰迪尔,我们赢了。”莱戈拉斯把手环住瑟兰迪尔的脖子,加深一个更长久的吻。
 
门外沸腾的人群已经开始欢呼,那胜利的花环和奖杯只会属于一个人。而他们正沉浸在这个温存的亲吻中无法自拔,也许他们的生命中早已没有了遗憾,只因真正的美梦已经成真。
 
终有一天,伤痛会被修复,苦难会被抚慰,遗憾会被填满,以梦想、以执着、以爱……
 
 
尾声: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爸爸!瑟兰迪尔!瑟兰……”院子里传来莱戈拉斯故作不耐烦的声音,他拖着长音,故意撒娇时常用的口吻。
 
被催促的那个人拿起沙发上的背包,“就来。”
 
他转过身往门口走,却在路过墙边矮桌时停住了脚步。看着上面摆着的那张新照片,陶瑞尔前几天寄来的,他把它放在相框里,摆在最中间的位置。拿起相框,瑟兰迪尔抑制不住弯起嘴角。
 
那上面的莱戈拉斯穿着白色的赛车服,手里举着亮晶晶的奖杯笑的像个可爱的孩子,自己站在他身边搂着他的肩膀也有微微的笑意。而在他们身边的,是银色的Arod,在阳光下泛起靓丽的色泽。
 
这是莱戈拉斯获得本赛季总冠军的留影,他是真正的王者,早已超越了自己。但那笑容在瑟兰迪尔看来,依旧带着稚气,和他最爱的纯真的眼神。
 
瑟兰迪尔腾出一只手,掏出皮夹,拿出那张泛黄卷边的旧照片,年轻的瑟兰迪尔、年幼的莱戈拉斯,还有赛车,他把那张旧照片放在新照片旁边,仿佛穿越了无情的时光。
 
他抬起头从窗户看出去,莱戈拉斯正在绑紧越野吉普托架上的冲浪板,明媚的阳光照亮明媚的笑容。
 
原来他们的世界,从没改变过。
 
等到瑟兰迪尔终于慢吞吞的出了门,莱戈拉斯已经坐在副驾上等的不耐烦了。赛季已经结束,他们准备利用假期去往南部海湾度假,因为莱戈拉斯说,那里有世界上最著名的筒状海浪。天呐,该死的世界最著名,瑟兰迪尔恨这个,他一点都不喜欢什么筒状浪!
 
瑟兰迪尔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平常的日子里,一般都是瑟兰迪尔开车,而莱戈拉斯可以悠闲地坐在副驾,享受前世界冠军的专车服务。打开窗子,清爽的风吹进来,让他舒服的闭上眼睛。
 
“听说今年南湾会举办冲浪锦标赛,我想……”莱戈拉斯愉快地开口。
 
车子一个急刹停在了路上,反应速度可能超过了瑟兰迪尔1.9秒的最好成绩。
 
“不行,你想都别想,绝对不行。”
 
美妙的海滨之旅难道不是浪漫的沙滩漫步和动人的落日晚餐吗,怎么就成了极限运动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项目他瑟兰迪尔一窍不通!
 
莱戈拉斯低头笑起来,肩膀都跟着抖,他抬起头看着瑟兰迪尔窘迫的样子开心的不得了。严重紧张的父亲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想伸手揉乱儿子的长发,却感到温软的触感落在脸颊上。
 
年轻人探过身子亲吻了他,热乎乎的气息撒在他脸上,“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瑟兰迪尔看着他轻轻应了一声,转过头重新发动车子,怎么可能不担心。
 
车子重新驶上道路,路边的小花随风轻轻摇摆,莱戈拉斯哼起了不知名的歌。
 
“不过听说那里发现了鲨鱼,好像还袭击了冲浪者…… 喂!瑟兰迪尔我开玩笑的,你是世界冠军记得吗,小心驾驶,啊喂……”
 
车子在公路上画了条优雅弧线,伴着呱噪的笑闹声奔驰向远方。
 
 
生命就像条长长的河流,或平缓或湍急,我撑船前行,在激流中沉浮。人生就像条蜿蜒的赛道,或急转或加速,我紧握方向,在离心力中寻找超越的出路。
 
我们的爱就像儿时你举起我的手臂,坚强而温暖,我紧紧抓着你的手,那是舵盘那是方向。而当我可以用自己的手,掌握去往未来的路,我希望依旧能抓着你的手,给你梦想与希望。
 
不论终点是否飘扬着格子旗,那都将是我期许的未来……
 
End.
 

Arod请参考迈凯轮的MP4-29

 
摩纳哥站蒙特卡洛赛道

 
对F1不懂,我就是看了一个关于赛车的小纪录片,一直想写个正经八百飙车的叶子,所以别考据,文里有真实背景作参考,尽量真实但胡说总是难免的!被叶子宝宝萌一脸,想想赛车手老爸带孩子的展开也好可爱的!
脑洞大的漏风,拦也拦不住。另外下周出远门好几周,更新不定!

评论(32)
热度(264)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