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幽暗密林、半神与男孩【短篇】

不多解释,灵感来自下图
 
——————————————————
正文:
 
你可以不相信命运,但是有时你不得不依靠它……
 
当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你可能不相信它的真实性,我不会像那些吟游诗人一样夸夸其谈,也许是久远的年代给它渲染了浓重的奇幻色彩,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它真的发生,在遥远的过去,不远的昨天,或者是现在,甚至无尽的未来……
 
 
当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破幽暗密林稠雾般的黑夜时,几只座狼提起了耳朵,它们闻声狂奔,为即将到口的晚餐兴奋不已。林地间最高的那棵山毛榉树下有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孩在大声哭泣,他还不知道这林中的猛兽将他包围,他只知道寒冷与饥饿正将他带向死亡。
 
也许这个小小的人类婴孩不足以满足几头座狼的胃口,但是留着口水的凶猛狼兽还是推挤着扑向毫无防抗之力的生命。
 
那是当月亮爬上树梢前最美的时刻,星光与月光同时洒在树林之间,给一道凛冽的风渡上最巍峨的影子。疾风扫过,让即使是凶猛如座狼也心生畏惧,它们被利爪横扫,被吼声震慑,属于兽类的低沉鸣叫在向它们宣示着主权。
 
座狼看到一个黑影从树后走出来,虽心有不甘但还是退了开去。因为它们熟悉那个气味,那是不容侵犯的力量,是不容置疑的权利。
 
黑影在月光下终于清晰了,那是只通体黑色的豹子,月光下能隐约看到暗金色的花纹,矫健的身姿轻轻的踱着步,修长的脖颈有傲慢的姿态。它比普通豹要大一些,充满力量与气势,它只需露出獠牙就让座狼四散逃窜,因为它是这幽暗森林的主宰,是这座被森林环抱的山脉的神明。
 
它慢慢踱到已经哭哑了嗓子的婴孩身边,看着他身上未干的血迹还有那双紧闭的眼中不断涌出的泪珠。他蜷在柔软的落叶间,头上的金色小卷毛在夜风中不停颤动。
 
野兽低下头轻轻舔舐婴儿白皙的脸蛋,当那泪水融进野兽的口腔,哭声也渐渐停息。婴孩有双蓝眼睛,此时正盛满璀璨的星光。
 
那一天山林之神救了一个人类男孩,它为他取名莱戈拉斯·绿叶,希望与生命。就像许多故事的开端,巧合、美妙,但那些故事都不是属于他们的。
 
 
男孩当然会一天天长大,他那还没有成型的记忆里总有个高大的身影,他还不懂那是种守护,他只是知道爬上松软的皮毛是件快乐的事,而每天依偎在温暖的怀抱里睡去,是他觉得最安全的夜晚。
 
黑色的野兽也有双蓝色的眼睛,他注视着这个人类男孩可爱的脸蛋时总有些心事重重,他知道他应该把他送走,他不属于这里,这森林也不会接纳他,但是一向果决的半神迟迟下不了决心。也许是绿叶有双干净剔透的眼睛,用小小手臂拥抱它的时候又那么柔软。
 
等到莱戈拉斯会走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肩膀那么长,他开始有了记忆和认知。而他也终于知悉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凶猛的山林之神叫做瑟兰迪尔,他会在夜晚变换成人形,金色长发如水般流泻,身形高大如松柏威严,他穿银白色长袍屹立于地下宫殿时的样子,就像这世界的王者。他是这山林中的半神,是需要他去仰望的身影。
 
“Da……Ada”
 
这是小小的莱戈拉斯模仿野兽鸣叫之外会说的第一句话,他还不明白那代表什么意思,但他能感受到他对瑟兰迪尔叫出这个音节时所表达的亲切,那是种天然的依赖。他被Ada抱在怀里,托举上肩头,兴高采烈的挥舞着小手。这是他知道的最高的地方,比密林最险峻的安度因山峰还要高的地方。
 
当绿叶能够像密林里的野兔那样穿过灌木奔跑的时候,他总是像只欢快的小动物。他跟在黑色豹神的身边,或者干脆匐在他宽阔的背上,他们一起穿越过仿佛无边无尽的森林。
 
拥有大脚掌的林地精灵,生活在地下的长须矮人,隐秘的换皮人,翱翔于山峰之上的巨鹰,甚至黑暗深处的巨蜘蛛还有邪恶的半兽人。莱戈拉斯跟随Ada的脚步穿过树林淌过溪流,他不停奔跑,即使繁密的树藤也无法阻止他的脚步,他能轻盈的跃上树梢,攀住岩缝,跳入溪流,他的身形越来越挺拔,他在奔跑中长大,修长的四肢变得像小鹿一样灵活矫健。
 
他甚至能借用树枝的力量,跑的比黑色的野兽还要快。
 
“哈!我赶上你了Ada!”
 
绿叶轻盈的身影从树梢上窜出来,飞扑着落在草地上,并顺势把奔跑的黑豹扑倒在地。他们借着速度翻转了几圈停了下来,陷在柔软的草甸和盛开的野花里。莱戈拉斯伏在黑色皮毛里得意的挑了挑眉毛,然后学着野兽在发起攻击时会做的那样皱起鼻子发出嘶哑的低鸣。
 
黑色的庞大野兽动了动耳朵然后迅速掀翻了身上这个身材修长的少年,他们很快的调换了位置,瑟兰迪尔用两只前爪制服了身下的人类。黑豹挑了挑眉毛,那意思是你还差得远呢。少年不甘心的抬起锋利的眉梢,孩子的神情总是源自他最亲近的人。
 
莱戈拉斯放松的身体,抿着薄薄的嘴唇笑起来,他喜欢这样,只有他和Ada还有这片森林。他伸出双臂把自己埋入Ada温热的鬃毛里蹭了蹭,这是他从小就有的小习惯。
 
他的世界里只有Ada和这森林,而瑟兰迪尔-他可以称之为亲人的人,不管是兽形还是人形,都时常威严又吝惜语言,但是他一直把莱戈拉斯保护的很好。他教导他防御与攻击的本领,他教会他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森林里能够自由奔跑。他总是隐藏在繁茂的树叶后面看着他,他无处不在,他总是能找到他,然后保护他。
 
年轻的绿叶已经长大了,他穿着紧紧包裹身体的猎装,露出矫健修长的小腿和手臂,他有健康靓丽的肤色,饱满流线的肌肉线条,他有如水般流泻的长发,耳边被编起精致的发辫。那出自于Ada的双手,从小到大都是,那是来自林地之神的祝福。
 
虽然他没有獠牙和利爪,但是他有最强硬的弓箭,最锋利的匕首,他是森林间最坚强的战士,也是最善良的孩子,这一切都源自Ada的教导,他依靠于他,就像弱小依靠于强大,就像生命依靠于命运。
 
但是瑟兰迪尔知道,他的莱戈拉斯会继续成长,会越来越强大。
 
“Ada,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对吧。” 
 
莱戈拉斯坐在悬崖边,他脚下的是整个幽暗密林,奔腾的安度因河正翻腾着浪花,川流不息。
 
“闭上眼睛莱戈拉斯。”伟大的半神坐立于少年身边,他以伟岸的姿态看着他的王国,“你能听到什么。”
 
绿叶轻轻闭上眼睛,“我能听到…… 虫鸣鸟叫,鱼儿跃出水面,野兔钻出洞穴。”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有花开的声音,蝴蝶震颤翅膀,叶子落在泥土里…… 还有……”
 
年轻的孩子笑着倒在Ada身上,“还有Ada的唠叨声。”
 
高大的野兽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呼吸声,挪了挪位置,让调皮的男孩靠的更舒服些,飘浮的白色花絮在空气中缓缓流动,包裹着他们轻轻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Ada,密林之外,是什么?”男孩有很好的视力,但当他眺望山林之外,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是危险的世界。”
 
“比蜘蛛巢穴还危险吗?也会有兽人和座狼吗?”
 
“可能会比那更危险……”
 
 
这是片美丽的森林,即使在它深处充满黑暗与危机,但瑟兰迪尔不会让他的男孩看到,从他救下他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将保护他到永远。这是不需要用言语或仪式就能实现的诺言,这发自于他的灵魂深处,这源自于他们命运的相逢。
 
“那个人类必须离开密林!”兽人的队伍在座狼的拥护下,看起来壮大的许多。“这是林地的法则,瑟兰迪尔,即使是你也不能破坏。”
 
“莱戈拉斯是个善良的男孩,我觉得他可以留下来……”大脚掌的林地精灵说起话来叽叽喳喳没什么威慑力。
 
“没人知道他怎么来到这里的,可他的确是个人类……”长须矮人的大嗓门格外刺耳。
 
“可怜的男孩,他不能留下来吗?”
 
“他当然不能!他不属于这里。”
 
……
 
争吵声此起彼伏,而已是人形的瑟兰迪尔此时正站在月光下,一言不发。他眉头紧锁,给这片林地都笼罩上了沉闷的树影。
 
“很抱歉瑟兰迪尔,密林不允许人类存在,这是古老的法则。”高大的树人正摆动枝桠,他们是这密林中最古老的居民,瑟兰迪尔也要敬畏它们几分,“虽然我们从不拥护兽人,虽然我们也喜欢绿叶,但是它们说的没错,那孩子不属于这里,他马上就要成年了,他会被诅咒他会被吞噬,他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那些或中肯或刺耳的话让半神心烦意乱,他当初不顾反对把莱戈拉斯留在身边的时候,就早该想到如今这个局面,在他曾经千百年的生命里,不曾有一双眼睛让他产生过那种悸动,怜惜的、宠爱的、深情的、甚至爱慕的,那些情感慢慢的侵袭着他,让他干涸的生命充满丰沛的滋养,但也让他更小心翼翼。
 
他应该无私而果决,甚至残酷而冷硬,但是每当面对莱戈拉斯,他知道自己永远做不到。
 
 
瑟兰迪尔的地下宫殿里正燃着火把,等待晚归的孩子让不停踱步的王者心神更加烦躁,他该怎么跟莱戈拉斯说,他怎么能亲自驱逐他的莱戈拉斯,他决心要守护的孩子。
 
刚刚进门的绿叶手里还拿着弓箭,他看起来心情愉快并没察觉瑟兰迪尔的忧心。
 
在瑟兰迪尔踌躇着不知如何开口之前,单纯的绿叶已经兴奋的讲述起今天的见闻,“Ada你猜我今天看到了什么?”
 
莱戈拉斯已经成长的相当俊美,他健康充满活力,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气质让人移不开视线,他的脸庞就在瑟兰迪尔眼前很近的位置,他眉飞色舞说起话来的样子是那么好看。
 
“我在森林的最南边见到了和我一样的人类,以前我从没见过,我救了他们,他们很友善,有个人说他认识我,还说认识我的父亲……”莱戈拉斯看起来十分兴奋,“不过父亲是什么意思?Ada,Ada你在听我说吗?”
 
如果说是神明把莱戈拉斯带到瑟兰迪尔身边,那么此时的瑟兰迪尔知道,神明可能已经帮他做出了选择,让他离开这里,回到属于他的世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那么,他瑟兰迪尔以神明起誓,他将亲手送走他的孩子,以最果决的方式。
 
 
“你该离开密林了莱戈拉斯,永远离开……”瑟兰迪尔能听到自己的心正在被自己的声音割裂,他不敢看莱戈拉斯的眼睛也不敢听莱戈拉斯恳求的声音。
 
男孩很久没流过泪了,他摇着头抓住Ada的衣袍,他说他不会再去森林的边缘,他不会再见人类,请他不要赶走他。
 
“你终有一天要离开,你始终不属于这里……”伟大的半神希望自己的语气足够决绝,就像野兽总有一天要赶走自己的幼崽,纵使不舍,也要放他去寻找自己的路。
 
“我以为我属于这森林。”泪水盛满了那双蓝色的眼睛,然后再不断的溢出来,“我以为我们属于彼此……”
 
对上那双绝望的蓝眼睛时,瑟兰迪尔终于知道,他错了,他的绿叶早就长大了,他不再是那个只会抱着他大哭的小孩子,也不再是那个受伤了也倔强的不愿掉眼泪的少年,他憧憬这片森林,也爱着这片土地,他那双澄清的眼睛始终看着自己,从仰望到爱恋,从接受庇护到需要认可,男孩已经变得强大,却还是被深深的伤害了。
 
这是瑟兰迪尔最不想做,却也不得不做的事……
 
人类的男孩离开了密林,风告诉树叶,又传递给落花,那些送别的嘱托经由赋予生命的植物送到了莱戈拉斯耳边,但他不能回头,只能一路奔跑。他将离开异类回到同族身边,但他却感到了恐惧。
 
人类欣然的接受了他,那些自称为他家人的人类对他敞开了怀抱,他们告诉他他当年跟随父母的商队误入那片密林,受到野兽的袭击与父母失散。虽然他的父母早已过世,但他的叔父终于找到了他,而且他有个富足的家境。
 
“你的父母曾经回去找过你,但是他们甚至无法进入那片森林。”
 
对于双亲郁郁而终的故事,莱戈拉斯根本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感受,那就只是个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他可能缺失了属于人类的感情太久,又或者说他已经把他的所有情感留在了那片森林中。
 
他脱下猎装,换上浆洗过的带褶饰的衬衣,还有滚边的外衫,那些僵硬的布料远不如猎装舒适自如。他看着仕女在他身边乱转,那些刺鼻的香水味远没有林间的花草味甜美。还有那些蹩脚的用词和奇怪的语调,还没有猫头鹰咕咕的叫声听起来美妙。
 
他在大宅的精美房间里住下来,从窗户能望见遥远云雾间的那片山林,但是转眼又消失了,就像那只是他的幻觉。
 
那些与瑟兰迪尔关于永不分离的誓言,时刻在敲打着他的心。他感到如此孤独。
 
而在那山峦中的瑟兰迪尔,也在遥望远方。他不知道莱戈拉斯过得好不好,绿叶离开了密林,他就再也无法感知他的一切。
 
他不能离开这密林半步,因为他是这山林的力量之源,是生灵万物的守护者,他庇佑这里的动物和异类族群,却再也无法守护他最爱的孩子。
 
那些与莱戈拉斯关于永远相伴的誓言,时刻在敲打着他的心。他感到如此孤独。
 
他们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所以注定隔着崇山峻岭。
 
 
当属于人类的火炮开伐进入密林的时候,莱戈拉斯还毫不知情的站在大宅二楼的书房门前,他刚刚被拆散了发辫,因为没人会编织那种魔法般精致的辫子,除了Ada,不会再有人会为他那么做了。
 
而隔着虚掩的门缝间他听到了那些蹩脚的人类用词,还有一个残酷的故事。
 
“那森林邪门的很,进去的人都迷路了。”
 
“我会再去说服那个野小子,让他带我们进去。”
 
“他会相信我们的话?”
 
“看他那个善良过头的傻样子,我只是随便编个故事他就相信了,谁知道他是什么人扔在那里不要的小杂种……”
 
莱戈拉斯无法分辨那些粗鄙的词汇,但是他还是听明白了所有的话,他感到从头到脚的冰冷,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棍子,他只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根本没有遍寻他的父母和温暖的家。他被骗了,他只是个愚蠢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个被遗弃的野孩子。
 
房门被砰的一声狠狠推开,绿叶站在逆光的门口,胸腔中发出怒火的喘息,他就像只真正的野兽,他要撕碎桌椅,还有用温柔又丑恶的谎言欺骗他的人类。
 
然而远处传来的隆隆如雷鸣的震响几乎撼动了整个大地,有浓烟在天边燃烧,那是密林的方向。人类的铁骑已经经由他们遇到莱戈拉斯的密林入口如瘟疫般渗透进那片美丽的土地,关于那些神秘的宫殿和珍奇宝藏的传言早就啃食了人类的心,他们以火枪火油与投石器入侵,即使野兽与精灵也无法阻挡人类贪婪的脚步。
 
绿叶是破窗而出的,因为即使从二楼跳下去,也不会让他受伤,但他知道,在那山林间的,他曾经的伙伴正在遭受苦难。
 
他快速的奔跑,像一只矫健的鹿,他早已扯去了身上人类的衣服,露出下面的猎装,那些人类的气息才是真正不属于他的东西。纵使密林已经驱逐了他,纵使瑟兰迪尔已经舍弃了他,但他仍然要回去,他不属于密林更不属于人类,但是他想他至少还能为他所挚爱的人做最后的事,那么他也会感到幸福。
 
当矮人的战斧和黑蜘蛛的毒刺同时穿透人类身体的时候,一场守护家园的战斗真正打响,他们也许曾是劲敌,但是这一刻,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保护这片山林,他们最后的庇护所。
 
人类的火器十分先进,但异族的尖牙利爪同样势不可挡。大火从林地蔓延到宫殿,从河流蔓延到山脊,喊杀声,惨叫声,哀鸣声,汇成一首悲壮的哀歌。莱戈拉斯跳上枝桠,在树人的帮助下,一路艰难向着密林深处前行,他得找到瑟兰迪尔。
 
纵使林地之王拥有控制树藤与溪流的魔法,但人类的暗枪总是难防。当瑟兰迪尔幻化的黑色豹兽又咬碎一个人类的脑袋时,一道冒着硝烟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身后。一道影子从树梢上扑下来,好似无声的卷走了那颗火药,就像那个曾经的男孩扑倒在他Ada身上玩耍一样。
 
莱戈拉斯站在烈火中,他手中执着弓箭像一棵稳健的松柏,箭矢早在枪声响起之时就脱离了他的指尖,此时正直直钉在人类的眉心。
 
瑟兰迪尔此时也从刚刚的震惊中惊醒,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年轻的孩子。
 
“莱戈拉斯……”他急切的呼唤他。
 
绿叶背对着瑟兰迪尔没有动,只有那长发被火焰的热浪吹的不停飞扬。他杀死了人类,他的同类,他现在就像个有着赤红眼眸的野兽,他不属于密林,也不再是个人类。
 
泪水和鲜血同时划过心口的感觉,竟然让莱戈拉斯微微的松了口气,那属于人类的火药洞穿了他的身体,而他的Ada依然安然的站在他身后,这样就够了。
 
如魔鬼般的火舌烧焦那些树木,它们即使在坍塌时也会砸向奔跑逃命的人类,巨鹰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天空,而莱戈拉斯终于倒下的身体,就像坠入泥土的叶子。属于豹神的吼叫冲破天际,久久的震颤在山谷与林地之间,这幽暗密林将成为人间炼狱,因为半神发怒了,有人伤害了他最重要的人,他将以最残忍的方式回报,他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了莱戈拉斯的人,即使是他自己也一样。
 
 
侵略的人类一个也没能走出密林,那些尸骸和枪炮都被翻滚焦黑的泥土卷入地下,大雨像上神泼洒的泪,浇灭那些火焰也冷却那些仇恨,伴着夜色的到来,将林地全部清洗干净。
 
已是人形的瑟兰迪尔穿银色长袍,他在月光下有个发光的影子。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臂弯里抱着的已经了无生气的孩子,就像那曾经的日日夜夜一样,他静静的睡在他怀里,睫毛下有安稳的影。半神脚步不停,走过腐烂的土地,身后却留下一串冒出绿芽的绒毯。
 
雾气渐渐弥漫起来,那些枝桠终会再次繁茂,而那银白的身影,已经走向密林最深处,很快就消失了踪迹。
 
 
你不是野兽,不是怪物,却也不再是个人类,你是这世间的异类,你永无容身之所。当你被这世界相弃、相欺,那么还有我与你相伴、相爱……
 
“Ada,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对吧。” 
 
“我将与你同在,永不分离。”
 
 
尾声:
 
“好了,你们该回家了。”年轻的男子有清澈的声线,他穿着宽大的披风,兜帽盖住了多半张脸。
 
“他们后来怎么样了?”一个小男孩仰着小脸,“半神和男孩,他们最后怎么样了。”
 
他身边的几个孩子也眨着大眼睛期盼的望过来。
 
“真抱歉,故事太久远了,后来的故事我不太记得了。”男子站起身把兜帽拉了拉,收起露在外面的一截金发,“太阳快落山了,你们的父母在等你们回家了。”
 
“先生,您要去哪里?”一个穿粗布衣服的小女孩拉住他的衣角。
 
男子低下头似乎是在对她微笑,然后又抬起头,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山峦,那里有淡淡的云雾环绕,正被镀上橙黄色的光纹。
 
“我也要回家去了。”
 
“您住在大绿林吗?那边可没什么人家。”小女孩对这个神秘的人充满好奇。
 
“是的,我的家在那里。”
 
孩子们看着陌生男子走远,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带着疏离又亲切的气息。当远方的森林传来了隐约的兽鸣,那个穿斗篷的人也渐渐消失在了暖色的夕阳中。
 
 
讲述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总是会让人回忆良多,那故事已经太过久远,连我都快忘了它本来的样子。只是我一直记得,当我许下誓言时,当我决定与那片森林同生共死,当我发誓与山林之神生死相依,我就重获了生命,也拥有了真正的家园。
 
我们携手眺望那片绿林,共同守护异类族群。不管面对怎样的境遇,瑟兰迪尔依旧要我抱有一颗善良之心,我依旧是他的男孩,无忧快乐。
 
我要加快脚步了,Ada总是不想我离家太久,不过不管我走的多远都不会忘记这条路,这条铺满阳光与落叶的,回家的路……
 
End.
 
 
因为这篇和之前的牧神设定有些许雷同,所以没有写的太详细,换了一种叙事手法,全凭一张图和一首曲子完成的文,有种歌舞片或者动画片的感觉,希望可以有种画面感。看着瑟莱的热度,有种往事随风的感觉,不在乎热度那是骗人的,所以还是希望有一颗颗红心来关爱他们。这应该是瑟莱下今年的最后一篇了,春节外出,提前给大家拜个年吧,明年有缘再见。
 

评论(36)
热度(245)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