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我的朋友,我的爱 Chapter.7【完结】

Summary:他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爱人……  

一直被屏,刚那个不小心删了,评论没来得及看,再给我发一遍吧,气哭!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
Chapter.7 完结章
 
街尾那家影院已经有些年头了,斑驳的招牌几乎看不清字母,只有二十几个座位的木排椅,放映屏幕还没有布鲁斯家的家庭影院设备大。
 
今天放映的是卡萨布兰卡,黑白影片在屏幕上闪烁着噪点,放映机的声音很大,音响效果当然也欠佳。只有四位观影者的影院算是相当热闹,布鲁斯和克拉克端正的坐在最后一排,第一排坐着戈登夫妇,他们恐怕是哥谭区最老的住户了,白发苍苍的老夫妇大概已经听不清电影台词,却经常来这里看电影。
 
布鲁斯偷偷侧脸看克拉克,他被照的忽明忽暗的脸上有很认真的神情,甚至被其中的剧情感染。当主角说出那句“世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有那么多酒馆,她却走进我的。”的经典台词时,前排的戈登先生终于打起了呼噜,戈登太太并没有叫醒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守候。
 
电影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他们只好中途退场。
 
“我们的约会好像总是不成功。”布鲁斯对着克拉克无奈的耸耸肩,清冷的街道上是被街灯投射下的相互依靠的身影。
 
“脱衣舞俱圝乐圝部还是同志酒吧?”克拉克对布鲁斯眨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韦恩先生觉得有点脸红,“哦克拉克,你是故意在挖苦我吗。”
 
“那也许我们回家去会安全点?”带着笑的克拉克故作遗憾的说。
 
达米安和乔去了学校组织的露营,父亲们难得的休息日最终还是要在家中度过,他们一起做了简单的夜宵,然后把冰箱里的啤酒都翻了出来,两个人挤在沙发里看球赛,他们大喊大叫偶尔爆出粗口,这是在协议里明令禁止的,尤其是在孩子们在家的时候。
 
他们就像好朋友那样,把酒瓶高举,然后把酒液撒的到处都是。等到他们把最后一罐啤酒喝下肚,克拉克已经红着脸蛋靠在布鲁斯肩膀上了。
 
“孩子们今天不在,你可以随便唱歌克拉克。”布鲁斯也有点头重脚轻的眩晕感,他看着靠在他身上的克拉克,心情好的不得了。
 
“你又在取笑我了,我要把这个写在协议里。”克拉克的确是醉了,就像飘浮在软圝绵绵的云里,鼻息间全是布鲁斯韦恩的气息,“我想我还是去倒杯水。”
 
说着克拉克挣脱布鲁斯的依靠,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但很快被一只手抓圝住了手腕,拉扯之下,克拉克身体不稳的又跌回了沙发,撞进了布鲁斯怀里。于是他们现在的姿势有点尴尬,布鲁斯斜躺在过于柔软的沙发上,而克拉克压在他身上,从头到脚的挨在一起。
 
他们离的非常近,能感到对方的呼吸,布鲁斯依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而克拉克没有急着挣脱。四目相对让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但他们都决定不再错开目光。
 
电视里的节目已经结束,满是雪花的屏幕投射圝出微弱的光,克拉克的眼神有点涣散,微微翘着嘴角,他说,“我们今天没去脱衣舞俱圝乐圝部,也没去同志酒吧。”
 
韦恩迟疑着点点头。
 
“那为什么…… 为什么我又硬了。”克拉克羞涩的舔圝了舔嘴唇,几乎无法聚焦的蓝眼睛能看进他的灵魂深处,“还是你想再帮帮我,布鲁斯。”
 
布鲁斯韦恩,可以掌控一切的人,或许正面临他一生中最难堪的一个时刻,他和他暗自恋慕的好朋友以极其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他们的小兄弟正斗志昂扬的紧紧摩I擦着,而更糟糕的是,他对克拉克做的那件羞羞的事,可能他本人全都知道。
 
“你……”布鲁斯觉得自己的舌头也打结了。
 
“你失败了三次才解开我的裤子……”克拉克决定火上浇油,他挪了挪屁圝股,惹来两个人一阵喘息。
 
“天呐克拉克,你当时竟然醒着。”布鲁斯有点羞愤,但他不敢动,他的小兄弟可受不了。
 
“我发誓,你解开我裤子之后的事我就不太记得了。”身上的那个人展现了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大有借着酒劲耍酒疯的意味,“不过我觉得那是次很棒的体验,谢谢你布鲁斯。”
 
布鲁斯韦恩也发誓,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克拉克肯特,迷离的双眼像盛满蓝色的水雾,笑容无辜又狡黠,让他的心圝痒痒的。他最好的朋友默许了他暧昧甚至色|情的举动,还隐瞒了他。谁说他的好朋友是善良的天使,他的克拉克分明就是狡猾的小妖精。
 
看着布鲁斯慢慢变得危险起来的眼神,克拉克决定摆出更加可怜的表情,“我只是想在确定我们彼此的心意之前,不想让我们太难堪…… 哦天呐布鲁斯……”
 
克拉克的声音终止于沙发上一阵剧烈的动作,韦恩先生腰上一个用力,和克拉克调换了位置,用他的体型优势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现在他把年轻人压在身下,密不透风的拥抱他,当然他们的小兄弟还难舍难分的贴在一起。
 
“那么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布鲁斯挑了挑眉毛,并把膝盖压进了身下人的两|腿圝间,这让克拉克不小心发出了一声呻|吟。
 
被圝逼无奈的人终于喘着气坦白,“不是脱衣舞女郎也不是同志酒吧的猛男,布鲁斯韦恩,我是对你有感觉。”克拉克扬起泛红的脸喘气,“我和露易丝说我可能喜欢上了我的好朋友,我感到彷徨,于是她说想来见你,他说你爱我。但我不确定布鲁斯,我们都……”他抬起头,眼睛里有深情的光纹,“我爱着你布鲁斯韦恩,这就是我一直对你隐瞒的事。”
 
韦恩先生觉得自己被击中了,需要紧急抢救,他或许早就沉沦在眼前这双眼眸中而不自知,但他现在终于可以肯定,两颗同样悸动的心此时正贴在一起,以同一个频率跳动。
 
“克拉克……”布鲁斯声音沙哑,几乎要落下泪水,他轻抚克拉克的脸和他柔软凌圝乱的卷发,“我竟然现在才告诉你……”
 
年长的男人低下头,略带凶狠的吻上了克拉克的嘴唇,他们还都有些不得要领,张开嘴啃|咬舔|shì,舌头缠绕在一起追逐吮|吸。他用力拥抱他,揉开他胸前的衬衣纽扣,他挺动腰圝肢磨蹭,像是急切求爱的雄兽。身体总是能做出最真实的解答,关于欲|望,关于爱。
 
“你现在还在怀疑吗克拉克……”布鲁斯红着眼睛抬起头,他不想表现的太野蛮,但是他真的快忍不住了,“怀疑我对你的爱,怀疑你的感受。我爱你克拉克,在我们都没发现的时候就开始了。”
 
克拉克现在有种要晕厥的窒息感,他渴望布鲁斯的拥抱、亲吻、触摸,从身心最深处涌动的麻I酥感让他全身酸|软,几乎就要哭出来。他现在无比确定,他爱这个感觉,他爱布鲁斯韦恩,而对方也爱着他。
 
“那就让我更确定些,布鲁斯。”克拉克打开心灵也交托身体,他们再度拥圝吻在一起,以更深刻的姿态。
 
 
那晚,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在回到楼上的卧室就在沙发上进行了碰撞灵魂的性|爱,虽然由于经验匮乏而造成了许多麻烦,克拉克甚至因疼痛哭了鼻子,但是真正当皮肤相贴、精神相拥,他们愿意共赴生命的小死。汗水与泪水一同刺痛了他们,这可能就是爱的劫后余生。
 
后来,即使他们相拥着从沙发上摔到地毯上,也没能将他们分开。当克拉克夹杂着痛苦的喘息变成完全享受与快活的呻I吟,布鲁斯觉得以后他会在每个克拉克哑着嗓子叫他名字的时候缴械投降。
 
 
临近正午的阳光照耀着窗台上的几盆盆栽,戴安娜最后还是把那种珍贵的耶路撒冷郁金香的种子送给了克拉克,花苗健康成长,虽然距离开花还有些日子,但是对于期待过程远大于结果的克拉克,这是值得珍惜的日子。
 
克拉克是被油脂的香味叫醒的,他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的酸痛,却有种脱离了躯壳的舒适感。他还躺在沙发上,原谅布鲁斯实在不能把最后几乎昏迷过去的克拉克搬上楼去,所以他们不得不十分紧密的挤在沙发上睡了一晚。而布鲁斯不但贴心的给克拉克清理了身体,涂了药膏,甚至还给他擦了按摩油。
 
“你起来了吗克拉克。”布鲁斯的声音从厨房飘过来,他看着克拉克赤身裸圝体一脸朦胧的样子,笑的合不拢嘴,“你想在沙发上享用午餐吗,亲爱的。”
 
哦该死的布鲁斯韦恩,他这些花言巧语究竟是哪来的。克拉克挣扎了坐起来,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可能比厨房的烤盘还烫,他还不太习惯与他曾经的好朋友如此亲密,但是这些甜言蜜语又让他如同荡漾在蜜糖里。他喜欢这样,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
 
布鲁斯走过来,踏过那些凌圝乱的衣衫和依旧没有散去的情|欲气息,他跪在克拉克面前,亲吻他的额头、磨蹭他的鬓发,大有在面包烤糊之前再来上一发的意味。他说,“等我们吃完饭,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克拉克被他吻的痒痒的,搂着布鲁斯毛茸茸的脑袋呵呵笑起来。而关键时刻总会有一通电话打扰,所以还没等他们享用餐食或者想用彼此,克拉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克拉克挂了电话,面无表情的愣在那里,“布鲁斯,乔受了伤,现在正在医院……”
 
就像一切完美的爱情只能发生在童话故事里,因为现实总是诸多纷杂,谁会想到你们刚刚才激情温存的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转眼间就奔跑在医院的走廊上。
 
乔是在露营活动中不慎摔伤的,脚腕的轻度骨折让他的伤势不算太严重,但是当克拉克看到躺在病床上绑着固定器的小乔时,还是一下子红了眼眶。
 
最先哭出来的是达米安,他简直伤心到极点,他说是他没有照顾好乔,都是他不好。然后那个伤口很疼而且充满内疚的男孩也跟着哭起来,他说是他让爸爸和达米安为他担心了,都是他不好。医生护士,老师和教员都被折腾的一个头两个大,眼看克拉克红着眼睛眉头紧锁,布鲁斯决定挺身而出,虽然他从不擅长这种安抚孩子的工作。
 
等到韦恩先生安抚好了孩子,咨询了医生,应付了前来探望的老师教务,已经是晚上的时候了。两个孩子折腾了一天,达米安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医院,这时候正躺在单人病房的长沙发上睡着了,小乔也终于好转了一些,伴着隐隐的疼痛沉沉睡去。
 
布鲁斯把室内的灯又调暗了一些,关上门退出了病房。然后他看到克拉克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疲惫的低着头。年轻的父亲表现的很镇定,但布鲁斯知道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克拉克一直在发抖。
 
韦恩先生叹了口气走过去,像他早上做的那样,蹲下圝身体单膝跪在克拉克面前,“嘿你还好吗。”
 
克拉克慢慢的抬起头,脸上和眼睛里有模糊的泪水,连头上蓬松的卷发都无精打采的垂在额前,“抱歉布鲁斯,但我想我不太好。”
 
就像小孩子一样,其实克拉克很爱哭鼻子,可能他从小到大都这样,不是太过脆弱只是用来宣泄感情,而当一些事不可避免的发生后,他就不能再流泪了,因为在小乔面前他必须坚强的像个父亲,在生活面前他必须无谓的像个超级英雄。
 
布鲁斯感到心疼,抛开爱情他们还拥有许多种情感,复杂难懂却更深刻。他揽过克拉克的肩膀拥抱住他,亲吻他的额头抚触他的鬓发,他说,“没事了克拉克,还有我在。”
 
走廊上没有人,有明亮的灯显得过于刺眼,克拉克扎在布鲁斯肩膀上哭的更加委屈。可能越坚强的人会有更多泪水,因为他要把那些泪水都流到了心里。
 
“虽然现在不是好时机。”布鲁斯扶起克拉克的肩膀,“但是我想我等不及了。”
 
“你说找到这块积木的人会得到奖励。”布鲁斯在西装口袋里摸索,然后摊开手掌,一颗红色的乐高积木躺在他手心,非常小巧的异形零件。
 
克拉克揉了揉红肿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丢脸,但是他知道布鲁斯不会介意,于是他微微笑起来,“我会答应你一件事,你想要什么布鲁斯。”
 
就像整个庞大模型中最为关键的一块,这就是最重要的答案。
 
“我想要你幸福,克拉克。”布鲁斯韦恩郑重而深情的说出这句话。
 
克拉克觉得自己又要哭了,因为这比任何情话都令人感动。当你的所有喜怒哀乐都全心全意的为了另一个人,当你最大的心愿也是为了另一个人,那么你终于可以大声的说,我真正爱着这个人。
 
又哭又笑的克拉克郑重的点头,伸手去拿那颗塑料积木,然而韦恩先生却错开了手,“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把那块积木重新递过去,“能给你幸福的人只有我,所以克拉克肯特先生,你愿意成为我的终身伴侣吗。”
 
“天呐布鲁斯……”来自韦恩先生的求婚,让克拉克头晕目眩,他睁着大眼睛在震惊与感动的海洋里跌宕起伏,然后抿着嘴微笑,“我答应你,我愿意。”
 
克拉克抓起那颗红色的小积木紧紧的和布鲁斯拥抱在一起,他手里死死攥着那颗小东西,像是这世上最价值连城的珍宝。
 
我当然会答应你,因为这是属于你的奖励,我当然愿意,因为我也真正的爱着你。
 
“克拉克,你以后可以在我面前随便哭鼻子,各种意义上的。”
 
“哦快闭嘴吧,布鲁斯韦恩。”
 
 
用一颗乐高积木求婚成功,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也最浪漫的求婚仪式了,克拉克后知后觉,布鲁斯当然有所准备,那颗积木最终回到了它应有的位置,而真正的戒指也在婚礼现场被郑重的套在了克拉克的手指上。
 
婚礼是在韦恩家的花园里举行的,没有过于隆重的场面,只有艳圝丽的小野花开满了绿油油的草地,他们邀请了哥谭区的邻居和克拉克的同事出席他们温馨的小型婚礼。阿尔弗雷德先生主持了婚礼,这位极富英伦风格的老绅士,穿了隆重的礼服,还准备了严谨的婚礼祝词。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为布鲁斯韦恩先生和克拉克肯特先生美满的婚姻生活见证……”
 
布鲁斯穿黑色西装礼服,对面站着穿白色西装的克拉克,他们看起来羞涩又甜蜜,眼睛里盛满蜜糖。邻居们站在他们身边,无不为哥谭区的这一喜事感到欣慰。
 
“希望你们不畏生活的艰险,对彼此报以朋友般的敬畏与忠诚,爱圝侣般的温柔与体贴……”
 
人群中的眉拉小姐已经忍不住落下感动的泪水,她今天穿了碎花的连衣裙看起来可爱大方。“天呐,你能不能别哭了。”亚瑟压低声音,再看看自己被对方激动的掐在手里的胳膊,“噢还有别再掐我了。”亚瑟虽然这么说,但他觉得是时候在婚礼结束后把兜里那枚戒指,送给他心爱的姑娘了。
 
戴安娜投入她的史蒂夫宝贝儿的怀抱微笑,为哥谭区终于有个能和她一起讨论盆栽的邻居而开心。巴里笑的几乎嘴角裂到耳朵上,因为他可以继续吃到克拉克的苹果馅饼了。
 
“韦恩先生,你是否……”
 
“达米安,你不能偷吃蛋糕!”花园边的小餐桌上,达米安正在用手指从婚礼蛋糕上抹奶油,小乔在他身边大叫。
 
“我才没有,我只是尝一尝!”达米安把手指上的奶油一把抹在乔脸上。
 
“嘿达米安,我要生气了!”
 
站在桌边的维克多想拉住孩子们,却扑了个空。
 
“你是否愿意,无论疾病……”英国绅士被打扰,有点说不下去。
 
“我愿意!”布鲁斯的回答直截了当,气度不凡。
 
达米安和乔已经在餐桌旁跑了起来,现役橄榄球运动员依旧没能抓圝住他们。阿尔弗雷德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向另一位新郎,“那么肯特先生,你是否……”
 
“我愿意!”克拉克笑的像此时明媚的阳光,蓝眼睛折射光芒,他都会抢答了。
 
“好吧……”阿尔弗雷德先生扔了手里的小本本,“我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郎了。”
 
韦恩先生好像一直在等待这句话,他捧住克拉克的脸,急切的吻上去。维克多终于抓圝住了两个捣蛋的小鬼,此时正伸手捂住他们的眼睛。朋友们为他们鼓掌,鲜花与欢呼声一起冲上天空,传遍了整个哥谭区。
 
阳光洒在窗台上,那盆珍贵的郁金香已经结出了蓝紫色的花圝苞。楼上布鲁斯与克拉克卧室中间的那面墙被拆圝除了,超大卧室才能摆放一张超大的床,能在雷雨天睡下四个人的床。
 
客厅的墙上,那张曾褶皱的协议书被端正的镶嵌在玻璃镜框里,同圝居协议已经更名为家庭协议,而在原有的十条协议后,又加上了新的条款【第十一条:我会永远爱你,以朋友,以爱人。】
 
 
尾声:
 
1.
“天呐布鲁斯,你真是…… 太过分了!”克拉克愤怒的站起来,椅子摩擦地板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克拉克,而且过分的是你。”布鲁斯也从桌子对面站起来,压迫性的低气压几乎笼罩了整个屋子。
 
布鲁斯紧紧攥着拳头,“好吧,我们走。”
 
克拉克深深的喘气,“记得带上手电。”
 
外面已是漆黑一片,他们一起走出了房门。
 
“我就说他们又吵架了。”达米安从二楼他房间的后窗望出去,耸了耸肩膀对一边的乔说,“家庭协议里禁止在家里争吵,所以他们每次吵架都会去后院的杂物仓库。
 
“他们不会有是什么问题吧。”乔担忧的皱起了眉头,看着杂物仓库里摇摇晃晃的手电灯光。
 
“不会,他们一般会在里面待很久,或者到早上才出来。然后会和好如初,甚至更要好。”
 
后院小屋窗户里的微弱灯光又剧烈的晃动了一会,很快就熄灭了……
 
2.
又是个晴朗的早晨,韦恩夫夫和他们的孩子一起走出大门。他们对面已经搬来了新的邻居,叫哈尔乔丹的退役试飞员,他现在是哥谭邮政局的一名邮递员。他们和哈尔打了招呼,一同向学校走去。
 
达米安已经七年级了,他早就不需要家长接送了,但是每周至少有一天父亲们要一起送孩子们上学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下来。乔和达米安肩并肩走在前面,布鲁斯和卡拉克走在后面。从四年级开始达米安就拒绝与他的父亲们拉着手走过街道,这太难为情了。
 
然而身后的两位父亲在结婚的第五个年头仍然会每周去街尾那家影院看电影,然后手拉手送他们上学。达米安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看身边已经不再是小豆丁的乔。
 
“我觉得暑期我们应该去塞伦盖蒂,看草原和动物大迁徙。”布鲁斯把西装外套搭在一侧手臂上,另一只手牵着克拉克。
 
“开|罗怎么样,孩子们最近迷上了木乃伊和金字塔探秘。”克拉克揽了揽身侧的挎包,与布鲁斯相连的那只手又紧了紧。
 
“那猜拳决定?”
 
“好。”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已经步入叛逆期的男孩叹了口气勾上乔的肩膀,小声说,“乔,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晚上投票决定我能不能去机车派对的事,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我已经说服爹地了,爸爸是个老顽固。”
 
“你能带我一起去吗。”乔看着他身边的达米安,他最好的哥哥。
 
“当然,我会带你去的。”
 
而他们身后那场幼稚的石头剪刀布也已经有了结果,布鲁斯赢了。
 
韦恩先生得意的笑了笑,“就去开|罗。”
 
阳光洒在哥谭整洁的街道上,鸟儿在枝头鸣叫,花儿在窗边微笑,又是美好的一天,美好的每一天……
 
END.
 
 
 
后续一次性都发了,如果有第二部可能会叫:我的兄弟,我的爱!并没有哈哈。老爷说以后可以多多在小黑屋吵架增进感♂情,克拉克说那还能离咋的!
这个故事主要在于过程吧,就看起来傻乎乎的小心思。虽然是AU,但他们始终是最佳拍档,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爱人。希望在某个平行宇宙中所有人都能如此幸福。谢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
 
 
我的蝙超文目录


评论(35)
热度(177)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