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生病而已【短篇】

后知后觉紧张过度瑟X病来如山倒的倒霉蛋莱,现代AU非父子。瑟莱的日常好像没写过,就是个关于生病的小甜饼。
——————————————————
正文:
 
就只是,生病而已。
 
在瑟兰迪尔的印象里,莱戈拉斯好像从来没生过病。他们同居三年半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处在保质期的末尾,磨合期的开头。热度已过但依恋未减,可能是爱情里最好的时光。
 
莱戈拉斯一直像个精力充沛的小牛犊,永不疲倦充满活力。偶尔有感冒不适,只要蒙着被子睡上一觉,第二天绝对满血复活。
 
所以当瑟兰迪尔在上班时间接到莱戈拉斯那个虚弱不堪的电话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你今天会按时下班吗?”电话那边的声音没什么精神。
 
“怎么了莱戈拉斯,你在哪?”瑟兰迪尔有点担心。
 
“我在家……咳咳……”声音被咳嗽声打断,“我有点,不舒服。”
 
“你生病了?”瑟兰迪尔被这个认知弄的略感紧张。
 
“就只是,生病而已。”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满不在乎的没什么底气,就像在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瑟兰迪尔挂了电话有点不知所措,他没照顾过病人,莱戈拉斯更是特别让他省心,他们在一起的几年里莱戈拉斯只牙疼了两次,外加扭伤了一次脚。而那些当然都不算生病。
 
他顾不得想别的,推掉了接下来的会议,决定马上回家去。
 
如果说瑟兰迪尔想象中的生病其实没那么可怕,那当他回到家,看到莱戈拉斯时,确实被吓到了。
 
早上出门时还神采奕奕的爱人在他进门时,正坐在卫生间冰凉的瓷砖上抱着马桶呕吐。头发乱糟糟的粘在额头上,两只眼睛通红的像刚刚大哭过一场,全身无力的几乎要栽进马桶里。
 
瑟兰迪尔简直要毫无形象的飙脏话了,他冲进去想把莱戈拉斯抱起来,但隔着衣服的热度让他皱紧了眉头。他几乎没见过莱戈拉斯这么虚弱难受的样子,窝在他怀里的年轻人半眯着眼睛像片雨后的枯叶。
 
“你这么早就回来啦。”莱戈拉斯好像总算松了一口气,放松了身体。
 
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瑟兰迪尔有家规模不小的公司,霸道总裁是对他身份的最贴切形容。莱戈拉斯是家小杂志社的合伙人,虽然这本杂志名气平平,但也是他从学生时代的梦想。他刚刚为了策划一个摄影类新专栏忙了三个通宵。
 
谁知道一向身体强健的小牛犊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病倒了。他还记得自己曾嘲笑过感冒的瑟兰迪尔:只有傻瓜才会在夏天生病!这下好了,现在傻瓜变成他自己了。
 
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抱回卧室,帮他擦了脸漱了口,把他塞进被子里坐在他身边,抚上他发烫的额头。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瑟兰迪尔把忧虑写在脸上。
 
“哪里都不舒服……”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我有吃药,但是好像更不舒服了。”他闭紧了眼睛轻吟出声,感觉自己又一阵头晕的要吐出来。
 
“你吃了什么药?”瑟兰迪尔这才注意到床头柜上零散着摆着几瓶药,“有看说明书吗?”
 
“当然有看……”还颇有些自豪,意思是在说,你看我都会自己吃药了!然而下一秒蓝色的眼睛就黯淡下去,“但是,吃完了发现我有说明书上所有的不良反应……”
 
莱戈拉斯声音越来越小,像做错了事。瑟兰迪尔不明所以,但当他看到莱戈拉斯撩起睡衣下摆时,简直想掐死这个小混蛋。肚皮上,手臂上,都长满了红色的小疹子,密密麻麻的排列在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特别严重。莱戈拉斯忍不住想伸手去抓,被瑟兰迪尔一把按下。
 
药物过敏造成的皮疹,眩晕,肠胃不适还伴有恶心呕吐。好吧,说明书写的一点都没错,“所以你是为了验证说明书上的话吗?谁让你乱吃药的。”瑟兰迪尔语气有点严肃,他其实很心疼的。
 
莱戈拉斯躲在被子下面直哼唧,蔫蔫的不说话。瑟兰迪尔起身去打电话,埃隆医生刚刚下班,难得不用加班却被老友的夺命连环call叫到了家里。
 
药物过敏严重,医生给莱戈拉斯吃了药,发热的症状没有消失,病因还不得而知。他建议莱戈拉斯去医院接受检查。
 
平时通情达理的莱戈拉斯生起病来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朋友,他拒绝去医院,缩在被子里不出来。
 
“只是生病而已,我睡一觉就会好了!”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只留一团金发在枕头上,几根翘着的发梢也跟着哆哆嗦嗦的晃啊晃。
 
瑟兰迪尔有点不忍,“好吧,如果明早你没有好转,我们就去医院。”这是他最后的妥协。
 
莱戈拉斯没一会就睡过去,他没吃东西,吐的胃里空空荡荡。瑟兰迪尔不想打扰他,自己也吃不下东西,就这么坐在一旁发呆。已尽夜幕,他看着浑身滚烫却在瑟瑟发抖的莱戈拉斯,懊恼的情绪越来越浓烈。即使他瑟兰迪尔神通广大,面对病痛也束手无策。
 
手机里有邮件提醒,他不得不打开来处理,邮箱里一条未被屏蔽的广告弹出来:“生病是因为你缺少一个关爱你的人……”
 
瑟兰迪尔有点懵,一时对着那条广告语不知所措。难道莱戈拉斯缺少关爱,难道是我对他关心不够?
 
他自认是个冷静自持的人,对待感情认真却充满理智。他对莱戈拉斯是真心的,但却很少把爱说在嘴边,这很正常,生活不是偶像剧,不会每天都发生感人肺腑的故事。他们比普通情侣爱的更艰辛,不算轰轰烈烈,却也有着平淡的幸福。
 
瑟兰迪尔摇了摇头,关了手机,钻进被子把莱戈拉斯搂在怀里。希望明天早上你能像你说的那样恢复健康,他在怀中人的额头上吻了吻,像每个普通的夜晚一样,却又怀着一颗格外焦虑的心。
 
第二天清晨,瑟兰迪尔迷迷糊糊的转醒,他睡的很不好,夜里不停的醒来检查莱戈拉斯的病情。不过就好像要反驳莱戈拉斯的无理取闹一样,发热没有消退,连身上的小红点也只是变浅了一点点。在看那个说生病而已的人,已经昏沉的醒不过来。
 
瑟兰迪尔慌张的给病人换衣服,甚至在想是不是需要叫辆救护车。他很久没这么窘迫过了,甚至在出门时差点忘了换下拖鞋。
 
所以埃隆医生的早班是在又一次的夺命连环call中展开的,简直是鸡飞狗跳的早晨。
 
“那个,瑟兰我们出去说吧。”医生看着终于在病房安顿好的莱戈拉斯正睡着,轻声跟一旁满眼愁云的老友说。
 
瑟兰迪尔看了一眼点滴瓶里的透明的液面,站起身往外走。
 
“有什么不能告诉我吗?”沙哑的声音传过来,是莱戈拉斯,“即使得了绝症,我也要第一个知道。”
 
“胡说什么!”瑟兰迪尔紧绷的神经终于被那个字眼触动,他回过头看着莱戈拉斯真的很生气。
 
莱戈拉斯从没见过情绪这么大的爱人,他在枕头上动了动脖子觉得委屈,但还是很决绝,“我有权利知道,你们不能瞒着我。”
 
“你……”瑟兰迪尔的眉头皱的死死的,眼眶有点发热,他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控。
 
空气里流动的分子变得沉重,让人窒息。莱戈拉斯红着眼睛,有浓重的黑眼圈,但依旧咬着嘴唇,这让他看起来有种脆弱的倔强。
 
“咳!”医生轻咳了一声引起了当事人的注意,“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瑟兰迪尔的眼刀一瞬间就刮过来,那意思是你吞吞吐吐的在干什么!
 
医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那个,莱戈拉斯感染了一种不常见的病毒,由于抵抗力低下,再加上治疗不及时和药物过敏,加重了病情,但目前状况在可控范围内。”医生推了下眼镜,看着神经紧绷的两个人,“等明天的最终检验报告出来,接受针对性的治疗,应该很快就会康复。”
 
瑟兰迪尔稍稍松了口气,但直到医生离开病房莱戈拉斯一直没吭声。他叹了口气探下身,指尖穿过他的发丝抚摸他还微热的额头,“对不起,不该对你发火。”
 
莱戈拉斯的情绪全部放松下来,反而觉得更难过了,他抿着嘴唇吸了吸鼻子掩饰情绪,几乎要哭出来。就像生了病怕父母责怪的小孩子,他很懊恼,懊恼自己得了病还牵连了瑟兰迪尔。
 
“对不起瑟兰,我也不想这样……”可能生病的人情绪总是特别敏感脆弱,莱戈拉斯鼓着腮帮,眼角泛红,“但是如果得了绝症,你一定要告诉我!”
 
瑟兰迪尔看着莱戈拉斯的可怜模样哭笑不得,又特别心疼,“你再说我真的要生气了。”
 
他靠过来把委屈的病人搂在怀里,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这场看似小小的病痛也许都不能算是生活中的波折。但刚刚他真的害怕了,像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
 
瑟兰迪尔低下头想吻上莱戈拉斯的嘴唇,却被他歪头躲开,“会传染你,万一变异成什么不得了的病毒怎么……”他可能想起了某部僵尸片?
 
一个吻吞下了那个带着某种病毒的病人的话,瑟兰迪尔深深的吻他,无需情话已深情的像一段告白。
 
只是病毒而已,而且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吻你。
 
 
莱戈拉斯觉得瑟兰迪尔最近变化很大,他好像变得很容易情绪化,以前深藏不露的本性被一下子颠覆。他会在看着莱戈拉斯被点滴针扎的淤青的手背难过的垂下眼角,他会在看到莱戈拉斯的检验报告时如释重负的叹一口气,他会寸步不离的跟着莱戈拉斯,即使是去洗手间尿尿。
 
这本就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生病而已。
 
两天后,莱戈拉斯可以回家休养了。总裁先生推掉了公司的事,决定在家里照顾这个还携带着某种病毒的病人。
 
“你不用陪我,我可以自己……”
 
“不要看手机了,你该睡一会。”手中的手机被拿走,“午餐想吃什么。”
 
对了,顺带改变的还有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的管控欲,以前的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很纵容也很少干涉他的事。他们都是成年人,又不是管孩子。
 
但现在的瑟兰迪尔变的格外细心,他辞退了每周都会来家里打扫的小时工,然后每天拖着吸尘器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样子温馨又充满了违和感。
 
他会亲自为莱戈拉斯做饭,干净细长的手指清洗小番茄的样子就像在挑选宝石,而冒着气泡的浓汤在锅子里咕噜噜的响声悦耳的像精灵的歌。
 
他把莱戈拉斯的药瓶贴上便签,上面工整的写上服药的时间和用量,五颜六色的摆在床头柜上像列队的小兵人。莱戈拉斯翘着嘴角看了又看,有说不出的感觉。
 
“瑟兰,你是不是也病了?”莱戈拉斯戳了戳瑟兰迪尔的脸,他觉得这个霸道总裁忽然变成了偶像剧里的温柔男主角。
 
“我怕你再吃错药,变成煮熟的虾子。”男主角故作镇静的给病人测量体温。
 
这还不是全部,当莱戈拉斯看到不停送进门的快递物品时,一时傻了眼。
 
“啊,我只是不小心清空了你的购物车。”瑟兰迪尔说得漫不经心。
 
照瑟兰迪尔的话,他只是闲来无事进了莱戈拉斯的购物网站页面,然后随便的把他的购物车清空了,当然是全部付了款。
 
莱戈拉斯现在就像坐在宝座上接受进贡的国王,或者是扑进了宝藏里的龙,那种心情爽的可以上天。他的小小内心在呐喊:其实生病也挺不错的。
 
只是他的工作被彻底搁置了,有天他只是接了埃斯泰尔一个关于出版特别刊的电话,就被瑟兰迪尔赤裸裸的威胁了。
 
“在你病好之前不能接公事的电话。”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还有以后加班不能超过十点,不,八点。”
 
“但是……”
 
原来瑟兰迪尔是个记仇的人,他还记得莱戈拉斯三个通宵后因为免疫力低下终于被病痛击倒的悲惨故事。
 
“没有但是,如果你违反规定,我就收购你的小破杂志社,我想想,改版做娱乐杂志应该更赚钱。”
 
莱戈拉斯裹着被子偷笑,霸道总裁较真耍赖的样子真可爱,不过好像哪里不对,“什么叫小破杂志社,你说清楚!喂!”
 
瑟兰迪尔走出房间,对莱戈拉斯的抗议不予理睬。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的背影不自觉的笑起来,嘴里叫着心里却像灌了蜜糖。他差点因为一种病毒烧成脑膜炎,又差点因为一种药物过敏窒息,还差点就以为自己得了绝症而脑补出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但他只是生病而已,生活中再平凡不过的小事。然而他却因为生病感到了幸福,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睁开眼睛就会看到那个人,那个高冷固执、嘴巴有点坏,却对他担心的不得了的人。
 
而莱戈拉斯想,他会试着更依赖他,更理解他,更深爱他。
 
 
“陪我看电影吧。”莱戈拉斯终于被允许离开卧室,“大范围”活动一下。
 
“恐怖片?”瑟兰迪尔从不喜欢陪莱戈拉斯看那些故弄玄虚的片子。
 
“病人心情愉悦,有助于恢复。”莱戈拉斯坐在沙发里捧着还温热的曲奇饼干口袋,那是瑟兰迪尔刚刚给他买回来的。
 
“我对那种片子能让人心情愉快,持保留态度。”瑟兰迪尔坐下来,把莱戈拉斯拉进怀里,“不要断手断脚的那部。”
 
瑟兰迪尔变得越来越没原则了。
 
莱戈拉斯又要偷笑了,他动了动身体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愉悦的叹了口气,有点漫不经心,“现在我都有点爱上生病了……”
 
他感到肩头上的手臂收紧了些,头顶传来的声音听起来软软地,“我是真的……很害怕。”
 
莱戈拉斯当然知道瑟兰迪尔说的不是他害怕看恐怖片,但他还是惊讶于对方的情绪,他想抬起头却被抱得更紧,然后听见头顶闷闷的声音继续说,“我发现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想为你做的事还有很多,我害怕做不完……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完。”
 
莱戈拉斯眨着眼睛,忽然泪腺胀痛,心头像被捏了一把。他低着头使劲抱紧了瑟兰迪尔的腰,“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会等你做完所有想做的事。”
 
他们紧紧的贴在一起,像再也无法分离的伴侣。莱戈拉斯终于抬起头看进瑟兰迪尔剔透的蓝色眼眸里,他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低头解开自己睡衣的扣子,露出半截小腹。
 
“疹子已经褪掉了。”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舔了舔嘴唇,“也没再发烧了。”他用额头贴了贴对方的脸颊,“头也不疼了。”
 
瑟兰迪尔抬手抚上他的脸,轻轻挑了挑眉毛,“那看来我们需要做一些能让病人心情愉悦的事?”
 
“希望它在你想做的那些事情当中?”莱戈拉斯故意拖长了声音,翘着嘴角坏笑。
 
瑟兰迪尔没回答他,只是把他压进沙发里,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是有多么的渴求这件事。
 
莱戈拉斯觉得可能自己的病还没有好,不然为什么被一双手抚的浑身发热,被一双唇吻的呼吸困难又头晕目眩。不过他闭上双眼放松了身体,贴进对方的胸怀。
 
他决定了,以后不再说,只是生病而已,因为有个人会为他的小小病痛而忧心。而他想要的不多,就只是想那个人一直在他身边而已。
 
 
尾声:
 
“我今晚会晚点回去。”瑟兰迪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莱戈拉斯正贴着听筒。
 
“好,正好今晚奇力请大家去他表哥新开的餐厅……”莱戈拉斯举着手机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陶瑞尔推开他办公室的门走进来把一叠稿件放在桌上指了指。
 
莱戈拉斯冲她点点头,忽然,阿嚏…一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陶瑞尔今天的香水味真是太糟糕了,他一闻到就想打喷嚏。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莱戈拉斯,别去什么餐厅了,我一会去接你下班。”
 
“啊?可是你说……”
 
“在那等着我,我一会就到。”
 
“那个……”莱戈拉斯转了转眼珠,他是个思维敏捷的年轻人,“那……那好吧,顺便我想吃街角那家蛋糕了。”
 
“好,我过去时候会买……”
 
莱戈拉斯听着耳边那个人的声音,抬起头就能看到窗外暖橘色的夕阳,嘴角有不自觉弯起的弧度。
 
他觉得,有时候生病也未必是件坏事。
 
End.
 
 

就是个小日常,没什么意思。咳嗽转哮喘的我最近简直疾病缠身,还能写出小甜饼,是不是应该夸我一下啊!另外还是那句话,勿考据!掰饬那些没用的累着呢!有人说傻白甜的短篇不会被人记住甚至没什么技术含量,也许是吧,AU的话还得先认下ooc和违和的错。但其实写文为了什么呢,掏心掏肺的,就是要写起来看起来都开心嘛!
说多了,最后,健康珍贵,愿你即使生病了也能有个人关心。

评论(63)
热度(269)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