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Chapter. 3 Just As Well


高冷制作人瑟X傲娇歌手莱 AU!OOC!
这是我迄今为止唯一一篇有大纲的文,因为我脑中有一百个浪漫瞬间在狂奔,不要拦着我!关于歌曲,去听听应该不会失望。关于歌词都是与文章内容呼应的,很用心写的,可不是随便凑字数的哦!
前文:Chapter.2: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910edaa
————————————————————
正文:

Chapter. 3 Just As Well

香颂——人们说聆听一首香颂情歌就能邂逅一场爱情。

新专辑的准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们之间好像有种天然的默契,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与磨合就已经自然而然。就比如他写的词他很喜欢,他做的曲他也很欣赏。专辑的新歌已经陆续选了几首,除了瑟兰迪尔的一手包办,当然也有莱戈拉斯的创作元素。

不过,也不是所有进展都很顺利。今天是莱戈拉斯在新录音室第一次录歌,瑟兰迪尔的这间自然混响录音室可谓世界顶尖。打入龙骨的中空墙壁和地板,为了隔音和抑制拾音音质的声音缺陷。全木质的墙面和天花板贴面,为了更好的聚拢低频回声。这里适合独声或有乐团伴奏的一切音乐录制。

但是,就像再好的降噪墙面也无法吸附歌声里的瑕疵一样,无论条件如何优越,也无法弥补“不在状态”这个难题。

“莱戈拉斯,休息一下吧。”瑟兰迪尔叹了口气摘下监听耳机对着对讲话筒说。这已经是第五遍了,进入副歌部分的生硬转音让他无法忍受。

再看玻璃隔窗里面的莱戈拉斯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摘下耳机推开厚重的隔音门走到外间,沮丧的像一张泡在水里的乐谱。他从没在这么专业的录音棚里唱过歌,闪闪发光的高端音响设备让他不自在,被玻璃窗外的一些所谓“专业人士”盯着看他也不自在。还有这首本是轻松格调的情歌他唱起来更是不自在,尤其是看到瑟兰迪尔的时候,他竟然会觉得很紧张,紧张的连切入副歌的节奏都找不准。

快要炸毛的莱戈拉斯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一言不发,好像还微微撅着嘴。昨天他还拍着胸脯和陶瑞尔说他一切都能搞定,在录歌的日子里让她专心和她的艺术家男友好好约会,不用管他。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搞砸了。

“你饿不饿?”瑟兰迪尔神色淡然地站在莱戈拉斯面前。

“诶?!”难道不是要责怪我吗?有些诧异对方的问题,“好吧,我饿了!”只要现在别再让他继续唱了,干什么都行。

“穿好大衣,带你去个地方。”

“那地方会对我生硬的转音有帮助吗?”

“他只会对你的胃有帮助。”

时间正当下午时分,前几天下过雪,路边有堆积起来的残雪还没化,地上也还是湿漉漉的。天气昏沉好像又快下雪了。他们是步行来到这家叫做Cabarret的法式小餐馆的,就在工作室楼下转过两条马路的一个不起眼的街道里。

这种纯正的法式小餐馆并不多见,古朴的法式装潢有些陈旧,木质的卡座略显紧凑。店里人不多,他们选了靠角落的位置坐下。莱戈拉斯表示全听瑟兰迪尔的安排,因为菜单上全是法文,他只认识几个单词。瑟兰迪尔向服务员点了几样下午茶的甜点。

他们对面而坐,卡座的距离是固定的,有些小,莱戈拉斯调整坐姿的时候,膝盖碰到了对面一双无处安置的大长腿。他说了声抱歉想往后面挪一挪,不过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于是他们的膝盖有意无意的碰到一起,然后又迅速分开,若有若无的接触传递出对方身体的热度,莱戈拉斯觉得心里痒痒的。

“这座位怎么这么挤!”莱戈拉斯局促的挪了挪屁股。

“抱歉,是我的腿太长了。”瑟兰迪尔翘起嘴角。

莱戈拉斯只能无言以对的抓起面前的杯子喝水。直到食物被一样样送上来,莱戈拉斯才觉得这家店其实也不错。

手撕猪肉南瓜派,派皮是法式的牛油皮,里面的猪肉馅混合南瓜蓉一起烤制,入口咸香,带着南瓜甜。巧克力蛋糕,可可浓度超过80%,减低了忌廉和糖的比例,浓郁的口感立体丰满。水果司康饼、柠香玛德琳、法式吐司,再配一壶香醇酸甜的果茶饮。

莱戈拉斯举起叉子后就再也停不下来,瑟兰迪尔悠悠喝着茶看着对面鼓着腮帮的小仓鼠吃的风卷残云,不禁隐隐含笑。

小仓鼠终于注意到对面的目光抬起头,顺便舔了舔嘴角,“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他是指自己的吃相。

“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看起来像两天没吃过东西。”瑟兰迪尔坏心眼的讽刺道,却满眼宠溺。

莱戈拉斯挥舞叉子表示反抗,然后不理他继续戳起一块蛋糕。这时小餐馆里响起了音乐声,确切的说是小提琴的乐声。一首小提琴演唱版的法语香颂。

“最早由抒情诗人所写的单旋律音乐,以甜美浪漫的歌词著称于世。”瑟兰迪尔解释道。“这些老派的法国歌曲,像美酒,咖啡或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我倒觉得她更像蛋糕,水果派或一杯温暖的果茶。”莱戈拉斯托着腮细细聆听。

Mon coeur est un violon 

我心是一把小提琴
Sur lequel ton archet joue
你的弓在琴上起奏

Dans la nuit qui s'achève
在那彼此完满的夜晚
Mon coeur est plein de toi
你让我心充盈丰满

La musique est un rêve
音乐是一场梦幻
Qui vibre sous tes doigts
在你的指尖下颤抖

迷人的嗓音,浪漫的情调,流转在这飘荡着香甜气息的小餐馆里,如同对流逝岁月的美好记忆,听来令人回味无穷。

“有人说,听过香颂情歌的人就会邂逅一场爱情。”瑟兰迪尔仿佛深不见底的湛蓝色眼眸注视着莱戈拉斯。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来个法式热吻?”莱戈拉斯本想开个玩笑缓解过于暧昧的气氛,但是他觉得自己和瑟兰迪尔离得太近了,贴在一起的膝盖有些热,绷直的脊背有些僵硬,对视的目光有些灼人。

“我不介意。”连呼吸也变的热起来,他们甚至都向前漫漫探过身子。

不过最后完成这个法式热吻的是盘子里的草莓。“最后一颗草莓,会带来好运。”莱戈拉斯叉起那最后一颗草莓举到瑟兰迪尔嘴边,塞进他嘴里,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薄薄的耳朵却红的能看到细致的血管。

当他们走出小餐馆时,莱戈拉斯觉得自己今后两天都不用再吃饭了。天空飘起了大片的雪花,地上已经被覆上一层薄薄的银白。天色又暗淡了几分,路边的街灯依稀亮起来,路人也行色匆匆。

莱戈拉斯拉紧了身上藏蓝色的羊毛翻领夹克,头上带着顶螺纹绒线帽子,只露出小小的脸蛋。他侧过头看到瑟兰迪尔的头发上都是雪片,像忽然白了头发,他身上那件黑色的双排扣长款羊毛大衣上也沾满了雪花,配着那张冷峻的侧脸特别好看。莱戈拉斯有一瞬间看的发呆,没注意脚下的路,这段人行道上有积水,因为晚间的温度结了冰,新雪铺在上面就变的更加湿滑。

莱戈拉斯发完呆就感觉脚下打滑,伸出手臂想保持平衡却也来不及,眼看要在马路上摔个屁墩儿。身边的瑟兰迪尔手急眼快的一把扶住了他的手臂,才避免惨剧的发生。不过为了稳住莱戈拉斯的身体,瑟兰迪尔的动作有些匆忙,扶住莱戈拉斯后自己脚下也滑了一下。这回莱戈拉斯又反手来扶住他。

于是两个大男人在人行道上互相扶着手臂还歪歪扭扭的站不稳,真是太难看了。

“喂,你快站好,不要把我也拉倒了。”

“明明是你要摔倒,可是我帮了你的忙。”

莱戈拉斯想松开抓着对方胳膊的手,却看到瑟兰迪尔穿着的高帮德比靴,并不太防滑,“好吧,我扶着你走过去。”

“你可要扶好了,我可不想摔倒。”瑟兰迪尔松开他的手臂转而抓住莱戈拉斯的手,两个人一起小心的前行。

瑟兰迪尔的手很温暖,莱戈拉斯的手有些凉,温暖的大手微微收拢了掌心把微凉的手细细包裹。莱戈拉斯被拉住手的时候就如被接上了电源,一股电流从手指窜到心脏,一个分神又打了个趔趄,还不自觉的“啊!”的叫出了声。

然后更加羞红了脸,“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他指的拉手这件事。

瑟兰迪尔又紧了紧莱戈拉斯的手,“只要你别叫的那么大声,就不会有人注意我们。”他指的摔倒这件事。

于是两个人拉着手一直往工作室走去,走出这条积水冻冰的街道也没有松开。莱戈拉斯怕瑟兰迪尔再滑倒,瑟兰迪尔也是同样的理由。

他可以和第一次见面的女明星在节目中拥抱贴面,却在和瑟兰迪尔的身体接触中羞怯紧张。他可以和见面几次的女士约会亲吻,却在和莱戈拉斯的身体接触中悸动慌乱。

直到他们走到大厦的门口才惊醒般的松了手,莱戈拉斯看着先他一步走进去的瑟兰迪尔,不自觉地笑起来,“看来那颗幸运的草莓起了作用,你没有摔倒。”

“也许还有你的一点帮助。”男人意味深长的笑道。

回到录音室后,莱戈拉斯担心今天可能是录不了歌了,不过当他再次站在麦克风前时,却觉得格外轻松。瑟兰迪尔关掉录音室里所有的照明,只留他头顶一盏小射灯,他遣退了工作人员只留自己在调音台前。

音乐在两个人的耳机里响起,莱戈拉斯的声音传到他面前的电容麦克风中,声波流过话筒中的金属薄膜引起震动,薄膜的间距造就了不同的电容,从而产生电流。当声音转化为电波透过麦克风传到瑟兰迪尔的耳机里时,他觉得这声音也像电流般注入他的心,而一切混响都是多余的装饰。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with me
我一定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happening that i don’t even see.
有些事已经发生而我却一无所知

I’m nothing but a singer with my head up in the noose...
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缚手缚脚的歌者
somebody cut me loose
有谁能把这枷锁解开

莱戈拉斯透过真空玻璃看着瑟兰迪尔竟然感到一片平和,现在只有他能听到自己的歌声,连隔音的墙壁也不能阻挡,这让他心里涌起小小的幸福感。他感受到了情歌里的悸动,好像爱情已悄然降临。

Oh, it’s just as well
也许这样也好
Cause' all I wanted from you
Love me like you wanted
因为,现在我想要的,就是随你怎么爱我
……

“看来那些甜点真的拯救了你糟糕的转音?”

不,也许还有那首香颂情歌,那只温热的手,或者还有点别的什么……

————————tbc————————

*《Mon Coeur Est Un Violin》(我的心是一把小提琴)——Josee Lalonde
*《Just As Well》——Jackie Greene

——————————————————
终于拉手了,叶子也动心了,突飞猛进请鼓掌。
也许你会说这个故事很平淡,但我希望能有这样一种爱情:彼此毫不费力的爱上,不辛苦追求、不刻意讨好。然后说一句,在不动声色的日子里,能遇见你真好。
不过后面会有点波折的。爱我就带我去吃甜点!

评论(50)
热度(149)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