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我的朋友,我的爱 Chapter.5

Summary:好朋友终于上|床了,甚至还做了羞羞事,但是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秒屏蔽,我什么都没干!
普通人AU,爱情轻喜剧。
Chapter.4
————————————
Chapter.5
 
“或许我们可以挤挤?”克拉克眨了眨眼睛对布鲁斯微微笑。
 
然后这个两百磅的高大男人就跳上了克拉克的小床,“蝙蝠侠要来抓从阿卡姆监狱逃跑的两个小坏蛋了!”布鲁斯粗着嗓子张牙舞爪,把身上的睡袍抖的像黑暗骑士的披风,配上外面风雨交加的闪电,还真有点蝙蝠侠的影子。
 
达米安和乔发出了可以阵破耳膜的尖叫和笑声,两个小家伙钻进克拉克的被窝。克拉克不得不像个鸡妈妈一样把两个孩子护在身后,而高大的蝙蝠侠先生就像个沉重的炮弹一样扑了过去。
 
他们挨的很近,非常近,甚至在布鲁斯去瘙圌痒达米安的时候,他们的脸都贴在了一起。他们都在笑,非常开心,甚至在布鲁斯抱住小乔的时候,他们含笑的目光焦灼在一起。就像男孩子们的疯狂派对,枕头大战什么的,这很有趣,作为好朋友他们抱在一起打打闹闹很正常。只是咯吱作响的小床有种随时要倒塌的危险。
 
等外面的雨小了一些,两个孩子终于玩累了陷入了熟睡。现在他们四个人挤在一张加宽的单人床上,达米安和乔紧挨着睡在中间,两个爸爸只能局促的躺在床边。房间里的灯光很昏暗,他们依旧挨得很近,陷在柔软的被子枕头里,浑身使不上力气。
 
克拉克挪了挪屁圌股,以免自己掉下床去,“谢谢你布鲁斯。”他的声音很轻,像飘在空气里的水汽,“乔很久没这么开心了,因为达米安也因为你,你知道,我能很好的照顾他,却总是不能让他忘掉烦恼……”年轻的父亲怀里搂着乔,微微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布鲁斯,我总是太紧张了。”
 
“不克拉克,我要向你道歉……”韦恩先生在黑暗里皱了皱眉头,顺便把达米安伸出来的手塞回被子里,“我有时会自以为是,你知道…… 你和小乔的到来让我们的家变得不一样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让达米安和我感到了温暖与安心,这都是你的功劳克拉克。”
 
布鲁斯不擅长说恭维的话,但是有了克拉克的家真的让他觉得很安心,这是他很久没有体会也迫切想要体会的温暖。他转过头,正好看到近在咫尺的克拉克也在看他,昏暗的灯光下是他们深情含笑的目光,就像两个惺惺相惜的人,读懂了对方的心。
 
挤在一张床上零点夜话的男孩们,布鲁斯和克拉克,中间隔着达米安和小乔,但他们从没感到如此接近过。
 
“你是说你有那方面的困扰?”布鲁斯侧了侧身,离克拉克更近了一些,“你可以和我说说克拉克,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红了,还好布鲁斯看不到,“那个,你知道因为某种巨大的心理压力,有时候我……”
 
“抱歉克拉克,我不该提那个。”
 
布鲁斯知道克拉克的一些往事,他的妻子在小乔很小的时候就因车祸离开了他们,那时的克拉克要一边经历悲痛还要一边照顾幼小的孩子,他们很少提起那件事,因为可怜的何止是小乔,还有克拉克。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甚至变得容易紧张过于焦虑,但他依然保持微笑,并独自带大了乔。
 
“这没什么布鲁斯,都已经过去了。”克拉克已经走出了那段阴霾,因为后来他遇到了布鲁斯韦恩,给了他莫大鼓励的另一个坚强的单亲爸爸。
 
“你多久没找过姑娘了克拉克。”布鲁斯挑了挑眉毛,“哦,别告诉我你……”
 
“天呐布鲁斯,你在说什么。”年轻的父亲更害羞了,“孩子们还在这儿。”
 
“或许下次我可以带你去脱衣舞酒廊。”
 
“闭嘴吧,布鲁斯。”
 
他们一起笑起来,极力压抑着声音。他们聊到了如此私圌密的话题而毫无尴尬,这是只有好朋友好哥们才能一起做的事。
 
“晚安,布鲁斯。”
 
“晚安,克拉克。”
 
克拉克终于抵不过倦意睡着了,他的头几乎挨到了布鲁斯的肩膀上,而韦恩先生看着身边的克拉克,好像更加无法入睡了。
 
 
那天夜里布鲁斯还是从床上掉了下去,面对第二天孩子们的嘲笑,韦恩先生决定一定给克拉克换个超大号的双人床。误会解除,警报也就解除了,韦恩家又恢复了明媚的日子,虽然阴雨还在继续,虽然玩具还是会散的到处都是,不过这都不会妨碍四个人美好的同圌居生活。
 
他们在客厅地板上搭建了超大规模的火车轨道,布鲁斯会趴在地上为了维修一截轨道而压得手肘麻痹。外星军团袭圌击了地球,蝙蝠侠会穿着睡袍赶走大反派。克拉克在商场促销日的时候,买了四套蓝色同款式的睡衣,四个人穿戴相同并坐在地板上打游戏机时的画面特别温馨。新版千年隼的乐高模型一直也搭不好,不是因为五千块的小颗粒太复杂,而是最关键的一块找不到了,于是克拉克发了悬赏令,谁找到就会得到奖励。
 
所以阴雨总会过去,阳光总会到来。
 
 
相比克拉克的谨慎,布鲁斯韦恩可是个行动派,从那次交心的谈话后,他就一直在盘算给克拉克安排一次约会,属于男人的约会。克拉克是个善良的人,也是个优秀的男人,好朋友面临难以启齿的生活困扰,当朋友的当然要帮助他。
 
“脱衣舞酒廊?不布鲁斯,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
 
“当然不,这很正常,单身男人去俱圌乐圌部或者酒廊消遣。”布鲁斯展现他傲慢又自信的神情时,总是让克拉克无法拒绝,“来吧克拉克,就我们俩,属于男人的生活。”
 
那是个周末,阿尔弗雷德先生答应在晚间照顾小鬼们直到入睡,“去吧年轻的先生们,生活需要丰富多彩,还需要些激情。”
 
他们去了市中心酒吧街一家很出名的脱衣舞俱圌乐圌部,克拉克看起来很紧张,被激荡的音乐震的小圌脸通红,几杯甜酒下肚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不过艳遇并没有发生,他们出了酒廊,准备再去第二摊,没头没脑的撞进了一家同性恋酒吧,不知是一个猛男先捏了克拉克的屁圌股,还是布鲁斯先打了那个看起来要捏克拉克屁圌股的猛男的脸,总之他们离开的相当狼狈。
 
“这可真,有趣……”克拉克的舌头有点打卷,步伐也有点虚浮,他几乎是被布鲁斯架在肩上,转过头就能看到五六个韦恩先生在他眼前晃悠。
 
韦恩先生的嘴角破皮了,刚才那个傻大个儿的劲儿可真大。这个约会有点失败,他们谁都没能从酒吧里带回个姑娘,现在还像讨厌的醉鬼一样在街上疯疯癫癫的游荡。哦拜托,克拉克又开始唱歌了。
 
拖着呵呵笑的克拉克回到家时,孩子们已经睡了,还没过十二点,他们没违反协议。把同样身材伟岸的克拉克弄上楼并不太费力,但是要堵住他不停唱歌的嘴确实有点困难。
 
“孩子们都睡了克拉克,你小点声。”布鲁斯把这个可能好几年都没喝过酒的醉鬼扶到床边,他们摇摇晃晃的一起跌进了柔软的床垫里。
 
克拉克停下那些不成调的哼哼,躺在床上眼神涣散的看着还压在他身上的布鲁斯,他说,“布鲁斯,我硬了。”
 
 
也许是脱衣舞表演热情火圌辣,也许是同志酒吧里的猛男真的捏了克拉克可爱敏感的屁圌股,总之,克拉克肯特,曾经在性I欲方面存在某些难言之隐的男人,此时此刻有了感觉。布鲁斯当然知道,因为他现在正和他好朋友的小朋友靠在一起。从硬度和热度分析,克拉克绝对不应该对自己感到自卑。
 
布鲁斯看着神志不清脸颊粉红的克拉克,一个机灵挪开了身体,他躺在他身边,心里像塞进了个打桩机,他刚才喝的酒好像一下子涌上了他的脑袋,不是眩晕,而是燥热。
 
他应该马上离开克拉克的房间,或者贴心的给他放上一杯醒酒茶,不过看着身边那个正在拉扯自己衬衫,又不停扭动屁圌股的人,他知道,他可怜的好朋友现在需要帮助。天呐,床又开始发出咯吱的声响,他为什么还没换了这该死的床。
 
布鲁斯把手伸向克拉克裤腰的时候,几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的,他向上帝发誓,他没有任何对克拉克不敬的念头,他只是想帮他。解开皮带,把已经汗湿的手伸到内圌裤边缘,布鲁斯不停的做着吞咽动作,他尽量把视线聚焦在天花板上,他没窥探他的朋友,他只是在帮他。
 
握住克拉克火热坚硬的小兄弟,韦恩先生已经大汗淋漓,他不是同性恋者,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而面对如此境地,他没有任何不适,这是不是能说明,他对克拉克的友谊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十分崇高的境界。
 
重重的喘了口气,布鲁斯决定给他的好朋友来一次高质量的服务,这是站在生理需求的角度而言的,或者就像按摩推拿,不带任何情I欲的色彩。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动动手指,一只手忽然抓圌住了他的手腕,是克拉克,正抬起头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布鲁斯差点叫出声,还抓着某人命圌根子的手差点没控制好力度。
 
克拉克看着他,他也看着克拉克,然后克拉克迷蒙着双眼微微笑了,随即仰着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圌吟声。布鲁斯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这太要命了,依然醉的神志不清的克拉克,凌圌乱的衬衫,褪到膝盖下的裤子,染上粉红的饱满胸肌,颤抖的大圌腿,挂着水汽的睫毛。布鲁斯急忙收回视线,继续手上缓慢而轻柔的动作,他真希望自己再多出一只手,这样他就能捂住耳朵,不听那些从克拉克嘴里传出来的荡漾着春色的喘息声。
 
当克拉克浑身痉圌挛着终于释放出来,布鲁斯也终于如临大赦,他慌忙的爬起来,清理克拉克和他自己身上的狼狈,而刚刚享受完的那个人已经歪着头沉沉的睡了过去。韦恩先生烦躁的挠了挠头,还贴心的给克拉克换了睡衣,天呐,他就像个刚刚迷jian了他最好朋友的变圌态,然后在掩盖现场的作案证据。
 
整理好一切,布鲁斯看着陷在枕头里微微翘着嘴角睡的相当舒适的克拉克,竟有种淡淡的暖意流过心间,他愿意为克拉克做这些事,不计回报,只要克拉克能开心。韦恩先生都要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私了。
 
最后帮那个已经打起了小小呼噜的人盖好被子,布鲁斯悄悄退出了克拉克的房间,低头看着自己裤裆里精力充沛的小老弟苦笑,没人知道那天晚上,韦恩先生在浴圌室里呆了好久才出来。
 
 
“早布鲁斯,还有昨晚谢谢你。”
 
第二天清晨,当布鲁斯走下楼就看到在厨房里系着围裙的克拉克,对他微笑和他打招呼,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几乎要冲破他的胸膛。他当然知道克拉克指的是他把醉酒的他带回家,并帮他换了睡衣这件事,而他也不准备把昨晚的事告诉克拉克,不是出于羞怯,而是他希望默默地为克拉克做这些事,出于他的真心。
 
孩子们如常高兴的吃早餐,克拉克精神饱满,连脸颊上也带着微微的粉红色。
 
“我要先走一步孩子们。”克拉克拿起挎包跟依旧坐在餐桌前的一大两小告别,他今天还有个晨会,布鲁斯会送孩子们去学校。“别忘了带你的手工课作业达米安。”孩子们跟克拉克挥手,就像每个温馨的早晨一样。
 
“哦,对了。”年轻的父亲走到门口又折回来,他把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周六我想请我的同事露易丝到家里来做客,家庭晚餐。”
 
布鲁斯正插着半截烤香肠的手停了下来,警惕的看向克拉克,“露易丝?听名字应该是位女性?协议第十条,不带女性回家过夜。”
 
“哦布鲁斯,我只是邀请她来家里吃个便饭,她是我在报社的新同事,给了我很多帮助。”克拉克拧开门把手,“周六晚上你会在家吧布鲁斯,我会做西班牙红虾,拜拜孩子们。”
 
随着关门声,克拉克的笑脸消失在门口。而屋子里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克拉克很高兴,他是不是恋爱了?”达米安咬了一口面包。
 
小乔又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布鲁斯韦恩已经到了嘴边的烤香肠掉在了盘子上,酱汁溅在了克拉克帮他烫的BOSS府绸衬衫上。而从他低垂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了桌子旁地毯边角下面的那块关键的乐高零件。
 
千年隼终于能被搭建完成了,然而克拉克就要带女友回家了。
 
tbc.
 
Chapter.6
 
到嘴边的香肠没了,一首凉凉送给老爷。然而韦恩先生无私又伟大的爱你们感受到了吗。我知道可能AU小甜饼没什么意思,虽然这种日常我能写一百章,但是我觉得可能也快完结了,你看他俩都上|床了!

评论(40)
热度(132)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