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三次莱戈拉斯说滚蛋,一次他说请正面上我 Chapter. 7【完结】

放荡不羁的傲娇大学生瑟X耿直的很好欺负的小作家莱
量足的最后一章,想不到我也有用外链的一天。我历史性的第一次,让他们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我也是圆满了。
前文Chapter.6: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a72f5c8
———————————————————
正文:
 
Chapter. 7
 
他们去吃了晚餐,并迅速进入了情侣模式,就好像他们为了这一刻等待已久。他们在小餐馆的木头桌前对面而坐,手指在桌面上不自觉的搅在一起,桌子下面的膝盖碰在一起,目光一秒钟也不想离开对方的脸。
 
他们现在就像掉进糖浆里的两颗苹果软糖,即使餐厅里离他们最远的那一桌也能闻到这边名为甜蜜的黏腻味道。怪不得人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看他们脸上的笑容就知道有多傻。
 
再次站在莱戈拉斯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夜幕深沉。这里是本市最老的街区,还保留着许多颇具历史感的建筑,这倒是很像莱戈拉斯会住的地方,怀旧又富有情怀。
 
“进去吧。”瑟兰迪尔低头贴了贴莱戈拉斯的侧脸。
 
“那个……”莱戈拉斯欲言又止的咬了咬嘴唇,“那个你的车还没弄好吗?” 他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可能有点麻烦。“瑟兰迪尔有些奇怪,“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的意思是,这里不太好叫到出租车。”莱戈拉斯眨眨眼睛,“所以你要不要上来喝杯咖啡。”他觉得自己有点语无伦次了。
 
“去了你那里喝咖啡,走的时候岂不是更叫不到出租车。”瑟兰迪尔有些好笑的看着莱戈拉斯,心里却像有了一颗暖暖的小火种,正热乎乎的噗噗燃烧。
 
最后瑟兰迪尔还是跟着莱戈拉斯上了楼,他们拉着手走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于是对“回家”这个词有了更具像化的感受。
 
进屋后莱戈拉斯就去厨房准备咖啡,瑟兰迪尔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仔细看这间房子。莱戈拉斯的公寓不大,有个复式的小阁楼,看似老旧却充满了复古风潮的精致,带龙骨的老式地板,整面墙的书柜,还能从高阔的窗子看到远处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
 
莱戈拉斯端了两杯咖啡走到沙发前,两只同系列但样式不同的咖啡杯,就像给家人准备的杯子而非客人。不过咖啡还没喝上,他们就已经忘情的吻在一起跌进沙发里。原因是咖啡溅落到了莱戈拉斯的手指,而瑟兰迪尔含住了他烫到的手指。距离太近氛围太好,所以莱戈拉斯就吻上了瑟兰迪尔的嘴唇。
 
看起来有点乱,但步骤发展的顺其自然,想要靠近的身心莫名相吸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莱戈拉斯现在正匐在瑟兰迪尔身上亲吻他的嘴唇和下巴。
 
“你确定要这么做。”瑟兰迪尔其实已经做好了和莱戈拉斯谈一场从吵架到合好,再吵架到再合好的恋爱,不管是不是要十次约会后才进卧室。
 
“还是你想我们现在坐起来继续喝咖啡?”莱戈拉斯亮晶晶的眼睛里含着水汽,他决定这一次要跟随自己的心。
 
瑟兰迪尔被那双眼睛眨的心烦意乱,低吼了一声翻了个身把莱戈拉斯压在怀里,“那就告诉我卧室在哪。”他一把横抱起莱戈拉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粗重了。
 
“在楼上。”莱戈拉斯搂紧了瑟兰迪尔的脖子,把脸扎进对方怀里。
 
他们一路走上楼梯,却在进门时差点撞到莱戈拉斯的头。然后磕磕绊绊的跌进那张会咯吱作响的单人床。
 
“天呐,我差点撞到你的头,我有点紧张了怎么办?”瑟兰迪尔看着仰躺在床上的莱戈拉斯轻喘的样子,鼻腔发热,手心出汗。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准备拆开心爱的圣诞礼物的小男孩,紧张兴奋又充满期待,那是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现在换你容易紧张了吗?”莱戈拉斯往床垫里靠了靠,挑着眉毛笑起来。
 
瑟兰迪尔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倾身压了下来。莱戈拉斯以为会是狂风暴雨般的热吻,却感觉到瑟兰迪尔伸手把他脑后绑辫子的皮筋扯下来,回手把自己的长发束起来。莱戈拉斯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
 
“谁知道你会不会对毛发什么的过敏。”瑟兰迪尔充满情欲的眼眸里蕴藏着深切的目光。
 
莱戈拉斯愣了片刻,他知道这微小却窝心的小事不是蓄意的讨好和伪装,瑟兰迪尔虽然看起来嘴巴有些坏,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他的心已经完全沉溺于这片温柔的海洋。他伸出双手,敞开胸怀,把瑟兰迪尔纳入怀抱。
 
正当瑟兰迪尔埋首于莱戈拉斯的颈肩亲吻,并伸手解开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时,悬在他们头顶吊灯忽闪了两下熄灭了。
 
瑟兰迪尔抬起头,听到莱戈拉斯说:"是楼上的比尔博先生又用了大功率的微波炉,线路老化经常会这样。”他看到瑟兰迪尔紧张的样子,差点笑出了声。
 
瑟兰迪尔松了口气在心中大骂,却在回过头来时屏住了呼吸。屋里的灯光都熄灭了,阁楼上通到屋顶的窗子流泻下纯白色的微弱月光正洒满地板和床单上,莱戈拉斯的脸在微光的映衬下变的朦胧,但那双眼睛却异常流光溢彩。散开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像极了夜空中的星河让人沉醉。
 
“你说一会吊灯会不会掉下来。”莱戈拉斯笑着搂住瑟兰迪尔的脖子,把热气吹向他的耳廓。
 
“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让它掉下来的。”瑟兰迪尔坏心眼的舔了舔莱戈拉斯的脖子,像舔舐淋上香甜奶油的小蛋糕。
 
如果说命运让他们相识,又给他们颇多荒唐的磨难,那么他们现在就要与命运抗争或者向命运祈求一点点眷顾。
 
看他们怎么把吊灯弄下来:http://htmlify.wps.cn/ppt/index.html?type=doc&simple&e=1&sc=0xffffff&t=1461517231303&ksyun=qJVqo9To
 
释放后是体力与毅力的抽离,瑟兰迪尔重重的跌到莱戈拉斯身上。而莱戈拉斯手脚并用的紧紧抱住了他,他们在午夜温婉的月光下气息相融。
 
瑟兰迪尔过去不太相信心灵契合这种狗屁话,因为身体的契合才最为直接,但他此刻却感受到了身心的融合。他们的肉体被撕扯,精神被纠缠,最后达到灵魂的融合,这是场试炼,精神与肉体的试炼。
 
“我以为我们一辈子也做不到最后了。”瑟兰迪尔满足的抱紧了莱戈拉斯,“现在你终于属于我了。”
 
莱戈拉斯被他弄的痒痒的,缩了缩脖子笑起来,“我们是中了魔咒,现在魔法破除了,而咒语就是……”
 
“我爱你。” 
 
“我爱你。”
 
就像被下了诅咒的愚人,如果怀着不纯洁的心,就会受到惩罚。他们需要经受磨难、相互理解、交付真心,才能破除魔咒,获得新生。
 
 
第二天,瑟兰迪尔是被阳光叫醒的,他低头看着还在他臂弯里熟睡的莱戈拉斯,心情好的简直想唱首歌。就真的应了那句话:清晨醒来,你和阳光都在,真好!
 
他们昨晚又进行了第二回合,在莱戈拉斯帮他脱下那件小雨衣时他又忍不住的扑了上去。谁让他一脸无辜的说,“瑟兰迪尔下次不许在我脖子上留下痕迹。” 那意思就好像在说,快点来咬我!快点吃掉我!
 
当然第二次他们没用小雨衣,那感觉简直销魂,想着想着瑟兰迪尔又贴近了莱戈拉斯光裸的身体。
 
“我说,你的枪又硌着我了。”莱戈拉斯已经醒过来,在瑟兰迪尔怀里蹭了蹭抬起头,现在正用迷蒙的眼睛看看他。
 
瑟兰迪尔看着莱戈拉斯凌乱的头发、泛红的眼角和红肿的嘴唇,觉得自己真的要变成随时会发情的禽兽了。
 
“抱歉,我现在正值血气方刚的年华。”瑟兰迪尔翻身压上那个正扭来扭去,不知自己在点火的身体。
 
“你是在说我年纪大吗!”莱戈拉斯被他亲的痒的难受,却又在看到外面明媚的阳光时忽然一个机灵,然后抬手一巴掌糊上了血气方刚的青年的脸,“现在几点了!!”
 
瑟兰迪尔趴在莱戈拉斯颈窝里夸张的哀嚎,“才八点,还早得很……”
 
莱戈拉斯手脚并用得把身上的家伙推开,坐起身,“天呐,已经八点了吗,今天有重要的早会,迟到了,米斯兰达会念上我一年!”
 
瑟兰迪尔躺在一边支起一只手臂,故作委屈的说,“究竟有什么比我还重要?”
 
莱戈拉斯恨死了也爱死了他这幅样子,于是又转回来跪坐在床上看着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淡金色头发,“是我新专栏的审核会,不过说起来跟你也有关系。”
 
瑟兰迪尔支起身表示了好奇,莱戈拉斯眨着眼睛继续说,“要不是为了这篇专栏,我也不会去那间同志酒吧找采访对象,当然也不会撞了你的车。”
 
“你是说你当时去那里是为了采访?”瑟兰迪尔一下翻身坐起来,觉得可能信息量过大了。
 
莱戈拉斯看着对面裸露在外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我还把名片留在那里,请老板帮忙寻找愿意接受我采访的人,只不过后来也没了音信。”
 
瑟兰迪尔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意思是说他的小蛋糕根本不是什么应召先生?他就说这么纯情的人怎么会去做那种事。但是为什么又会跟他达成这场交易?等等,他说撞了我的车?瑟兰迪尔有点乱,想继续问清楚。但是莱戈拉斯看了看床头柜上的电子钟,叫了一声跳起来,又迟疑了一下僵硬的揉了揉腰。
 
“我真的来不及了!”莱戈拉斯扯过被单围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在衣柜里翻出衣服,又折回来低头在瑟兰迪尔嘴唇上吧唧亲了一口,“不过我要感谢那篇专栏,让你成了我的债主。” 说完就急急的冲进了浴室。
 
瑟兰迪尔抓了抓头发好像更懵了,他觉得他们之间或许有什么天大的误会,他想起身到浴室问个清楚,但他的手机却在床头柜上嗡嗡的响起来。他抓过来看了看,是巴德的电话,正好他也有事找他。
 
“瑟兰迪尔,我的车,你的小蛋糕竟然……”巴德有点语无伦次。
 
“你到底要说什么!”瑟兰迪尔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有人撞了我的宝贝儿吗,就是你的小蛋糕,他把名片留在我车上,我今天才看到。”
 
巴德的超级宝贝儿有骚气的剪刀门,那天巴德忙着心疼他撞瞎的心肝,并没有注意开门时掉进驾驶座下面的那张肇事者的名片。他在咒骂了逃逸者的行为后就把车子送去了修理厂,直到车子被取回来,他才无意中在驾驶座下找到了肇事者的名片。
 
“你是说是他撞了你的车?”瑟兰迪尔的眼珠转来转去,联想他和莱戈拉斯说过的话。
 
莱戈拉斯那天去Dale找采访对象,却被巴德误会为应召先生并把名片给了瑟兰迪尔,而他出门后又不慎撞坏了巴德的车,留下了名片想赔偿对方的损失。而瑟兰迪尔后来给莱戈拉斯打电话又被对方误认为车主,并达成了以一夜情抵偿赔偿的桃色交易。
 
于是误会变成了无数个巧合的堆积,看似荒唐的误会就这么顺利的继续下去,并且向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不过现在看来一切起因都不重要,他的莱戈拉斯是个正直又善良的人,不论他是应召先生还是耿直的肇事者,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而重要的是,他们相遇了,而且相爱了。
 
他转过头,听见莱戈拉斯在浴室里的大叫,“瑟兰迪尔!衬衫领子根本挡不住!” 
 
笑容爬上唇角,从心底而生的甜蜜难以抑制,瑟兰迪尔笑的张扬,“巴德,我有事跟你说!”
 
电话那边的酒吧老板愣了一下,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听到瑟兰迪尔不可反驳的声音,“把你那辆破车卖给我,半价。”
 
“什,什么!”巴德抽搐了嘴角,“你不是不喜欢跑车,我知道你的越野车又在改装,我可以把车子借你,但你不用……” 
 
“小蛋糕根本就不是应召先生!你究竟听没听清楚他当时说了什么?”瑟兰迪尔语气骇人,让人不寒而栗。“他如果知道了可以告你诽谤!还有我最近周转不灵,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我的钱从你的酒吧撤出来!”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巴德在心中哀嚎,要知道他的超级宝贝是限量版,黑市已经炒到翻倍的价格了。半价!破车!说好的好哥们儿呢!
 
“瑟兰,这里面一定有点误会,你为什么忽然想要我的车,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这件事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就这样,挂了!”瑟兰迪尔果断地挂了电话,对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笑了笑,“因为他的债主,只能是我。”
 
阳光从窗子洒进来,把人生都照的灿烂起来。
 
“瑟兰迪尔,你要干嘛!”正在淋浴的莱戈拉斯被闯入者打扰。“嘿,这里太小了,你先出去!”
 
瑟兰迪尔不管莱戈拉斯的抗议,冲进淋浴间就紧紧拥抱住了湿漉漉的莱戈拉斯,温热的水流把他们一起弄湿。
 
“你又发什么疯,快放开。”莱戈拉斯想推开他却又被抱得死死的,差点喘不上气。
 
“要是我说我不会放开你了呢……”瑟兰迪尔在水幕中低下头深深的吻上了莱戈拉斯的嘴唇,而后面的话都消失在蒸腾的水汽和呜咽声中。
 
因为只有我能做你的债主,一辈子的……
 
 
尾声:
 
“我到了,在楼下等你。”
 
“好!”
 
莱戈拉斯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他把头靠在瑟兰迪尔颈窝里的自拍照笑了起来。
 
“天呐莱戈拉斯,你可真幼稚,还把情侣自拍照做手机桌面。”陶睿尔的脑袋探过来,夸张的大叫,屏幕上的照片简直温馨的没眼看。
 
莱戈拉斯把手机塞进口袋,“你忘了我在和大学生谈恋爱,当然要……青春阳光,充满活力,嗯?”说完他拍了拍陶睿尔的肩膀,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他什么意思?”陶睿尔皱着眉头思考那小子话中的深意。
 
“他是在炫耀,你也可以理解为他在暗示你,奇力不仅年纪大还很无趣。”伊欧文默默的从她身边走过,拍了拍她的肩膀,又笑着飘走。
 
“莱戈拉斯学坏了,学坏了!我就知道他那个长得很帅的小男朋友会把他带坏的!”陶睿尔今天也很想把他的连载写成BE!
 
莱戈拉斯走出写字楼的时候就看到路边停的那辆炫酷的迈巴赫超级跑车,和靠在车上的堪比男模的瑟兰迪尔。
 
“你每天都在这搞车展真的好吗。”莱戈拉斯走上前与瑟兰迪尔贴了贴脸,然后就被对方拉进怀里拥抱。
 
“今天要开吗?”瑟兰迪尔为他打开驾驶室的车门。
 
“好啊!”跃跃欲试的声音。
 
“不过别开太快,你这个月已经超速三次了。”
 
原来他的莱戈拉斯擅长的不是FIFA和NBA而是极品飞车,平时稳稳当当的文艺青年,上了超级跑车怎么就变成超级战士了!
 
上了车,莱戈拉斯忽然转过脸看着坐在副驾上的瑟兰迪尔,“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来接我,你以前不是说你有很多应酬,聚会什么的,怎么一直都没见你去?”
 
莱戈拉斯现在除了来杂志社,几乎没有个人时间,他有种全天候被瑟兰迪尔看护的感觉。“我不会干涉你的私人生活。”
 
“不不,那些都是狐朋狗友,不见也罢。”瑟兰迪尔表情诚恳,他现在就差把莱戈拉斯揣在兜里带在身上了。谁知道这个迷糊又可爱的小蛋糕哪天又傻了吧唧的被别人拐跑了还替人数钱呢,我可不傻!
 
却没看到莱戈拉斯转过头偷偷的翘起了嘴角。
 
“下面我们去哪儿?”
 
“吃完饭去喂你的猫咪吧。”
 
“那么这次要把车子停在合法停车区域。”
 
“莱戈拉斯,你真的学坏了!”
 
“谢谢夸奖!”
 
莱戈拉斯挑了挑眉毛,那是瑟兰迪尔最爱做的动作。他踩下油门,超级跑车发出轰鸣,如离弦的箭冲向道路尽头的晚霞中……
 
———————End———————
 
是哒,最后叶子也不知道这个误会,因为他的债主只能是瑟兰同学!这章8000+,3000+的外链,虽然肉一点也不好吃,但贵在我第一次的诚意。所以你们是不是得夸夸我啊。
这篇就这样完结了,当初是想写个逗比的小短,来来去去又写了这么多章,感情线也比预计的要多。写的很开心也很顺畅,以后有好梗会写些他们日常的小番外。最后还是谢谢你看完这个充满戏剧性的小故事。

评论(80)
热度(303)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