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成为瑟兰迪尔【短篇】

刀刀刀!请谨慎阅读!刀就不周末发了,不过看篇幅就知道,40米大刀我也就写了一米。请相信只要他们心中有爱就不是绝对的BE!我觉得挺凄美的你们不看看吗!说想看刀的朋友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
正文:
 
清晨七点,他在那张宽大柔软的床上醒来。阳光已经零散的照进来,把空气中漂浮的尘埃照的闪闪发光。他坐起身,环顾宽敞的卧室,深色的基调,没有装饰画,充满简约又沉稳的设计感。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家,清冷又空旷。
 
披上厚实的黑色睡袍,走进浴室梳洗,就像每一个平常的早晨。温热的水滑过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剃须刀贴过他冰凉的下巴,柔软的泡沫带着淡古龙水的凛冽味道。他擦干净脸,用黑色瓶子的须后水。
 
惨白的灯光下,他在镜中看到了自己整理妥当后干净的脸。轮廓深邃的眉眼,骨骼分明的下巴,饱满的喉结,高挺的鼻梁,英挺的眉毛,颜色浅淡的嘴唇。他还有双如海一般蓝的眼眸,在灯光下有淡淡的波光,浅金色的长发像阳光,柔顺的披散在颈间。
 
他对今天的自己很满意,不自觉地挑起一侧眉毛。走出浴室,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加里安,半小时后来接我。”低沉的声音还带着沙哑,融进阳光斑驳的空气里。
 
“是,先生。”
 
挂断电话,他在衣帽间换上铁灰色的正式西装,抚平做工考究的领边,那上面有精致的走线,打好带暗色花纹的领带,佩戴贝母色的袖扣。拉开另一侧的抽屉,取出一只精工手表缠在右手手腕上。
 
他穿戴整齐下楼,铮亮的硬底皮鞋在实木地板上磕出坚硬而缓慢的声音。开放式厨房里的自动咖啡机已经闪起了定时指示灯,苦涩又浓郁的味道飘散在宽阔又空荡的客厅里。
 
他走过去取出咖啡壶,把滚烫的液体倒进一只白色的咖啡杯里。白色的雾气摇曳着飘起来,被阳光照的像曼妙的舞者,栩栩如生。
 
坐在巨大的餐桌旁,手边只有一杯黑咖啡,无糖无奶,没有任何装饰。还有一本最新期刊的经济版杂志。他用左手端起杯子,抿住一口,苦涩的味道毫无掩饰的弥漫在口腔中,唤醒他每一个神经。
 
他抬起头正好能看到靠近大门口的矮柜上摆着一个金属制相框,那里面是一张他的单人照片,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正如他本人一样英俊优雅。这栋房子很大也很安静,除了那张照片,只有慢慢爬上餐桌的阳光,与他为伴。
 
忽然,突兀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空间里炸开,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的石子。他看了看桌面上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没有接,而是继续喝了一口咖啡。
 
铃声契而不舍,像是要撕破这房间里的柔软阳光。
 
他终于接起了手机,贴在耳朵边,放轻了呼吸。
 
“莱戈拉斯……”电话里面一个女声谨慎的传过来。
 
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眉头深深的皱起来,眉宇间有条永远也抚不平的沟壑。
 
“莱戈拉斯,我知道你在听,回答我。”女声带着些许的祈求。
 
又是长久的沉默,“我说过……别再那么叫我。”
 
“我们明天就走了,我和奇力,去另一个城市。”女人委婉又焦急,“跟我们一起走吧,莱戈拉斯,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离开。”他带着自然而然的傲慢,“还有,别再叫我莱戈拉斯。”
 
“求你了,别这样。”他能想象女人弯起的眉毛和带着泪的眼睛,“我们很担心你,教授也是,离开那里,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或者一个心理医生,我们会帮你的……”
 
他好像一下被激怒了,咖啡杯磕在桌面上,液体在杯子里剧烈的晃动着。
 
“我不需要什么帮助,陶瑞尔,我过得很好,这里有我的一切,我的家,还有我的爱人。”他看着杯子里的液面安静下来,里面倒映出一张英俊的脸孔。
 
“莱戈拉斯你醒醒吧,瑟兰迪尔已经死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叫陶瑞尔的女人几乎歇斯底里的叫出来,“你留了长发,染了发色,带了隐形眼镜,甚至模仿他的动作和声音。但你始终不是他,莱戈拉斯!你是不是真的疯了!”
 
他更紧的皱了皱眉头,好像听到了什么不悦的事情,“我没疯陶瑞尔,他就在我身边,穿他最喜欢的铁灰色西装,煮了黑咖啡,看经济杂志。”他抬起头看到那张矮柜上的照片,“我不能走,我得陪着他,他那么爱我,我也爱他。”
 
电话那头,有人捂着嘴在小声哭泣。
 
他看着照片里的自己被阳光笼罩,温暖而圣洁,“你不会明白的陶瑞尔,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他的,我很幸福……”
 
无声的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扣在桌面上。被阳光照亮的尘埃闪闪发光,在他眼前打着转。他忽然看到桌子对面,一个男人坐在阳光最暖的地方。
 
男人穿铁灰色的西装,带暗色花纹的领带,有金色的长发披散在颈间,轮廓深邃的眉眼,骨骼分明的下巴。他右手手腕上戴着精工手表,他用左手端起手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露出饱满的喉结。高挺的鼻梁,英挺的眉毛,颜色浅淡的嘴唇。还有那双蓝色的眼眸在阳光下闪着波光。
 
楼上的卧室房门响了,然后是踢踏的脚步声,凌乱又急促。一个年轻的身影渐渐清晰,那个年轻人穿白色的衬衫,有点磨旧的牛仔裤。
 
“你该早点叫醒我的。”年轻人有一头深棕色的半长发,微卷的贴服在耳边,还有几缕乱糟糟的翘在额前。
 
他有双蜜色的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他走到男人身边低头亲吻他的侧脸,“你不该一大早就喝黑咖啡,这不利于健康。”年轻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黑色的液体,吐了吐舌头,“哇,超难喝!”
 
男人一直看着年轻人,眼中有化不开的温柔,“终于有点未来医生的样子了。”
 
年轻人抓起旁边的一杯牛奶灌了一口,然后俯身跟男人交换一个深深的吻,白色液体在唇齿间流转。那个吻一定很美妙,温热的香甜和浓郁的苦涩交织在一起,空气也被染成了暖暖的乳白色。
 
“瑟兰迪尔,你下半辈子的生命就交给我好了。”年轻人笑眯眯的抬起头,嘴唇染上了艳丽的红色,像娇艳的花瓣又像热烈的鲜血。
 
他叫他瑟兰迪尔。
 
男人伸手揽过年轻人入怀,又贴上那红色,“我的全部都是你的,莱戈拉斯。”
 
他叫他莱戈拉斯。
 
年轻人坐在男人腿上,在他怀里享无尽的温存,他像朵被用心呵护的花朵,新鲜美丽,绽放着蓬勃的朝气。
 
“今天我去教授那里一趟,我的课题需要他帮忙。”莱戈拉斯站在门口还贴在男人铁灰色的西装上,就像一刻也不能分离的恋人,“我下午就能回来,你会早点回来吗。”
 
“当然,等我回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他又贴了贴青年白皙细嫩的脸蛋。
 
大门打开又关上,男人的背影消失在白亮的大门处,那个叫莱戈拉斯的年轻人站在门口看了很久,慢慢的,那抹浅色的身影也融进了刺眼的光芒里。
 
 
屋子里依旧安静,只有他一个人,水管里的一滴水珠落下来发出清晰的声响,阳光慢慢的爬上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指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很急促,像垂死的病人渴望着活命的氧气。
 
他记起来了,那扇门关上了,而他要等的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一场存有诸多疑点的严重车祸,是他亲自去医院签署的死亡通知书。作为医生他知道,瑟兰迪尔没受什么痛苦,短短的几秒钟里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自己。
 
那后来所有事情都乱了,像瞬间坍塌的楼宇,他的世界破了,毫无预警,一片片凋零一块块皲裂。瑟兰迪尔把他庞大的公司和遗产毫无保留的留给了他,莱戈拉斯。究竟有谁会在不到四十岁就立下遗嘱。
 
年轻的生命仿佛也迅速凋谢了,他崩溃、消沉、茫然、疯狂,他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坐在浴缸里用刀片划开自己的静脉。沿着肌肉的纹理,顺着血管的横截面,那充满饱和度的颜色一点也不温暖,冰冷入骨。
 
我如此沉迷于你,从始至终,你却要扬帆远航,留下我。我应该跟你一起走,远走高飞,去往另一个国度,那才是我向往的地方。
 
我们离得那么近了,我就要见到你了。
 
但他在失去意识前,按死了细长的伤口。还不能走,我说过,我说,瑟兰迪尔,你下半辈子的生命就交给我好了。那么,让我代替你活下去,以我最爱的样子。
 
他把被认定为意外的事故认定书投进碎纸机,他还有未完成的事要做。
 
 
莱戈拉斯抬起手腕,时间快到了,他从餐桌后站起来,走到大门口。一块通至天花板的巨大镜子把他的身影投射的无所遁形。他立在镜子前,注视着里面的男人,像贪婪的窥视。
 
他有高挑的身材却比瑟兰迪尔矮一些,他有坚直的肩背却比瑟兰迪尔更纤细,他有硬朗的下巴却比瑟兰迪尔更柔和。他对着镜子端正领口饱满的领带结,看到自己金色发丝下隐隐露出的深棕色,蓝色的隐形眼镜下应该闪烁着蜜色的光。
 
他慢慢多了瑟兰迪尔挑眉的小动作,惯用左手的小癖好,撩起长发的小习惯。他越来越像他,语气,神态甚至声音。有人说他们本来就很像,像父子,像兄弟。
 
也有人说,爱他,就会变成他。
 
镜子里的人影晃了晃,瑟兰迪尔就站在里面。他们站在透明的介质两端,那么近又那么远。
 
我看见你,你看见我,生如死,死如生。
 
莱戈拉斯向前靠了靠,他闭上眼睛伸展脖颈把嘴唇贴上冰凉的镜面。温柔的触感传过来,他感受到了,柔软的温热的吻,来自瑟兰迪尔的吻,美好的,他永远不愿醒来的梦。
 
他笑起来,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纹,因为他看到了,镜子里的瑟兰迪尔也在对他绽放微笑。
 
“我会让你一直在我身边的,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吧,瑟兰迪尔……”
 
大门打开又关上,他消失在那片亮白色的光晕中。
 
门边矮桌上的那张照片被振的轻轻摇晃,那上面的,分不清究竟是谁的脸。相框倒下来,在它下面,另一张照片缓缓掉落。
 
阳光下,满脸稚嫩的年轻人有棕色的半长卷发,他笑着眯起眼睛,把头靠在一个男人颈窝里,男人浅浅的弯着嘴角,他有阳光一样金色的长发和大海一样蓝色的眼睛。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生如死,死如生。

“当然,莱戈拉斯,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End.
 
 
生如死,死如生。叶子生但如同已经死去,瑟兰死但如同在叶子身上重生。其实没我想象的虐,也跟预想的不太一样,我简化了很多,也隐晦了一些,莫名的灵异感是怎么回事。莱戈拉斯在他的世界里依然和瑟兰迪尔在一起,这样就够了。不要不爱我啊!
 

评论(49)
热度(127)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