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总有骄阳【短篇】

Summary:超人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但是他终究无法改变未来……
设定BvS蝙超未掉马。生子提及注意避让。加粗部分为克拉克看到的未来。
———————————
正文:
 
无论未来如何,我都将欣然前往…… 
 
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被捧到他眼前,模糊的光影特别明亮,他抬起头看到眼前拥有骄傲笑容的男人。“今晚可以共度晚餐吗克拉克。”男人的声音像是飘在数万公里以外的星云,飘渺又绚丽,有光斑模糊了视线,五彩的阳光,温暖亮丽。
 
“当然布鲁斯。”他听到自己说,语气里是过分的羞涩与甜蜜。

 
 
“克拉克,克拉克……”朦胧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远,清晰的女声仿佛在向他走来,“嘿,克拉克,你在发什么呆。”
 
“抱歉,露易丝。”克拉克仿佛从一场梦里抽离,眨了眨眼睛呆呆的看着他面前的女记者,“你说什么露易丝?”
 
“天呐克拉克,你是不是最近被那个花花公子弄晕头了,还是你真的坠入爱河了。”露易丝用手指在克拉克脑门上点了点,“看你就像个纵欲过度的傻小子。”
 
小镇男孩红了脸,“别这么说,我没有……”
 
“没有才怪。”克拉克的同事兼好友别有用意的对他眨眼睛又向大门口努努嘴,“看吧,你的白马王子来了。”
 
随着格子间里的一阵骚动,门口走来一个人,西装三件套,整齐短发,英俊面容,不凡的气度。布鲁斯韦恩,哥谭首富,人称布鲁西宝贝,外人看来华而不实,实际温柔体贴,最近正在追求小记者克拉克肯特,而克拉克也无比动心并时刻准备与布鲁斯韦恩坠入爱河。
 
布鲁斯走到克拉克面前,心情极好的扬了扬嘴角。
 
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被捧到克拉克眼前,阳光正从办公区的落地窗透进来,光影特别明亮,克拉克抬起头看着眼前拥有骄傲笑容的男人。
 
“今晚可以共度晚餐吗克拉克。”布鲁斯的声音像是近在咫尺的立体声音响,沉稳厚重,五彩的阳光洒在布鲁斯身上,温暖亮丽。
 
克拉克笑了笑,“当然布鲁斯。”他听到自己说,语气里是过分的羞涩与甜蜜。
 
克拉克肯特,又叫卡尔艾尔,婴儿时期就来到地球的氪星遗孤,他美丽强大拥有超凡的超级力量。就像众所周知的故事一样,他隐匿身份拯救地球,他就是超人。
 
但是没人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能力,预见未来。
 
坐在布鲁斯的超级跑车里的克拉克还有点恍惚,他刚刚又预见了一个短暂的未来,他答应了布鲁斯的邀请,他当然会答应,他也喜欢这个男人,无法自拔的喜欢。
 
关于预见未来的能力是在克拉克少年时期逐渐显现的,但对于这种异能克拉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件好事,因为如果你能预见未来却无法改变它的话,那么有时候这更像是一种折磨。
 
这是种他无法控制的能力,没有固定出现的征兆,他可能就会突然陷入某种闪现进他脑海的场景,他会从自己的视角,看到或几天或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之后将会发生的事,就像忽然陷入某种梦境,他能看到一些模糊又真实的片段,有时每天发生有时又会几个月也不出现。
 
他和布鲁斯是在一个月前初次相识的,一个关于哥谭首富的独家采访,老套的一见钟情,花式的霸道总裁才爱上我。布鲁斯风趣幽默,绅士而体贴,这是克拉克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魅力。即使他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会与这位哥谭宝贝儿发展到如此关系。
 
小镇男孩有自己的坚持,他还没答应他的追求,但他觉得他会的,虽然关于自己另一个天大的秘密还在敲打着他,但他真的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你想吃法国菜还是西班牙菜。”布鲁斯询问他的声音十分悦耳,“还是你想去我家。”
 
“还是你来决定吧布鲁斯。”克拉克抿着嘴笑了笑,“只要不去你家。”
 
克拉克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未来了,所以刚刚的画面让他有点难以适应。他知道永远会这样,无论他做什么,他看到的未来总会被实现。巧合?天意?命中注定?
 
就像他的学生时代,即使绕再多的路也会落入他在自己的预兆里看到的坏孩子们设计的陷阱。就像他即使故意扔掉梦境里的那个玛莎的苹果派,也还是会在书包里见到一个新的。
 
就像乔纳森的死,他在那场悲剧的前两天预见到了那些零散的片段。他们走上与计划相差的时间、相驳的道路,却正巧赶上了那场悲剧。
 
然后是和他梦境里一样的场景,父亲对他坚毅的眼神,和消失在飓风中永远的遗憾。
 
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克拉克的预见成就了这场悲剧,就像他养父的死成就了他后来成为超人的信念。一切事情的发展似乎都无法控制,又全都由他所为。
 
直到后来,克拉克不再执念于与那些预兆作对,他甚至觉得这就是命运给他的提示或者指引。他唯有按照那条既定的路走下去才是正确的。
 
布鲁斯不以为意挑了挑眉毛继续开车,他们去了法式餐厅,克拉克可不想提前看到甜点是什么,他至少可以期待这点惊喜。
 
而另外一边的布鲁斯韦恩不但沉浸在与克拉克的甜蜜恋情中,还在为地球的威胁——超人所牵绊。他对克拉克是认真的,他想给他最好的晚餐、卧房,当然还有一个美好的世界。
 
但超人是个大威胁,而蝙蝠侠可以阻止并除掉这个威胁,他不会坐以待毙。
 
于是每个他不得不夜巡和在蝙蝠洞研究装备或是练就肌肉的夜晚,都是他用来憎恨超人和想念克拉克的时刻。
 
“不阿尔弗雷德,我要去和克拉克约会,是不会戴上窃听器的。”
 
布鲁斯坚持对克拉克抱有某种意义上的忠诚,就比如在与克拉克在一起的时候,布鲁斯就完完全全是布鲁斯。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把自己这个最不可见光的秘密身份告诉他爱的人,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因为他爱他,他不想给他带来任何伤害。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交往甚密却从未令对方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克拉克,明晚我有个酒会不能去见你了。”布鲁斯坐在蝙蝠洞的主机前给克拉克打电话,“我刚刚洗完澡,现在正在床上准备想你。”
 
他至少说了三分之一的真话,想你的那个部分。
 
“嗯,我明天也有篇稿子要写。”克拉克举着手机低着头坐在他小公寓的单人床上,“嗯……我也爱你布鲁斯。”
 
蜜里调糖的恋爱正在进行,这情不自禁的爱情,真让人恼火。
 
克拉克挂了电话,烦躁的让自己倒在床上。不是因为布鲁斯,而是他刚刚又看到了一些片段。
 
非常黑暗摇曳的画面,面罩后面惊惧的眼睛,爆炸以及火光。那个戴着黑色面罩裹着黑色斗篷的黑夜传说,在他眼前渐渐清晰。
 
“告诉我,你会流血吗?”一个粗糙阴冷的声音让他不寒而栗。

 
这是蝙蝠侠第一次出现在他的预兆里。他真希望他能在这些预见的未来里使用超能力,这样他就可以看到面罩后面的脸。克拉克不知道那是哪里或是他们因何而相遇,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去见他了,去见蝙蝠侠,他不会坐以待毙。
 
 
“告诉我,你会流血吗?”
 
当他撕开蝙蝠战车的门,并且看到蝙蝠侠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他那些关于未来的梦境从不说谎,因为他现在无法利用透视扫描看到蝙蝠侠本人。蝙蝠装里隔绝了铅层,这个哥谭的影子早就对他有所防备。
 
蝙蝠侠面罩后面惊惧的眼睛,爆炸以及火光都无比清晰。那个戴着黑色面罩裹着黑色斗篷的人,跟他在梦境看到的完全一样,甚至更黑暗。
 
超人没有回答就飞走了,他承认自己可能有点落荒而逃。他不喜欢这个感觉,黑暗阴冷,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直以来,克拉克都在畏惧看到这些未来。他只能不受控制的看到一些他将会看到的画面,再无其他,无法改变不可逃脱,这根本不是什么超能力,这更像是场噩梦。
 
 
倾盆大雨下是浓稠的黑夜,破碎的瓦砾,断裂的墙壁,战甲踏在地面上冷酷的声音。颠倒的世界,起伏的喘息,在他头顶晃动的黑色光斑。
 
“你根本不是神,你连人都不是……”
 
那声音听起来嗡嗡作响,有莹莹的绿光照着他模糊的视线,他意识到自己正以一种仰视的视角看着蝙蝠侠破碎的面罩和狠戾的双眼。他知道自己动不了,并正在被蝙蝠侠手里的那把武器夺去了全部力量。高大的人影伸出一只手,用几乎能掐死他的力量按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高高举起了发光的长矛。
 
他就要死了……


“不!!”克拉克惊呼着醒来,才发现因为恐惧他甚至无法发出声音。
 
他坐起来,感受浑身冰凉的汗水,心脏剧烈的跳动声几乎震破了自己的耳膜。他动了动身体,才忽然意识到他身边其实还有个人。借着撒在湖面上的微弱星光投进玻璃屋,他能看到布鲁斯依旧在他身边熟睡的侧脸。
 
克拉克虚弱的笑了笑,这是属于他们的初I夜,羞涩甜蜜又充满激情,他最后终于答应了布鲁斯的邀约来到他的湖边小屋,一切发展的顺其自然又浪漫,他甚至关闭了一些感官能力来享受这美妙时刻。只是克拉克说什么也要关掉所有的照明才肯与他的爱人坦诚相见,包括摘掉他那个老土的眼镜。他还不能告诉布鲁斯他的真实身份,他有太多顾虑了。
 
年轻人叹了口气,轻轻把腿从布鲁斯的纠缠中拉出来,坐在床边对着窗外的湖水发呆。自从与蝙蝠侠面对面的那次之后,他就再没梦到过布鲁斯,没有阳光没有笑容,只有属于蝙蝠侠的黑暗正像泥潭在逐步的吞噬他。
 
他甚至分不清刚刚那个是他真正的梦还是又一次真实的预兆。如果那是他的未来,那么看样子,那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后的画面了。
 
“怎么了克拉克?”慵懒的声音从他身后贴过来,然后是温热的皮肤贴上了他的背,“你很冷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克拉克慌忙的戴上手边的眼镜,转过头对他的爱人温和又羞涩的笑笑,“没事布鲁斯,我只是……只是有点兴奋。”
 
年长的男人把克拉克拖回床上搂进怀里,“希望我做的能令你难忘亲爱的。”他低下头亲吻他的脖子,惹来年轻人难耐的缩了缩。
 
“布鲁斯,如果有一天,我走了……”克拉克更深的依偎在布鲁斯怀里,“我是说,我不告而别,或者消失了……”
 
“哦克拉克,这是来自堪萨斯男孩的患得患失吗?”布鲁斯极力用自己的怀抱圈住怀里的人,用自己的体温唤回他流逝的温度,“我会找到你,然后带你回来。”
 
布鲁斯只当这是小镇男孩在向他撒娇,心中这几天关于超人的阴霾都似乎散去了。他感到克拉克的手指轻轻贴上他的手腕,用拇指轻轻剐蹭他的皮肤,一短一长一短,那是在他们相处中逐步形成的一个小习惯,那代表“我爱你”,无需言语也会溢满的爱意。
 
 
雨水和他梦境里见到的一样大,却更加冰冷刺骨。
 
“蝙蝠侠,你听我……”超人说明的话语却只换来绿色烟尘与粉末的笼罩。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那些预兆里的感受,破碎的瓦砾,断裂的墙壁,战甲踏在地面上冷酷的声音。颠倒的世界,起伏的喘息,在他头顶晃动的黑色光斑。
 
“你根本不是神,你连人都不是……”
 
那声音听起来嗡嗡作响,与他几近崩溃的身体有关,莹莹的绿光照着他模糊的视线,与梦里一样,超人正躺在废墟上,以一种仰视的视角看着蝙蝠侠破碎的面罩和狠戾的双眼。他动不了,并正在被蝙蝠侠手里的那把武器夺去了全部力量。而此时蝙蝠侠伸出一只手,用几乎能掐死他的力量按出他的脖子,高高举起了另一只手中发光的长矛。
 
他就要死了……
 
黑暗渐渐向他袭来,淹没了他眼前唯一的光,如果不是现在的窘境,可能连超人都要摇着头吐槽它来的不是时候。黑暗慢慢晕开,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这不可能……”面前的蝙蝠侠还在那副破碎的面罩后面,而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破碎,“克拉克?”
 
黑暗骑士似乎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看着他的表情震惊又心痛,蝙蝠侠后退了一些,手中的长矛也落在地上。然后超人看到那个全身包裹在黑暗之下的人伸出双手缓缓的摘掉了自己的面罩。

 
超人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虽然效果甚微,但是他现在就如一只濒临死亡的困兽奋力做着最后的抵抗。蝙蝠侠死死压住超人的脖子,不让他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超人似乎受到了非常大的情绪波动,他抬起手抓住了蝙蝠侠的手腕,尽力的翕动嘴唇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然后蝙蝠侠在那双蓝眼睛里看到了滑落的泪水。
 
布鲁斯有一瞬间的松动,他甚至觉得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然而下一秒,他彻底呆愣在了那里,因为他感受到了手腕处的轻微的触感,隔着蝙蝠装,他依旧感受到了那个微小的动作,一短一长一短,那是克拉克十分热衷的小习惯,隐藏甜蜜又暴露幸福,那代表“我爱你”,只属于他们俩才能读懂的爱意。
 
无论你前进后退或者停止不前,都会最终抵达那个你看到的未来,这恐怕是克拉克多年来面对的怪圈,他在刚刚那段闪现的画面中看到了属于布鲁斯韦恩的脸,蝙蝠侠就是布鲁斯,是他无比深爱的人,而现在这个人正毫不知情的想要杀死他。那么他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他不能死,他要实现那个未来,他要让他知道,他就是克拉克。
 
 
“这不可能……”面前的蝙蝠侠还在那副破碎的面罩后面,而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破碎,“克拉克?”
 
超人终于重新获得了呼吸的权利,他像个垂死的病人一样大声喘息,并给了蝙蝠侠一个微弱的点头。布鲁斯看着他的表情震惊又心痛,男人后退了一些,手中的长矛也落在地上。然后克拉克看到那个全身包裹在黑暗之下的人伸出双手缓缓的摘掉了自己的面罩。
 
那的确是布鲁斯韦恩的脸,英俊硬朗的轮廓,深邃的眼眸,汗湿的鬓发,全部都是克拉克最爱的样子。
 
“不,布鲁斯……”克拉克再次痛苦的蜷缩起身体,他脆弱的声音和克拉克一模一样。
 
布鲁斯如梦初醒,拿起氪石矛将他远远的抛开。然后跌跌撞撞的扑到克拉克身边,把几乎濒死的人拖进怀里,“克拉克,怎么会……”
 
看着布鲁斯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克拉克竟然轻轻笑了起来,他们现在没时间对隐瞒的身份追究更多的细节或者怨恨彼此,他是布鲁斯,他是克拉克,他们爱着彼此,这样就够了。
 
超人挣扎着坐起来,短暂的靠在蝙蝠侠的胸前,“我们可真傻布鲁斯。”
 
他抬起头对布鲁斯笑笑,就像克拉克常会做的那样,而布鲁斯也皱着眉头苦笑出声。
 
“玛莎……”超人在蝙蝠侠的帮助下艰难的站起身,然后死死抓住他的手,“救出玛莎。”
 
布鲁斯扶住克拉克的肩膀,他现在还十分虚弱,这让他更加愧疚。他当然知道玛莎,那是克拉克的母亲,与他自己的母亲拥有同样温柔的名字。
 
虽然他们现在有千言万语,但他们得走了,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开,甚至来不及一个拥抱。
 
“我爱你克拉克。”蝙蝠侠看着轻轻曲起膝盖准备起飞的超人。
 
克拉克转过身,“我也爱你布鲁斯。”
 
 
和自己的爱人并肩作战是件奇妙的事,和布鲁斯还有那位亚马逊女战士站在一起的克拉克却有一瞬间的心悸。毁灭日的咆哮震撼了世界,黑暗的天际泛着火红的光,那是地狱之门的入口,他知道超人将成为守卫在这道门前的最后一人。
 
还有布鲁斯,他侧头看着蝙蝠侠,对方也在看着他,男人的眼神里有深深而坚定的眷恋,无论他是谁或者他是什么,布鲁斯都会爱他,他知道。
 
蝙蝠侠从三层楼那么高的废墟上滚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肋骨已经断了,他以血肉之躯迎战不可思议的外星怪物不是明智之举,但这个世界需要他,而超人也需要他。
 
但这不能阻止他看到超人执起氪石茅飞向毁灭日时他那种绝望的无力感。克拉克很快,就像一道明亮的闪电,他甚至来不及从地上站起来就看到那道光撞上了外星怪物庞大的身体。
 
他正被一团亮白柔和的光包围,克拉克猜那一定是种暖呼呼的温度。视线渐渐清晰,他看到有花絮飞在他身边。
 
“papa……”一个稚嫩的声音传过来,眼前绿色的草坪上一个男孩向他跑过来。
 
他抱住扑到他怀里的男孩,蓝色眼睛,棕色头发的小男孩,非常漂亮的男孩。这时,另一只手抚上男孩柔软的发顶。克拉克侧过头看着逆光里的人,耀眼的光晕照亮了他,那是布鲁斯,有英俊的侧脸,温柔的微笑。
 
“小心点宝贝儿。”布鲁斯嘴角噙着笑拉起男孩的手又转过头看他。“你想坐下来休息吗亲爱的。”年长的男人靠过来圈住他的腰。
 
“我想走走。”克拉克听到自己说。
 
布鲁斯点点头凑过来吻他的嘴角。
 
炽热的阳光化作光斑萦绕在他们身边,他低下头,看着耀眼的光渐渐消失……

 
 
克拉克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灰暗的天空,他的身体有种不真实的疼痛感。他用氪石茅消灭了毁灭日,却也被那怪物贯穿了身体,他希望自己现在的样子不会太糟糕。
 
“不……”蝙蝠侠沙哑的声音和他绝望的气息笼罩在克拉克周身,但是超人现在无法劝解他。
 
超人动了动嘴唇,无法发出声音。
 
蝙蝠侠跪在克拉克身边想抱起他却像害怕一般不敢碰触他破碎的身体。有冰凉咸涩的液体落在超人嘴角,那是爱人的泪水,浸泡悲伤的泪水。他又想起了刚刚的梦境,在看着眼前的布鲁斯,克拉克忽然明白了……
 
超人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抬起一只手臂,蝙蝠侠急忙贴近他把他轻轻揽在怀里。克拉克在布鲁斯耳边用气声艰难的说话,然后用嘴唇轻轻贴上蝙蝠侠的侧脸。
 
无论怎样改变,克拉克都会走这条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终究无法改变的未来,却也在时刻被他改变着的未来。
 
随着最后一丝拂过布鲁斯耳廓的气息,温度渐渐抽离,蝙蝠侠慢慢收紧了手臂,悲伤的颤抖起来。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复活超人,布鲁斯?因为愧疚?”
 
“不戴安娜,因为我信任他……”
 
因为我爱他,因为他在最后一刻对我说:找到我,然后,带我回来……
 
 
尾声:
 
克拉克正被一团亮白柔和的光包围,他能感受到暖呼呼的温度,那是太阳的温度,被阳光照亮的花絮飞在他身边。
 
“papa……”一个稚嫩的声音传过来,眼前绿色的草坪上一个男孩向他跑过来。
 
他抱住了扑到他怀里的男孩,蓝色眼睛,棕色头发,非常漂亮的男孩,这是乔,他们的首生子。这时,另一只手抚上男孩柔软的发顶。克拉克侧过头看着逆光里的人,耀眼的光晕照亮了他,那是布鲁斯也是蝙蝠侠,他的丈夫,有英俊的侧脸,温柔的微笑。
 
“小心点宝贝儿。”布鲁斯嘴角噙着笑拉着儿子的手又转过头看他。“你想坐下来休息吗亲爱的。”年长的男人靠过来圈住他的腰。
 
“我想走走。”克拉克听到自己说。
 
布鲁斯点点头凑过来吻他的嘴角。
 
炽热的阳光化作光斑萦绕在他们身边,克拉克笑着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
 
 
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会欣然前往。因为你在那里,总有骄阳……
 
End.
 
 
 
老爷表示这种掉马对他太残忍了吧!不过依旧成了甜文。细节勿考据,一直想写这么个梗,只是不忍心总让老爷丧妻啊。感谢阅读!

评论(37)
热度(237)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