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春天与玫瑰花精 【童话短篇】


这是一个讲述春天王子和玫瑰花精的故事

给@晓晓的迟来的生贺,也当是七夕贺吧。目测大批糖在前方,我也来了!
———————————————————————

正文:

在海的那边是宁静的山丘和森林,一座美丽的国度坐落于此。春天来了,一场春雨过后是万物复苏的喜悦。国王城堡前的花园里一片欣欣向荣。

在这片花园中央有一大片玫瑰花丛,娇艳的花朵正在晨光中轻轻摇摆。在这些花中有一朵最美丽的,它的花瓣紧紧簇拥在一起,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只有着蓝色花纹的蝴蝶轻轻落到花瓣上。

“莱戈拉斯,再不起来太阳就要晒屁股了。”蝴蝶呼扇轻薄的美丽翅膀。

莱戈拉斯,住在玫瑰花苞里的鲜花妖精,玫瑰的花精。此时刚刚苏醒的花精看着透过花瓣照进他的花苞小屋的粉色阳光,不禁打了个哈气。

“知道了,我美丽又啰嗦的诺诺小姐。”声音自花苞中传出来,还带着懒洋洋的尾音。

随着声音传出,玫瑰花瓣一片片绽放开,一只美丽花精从花蕊中飞出来。他就像个漂亮的孩子,美丽又可爱。浅金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有些迷糊的睁开一双有着湛蓝瞳色的大眼睛,穿着如嫩叶般绿色的精美衣衫,上面有叶脉状的花纹,背后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可以一直垂到脚边。

他的身上才香呢,天然的玫瑰花的气息从他身上淡淡地飘荡出来。不过,他细小的还没有人的手掌大。花精不情愿的离开他温暖的花瓣睡床,飞到花丛间还在伸着懒腰。

“早安,诺诺!”莱戈拉斯在蝴蝶小姐身边轻巧的飞了一圈,然后转身愉快地飞走,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他在温暖的晨光中嬉戏,轻盈地从一朵花跳到另一朵花,给它们最美妙的祝福,花朵们都感受到了莱戈拉斯的到来,伸直了花茎,绽放开花瓣,向他摇晃着美丽的腰肢致意。

嫩绿叶片上的红色小瓢虫向玫瑰花精展开她有着美丽斑点的可爱翅膀。

“点点,今天的新衣服也很漂亮!”莱戈拉斯飞过叶片,向瓢虫点点问好。

“莱戈拉斯,你今天又起晚啦!”小瓢虫飞起来震动柔软的叶片,一滴露水顺着叶尖滴落下来,正好落在莱戈拉斯的头上,花精甩甩头,抖去晶莹剔透的水花。

莱戈拉斯对着瓢虫点点吐吐舌头,“谢谢你的露水。”然后在空中欢快的飞了个圈。

这时候头顶传来动听的嗡鸣,莱戈拉斯抬起头来看,原来是蜂鸟莉丝,她摆动轻巧的身体在采集花蜜,同时也在传播花粉。

“莉丝,你真是勤劳的好姑娘!”莱戈拉斯飞高了身体停在蜂鸟身前。

“这是留给你的,莱戈拉斯!”莉丝用尖嘴碰了碰旁边花瓣里盛满的琥珀色的花蜜。

“谢谢你的早餐!”莱戈拉斯高兴的捧起酒杯似的花瓣喝下甘甜的汁液。香气四溢的花蜜滋养着美丽可爱的花精。

莱戈拉斯飞过矮处的叶片,跳落到地上鼓起的小小土堆上,他在上面跳来跳去还时而跺跺脚。

“看在上帝的份上,又是你这个捣蛋鬼!”鼹鼠咩咩把头探出土堆,作势要伸手抓住捣蛋的花精。

“别这样亲爱的,他是来问好的。对吧莱戈拉斯!”随后而来的是鼹鼠奈奈,他们是一对幸福的伴侣。

“是的,我是来问好的,顺便请你们帮忙带话给蚯蚓先生,雨后的松软土壤需要它们。”莱戈拉斯说着在他们头上飞过,带着轻快的笑声,“非常感谢你们!”

“希望你下次可以轻点敲门,可爱的小子!”鼹鼠们挥着短短的手臂向花精灵道别。

莱戈拉斯是只自由的小花精,他就像是这花园中的守护者,所以每个清晨,花丛中总能听到他的轻朗的笑声,如风铃花奏出的美妙炫音。

“莱戈拉斯,快点!你要赶不及了!”蝴蝶诺诺呼扇着翅膀匆匆赶来。

莱戈拉斯拍了拍脑门,“哎呀,差点忘了,我走了!”说完就急急的飞走,差点把美丽的小姐撞翻。

莱戈拉斯飞到玫瑰花从上空仔细向下张望,选中一朵开得最娇艳的花,然后就直直飞了下去,他把细小的身体躲进层叠的花瓣中。刚刚藏好,就听到远处的脚步声。

今天的春天王子有些不开心,从脚步声中就能听出来。小王子今年10岁了,善良的他喜欢美丽的花朵,于是亲手在花园中央种下这一片玫瑰花,他悉心呵护用心栽培,以爱和希望栽种的花朵会幻化出美丽的花精守护。于是玫瑰花精莱戈拉斯就生活在了这片美丽的花丛中。

每天早上,王子殿下都会来看看他的花,然后摘一支最美的带回去放在他房间窗口的水晶花瓶里。所以每个早上,花精都会挑选一支最美的花藏在里面,因为春天王子总会选中他藏匿的花枝,然后把莱戈拉斯带回王宫。他喜欢静静地躲在花瓣里看着小王子英俊的侧脸,看他在房间里看书写字,或者偷偷跟着他到训练场看他练习剑术。

今天的春天似乎有些不高兴,他停在花丛前轻轻叹了口气,“父亲还是不允许我跟他一起去狩猎。”

莱戈拉斯往柔软的花瓣中缩了缩,然后就感觉包裹着他的花枝被折下。花精透过花瓣偷偷看着王子把花凑到鼻子下闻了闻,然后莱戈拉斯晃动身体,花朵随着也轻轻摇摆。

“连你也在安慰我吗?!我没事,只是有些不甘心。”王子把美丽的花举到眼前,“不如把你送给父亲吧。”

王子在花园的长廊下见到了国王,他把美丽的花朵戴在父亲的华服上并预祝他凯旋而归。莱戈拉斯躲在花苞里不敢出来,直到国王的狩猎队伍一路狂奔出王宫向着森林而去,花精头靠着软嫩芬芳的花瓣颠颠簸簸的昏昏欲睡。

又过了很久,马队减慢了速度,他听见外面有吵杂的声音,狩猎的号角已经吹响。跟随国王一起前来的还有国王的弟弟,王子的叔叔,狩猎中他一直紧紧跟随在国王的身侧。他们在追赶一只落单的鹿时和护卫的士兵走散,现在只有国王和他的弟弟在一起。

他们走到一棵巨大的山毛榉树旁,好像有些迷失了方向,国王上前透过繁杂的藤蔓查看方向。谁知道国王的弟弟悄悄抽出了自己剑,他将锋利的剑锋从背后刺进国王的心脏,险些刺穿了莱戈拉斯的花苞。花精感觉他和国王的身体一起栽倒在地,他被挤压在花瓣里差点喘不上气,他听到耳边国王的心跳一下下减慢,最后再没了声音。

狠毒的亲王暗杀了自己的哥哥,只为了夺取王位的阴谋。莱戈拉斯趁机飞出了花苞藏在大树的枝叶后,看着他在山毛榉树下挖开一个大坑,然后把国王的尸体埋在里面。

“只可惜小王子没有一起来,不然可以一起解决掉!”坏人的野心和残暴,善良的花精不明白,但他意识到他的春天王子失去了可敬的父亲而且还将面临危险。

尽管他很害怕,连薄薄的翅膀也在不住的颤抖,但他告诉自己一定要鼓起勇气,他要保护和挽救王子的生命。小小的花精扯住树梢上的一片叶子,荡荡的轻轻飘落在了亲王的头上,掩埋了国王的尸体,亲王戴好帽子骑上骏马,然后装作很惊慌的样子向着护卫队的方向寻去。

他告诉众人,国王失足跌下森林边的山涧里,尸体恐怕已经被山涧下湍急的溪流冲走了。他悲痛万分的流着泪,看起来伤心欲绝。莱戈拉斯躲在这个虚伪的杀人犯的帽子里不敢乱动,他现在需要回到王宫,回到王子的身边。

当亲王把国王去世的噩耗带回王宫的时候,春天王子已经熟睡,作为叔叔,他特意到王子的卧房看望他,假惺惺的感叹着可怜的孩子。他摘下帽子的时候,莱戈拉斯藏在叶子后面悄悄落到了王子的床单上,而没有被发现。

亲王离开后,莱戈拉斯凑到王子的耳边轻声的讲述了国王的遭遇,他告诉王子他的叔叔就是杀害国王的凶手,而自己目睹了整个过程。

“这不是梦,这是诚实的花精告诉你的,等你醒来如果看到你枕边的叶子,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莱戈拉斯抖动翅膀,轻轻在王子鼻尖印下一吻,那是来自花精灵的祝福,希望你今晚有个好梦。

王子动了动鼻尖,在梦中他闻到了好闻的花香,如同清晨的玫瑰气息,如同阳光下的青草味道。

第二天一早,当王子醒来时就被告知了父亲的死讯,他尊敬和爱戴着他的父亲,母亲很早就离开了他,只有父亲对他疼爱有加。春天王子伤心极了,当他发现枕边的绿叶时忽然想起了昨夜有人在梦里告诉他的话。绿叶就在眼前,那么他听到的话不是在做梦,他的父王是被叔叔杀害的。

勇敢的小王子强忍住泪水,在满是大臣和官员的议事大厅里指认了他的叔叔就是杀人凶手,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我可怜的孩子,你一定是被悲伤冲昏了头!”叔叔继续装模作样,“告诉我,是谁让你说出这么荒唐的指控!”

“是一只花精灵告诉我的!”春天王子坚定不移的眼睛里含着倔强的泪水。

国王的弟弟简直要笑出声,但还是强装惋惜,“王子殿下你一定是做了可怕的梦,花精灵只有故事书里才有!”而在场也没有一个人相信王子说的话。

王子被送回自己的房间,他沮丧极了,没人相信他,他还太小做不了任何事。这么想着他默默流下了眼泪,低着头小声抽泣着,“根本没有什么花精灵,都是骗人的!”

“我没有骗你。”王子听到有人在跟他说话,声音有些小。

他抬起头对上眼前的莱戈拉斯,小小的花精飞在他鼻尖前,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春天被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靠去,“你是谁?!” 看起来像只小蝴蝶?!

“我就是那只玫瑰花精,我叫莱戈拉斯!”花精灵又向王子靠近了些。

“原来真的是只精灵!”王子凑过来,几乎和莱戈拉斯碰上了脸,他仔细的观察这个小家伙,眼珠都快对在一起了。

王子伸出手掌,莱戈拉斯轻轻的落在他的手心。小心翼翼捧着手上的小花精,王子新奇的看着他,好像忘了所有不愉快的事。

“你可真漂亮!还有玫瑰花的香味!”春天王子不可思议地连连惊呼,还好奇地伸出手指戳了戳莱戈拉斯的肚子。

小花精被戳的扑通一下坐在了王子的手心上,有些懊恼的撅起了嘴,“喂!这可不够礼貌,王子殿下!” 。

“难道你想我们来个贴面礼吗,莱戈拉斯!”看到小花精可爱模样,王子也不禁笑起来。莱戈拉斯看到王子露出了笑颜,也跟着咯咯的笑出了声。

“不过我还是要跟你道歉,关于你的父亲,我想我没能帮上忙。”莱戈拉斯索性坐在王子的手上,语气有些沮丧。

王子把花精捧在面前,“这怎么能怪你,我要谢谢你的勇敢无畏,冒险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只能怪我自己太渺小……” 说着王子又陷入了深深的悲伤和自责。

“嘿!看着我,你忘了吗!你可比我大多了。” 莱戈拉斯抖动翅膀飞起来旋了个圈,“永远不要放弃!这是花精灵的忠告!”

王子看着莱戈拉斯真诚的笑容,也牵起了嘴角。

“你说你住在我的玫瑰花园里?那你就是我的小精灵喽?!”春天王子笑得开怀,“那今天你能陪陪我吗?”

“当然,也许你想听听花园里故事?!”莱戈拉斯喜欢这个善良勇敢的王子,就像他喜欢春天一样。

王子笑着滚到床上,莱戈拉斯笑着飞进他淡金色的长发又飞出来。他转着圈圈讲述蝴蝶诺诺和蜜蜂比赛的故事;他坐在王子的肩膀晃着腿描述瓢虫点点装满新衣服的柜子;他躺在王子的手心里解释鼹鼠咩咩奇怪名字的来历……

这天晚上,王子忘却了失去亲人的悲伤,他和他的花精灵聊了很久,他们的笑声从敞开的窗子里传出,惊扰了花园里如星光闪动的萤火虫。

后来王子眯着眼睛跟莱戈拉斯道一声晚安,小花精飞上窗台上水晶花瓶里的玫瑰花苞,坐在花瓣上唱着只有他才会唱的精灵的催眠曲,他看着熟睡的王子也说了晚安然后钻进花瓣中。晚风吹过,王子和玫瑰花精都香甜的睡去,窗外花园里的玫瑰花随风摆动正开的鲜艳。

然而再美妙的星辰也会被乌云遮蔽,王子的叔叔处心积虑想要夺取王位并要加害小王子的野心并没有减少分毫。只是年少的春天并不是懦弱的孩子,他的花精灵说的对,永远不要放弃!

“叔叔,我已经相信你说的话了,根本没有花精。”王子伤心的情绪浮上眉梢,“那么叔叔能带我去父亲坠崖的山谷吗,我想和他做最后的道别。”

“当然可以,我懂事的孩子。”亲王脸上的哀伤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看来不用费心找机会了。

两匹骏马向着森林而去,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王子和他的叔叔都这么想。而莱戈拉斯现在正藏在王子散开的头发里,若有所思地盘算着他的计划。

亲王带着王子来到了那棵巨大的山毛榉树旁,他当然不是迷失了方向,“你父亲就在这里!” 虚伪的面具被撕毁,因为已经无需伪装。

小王子翻身跳下马背抽出身侧的剑,“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我亲爱的叔叔,或者说杀人凶手。”

叔叔被小春天的气势微微吓到,“不过你能有什么办法?凭你能杀了我?笑话!”

“卫队马上就会赶到,然后把你送上绞架!”

“你骗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气急败坏的恶人举剑扑向王子,毫无顾忌他还是个孩子。

王子躲过叔叔的一剑,滚到一边,他需要拖延时间等待他的卫队。这时,莱戈拉斯从王子身上飞出来,他冲着森林里吹了声呼哨,渐渐的,有越来越近的嗡鸣声。王子和叔叔闻声望去,一片黑压压的迷雾慢慢向他们靠近,原来是一群愤怒的黄蜂。它们举着尖尖的长矛向亲王攻击。

“你来的太及时了,谢谢你诺诺!”莱戈拉斯向飞过来的小蝴蝶高兴地笑笑。这是他的计划,比起浩浩荡荡的国王卫队,他更相信他的朋友。

“你知道为了劝说那个板着脸的蜂王我费了多少唇舌!”小蝴蝶扇着翅膀。

这边的高贵亲王长剑落地,被蜜蜂追的抱头鼠窜,嗷嗷大叫。小精灵看着那蠢样子不禁咯咯笑出了声,远处有马匹踩着树枝而来的声音,卫队也赶到了。

正在王子和小花精准备庆祝胜利的时候,王子的叔叔突然向树下的落叶堆滚去,他周围的蜂群被驱散了一些,然后他捡起身边的长剑,起身向着王子猛扑过来,动作之快像是垂死的挣扎。春天被突然的变故惊到,被逼到了大树下,无处逃脱。

就在王子准备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飞了出去。莱戈拉斯从来不知道自己能飞得这么快,像一支离弦的箭矢,他全速撞向恶人的眼睛,虽然力道微弱,但是足以暂时阻止他的行动。王子的叔叔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东西阻碍了视线,他伸手在脸上胡乱的抓,然后一把抓住了小小的花精灵。他只觉得是一只恼人的蜜蜂或者是只小虫,随手将他猛地扔了出去。

“不!!” 随着王子的一声大叫,莱戈拉斯细软的身体撞上旁边的树干,然后跌落在地。

这时,卫队的士兵赶到了,他们制服了狼狈的亲王。国王的尸体被找到,凶手的谎言被揭穿,他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小王子没有半点复仇后的喜悦,他跪在地上看着躺在落叶上的小花精,莱戈拉斯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春天伸手小心地捧起花精灵的身体,凑到眼前,“莱戈拉斯,你怎么了,快起来啊!” 王子觉得很害怕。

蝴蝶诺诺和瓢虫点点飞了过来落在莱戈拉斯身边,她们用翅膀轻抚他的身体,然后黯然的低下了头。随后赶来的蜂鸟莉丝安静的没了声音,鼹鼠咩咩不管奈奈如何安慰还是哭的很大声。连周围的花草好像也伤心的弯下了腰肢。

莱戈拉斯是个快乐的花精灵,但他也只是个脆弱的花精灵,而此时已经全然没有了生气。王子伸出手指蹭蹭小花精冰凉的脸,但无论他怎么呼唤,小花精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了动静。

春天把莱戈拉斯藏在怀里带回了王宫,他的泪水不断地流下,滴落在花精灵的身上,打湿了他漂亮的头发。他把小精灵放在窗口水晶花瓶里的玫瑰花苞里,柔软的花瓣一层层紧紧包裹住莱戈拉斯的身体。窗外的玫瑰花随风轻晃,好似在低低吟唱一首挽歌,又好像是重复着玫瑰花精的低语,“永远不要放弃!这是花精灵的忠告。”

……

……


“好了莱戈拉斯,你该睡觉了。”瑟兰迪尔轻抚莱戈拉斯的金色长发。

“父亲还没有讲完,后来玫瑰花精怎么样了?!”被叫做莱戈拉斯的男孩睁开湛蓝色的大眼睛,冲着父亲眨呀眨。

“后来,花精一直沉睡在王子窗口的玫瑰花中,直到从海的那边来了一位穿着灰色袍子的魔法师。他告诉春天王子,只要心中有爱永不放弃,就会有奇迹。”瑟兰迪尔用最温柔的眼光看着扎在他臂弯里的莱戈拉斯。

“国王陛下,你不能这么敷衍我!”男孩撅着嘴钻进瑟兰迪尔怀里,揉着眼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

“之后的故事我也不太清楚,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那为什么我的名字和花精灵一样,都叫莱戈拉斯呢?”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已经困极了。

瑟兰迪尔在他额头亲吻,“因为,你就是我的精灵啊……”

国王拥紧熟睡的莱戈拉斯,看向窗口水晶花瓶里绽放的玫瑰花。

他想起了当年那个灰袍法师跟他说的话,“玫瑰花精一生只会爱上一个人,如果他爱的人也爱着他,那么他就会实现他一个愿望,一个关于玫瑰花精的愿望,一个带着重生喜悦的愿望……”


——————————End—————————

关于结局,童话嘛,就是春天的愿望实现了!继续任性!这篇不知不觉又啰嗦成这么长,里面客串的小伙伴都不用我解释了吧,晓晓生贺当然多些戏份啦!人物数量有限,大家一起玩耍吧。继续爱我!

评论(58)
热度(152)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