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鬼魂【短篇】

Summary:众所周知,蝙蝠侠组建了正义联盟,但是没人知道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陪伴在蝙蝠侠身边的还有一个“人”。
又名:《蝙蝠侠如此ooc为哪般?》
———————————————
正文:
 
1.
蝙蝠侠从不怕鬼故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在深夜的墓地里,看到了本该躺在面前这块墓碑之下的人突然的站在他面前时,他就不会害怕。
 
毁灭日之战以后,布鲁斯曾在悔恨下彻夜难眠,他为克拉克办了葬礼,并送他走完最后一段路,但是这都不能平息他心中的愧疚。他后来了解了很多关于克拉克,关于超人,关于卡尔艾尔的故事,于是他更难从“赢得了战役却失去了你”的自我折磨中走出来。
 
直到他找到了一个自我纾解的办法。他会在每个感到孤独的夜晚来到斯莫维尔农场边的克拉克的墓碑前,他放下一束永生花,然后和克拉克聊聊天。从开始的倾诉到后来的闲聊,虽然这是注定永远没有回应的对话,但是布鲁斯似乎是得到了某种慰藉。他的心情越来越平和,就好像有个人总会陪在他身边一样。
 
布鲁斯看着从墓碑后面飘出来的白色影子,以为自己终究是疯了,因为偏执的愧疚和思念,终于是逼疯了自己,因为他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正是超人——克拉克肯特。
 
“希望我没有吓到你,布鲁斯。”克拉克在夜幕里发散出微白的光亮,白色的衣服蓬松的卷发,他看起来就像个正在发光的天使。
 
“你,我……你是什么?”蝙蝠侠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觉得自己蠢透了,他至少应该问你是谁,而不是你是什么。
 
“你没有出现幻觉。”克拉克笑了笑,他慢慢走过来,脚下没有一点声音,但就像怕吓着蝙蝠侠一样,他走的很慢,“我其实是……”他走到他身前,伸出手去抓布鲁斯的手,他莹白的手指白的透明,却堪堪穿过了布鲁斯的手指,“我其实是,鬼魂。”
 
2.
驾驶隐形蝙蝠机返回哥谭的路上,布鲁斯一直有点恍惚,他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又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克拉克,好吧,他姑且称之为那是克拉克,因为确切的说,那是超人的灵魂体,而他真正的身体还在那块石碑之下。
 
布鲁斯急忙收回视线,克拉克发着微弱的光坐在那里就像个乖巧的小孩子,他非常平和,就像刚才他穿过他手指时,那种温柔的从他指缝溜走的感觉,有暖暖的温度。
 
超人连灵魂都是暖的,但他始终都抓不住他。
 
“你在害怕我吗布鲁斯。”克拉克终于忍不住发声,他觉得如果他再不说点什么,韦恩先生就要僵硬成一座石像了。
 
“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蝙蝠侠是坚定地唯物主义者,他从不愿相信神鬼之说。
 
“我的身体已死,但我的灵魂和精神一直都在。”超人抿了抿嘴唇看着漆黑的夜空,“我知道你经常来看我,还跟我说话……”
 
布鲁斯这座石像正在迅速回忆自己都跟克拉克的墓碑说过些什么,然后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裂开了。他又不知道,超人在地底下一字不差的听到了他的话!
 
“布鲁斯,其实你不必自责,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况且你还救了妈妈。”超人也觉得有点尴尬,毕竟那些十分感性的话出自蝙蝠侠之口还是让他有点惊讶的。
 
“我没有,我不是……”蝙蝠侠决定自己还是换个话题的好,他的人设就快要崩了。
 
克拉克笑了笑,“是你唤醒了我的灵魂,布鲁斯。”
 
3.
以真情打动超人,并让他的灵魂回归人间,这个设定,布鲁斯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的,但是这可能真实发生了,尤其是,现在的发展是,全世界都看不到这个名叫克拉克的鬼魂,而只有他布鲁斯韦恩能看得到。
 
“老爷,您又去肯特先生那里了?”老管家把一杯咖啡和一份小甜饼放在桌上,神情黯淡。
 
“布鲁斯,阿尔弗雷德看不到我?”有绒绒微光的克拉克鬼魂在毫无察觉的英国老人面前再次晃了晃手,“而且也听不到我?”
 
蝙蝠侠刚刚怕吓着他的老管家,现在怕是要吓着自己了,他忧愁的扶了扶额头,“很遗憾,我恐怕是这样的。”
 
阿尔弗雷德满眼悲伤,“您应该试着走出那些阴影了。”
 
布鲁斯抬起头看着克拉克正在对着他笑,上帝,他是在跟克拉克说话,这太乱了。“不是,阿尔弗雷德,我是说……好吧,我是说我没事。”
 
蝙蝠侠无奈的看了那个鬼魂一眼,竟然有意外的好心情。
 
“有人是在真的关心你,布鲁斯。”克拉克身上那种光让他看起来有种毛茸茸的可爱。“你该跟老人家说点什么。”
 
蝙蝠侠绷着嘴唇,像个固执腼腆的青春期男孩,他看到克拉克鬼魂向他挑眉毛,并用眼神鼓励他,就像在说,来吧布鲁斯,你该说点什么。
 
“好吧,我知道你关心我,阿尔弗雷德。”蝙蝠侠跟他的老管家从来都相处淡然,他们是默契的伙伴,但感情上的交流可谓少之又少,“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
 
布鲁斯说完这些有点慌乱的看了克拉克一眼,在得到一个肯定而欣慰的眼神后,他也如释重负的翘了翘嘴唇,他的确欠阿尔弗雷德一声谢谢。
 
英国老人有点惊讶,镜片后的眼睛甚至有点湿润。克拉克鬼魂悠悠的飘到阿尔费雷德的身边,然后轻巧的穿过了老管家的身体,五秒,可能只有三秒。布鲁斯得到了一个拥抱,来自阿尔弗雷德的拥抱。
 
上次来自管家的拥抱应该是在他还称呼他为少爷的时候,布鲁斯的父母去世后,他们好像就再没有机会拥抱对方了。
 
阿尔弗雷德放开布鲁斯的时候,发亮的克拉克也离开了管家的身体,他站在一边歪着头微笑。
 
“您需要好好睡上一觉老爷,我会按时叫醒您。”阿尔弗雷德看起来一切如常,他欣慰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克拉克,你能控制他人的身体?这是附身还是魂穿?”布鲁斯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只是短暂的控制了阿尔弗雷德的身体,我不能获得他们的思维和记忆,但我能感知他们情绪,或者达成一种共情,阿尔弗雷德刚刚的确想要拥抱你,我只是帮了他一下。”鬼魂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
 
布鲁斯不知道平时的克拉克是不是也这样,但是他觉得鬼魂可能的确喜欢恶作剧。他伸出手触碰克拉克的手指,看着他从指缝中划过,竟然有点遗憾。
 
“以后不准这么做了。”布鲁斯故作严肃。
 
那如果我说,其实是我想拥抱你呢。克拉克一边点头,一边在心中无声的说。
 
3.
带克拉克去冰岛寻找海王并不在布鲁斯的计划之内,但是他又不能把这个鬼魂一个鬼留在家里,思来想去,他觉得带着克拉克一起行动才最稳妥。
 
冰冻荒原上的蝙蝠侠全副武装,再看身边的鬼魂几乎就要和风雪融为一体。布鲁斯还是有点不习惯,他把风镜拉下来,“你,我是说你会冷吗?”
 
这么问有点傻,但是他又不能给一个鬼魂穿件防寒服,这见鬼的天气!
 
克拉克温柔的笑了笑,他知道布鲁斯在关心他,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心脏的跳动,但他依然觉得心里暖呼呼的,他冲布鲁斯摇了摇头。作为一个了不起的鬼魂,他其实可以呼的一下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但是他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布鲁斯,这让他觉得踏实,他觉得蝙蝠侠也这么想。
 
当那个长发的健壮男人说完一段冰岛语,又引来酒馆里的众人和声大笑的时候,布鲁斯的确不知所措,他的资料很有限,但是他不能再等了,他必须找到能战斗的伙伴。蝙蝠侠不自觉的向克拉克投去了一个眼神,那眼神可能有点委屈。
 
“抱歉布鲁斯,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鬼魂耸了耸肩膀,“或许你可以表现的友善一些,比如说,比如说微笑。”
 
于是布鲁斯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上帝,微笑是超人才会做的事,不是蝙蝠侠。尽管如此,他觉得这个笑容所带来的结果还是不错的,比如那个像座小山一样的男人把他拎起来撞上墙。
 
白色的克拉克鬼魂几乎要飞起来,他在自称亚瑟的男子身后飘来飘去,“布鲁斯我该做什么帮你吗,我可以帮你,我可以控制他……”
 
布鲁斯看着焦急的鬼魂先生差点就笑出来,但是他坚持维护了自己高冷的形象,毕竟他还被人掐着脖子呢。
 
“不,别那么做。”他坚定的对克拉克说。
 
然后长发男子松了手。
 
 
两人一鬼魂走在海滩上,克拉克极力克制自己不要说话,因为他觉得布鲁斯可能要生气了。他听着蝙蝠侠和亚瑟谈论即将到来的危机,布鲁斯在极力劝说亚特兰蒂斯之王加入他们的联盟。克拉克鬼魂其实挺着急的,他想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他一定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海王,但是蝙蝠侠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你知道超人吧,我曾经和他并肩作战……”布鲁斯在和海王说话,但是眼神一个劲儿的飘到身边的克拉克身上。
 
海王打着挺游向海洋深处,克拉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布鲁斯,这样可不行。”
 
“抱歉,我情不自禁……”
 
4.
寻找中城的巴里艾伦并说服他加入联盟,是蝙蝠侠一直在犹豫的,让一个孩子面对危险是他最不想做的事。所以布鲁斯决定完全尊重这孩子的意愿。
 
“所以你说的尊重巴里的意愿就是潜入他的家?”克拉克在这间仓库一样的房子里好奇的到处看,“你完全可以在门口等他或者等他在家的时候登门拜访。”
 
布鲁斯整理自己的三件套西装,然后坐在一把看起来比较舒服的椅子上,在门口等人与他的身份不符,大半夜蹲在墓碑前聊天这种充满违和的事他对克拉克一个人做过就可以了。
 
这时候巴里回来了,并且正在打开大门,见蝙蝠侠迅速进入了状态,克拉克鬼魂也找了张椅子坐下来,他们到现在连一个人也没招募来,这可真有点着急,克拉克十分想帮助布鲁斯。
 
“……你坐在我第二喜欢的椅子上。”年轻的小伙子有双伶俐的大眼睛,但他如果看到,现在超人正坐在他第一喜欢的椅子上,那他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布鲁斯,对待孩子要和善,保持微笑记得吗。”克拉克压低声音。
 
蝙蝠侠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他从脸上挤出一个别扭的笑容,那笑容在巴里眼里看来可能比哭还要难看。
 
年轻的异能者接住蝙蝠标并惊讶的看着对面这个穿着讲究三件套的中年男子,而表现的更为惊讶的是眼前这个鬼魂。克拉克围着巴里转了好几圈,看着他身上还残留的蓝色闪电,忍不住想伸出手摸摸。
 
“哇哦,他可真快!”克拉克鬼魂瞪着蓝色的大眼睛像发现了新大陆,“快问他愿不愿意加入。”
 
“这太唐突了……”
 
“什么?”巴里问他。
 
“我是说,我在组织一个团队,希望寻找有特殊能力的人……”
 
“你不用多说,我愿意加入!”巴里点着头满脸欢欣。
 
布鲁斯话还没说完就停在那里,像定格的电视节目。
 
“我就说吧。”那个鬼魂站在巴里身边胸有成竹的微笑,看着蝙蝠侠怀疑的眼神又马上举起双手,“我发誓我没控制他,是他自己的意愿。”
 
 
“我们现在有几个人?”年轻的闪电侠抱着披萨盒子跟着布鲁斯走到屋外。
 
“算上你就两个。”布鲁斯转头看着跟在他身边克拉克,“可能三个。”
 
中年男子绷着嘴角,他想开口让巴里坐到后座去,因为来的时候副驾驶上坐的是超人。但他看着克拉克鬼魂呼的一下穿过了车门,后座上多了个白乎乎的身影。
 
他们坐进布鲁斯的超级跑车,巴里一边嚼着披萨,一边不停的问着问题,蝙蝠侠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疼了。他侧过身能看到克拉克乖巧的坐在后座,似乎是非常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这披萨的味道真好。”克拉克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布鲁斯问他。
 
“我是说,你的超能力是什么来着?”巴里搭话。
 
“非常有钱。”蝙蝠侠还是布鲁西宝贝的人设不能丢。
 
布鲁斯在跟巴里说话,但眼睛一直瞄着后座的克拉克,他看到那个鬼魂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巴里手上的最后一块披萨,还在不自觉的舔嘴唇。
 
“巴里,能不能……”布鲁斯为难的撇了撇嘴,但还是十分坚持,“把最后那块披萨留给我。”
 
闪电侠觉得蝙蝠侠人不错,但是作为一个刚刚还说自己超有钱的商业大亨,现在却要跟自己要一块披萨?这与人设不符,超级违和。不过看在蝙蝠侠是他未来领导的份上,他还是忍痛留下了那块披萨。
 
克拉克鬼魂莹白的身体忽悠一下子消失在后座,随即布鲁斯又得到了一个拥抱。在巴里拥抱布鲁斯的那一刻,年长的男人就知道这又是超人干的好事,他们不是说好了吗。
 
布鲁斯发动了引擎不动声色,巴里坐在副驾抖着腿哼着歌全然没有察觉异样,而那个鬼魂笑眯眯的坐在后座,身边放着披萨盒。
 
“谢谢你为我要来披萨,布鲁斯,虽然我不能吃,但是我还是想感谢你,那个拥抱是我想对你表示感谢的意思,而且巴里是你的崇拜者,他也想拥抱自己的偶像……”克拉克有点担忧的看着面色严肃的蝙蝠侠,“你不会生气吧。”
 
布鲁斯转了个弯,几不可闻到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会生气。
 
 
5.
戴安娜来找蝙蝠侠的时候,布鲁斯正在修理他的战机,而克拉克鬼魂正在厚重的机甲门边穿来穿去。克拉克觉得挺有趣,既然他现在帮不上什么忙,那就不要捣乱的好,但在布鲁斯看来,克拉克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反而有点吓人。
 
他看着白乎乎的影子飘来飘去,他在战机里面能看到克拉克,再转出去,在外面依旧能看到他,天呐,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样不行!”布鲁斯扔了二号扳手。
 
克拉克停下来,半截身子在里面,另外半截在外面。
 
“这样的确不行。”神奇女侠高挑的身影走过来,“危险已经降临……”
 
鬼魂嗖的一下缩回了战机里,超级女侠是位迷人的女神,但她是亚马逊公主,谁知道她是不是有什么能看到鬼魂的超能力。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只有布鲁斯能看到他。他们在湖边小路漫步,听戴安娜讲述三个母盒的故事。如果现在戴安娜能够看到克拉克,那么一定会为他和布鲁斯频率一致的点头逗笑。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神奇女侠打趣蝙蝠侠,“心情还不错?”
 
被点名的那个人把视线从克拉克身上挪开,“维克多斯通就在附近。”这是克拉克刚刚告诉他的,“我会去找他,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鬼魂飘飘悠悠来到布鲁斯身边对他微微笑,“我也去。”
 
戴安娜疑惑的发现,蝙蝠侠是不是脸红了?
 
 
6.
人们说英雄的年代不会再来了,但是蝙蝠侠会告诉世人,它必须到来。
 
就比如现在,在无人的深夜街道上,蝙蝠侠和超人终于见到了这个人体与电子科技的完美结合体,他注定有着不凡的躯体,也注定了他不凡的责任,他和蝙蝠侠一样,就是必然的英雄。
 
布鲁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他将人类的命运摆在第一位,希望这位前哥谭大学的高才生可以怀揣崇高的信念,然而……
 
“如果你管这个叫恩赐,那我为什么还要付出代价。”维克多看起来就像个机器人,但他其实只是个有点爱钻牛角尖的大男孩。
 
蝙蝠侠很为难,他抿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克拉克此时正站在维克多身边,那眼神看起来充满怜爱,“我能明白他的感受,就像我第一次捏弯一把勺子,觉得自己就像个怪物。”克拉克垂着眼角看看布鲁斯,“恩…… 你可以和他说些感性的话,比如感同身受的故事……”
 
这下换蝙蝠侠垂下了眼角,他沉吟片刻后才开口,“我曾失去过重要的人……”说完后他不自觉的看向克拉克,那目光中有深情的闪光。后者的眼珠转来转去,鬼魂也会脸红吗?
 
为了躲避这尴尬的局面,克拉克鬼使神差的挪了挪步子,然后他的身影重合到了维克多的机械身体中。蝙蝠侠简直都要翻白眼了,因为他看着机器大个冲他走过来,然后给了他一个钢铁般的拥抱,好家伙,还挺沉的。
 
维克多嘭的一下飞上了天,看来布鲁斯的感同身受效果非常好。
 
克拉克咬了咬嘴唇,“这次你说的很好,布鲁斯,我觉得他会同意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为了让他加入而说的冠冕之词,我所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要拥抱你……
 
 
7.
午夜的24小时咖啡馆里,没有客人,只有最靠角落的一位客人坐在一个双人卡座上,客人穿着非常考究,面容英俊,是不是应该在哪里见过?他要了两杯热可可,一杯在他面前,另一杯放在他对面的位置上。
 
唯一的服务员躲在柜台里打哈欠,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一个人要点两杯饮品,是等人吗?他看到客人偶尔会说话,对着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微笑或者挑眉毛。
 
“玛莎说你总是喜欢在晚上喝一杯热可可。”布鲁斯抿了抿嘴唇。
 
克拉克鬼魂笑了,“谢谢你布鲁斯,虽然可惜了这杯热可可,但是还是谢谢你。”他偏了偏头看到柜台里的服务员看向这边,“不过,这样别人会觉得你很奇怪。”
 
“这没什么,就当我们一次普通的约会好了。”蝙蝠侠不太擅长微笑,但是他发现最近他真诚的微笑越来越多了。
 
他们只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在大战来临前的危难时刻,他们坐在无名的小咖啡馆里享受片刻安宁。店员歪在柜台里睡觉的呼噜声,不太清晰的音乐声,还有布鲁斯轻声的说话声。蝙蝠侠在超人死后才了解了这个氪星之子,然后在他成为鬼魂之后才了解了克拉克肯特。这很奇怪也很奇妙。
 
是谁说的,人的一生一定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原则,改变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例外。
 
即便,他现在是个鬼魂。
 
 
8.
与荒原狼的第一次正式对决还是不可避免的到来了,正义联盟现在算是半出道的状态,尽管钢骨的初衷只想着去救他父亲,闪电侠怕的一直在抖腿,海王压根就没出现,而还有个半透明的只会飘来飘去的超人。
 
好吧,蝙蝠侠知道这年头队伍不好带,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不好带。
 
不过,没有困难要上,遇到困难也绝不退缩,钢骨已经轰着大炮冲了出去,闪电侠以救人为本也消失在视线中,作为现在唯一的强有力战力,神奇女侠呐喊着冲向了外星怪物。
 
“布鲁斯,其实我可以试着去控制荒原狼,我……”超人从来没这么沮丧过,世界需要他,但是他除了会飞来飞去,然后发着光看起来很漂亮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不,绝对不行。”面罩下的蝙蝠侠声音粗糙沉重,语气也严厉了几分。
 
荒原狼那个样子光看看就觉得糟心,谁知道克拉克魂穿进去会不会被那个魔鬼禁锢或者干脆弄出个恶魔灵魂什么的,他蝙蝠侠可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留在这克拉克,剩下的交给我。”布鲁斯压低了声线,这可能是他这些天来说的最严肃的一句话了。
 
第一次作为场外观众观战的超人,感觉不太好。他看着电闪雷鸣叫喊震天的胶着战事没什么真实感,有的可能只是无力感。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跟着蝙蝠侠,那个自称超能力是有钱的人类,以血肉之躯去战斗的傻蛋。
 
蝙蝠侠一定是受伤了,他撞在石壁上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克拉克觉得自己都感到了疼痛,他不敢叫布鲁斯也不敢到处乱跑,他觉得这样一定会让蝙蝠侠分心的。所以谁能告诉他,作为一个鬼魂,除了暂时利用别人的身体给蝙蝠侠一个拥抱,他还能做些什么?!
 
 
人质虽然被救,但哥谭港被毁了,他们可以说输了这一仗,但是海王还是赶来了。站在堤坝上的蝙蝠侠有种疲惫的沉重感,亚瑟库瑞一身战甲十分威武,克拉克飘过他的身边,特意躲开了他的三叉戟。
 
“果然很像蝙蝠,我喜欢。”海王是个爽朗的亚特兰蒂斯人,他笑着调侃蝙蝠侠,并上前一步给了布鲁斯韦恩一个还带着水气的拥抱。
 
蝙蝠侠叹了口气,看着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白色影子,布鲁斯知道超人永远都不听他的话。
 
“看来你终于合群了。”来自戈登探长的调侃。
 
蝙蝠侠没有反驳,他只是侧头看了看身边的白色身影,在黑暗里翘了翘嘴角。他想,也许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另外一个人,不对,是一个鬼魂。
 
 
9.
再造引擎的秘密终于浮出水面,这个可以再生一个星球的神秘母盒也许可以让超人再度活过来,这个认知让蝙蝠侠激动又紧张。
 
戴安娜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克拉克鬼魂正坐在巴里身边,他托着腮帮,把脸颊挤的鼓鼓的,那样子很可爱。布鲁斯不得不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他现在需要说服大家接受他的建议。
 
布鲁斯真的很想告诉大家,超人就在这里,在你们的身边,他的灵魂依然存在,复活他才是最佳方案。他蝙蝠侠没有掺杂一点私心,绝对没有。
 
“布鲁斯,我们应该从长计议,复活我的确存在很大的风险。”鬼魂轻轻走过来,站在蝙蝠侠和神奇女侠之间。
 
蝙蝠侠用一种可以称之为悲伤地表情看着克拉克,仿佛这间屋子里现在只有他们俩个人,“不,我坚持……”
 
戴安娜奇怪的看着布鲁斯露出这种表情,他们刚刚还拔剑弩张,但下一秒,神奇女侠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只是微微一个闪念,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那可能出自某种感同身受的共情。
 
于是,闪电侠惊讶的看着本应该揍蝙蝠侠一顿的神奇女侠上前给了这个中年男人一个拥抱,那拥抱里饱含着释怀与理解。
 
“他们就这么和好了?”
 
“虽然我还不太清楚他们说的史蒂夫是谁,但是我敢保证蝙蝠侠也有一个失去的爱人。”
 
钢骨在一边使劲的点了点头。
 
克拉克穿过戴安娜的身体,然后依旧看着布鲁斯的眼睛。我想回到人间,回到这个世界,也回到你的身边。
 
 
10.
闪电侠和钢骨去挖掘棺木时,克拉克还坐在布鲁斯对面,面前是小甜饼和热可可,那些蒸腾的热气几乎和克拉克鬼魂融为一体。
 
“如果,我是说如果失败了……”克拉克低下头又抬起来,“请你不要难过。”也许我会消失,连灵魂也消失。
 
布鲁斯不说话,他就像个在生气闹别扭的孩子,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玩具,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糖果,也可能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这种未知的无力感觉让蝙蝠侠觉得自己虚弱至极。他甚至有种就这样让克拉克鬼魂一直在他身边就好了的感觉。
 
但蝙蝠侠终究不是小孩子。
 
 
“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他爱过,工作过,他更具有人性。”布鲁斯在和阿尔弗雷德说这些话的时候,克拉克就在他身边。“世界需要超人,联盟需要克拉克……”
 
蝙蝠侠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因为他知道克拉克知道那是什么。因为曾经在那片漆黑的墓园里,克拉克一定听到过一个声音对他说:我需要克拉克。
 
 
11.
众人伪装进入氪星飞船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克拉克一直跟在布鲁斯身边,他看着海王打开自己的棺木,而自己空荡荡的躯壳就躺在那里。蝙蝠侠站在最后面,像是在害怕。
 
“布鲁斯,你有准备备用方案吧,我是说,如果我失控,你可以,氪石……”
 
“你知道我永远不会再用那个。”布鲁斯塌下嘴角。
 
“那么就唤醒我,就像你曾经做过的那样。”鬼魂莹白的身体慢慢飘起来,他最后冲着蝙蝠侠温柔的笑了笑,“一会见,布鲁斯。”
 
看着克拉克的灵魂回归原本的身体,布鲁斯眼神晃动的神情简直令人心碎。
 
“我怎么觉得蝙蝠侠看起来是要哭了。”钢骨偷偷的问海王。
 
“所以我才说我不赞成这件事。”亚瑟耸耸肩膀,上前一步抱起了克拉克。
 
 
当我特别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闪闪发光,它会带我寻着你的脚步,直到我找到你,然后唤醒你,最终我会带你回家。
 
 
12.
“我醒来的时候的确失控了,真抱歉,B。”
 
“不,和你真的复活过来相比,那不算什么。”
 
正好经过门口的海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揉了揉自己还在酸痛的肩膀,并在内心深处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他在荒原狼之战后对布鲁斯的领导提出过质疑,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蝙蝠侠究竟有没有能力领导正义联盟。正如超人刚刚复活时,蝙蝠侠磨磨叽叽赶到时并没有第一时间帮助他的队友而是忘情的呼唤着克拉克的名字。
 
即使超人后来终于清醒过来,但他认为这的确过于感情用事了。
 
不过后来超人对此事做了解释,他说让他恢复理智的正是布鲁斯那饱含了真挚情谊的一句克拉克。
 
也许他们之间的友谊真的如此伟大,那么他海王也希望能有几个这样过命的朋友。所以后来亚瑟觉得还是为自己购买一份额外的商业保险比较好。
 
 
13.
“超人可以单挑我们四个,是我们太弱了还是他太强了?”巴里咬着一块馅饼。
 
“这不科学,他就好像能预测我们的下一步动作,他对我们简直了如指掌。”钢骨正在做着缜密的电脑分析,“就像看穿了我们的思想和灵魂。”
 
 
“布鲁斯,我发誓我没窥探过他们的心灵和记忆,但我能预测他们的一些想法,可能因为我曾共享了他们的情绪,而产生的一种后遗症吧。”克拉克抿了抿嘴唇。
 
“这也不是件坏事。”蝙蝠侠享受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还好克拉克当初没有魂穿自己的身体。
 
今天的蝙蝠侠也觉得自己充满了智慧。
 
然而充满智慧的蝙蝠侠先生转了转眼珠,上前一步,把克拉克忽然的抱在了怀里。超人被这个匆忙的拥抱惊得僵直了脊背,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然后他听到蝙蝠侠说,“联盟里的每个人都给了我拥抱,唯独缺了你的。”
 
现在,蝙蝠侠终于得到了来自超人的拥抱,他慢慢收紧手臂,心底有满满地真实感。克拉克也环住年长男人的背,他借助别人的身体给了布鲁斯那么多拥抱,那些心疼的、敬畏的、鼓励的、感同身受的拥抱,而现在这个拥抱来自真正的克拉克,那一定是温柔的、羞涩的、深情的、或者还有爱慕的……
 
14.
布鲁斯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克拉克正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他,年轻人身上紧裹着白色的羽绒被,只露出已经吹干的蓬松卷发和小巧的脸蛋,这让他看起来有种毛茸茸的可爱。
 
“想不想要热可可,我想厨房一定还有阿尔弗雷德烤的小饼干。”布鲁斯坐在床边,停下正在擦头发的手,忍不住伸手过去捏了捏克拉克的脸蛋,而年长者只穿了条松垮的睡裤,裸露着上身还有水珠。
 
年轻人把眼睛从布鲁斯那宽阔的肩上移开,稍微有点脸红,“你饿了吗布鲁斯,嗯……你等等。”
 
随着克拉克的话音落下,布鲁斯感到了一阵疾风飘过自己的眉梢,眼前一花之后,克拉克依旧坐在他面前,围着白色的羽绒被笑眯眯的看着他,额头上的卷毛还在轻轻晃。
 
但在他面前,已经多了个披萨盒,隐隐泛着热度。
 
“来自超人的特快专递!”超人得意的笑笑。
 
“不穿衣服的特快专递?”布鲁斯稍稍拉开裹在克拉克身上的白色被子,那里面能看到赤裸着的鼓鼓的胸膛和紧致的腰线,除了一条白色内裤其他都是光溜溜的。“谢天谢地你还穿了内裤。”蝙蝠侠危险的挑了挑眉。
 
超人微微红了脸,“我很快的没人看到,就像……鬼魂。”
 
布鲁斯从嗓子里发出了无法抑制的笑声,他栖身上前,扣住克拉克的后颈,直接贴上他的嘴唇,“那你一定是世上最可爱的鬼魂……”
 
他们吻在一起,嘴唇粘腻着再难分开。披萨盒顺着床沿滑下来掉在长毛地毯上。蝙蝠侠决定先不享用他的超人特快披萨外卖了,因为他得先吃点别的。
 
 
尾声:
 
巴里来到大厅的时候还穿着他的圣诞主题睡衣,他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典型的低血糖。
 
“怎么了巴里,我以为你会第一个冲下来拆礼物。”戴安娜带了红绿配色的发卡,像个可爱的小女孩。
 
“我得找蝙蝠侠谈谈。”闪电侠艰难的打了个哈气,“这对联盟至关重要。”
 
维克多正飞在空中,摆正大厅里那棵巨大圣诞树顶端的圣诞星星,他转了个身飞下来落地,“我没监测到异动,出了什么事?”
 
“真希望外星人也过圣诞节,他们就不能老实点吗。”海王的T恤衫上有个麋鹿的印花图案,他把一个礼物盒放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可是我在陆地上过的第一个圣诞节,谁来捣乱我会揍扁他!”
 
这时,布鲁斯也出现在大门口,他今天穿了砖红色的针织衫,有节日的气氛。克拉克跟在他身后,白色毛衣看起来很柔软,让他看上去依旧是毛茸茸的可爱。
 
“布鲁斯,这件事非常严重!”巴里难得的正色让布鲁斯也警惕起来。
 
“出了什么事?”他们围在圣诞树周围,其乐融融。
 
“联盟总部可能闹鬼了。”巴里神秘兮兮。“我昨晚从中城带回来那家最好吃的披萨,结果它就在我眼皮底下消失了!这太邪门了!”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维克多转动那只可以扫描一切的眼睛,“我有时候会在深夜听到楼梯上有类似风声,我的声音监测系统非常灵敏,但是连接主机的视频监控又捕捉不到画面。”
 
“我好像也……我在路过书房时也听到过怪声。”亚瑟抖了抖他浑身的肌肉,他们亚特兰蒂斯不流行鬼故事,他宁愿勇斗外形生物也不要调查鬼怪。
 
“其实这座老宅年代久远,可以追溯到……”阿尔弗雷德端着茶点从他们身后冒出来,吓得巴里捂住了自己脆弱的小心脏。
 
布鲁斯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退,站在克拉克身边歪头小声对他说,“看来你还是被发现了。”
 
超人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红色,他也把声音压低,“要不是你总是三更半夜呼叫我有紧急情况到你的房间!还有那次我说了不要在书房……”
 
“这也不错。”布鲁斯挑了挑眉毛,“正义联盟需要些神秘的小故事,比如一个可爱的鬼魂。”
 
他们站在窗边阳光最好的位置,看着那几个人聚在那里热烈讨论,脑洞已经开到了圣殿骑士团的无头战神。
 
壁炉里的篝火正旺,圣诞树闪闪发光,有小松饼和热可可的香味弥漫在温暖的空气里。
 
布鲁斯从身后悄悄的碰触了克拉克柔软温暖的手指,然后缠绕它们,随即他们扣紧了手掌。克拉克抿着嘴唇轻轻笑,布鲁斯眼角有温柔的褶皱。
 
在超人复活之后的很长时间以至于他们之后在一起的长久生命里,布鲁斯总是会不自觉的伸出手碰触克拉克,那可能是某种失而复得后的患得患失,或是情难自控下的不由自主,他总是想一次次的确认,克拉克就在他的身边,不会忽然消失,也不会温柔的从他指间溜走。
 
这一次,我抓住你了。
 
 
“我会像个鬼魂一样一辈子缠着你。”
 
“求之不得……”
 
End.
 
 
正联电影里蝙蝠侠为什么ooc了?可能就是这样吧!老蝙蝠需要关怀与拥抱,而克拉克会带给他。克拉克鬼魂或许将成为正联的不解之谜吧!细节勿考据,感谢阅读。圣诞快乐!

评论(39)
热度(445)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