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童话】野天鹅 Chapter. 3


兄弟瑟莱,童话故事

本章走剧情,所以我说童话都有虐的,不过瑟莱之间是甜的,很甜!答应我看完这章还请继续爱我。以及请坚信结局是HE!

前文Chapter. 2:http://buckcherry.lofter.com/post/1cf96ca6_77fdd24

————————————————————

正文:

Chapter. 3

他们就要回家去了,可是面对茫茫的大海他们要怎么回去呢。只要太阳还悬在天上,瑟兰迪尔就会变成野天鹅,只能不停地飞行,当太阳落下去后,他就会恢复人形。因此当太阳落下,他就必须要找到陆地落脚,不然就会坠落到深海里去。

“我们要越过这片汪洋大海,而且在这之中没有任何可以让我们过夜的小岛,中途只有一块礁石露出水面,它的面积很小。” 瑟兰迪尔曾经飞越过这片茫茫的大海。

“我没有翅膀,甚至没有一只小船,要怎么才能越过大海?” 莱戈拉斯有些沮丧。

“我的手臂既有足够的力气抱你走过森林,难道我的翅膀就没有足够的力气背着你越过大海么?” 哥哥充满希望,“你有勇气跟我一起飞过大海吗?”

“当然,我当然相信你!”这一次我绝不离开你。

于是他们在一年中最长的一天清晨启程,当阳光偷偷露出海平面,瑟兰迪尔变成了野天鹅,莱戈拉斯伏到他的背上,野天鹅高高的扬起修长的脖颈,展开翅膀,飞向空中,高高地向云层里飞去。

他们已经离开陆地很远,但莱戈拉斯以为自己仍然在做着梦,他正被托在海上高高的飞过天空,像坐在一朵漂浮的云上,他的头发翻飞,衣服被吹的啪/啪作响。莱戈拉斯小心的直起身体伸展开双/臂,他闭上眼睛,耳边只有风声和海啸,他振|臂高呼,仿佛自己也是只飞翔于空中的鸟儿。

风很大他差点就要摔下天鹅的背,于是急忙收回手臂攀上天鹅的脖颈。瑟兰迪尔回头冲他鸣叫,仿佛在说:你这个不要命的疯小子!莱戈拉斯就贴在天鹅的背上哈哈大笑起来。天地间只有小王子欢乐的笑声,挥之不去。

阳光照在莱戈拉斯的脸上,野天鹅就用他宽阔的翅膀为他挡住太阳。云在他们脚下被掠过,就像漂浮在海上的白船,野天鹅的影子投射到巨大的云块上,就像一幅美丽的画。远方的地平线闪着光芒,那是因为有你在身边。

他们整天像呼啸着的箭头一样,在空中飞着。不过,因为野天鹅带着莱戈拉斯同行,他的速度比起平时来要慢得多。天气变坏了,黄昏逼近了。莱戈拉斯怀着焦急的心情看着太阳徐徐地下沉,然而大海中那座孤独的礁石至今还都没有出现。

他能感觉到野天鹅正以更大的气力拍着翅膀,他们飞不快,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在太阳落下去以后,他就会恢复人形,掉到海里淹死。大块乌云越逼越近,狂风预示着暴风雨就要到来。乌云结成一片,带着汹涌的狂涛在向前推进,像大片的墨水泼洒在天上,闪电掣动起来,在天际划下闪光的箭。

现在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了,莱戈拉斯的心颤抖起来,他压低身体紧紧贴在天鹅的背上。这时天鹅向下疾飞,飞得那么快,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坠落下去,他想就这样也好。

不过他们马上就稳住了身体,太阳已经有一半沉到水里去。这时他听到天鹅略显急躁的叫声,这才看到他们下面有一座小小的礁石,它看起来比冒出水面的海龟大不了多少。太阳在快速地下沉,最后变得只有一颗星星那么大。还好他们的脚及时踏上了这块坚实的礁石。太阳像纸烧过后残余的火星,一瞬间就消逝了。

莱戈拉斯看到野天鹅变成哥哥的模样,然后他紧紧拥住他,因为这里除了仅够他们拥在一起的空间外,再也没有多余的位置了。海涛打着这块礁石,白色的浪花打在他们身上,像阵雨向他们袭来。

 

天空不停地闪着燃烧的火焰,雷声一阵接着一阵在隆隆作响。瑟兰迪尔紧紧挽着弟弟的手把他护在怀中,他为他唱起圣诗经里的歌,就像小时候在他摇篮边唱过的一样,莱戈拉斯能感受到哥哥给他的安慰和勇气。

 

在晨曦中,空气纯洁而沉静,太阳一出来,天鹅就带着莱戈拉斯从小礁石上起飞。海浪仍然很大,当他们飞过高空时,下边白色的泡沫看起来就像浮在水上无数的天鹅。

渐渐的有陆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他们在森林的上空盘旋。从那里望望宫殿,望望这块我们所出生和居住的地方,望望教堂的塔楼,那里埋葬着我们的母亲。曾经在这,树木就好像是我们的朋友,曾经在这,骏马在原野上奔跑,曾经在这,烧炭人唱着古老的歌曲,我们儿时踏着它的调子跳舞,曾经这是我们的王国。

但是如今这一切曾经的美好都被改变了模样,枯败的树枝和灌木林,暗淡无光的天色,阴森的城堡和教堂塔楼孤独的矗立在萧瑟的风中,城镇被笼罩在浑浊的雾气中。连鸟儿也没了踪影,只偶尔有几只黑色的渡鸦站在屋檐上发出凄惨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在太阳落下之际,他们飞到了黑暗森林中一个大山洞的前面,不同于森林中其他植物的破败,洞口生满了细嫩的绿色的蔓藤,看起来很像锦绣绵软的地毯。

“我想我们今晚应该好好睡一觉,虽然那并不容易。” 瑟兰迪尔已经变回人形,“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那我希望梦见怎样才能把你解救出来!”莱戈拉斯枕上哥哥的手臂。

在莱戈拉斯心中一直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一直向上帝祈祷,请求他帮助。是的,就是在梦里,他也在不断地祈祷。于是当他沉沉睡去,他觉得自己好像又高高地飞到空中去,飞到莫尔甘娜的那座云中宫殿里去了。这位仙女来迎接他,她非常美丽的,全身放出光辉,但她看起来却很像那个老婆婆——那个在森林中给他浆果,并且告诉他野天鹅行踪的老婆婆。

“你的哥哥可以得救!”她说。

“请你告诉我,善良的仙女,告诉我拯救他的方法。”莱戈拉斯激动不已。

“不过你有勇气和毅力么。海水比你的手还要柔和得多,可是它能把生硬的石头改变成别的形状。不过它没有痛楚,没有心,因此它不会感到你所忍受的苦恼和痛楚,而你却会感到疼痛。”仙女继续说,“告诉我,小王子,你有勇气和毅力去做到吗?”

“当然,为了拯救他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莱戈拉斯坚定的对仙女说。

“看我手中这些有刺的荨麻!在你睡觉的那个洞穴周围,长着许多这样的荨麻。只有它,那些生在教堂墓地里的荨麻才能发生效力。请你记住,你得采集它们,虽然它们可以把你的手烧得起泡伤的流血,你还得赤脚把这些荨麻踩碎,然后你就可以得出麻来。你要把它们搓成线,织出一件披甲,你把它披到那野天鹅的身上,那么他身上的魔法就可以解除。”仙女细细诉说着解除魔法的方法。

“这样就可以了吗?织出荨麻的披甲!”莱戈拉斯觉得这其实不太难。

“不过你要记住,从你开始工作的那个时刻起,一直到你完成为止,即使这全部工作需要漫长的光阴,你也不可以说一句话,不可以泄露这个秘密。如果你说出一个字,就会像锋利的短剑刺进你哥哥的心脏。他的生命悬在你的舌尖上,请记住这一点。”

于是仙女把荨麻递给莱戈拉斯,他伸手接过,那些荨麻像燃烧着的火,烧的他的手生疼,然后他就惊醒过来。这时天已经大亮,哥哥已经不在身边,而他身边放着野果和清水,那一定是哥哥留下的,莱戈拉斯不禁笑弯了嘴角。

但他马上注意到紧贴着墙边的地方有一根荨麻,它跟在梦中所见到的一样。随后他走出了山洞,开始了工作。

他用他修长的手指采集那些带着毒刺的荨麻,这植物像火一样的刺人,他的手上和臂上被划出许多伤口,被烧出了许多泡来。不过只要能解救哥哥,他愿意忍受这些苦痛。于是他赤着脚把每一根荨麻踏碎,然后搓着绿色的麻。

当太阳落下以后,瑟兰迪尔回到山洞。他看到只有一天不见的弟弟就变了模样,他的手脚上满是可怕的伤口,而且一句话也不和他讲。

“告诉我莱戈拉斯,你究竟是怎么了!”瑟兰迪尔抓着他的肩膀问道,他感到非常惊恐,他甚至以为这是那个恶毒的巫婆又施了什么新的妖术。

而莱戈拉斯只是用含笑的眼睛望着他,好像在告诉他: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他知道哥哥在为他难过。

他忍着灼烧一般的痛楚整夜的工作,因为在哥哥得救以前,他不想浪费时间休息。瑟兰迪尔看着他的伤口和为了搓出麻线而流着血的手指尖,不禁掉下了眼泪,他的泪珠滴在他的手臂上,他就不感到疼痛了,连那些灼热的水泡也不见了。

第二天一整天,当天鹅飞走了以后,他一个人孤独地工作着,但是时间从来没有过得像现在这样快,他多希望自己的手能再灵巧些。

这时山间响起了一阵狩猎的号角声,莱戈拉斯害怕起来,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他听到猎狗的叫声,他躲进山洞里,把他采集到的和梳理好的荨麻扎成小捆。

在这同时,一只猎狗从灌木林里跳出来,接着第二只、第三只,它们狂吠着,跑来跑去。不一会儿许多卫兵涌进山洞,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王国的大主教。他向莱戈拉斯走来,仔细的看着这个似乎有些眼熟的孩子。

“上帝保佑!你是小殿下吗,莱戈拉斯王子!”大主教从小看着王子们长大,更是心疼这个可怜的小王子。

莱戈拉斯摇着头,他不能讲话。他握紧手中的荨麻尽管那让他更加痛苦。

“请跟我回去吧,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大主教说,“你不应该留在这里,你应该穿上华丽的礼服,戴起金制的王冠,回到你华贵的宫殿,你应该成为国王。”

于是主教把他带出山洞,莱戈拉斯急的快要哭出来,同时痛苦地扭着双手,可是还是被簇拥着上了马。

莱戈拉斯望向遥远的天空,'看来我又要离开你了,我亲爱的哥哥,这次你能找到我吗!'

太阳还挂在半空中,美丽的野天鹅飞翔在天际之上……

—————————tbc————————



———————————————————
我觉得那仙女简直就是巫|婆变的啊【并不是!好吧小叶子又入虎口,别问我大主教哪来的,他一直都在,而且是好人!我真的还是甜甜的樱桃,我先去避避风头!

评论(42)
热度(92)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