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三次莱戈拉斯说滚蛋,一次他说请正面上我 Chapter. 3

放荡不羁的傲娇大学生瑟X耿直的很好欺负的小作家莱
我想让他们放下误会谈谈恋爱,但不在一个频道又性格不合要怎么恋爱?日子没法过了!感觉越写越正经了?不可以!轻喜剧,OOC!
Chapter. 2: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a4adf49
———————————————————
正文:
 
Chapter. 3
 
“那个,我能先问个问题吗。”莱戈拉斯眨着水汪汪的眼睛。
 
瑟兰迪尔停下所有动作低头看他,然后听到自己神经绷断的声音。
 
按照瑟兰迪尔的设想,他们应该在傍晚前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滚上床,他把他的小蛋糕欺负的叫喊流泪求饶。之后一起洗澡一起晚餐,然后在他任何能想到的地方奏响二十一响礼炮直到天明。想想就令人激动不已。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他房间的大床上,裸着上身脱了裤子,裹着被子,探讨两性关系!是的没错,他们现在在一夜情的现场,聊天!瑟兰迪尔看着面前认真的莱戈拉斯,觉得自己胯下的小老弟很可能蔫头搭脑的再也直不起腰了!
 
他们的确是在傍晚前回的家,位于市中心外的别墅区,瑟兰迪尔与他父母同住的房子。两层别墅,有小面积的花园和带泳池的后院,属于条件优越的中产阶级家庭。瑟兰迪尔不是经常回来住,他有自己的公寓,只是最近在装修。
 
他的父母穿越州际公路去自驾游了,据说下周才回来。之所以选在家里他觉得这会让莱戈拉斯有种放松的归属感,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莱戈拉斯的第一次能有段美好的回忆。
 
他们直接上了二楼,直到推门进入瑟兰迪尔房间的时候,莱戈拉斯还有一种被高中同学邀请去家里做客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发现这只是错觉。
 
进了房间,瑟兰迪尔就迫不及待的拥抱了他,被热烈的胸膛环绕的时候,莱戈拉斯紧张得要命,毕竟他27年来都深信不疑的认为自己是个直男。女朋友也有过好几个,但是都以和平分手而告终。他能肯定在偶尔的自我慰藉时,的确幻想的是性感又可爱的女孩子无疑。
 
而现在被一个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高大男性拥抱,是他从来没有料想过的局面,虽然这家伙也很性感。
 
他能看得出来,瑟兰迪尔的确在尽力顾及他的感受,耳鬓厮磨般的调情再到轻轻亲吻他的侧脸,都温柔小心。他觉得浑身涌起燥热的情潮,甚至起了反应,他甚至觉得自己多年都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爱慕的女孩的真正原因是,是他其实喜欢男人?
 
瑟兰迪尔把他推倒在床上开始脱他的衣服,把他的脖子咬的满是水痕,啧啧的声音让他想捂住耳朵。莱戈拉斯闭着眼睛四肢僵硬的不得了,他提醒自己这只是场交易,他也有不纯粹的目的不是吗。对了对了,他还有件要紧事没做。
 
于是他睁开双眼一巴掌呼在了已经发了情的瑟兰迪尔同学脸上,“抱歉,我能耽误我们十分钟时间吗。”莱戈拉斯轻轻喘息,眼中满是水汽,“你能先把你的枪收起来吗,它硌的我有点不舒服。”
 
于是一向自信满满地瑟兰迪尔哀嚎一声从已到嘴边的小蛋糕身上爬起来,裹着被子一脸怨念的看着莱戈拉斯,就再等你十分钟。瑟兰迪尔有个注定强势的性格,无论是在学习工作或者是床上。但是说来也奇怪,只要一看到这双湿漉漉的蓝眼睛,他就该死的无法拒绝它的主人提出的任何要求。
 
“有什么问题就快问。”他才是出钱的那一个,怎么还被要求这么多,瑟兰迪尔心中不爽。
 
“你平时都这么随便吗。”莱戈拉斯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想问一个诸如是否同性恋者的性生活都很随意的宏观性的问题,到了嘴边却成了这么个近乎于撒娇的质问,像极了翻旧帐的野蛮女友。“不是,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圈子……”
 
我的天,到底谁才是随便的那一个!瑟兰迪尔简直要笑出声来。而且这是什么问题?入行前的社会调查吗?!
 
“好吧,我来回答你的问题。”瑟兰迪尔想迅速解决这个冗长的前戏,“你可能有所误会,我跟每一个发生关系的人都存着某种相互的特殊感情,比如喜欢,比如爱,比如欲望,比如对方脸上的酒窝,好看的眼睛或者我们都喜欢填字游戏。”
 
“我也喜欢填字游戏!”莱戈拉斯头上冒起了一个惊叹号,他挖掘重点的本领还是那么独特。
 
“很好,你看我们又发现了一个值得喜欢彼此的地方。”瑟兰迪尔轻挑眉毛得意的笑了笑。“当然发生性行为的前提是双方的意愿,比如你吸引了我,而你也通过我得到一些利益。”
 
莱戈拉斯被说的一下惭愧了,他觉得在这场交易里自己倒变成了别有用心的那一个。
 
“我们并不介意利用对方,我们互相尊重,享受美妙时光。”瑟兰迪尔说着躺下了身体,把手枕在脑袋下面看着天花板,“你怎么能说我想给你写首情诗是爱,而我想跟你一起弄脏一条床单就不是爱呢。”
 
莱戈拉斯裹着被子坐在瑟兰迪尔身边,看着他在昏暗灯光下恍惚的脸出神,竟然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他甚至觉得应该把这段话记在本子上,虽然是歪理一堆,但是的确非常的富有哲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对生活的态度完全不同,甚至背道而驰,但是在这一刻,莱戈拉斯选择相信瑟兰迪尔因欲望而生的爱。
 
他们在充满欲望之火的夜晚,在床上促膝长谈,这感觉就像大学室友轻松愉快的晚间夜话。
 
“况且……” 瑟兰迪尔的脸忽然放大在眼前,“况且这还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你会爱上它的。”他说话时的炙热气息喷洒在莱戈拉斯的耳廓,步步紧逼不给他后退的余地。
 
“问答时间结束了。”满嘴歪理的人可不想再讨论如此愚蠢的问题,他从没在床上被叫停过,这是个奇耻大辱。
 
瑟兰迪尔重新欺身上前把莱戈拉斯从被子里剥出来,吻上他嘴唇。粘腻又火热的气息充斥在整个口腔,沿着四肢上涌撞上他的脑门,充满侵略性和占有欲的抚摸几乎要让莱戈拉斯烧起来,这感觉陌生又刺激,他感觉自己要被吞噬了。
 
“你太紧张了,试着把这想象成情人之间的约会应该会好点儿。”瑟兰迪尔边吻他的胸口边把手向下探去。
 
我三次约会才会牵手,五次才会接吻,至少十次约会后才会考虑进卧室,期间我们会吵架合好再吵架再合好,要经过无数次情感的碰撞与精神的磨合。然而现在第一次约会就滚上床,你让我怎么放松的了!莱戈拉斯在心中呐喊。
 
不过瑟兰迪尔是个行动派,不知不觉他已经脱了他的裤子,并隔着最后一层布料抚上莱戈拉斯最脆弱的部分。闷在喉间的呻吟声终于泄露出来,瑟兰迪尔翘起嘴角,没人能抵挡得了欲望的诱惑,尤其还是他瑟兰迪尔给的诱惑。
 
莱戈拉斯眼角含着泪,死死咬着嘴唇,他已经羞耻的要死却更觉得空虚难耐,他想推开他又遵循本心的搂住对方的脖子。瑟兰迪尔也异常情动,这导致他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保险套和润滑剂的手滑了三次都没能拿稳。
 
正当莱戈拉斯蜷缩着脚趾绷紧着腰肢,箭在弦上的关键时刻,窗外传来了一声清晰的汽车喇叭声和越来越近的发动机声,然后是停车关门和说话的声音,而且就在楼下。
 
莱戈拉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心跳激烈的要冲破胸骨,然后瞬间从头凉到了脚。瑟兰迪尔也被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向窗外,沙哑的嗓音难掩情欲,“该死!不是下周才回来!”
 
就像校园剧里的狗血剧情,在家里偷情的小情侣被家长堵在屋里。下面的剧情是什么?提着裤子躲进厕所里,柜子里或者干脆床底下?莱戈拉斯从没和小情人偷过情,青春偶像剧他也没看过,年少轻狂什么的他不是太懂!
 
看着莱戈拉斯简直要急哭的表情,瑟兰迪尔觉得好笑的要命,“嘿嘿!你在想什么,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记得吗。而且我父母不会闯进他们22岁儿子的房间,所以你不用在意,我们可以继续。”
 
然而正直的好青年哪里能经受的了这种心灵的折磨,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正在引诱未成年人犯罪的怪叔叔。
 
“开什么玩笑!”他猛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瑟兰迪尔,懊恼的翻身下床抓起裤子套上又在到处找他的衬衫,好不容易找到了衬衫又系不上扣子。
 
“所以你想藏到哪儿?”坐在床上的瑟兰迪尔支着一只手托着腮帮悠闲地看着他。“你总是这么容易紧张吗?”
 
莱戈拉斯在屋子里团团转,最后锁定了冲着后院的阳台。他转过头,那双含着水汽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直直看着瑟兰迪尔,“你总是这么无所谓吗?”
 
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走过去翻出了阳台,瑟兰迪尔完全没想到莱戈拉斯的这个举动,他跳下床跑到阳台上,看着他已经攀着水管轻巧地落在了下面的草坪上。
 
“嘿!你就这么跑了……”瑟兰迪尔还裸着上身,有点着急的叫他,却看他头也不回的穿过草坪又翻过栅栏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
 
直到走上无人的小马路,莱戈拉斯才平静下来,他现在衣衫凌乱,眼睛泛泪,嘴唇红肿,最糟糕的是他忘了穿鞋子!走在水泥路面上才觉得阴冷和刺痛,天已经完全黑了,偶尔有流浪狗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他忽然没了刚才的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夜晚的冷风夹着湿气,这条偏僻的马路上空落落的只有他一个人,而陪伴他的只有昏暗的路灯投射在他脚边的影子。他忽然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但更大的孤独感正攀上他的脚趾蜿蜒过小腿和大腿,紧紧缠绕住他的身体。他抱紧了曲起的膝盖决定就这么坐一会。
 
“你好像忘了水晶鞋,灰姑娘。”一个影子从背后冒出来,稳稳地停在莱戈拉斯的影子旁边。
 
莱戈拉斯没回头也没说话,低下头用手背狠狠的抹眼睛。一件衣服的重量压在他肩头上,有种温暖的气息瞬间包围了他。
 
给莱戈拉斯披上外套,瑟兰迪尔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把莱戈拉斯的那双帆布鞋摆在他脚边,“你在哭吗,要知道我可最不会安慰人。”瑟兰迪尔侧过头看他,声音微喘,显然是跑过来的。
 
莱戈拉斯不说话,继续用手背去抹眼睛,生怕让瑟兰迪尔看到自己现在糟糕的样子。
 
瑟兰迪尔叹了口气,撑起身子蹲在莱戈拉斯身前,帮他穿鞋子。帆布鞋的鞋带一圈一圈的缠绕的很紧,瑟兰迪尔一圈圈松开帮他穿进去又一圈圈拉紧,甚至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扣。
 
莱戈拉斯抬起头看着他做这一切,心弦也跟着松开又拉紧,“现在已经过了12点了,水晶鞋已经失效了。”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你吗,脏乱狼狈爱哭鼻子,敏感脆弱害怕孤独?”瑟兰迪尔带着欠揍的表情冲着莱戈拉斯抬了抬下巴。
 
“真遗憾,我现在不需要王子。”
 
莱戈拉斯抢过另外一只鞋子,套上去系好鞋带,他抬起头看着还蹲在他面前,近在咫尺的瑟兰迪尔,抬起一只脚就蹬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不轻不重的一脚踹了过去。
 
瑟兰迪尔没有躲,一个后仰坐在了马路上,他仰面看着莱戈拉斯逆着光仍然能看出来的红眼睛。
 
莱戈拉斯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吸吸鼻子声音沙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说完转过身就走。
 
“喂!我送你回家吧。”瑟兰迪尔站起身,“我们……”
 
莱戈拉斯没回头,只是低着头踩着自己的影子继续走。也许那个混蛋说的没错,他总是过于紧张,对任何事都表现的敏感又固执。他自认为性格不怎么好,胆小倔强又怕孤独。他永远不会有瑟兰迪尔那么洒脱或者说勇敢,那家伙的确是个混蛋,但他不否认他的那些混账性格,每一个都是他所渴望的闪光点。
 
“我知道我们的事还没结束。我会再给你打电话。”莱戈拉斯头也不回的走出昏暗的街道,只给瑟兰迪尔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瑟兰迪尔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色T恤上的那个清晰的鞋印,心想不知道能不能洗的掉,却没发现自己翘起了嘴角。
 
————————tbc————————
 
确实滚上床啦,只是没成功,我说了九九八十一难嘛哈哈!我就知道字数得越写越多!虽然性格不合但已经心动的扑通扑通!随意小文开心就好!

评论(51)
热度(204)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巴克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