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平凡之路【短篇】

Summary:蝙蝠侠和超人都不能使用超能力,他们将在这一天,走一条平凡之路。
————————————————
正文:
 
“布鲁斯,我只是飞回大都会,不会有问题的。”超人垂着眼角,有些委屈。
 
“你的身体扫描可不是这么说的。”蝙蝠侠固执起来简直令人发指。
 
阿尔弗雷德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他已经见惯了这两个人别扭的推诿和固执的关怀。
 
这要从荒原狼一战之后说起,超人虽然复活了,而且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的确没给他充足的时间。热视线会导致头疼和眼眶欲裂的疼痛,使用超能力后会有肌肉酸痛甚至眩晕感。超人依旧拥有超级能力,但就像是病了。
 
母盒巨大的力量的确给了超人更多力量,却也给了他伤害,超负荷的能量并没有被身体完全适应和融合就被过量的使用,这当然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我真的没事,这些就像是排异反应,很快会过去的,我可是超人……”克拉克当时是这么说的,他不想他的新伙伴们为他担心,于是有些虚弱的笑了笑。
 
当时海王腾的一下站起来,撞倒了那把椅子,“你没有超能力也是超人!”亚瑟就像个有脾气的大男孩,对超人又像个护犊的大哥哥。
 
“你的确需要休息,卡尔。”戴安娜决定摆出大家长的姿态。
 
“地球可以交给我克拉克,我保证十秒,不,五秒钟就到位。”巴里是个懂事的孩子。
 
“还有我呢,天上的事我也会时刻保持监测。”维克多也难掩担忧,现在他也可以自豪的说,他和超人并肩作战过。
 
而布鲁斯又犯了内疚的老毛病,超人总是能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以前是现在也是,但自己总是会给他带来伤害。
 
“那,好吧……我会休息的。”超人在几双恳切的目光下败下阵来。
 
但是超人从来都不听话。
 
他溜出去救援一艘宇航飞船后坠入大西洋,被捞出来的时候像一只落水的小狗瑟瑟发抖。在化工厂火灾现场使用冰焰吐息之后像得了肺病的烟鬼,蝙蝠侠差点就要启用呼吸机。无论布鲁斯怎么把超人留在大宅,他总有办法悄无声息的溜出去。
 
“克拉克你就不能相信我们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当责任成为一种习惯,有些人总是会过于苛求自己。
 
 
“所以克拉克,至少在今天,不要使用超能力。”
 
蝙蝠侠是个冷酷的人,这是他给人的假象,黑色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保护色。但此时他诚恳的眼神令克拉克动容。
 
俄罗斯大战之后,他们抛却了之前的所有误会与隔阂,心结完全打开就意味着一些更深刻的情绪在慢慢滋长。比如真正让超人恢复理智的并不是他的知己露易丝而是蝙蝠侠,超人发誓永远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好吧布鲁斯,我保证,在今天不使用任何超能力。我会乘坐交通工具回大都会”
 
英国管家适时的上前一步开口道,“亚瑟回了亚特兰蒂斯参加祭祀活动,维克多今天会去斯通家庭日,普林斯女士去了史蒂夫的老家,还有……”
 
“还有巴里今天去看他父亲了。”布鲁斯接话,“所以你想说什么阿尔弗雷。”
 
“鉴于超人总是不听医嘱的一贯作风,理应有人护送他回去,而您是现在唯一有空的那个人。”英国绅士字正腔圆,“哦我想起来我要去修剪我的兰花了。”
 
今天是正义联盟的公共假期吗,布鲁斯看着老管家离开的背影不禁想,“好吧,我去开车,直升机是不是低调些?”
 
克拉克转了转蓝色的眼珠,“B,我认为平等是我们相处的基本原则是吗?”
 
“所以?”
 
“听说你的超级能力是,富有?”
 
戴好眼镜的克拉克挑着嘴角笑出小虎牙,那通常是他小小恶作剧的表现。
 
所以当哥谭首富韦恩先生站在哥谭港的轮渡码头时还是有点尴尬的,他出资修复了整个港口却是第一次以普通乘客的身份登上一艘渡轮。他尽量穿着低调,还特意弄乱了头发戴上帽子,但是依旧有人在偷偷看他,并且随时准备上前确认。
 
布鲁斯转了个身看着他旁边戴着那副老土眼镜的克拉克肯特,眼中写满可以称之为不解又委屈的表情。
 
克拉克耸了耸肩,“我可能自带了男主角光环?”
 
得意的小小笑声被汽笛声盖掉了,但超人额前那一撮随着海风不停摇晃的小卷毛,却怎么也无法让布鲁斯移开目光。
 
“不克拉克,不要扫描船舱,那个人也不行。”布鲁斯低头在他耳边小声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在今晚十二点以前,不要使用超能力。”
 
克拉克抿着嘴,他慢慢收起超级视力,让那些船舱下的发动机和人体细胞慢慢离开他的脑海。
 
“放松,今天你只是克拉克。”布鲁斯的语气很温和,像蓝蓝的天空飘过舒爽的风。
 
海鸟追着桅杆飞翔,像定格的旗帜,有货车司机在甲板上大笑,而他们眼前只有被推开的白色浪花。
 
“这感觉,不错?”克拉克看着身边的布鲁斯,他即使带着帽子也难掩英俊的侧脸,刮净胡茬的面庞就近在咫尺。即使拥有超级视线他也从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布鲁斯韦恩,他想或许他错过什么。
 
渡轮缓缓靠岸后,他们随着人流继续前行,拥堵的交通当然令人懊恼,但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最后他们选择搭乘地铁。
 
一股股的人流就像奔腾的角马群渡过马拉河,被挤在铁皮车厢里的克拉克有点局促,他不得不和韦恩先生贴在一起,就像依偎或者拥抱。他以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们可能永远也不会靠的这么近。
 
“不要超级听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布鲁斯微微低头看着几乎靠在他怀里蓝眼睛。
 
超人抬起头又迅速低下,他深呼吸收起逐渐蔓延的超级听力,轨道的摩擦声,铁门的挤压声,人们的交谈声,报纸的折叠声。当这一切渐渐离他远去,他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声音。
 
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跳声。
 
他从没仔细的聆听过布鲁斯的心跳,他的心脏健康强壮,这没什么好担心,但是他就在眼前,用一颗沉稳跳动的心贴着自己,这是他从没想过的,他差点错过了什么。
 
克拉克的胡思乱想终止于一个紧急刹车,他一头扎进布鲁斯怀里,差点撞到蝙蝠侠英俊的下巴,这该死的身高差。
 
克拉克匆忙的抬起头,他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车厢广播响起,似乎是列车出现了故障,通知乘客不要惊慌,有序的返回地面搭乘其他交通工具,人们发出了沮丧的叹息声。有人在抱怨迟到或是延误的约会。
 
超人从来都有所担当,他当然应该帮助被困车厢的人们摆脱困境。但是蠢蠢欲动的超人,被一双有力的手按住了背,他们现在终于以拥抱的姿势站在这里。
 
“不,这没那么糟,我们可以按指挥的做。”
 
超人只是在内心里挣扎了一下就听取了蝙蝠侠的意见。
 
所以当列车缓慢的入站然后清空了所有人之后,布鲁斯和克拉克又跟着汹涌的人潮被推回了路面。
 
汽车和人潮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急匆匆的年轻男子跑过去抓住了车门把手,而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同样的把手。
 
“真抱歉我赶时间。”年轻的女士有些羞涩。
 
“我也…… 或许,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搭车,请问你去哪?”
 
一个同属于中央公园车站的巧合。
 
“你好,我叫琼斯。”
 
“你好,我是威利。”
 
他们看着年轻男女一同进了出租车,也许一段美妙的缘分就此展开在一个地铁故障的早晨。
 
“世事难料,坏事也会变成好事。有时候……抛开超级力量,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布鲁斯冲着克拉克挑了挑眉毛。
 
但后知后觉的两个人才发现最后一辆空闲的出租车也已经被拦走了。所以在这个闹市的街道,他们被淹没在人潮中,就如亿万个平凡的普通人那样,束手无策。
 
“来吧,我认识步行的路。”
 
他们走过52号大街,也穿越小巷,没有捷径,只是随心所欲的左转或右转,反正他们总会到达目的地。
 
走过中央广场的时候,他们在超人纪念公园驻足,超人复活后,大批市民倡议重修超人雕像,但超人本人拒绝了。公园广场依旧空着,那些鲜花和蜡烛一刻也没有间断过,人们知道,虽然雕像不在了,但是超人已经永远驻在他们心间。
 
“说实话,你当时来给我献过花吗?”克拉克问身边的布鲁斯。
 
中年男人有点别扭的笑笑,“不,一次都没有。”
 
“哦你可真过分。”年轻人佯装撇了撇嘴,接着笑起来,“我知道,玛莎说你经常去斯莫维尔,我墓碑前的鲜花一直没枯萎过。”
 
因为你在那里…… 布鲁斯想这么说,却又停下来,他看着克拉克微笑的侧脸,觉得他可能什么都知道。
 
经过约瑟老区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场火灾,一栋八层的老公寓楼失火,正有人从冒着黑烟的建筑里跑出来。
 
克拉克快步走到路口,他习惯性的扯了扯领带,该死的他今天没穿制服,这都要怪布鲁斯,他为什么没给自己也准备个备用方案。或许他可以用通信器呼叫闪电侠,或者维克多也行……
 
正在超人天人交战之时,一部手机伸到他眼前,克拉克不解的看过去,是布鲁斯,正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不如做点力所能及的事?”韦恩先生挑眉的样子真是有点讨厌。
 
克拉克打了火灾报警电话,救火车救护车和警车很快赶来了,高压水枪和抢险队迅速投入到营救工作中,场面井然有序。
 
一个十几岁的黑人男孩用救生绳从八层的室内成功逃生,还救了自己的狗狗。一个超过三百磅的胖哥背着房东老太太跑出来的时候,围观的邻居们给了他掌声,男子不好意思的咧嘴笑。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超级英雄?我会说不止我们几人,那可以是六百个六千个。”布鲁斯停下来扭头看看克拉克,“这是你让我知道的克拉克。”
 
克拉克看着那被扑灭的火花和逐渐消失的浓烟,了然的笑了笑。他推了推眼镜,氪星人其实很容易脸红,这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
 
 
午餐他们当然不能选择高级餐厅,因为蝙蝠侠也被限制了超能力。那么一家全大都会最好吃的热狗店怎么样,克拉克还留着打折会员卡。
 
他们挤在人群里排队,然后坐在露天卡座吃热狗和纸杯饮料。座位很小,布鲁斯的膝盖总是碰到对面的克拉克的。克拉克想挪挪身体,却发现无处可逃。
 
韦恩先生很久没这样过了,为了这一点点局促的紧密接触而小心翼翼,他抬眼看向克拉克,镜片后面颤动的睫毛都看得很清楚。
 
“克拉克……”
 
“我知道,我不会用超级嗅觉,这个蛋黄酱很好闻,我会好好享受。”
 
克拉克说得很快,好像要极力掩饰什么。他摒弃了超级嗅觉,鼻息间的只有蛋黄酱和肉汁的香味。还有点别的什么味道?
 
对面的韦恩总裁穿精致的高定休闲西装,挤在椅子里的样子有点可笑。淡淡的古龙水味,杉树或者甘草。那味道不像蝙蝠侠战衣上有孤独凛冽的味道,这味道很肃穆也有温和的踏实感。
 
 
午后阳光把那些玻璃幕墙照的发亮,一条林荫小道上似乎出现了问题。一只黑色猫咪被困在树上,布鲁斯都要很没形象的翻白眼了。超人永远有一种吸引猫咪的体质?算算他一天要救下多少只猫就知道。
 
“恩…… ”克拉克站在街对面抿着嘴。
 
“不行克拉克。”布鲁斯郑重地摇了摇头,“或许它得学着自己下来。”
 
克拉克转了转眼珠,“布鲁斯,你会爬树吗……”
 
感谢上帝,解救布鲁斯的是个小女孩。一个六七岁的漂亮女孩,有黑色的长卷发和蓝眼睛,她熟练的爬上树梢,然后抱着猫咪又灵巧的爬下来,像只灵活的小猴子。
 
“哇哦,她可比你灵巧多了。”克拉克笑着看向布鲁斯。中年男人耸耸肩表示赞同。
 
小女孩跳下树,对着她的家人炫耀,“瞧我救了一只猫咪,我就像超人!”
 
一个个子更高的男孩子走过来,“你才不是超人,超人是男生!而且蝙蝠侠才最酷!”
 
“本!可是我救了乔治!”小女孩对他的哥哥吐舌头,然后转向另外一边的父母,“那我可以做女超人吗妈妈!还有我可以养乔治吗!”
 
克拉克和布鲁斯看着一家人沿着小路笑闹着离开。
 
“你说蝙蝠侠和超人谁更受欢迎?”克拉克不禁笑着问。
 
“超人是伟大的……”
 
“哦得了布鲁斯,伟大的人是丘吉尔,不是超人。”
 
蝙蝠侠真诚的笑出了声。
 
多年后,也许人们会问,正义联盟究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他们都希望那不是胜利或者和平,而是信念,它会让人们变得更好。
 
布鲁斯和克拉克沿着林荫道一直走,不管那将通向何方。
 
 
他们在傍晚时分误闯入一个假日集市,这里人很多,二手货、工艺品、旧家具还有烤香肠。克拉克四处张望的空档却失去了布鲁斯的踪迹,他们被人群冲散了。
 
没有使用超级视力和超级听力的超人忽然特别慌张起来,他不再有坚定的步伐和理智的思考,超人只是迈着错乱的步子,伸长脖子垫着脚到处看,甚至差一点就喊出来。
 
“嗨,别把自己弄丢了……”忽然的声音出现在克拉克身后,他慌张的撞上一个人,那是布鲁斯。
 
你终于找到我了。
 
这是克拉克的第一个想法,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好像是终于松了口气。他看着中年男人微微喘着气,鼻尖上有细细的汗。克拉克想说点什么,却觉得一只手拉住了他。
 
人很多,很杂乱,光线很暗,而克拉克不能使用超能力,所以他们应该拉住彼此以防走失,这是必要的措施。
 
克拉克动动手指,勾住了布鲁斯纤长的小指,他们磕磕碰碰步伐不合,却有并肩而行的影子。
 
他现在忽然无比渴望,他希望他只是个平凡的人,不用披荆斩棘,不用翻山越岭,就只是被一个人拉着手,走一条平凡之路。
 
 
当阳光完全消失,钢骨通过通信器联系了超人,“克拉克,听说你回了大都会,有事发生记得呼叫我……”
 
“维克多,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克拉克抬头很快的看了看身边的布鲁斯,偷偷翘嘴角,“平凡的一天。”
 
 
晚间的小酒馆,是个不错的消遣之地,人们挥舞酒杯,说些粗话,在这里可以忘记一天的烦恼。
 
克拉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钻进这家看起来古旧的酒馆的,这里空气有些浑浊,大嗓门的男人和高声尖笑的女人。对了水的劣质酒水让韦恩先生皱起眉头,不过在这里谁会在乎呢。
 
克拉克小口抿着龙舌兰的样子像在喝果汁,“我喝不醉,这个我可控制不了……”
 
还没等超人说完,肩膀就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然后有冰凉的液体溅落在他肩膀的衬衫上,一整块印记很快晕开。
 
“嘿!你挡着我的路了,小姑娘!”一个拎着酒瓶的高壮男子满身酒气,大胡子上挂满酒液。“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这是我的地盘,来,向我道歉!”
 
克拉克站起身,他转了转手腕,在考虑怎样才能不把他打出大门。忽然身边多了个人影,然后他听到蝙蝠侠似的低沉声线贴在他耳边,他说,“那就控制你的超级脾气和超级力量,然后剩下的交给我……”
 
他能感觉布鲁斯用了全力,没有拳套和装甲的布鲁斯也就是比普通人多了一点迅捷和力量。那个醉鬼直直被揍出去摔在一张桌子上,酒馆里立刻惊叫四起,布鲁斯揉着自己发疼的拳头咧了下嘴。
 
而克拉克歪了歪头向后退了一步,他觉得有时候也得让老男人得到展现自己舞台。
 
不过五分钟后,他们就改变了想法。十几个鼓着肌肉的壮汉站在布鲁斯和克拉克面前的时候。布鲁斯也向后退了一步。
 
克拉克抬头看了布鲁斯一眼,挑着眉毛像是每次正联会议上他向联盟顾问询问意见一样。马力全开然后揍翻这些混蛋?
 
当然不!
 
他们默契的一起转身,冲向大门,撞开门跑向昏暗的后巷。他们现在处于下风,撤退才是最佳方案。身后有吵闹的声音追出来,谩骂声不绝于耳。
 
如果让人知道,超人和蝙蝠侠被一群混混追的满街跑,不知道正义联盟是不是要关门了!
 
克拉克跟在布鲁斯身后,他控制着自己的超级速度,甚至觉得自己在急促的喘息。布鲁斯身手敏捷的推倒一个垃圾桶,然后拉住克拉克的手继续跑。他没发现自己和超人的眼中都有笑意。
 
他们沿着潮湿的石板路一直跑,好像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路边有卖艺的的歌手在唱歌,他们跑过他身前也没空留下一张钞票。
 
那歌里唱:你有一双我平生所见最甜蜜的双眼,你的笑容俘获了我,我感觉残缺不全,直到再次看到你的笑脸,我正坠入爱河,在你向我飞落之后,我坠入爱河……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嗯绝对!”
 
正联主席和顾问在短短的共事中经常存在分歧,但今天他们似乎终于达成了某种共识。
 
 
夜已深沉,他们走过一座无名的叹息桥,上帝悲悯人间,所以有了叹息桥,人们在桥上忏悔并得到宽恕,然后就能再次上路。
 
“你知道明天的天气吗?”克拉克靠在栏杆上把手揣在外套口袋里。
 
布鲁斯下意识的抬起手上的腕表式终端准备查看天气云图,却很快被一只手阻止。
 
“你说今天不能用超能力。”克拉克伸手点了点,“超级终端也不行。”
 
布鲁斯乖乖放下手臂,抬起头看暗色的天空,大都会的夜空没有星星,它们被霓虹吞没,但他知道在遥远而浩瀚的宇宙中,那里正燃烧着璀璨的繁星。
 
“那么我只好预测天气了。”黑暗骑士抱着手臂佯装仔细观测天象。
 
克拉克被逗笑了,超人可以利用超视线观测云层和气流,但是他放弃了,因为他答应了布鲁斯,而且他也想听听布鲁斯的预测。
 
“明天将会是晴天,无风……”布鲁斯的口气十分笃定,“也许会有云层偶尔遮蔽,然后下一场雨。”
 
超人睁大眼睛看过来。
 
“狂风之后落叶很多,带来了冷空气和小雪,入夜后说不定会有雷电,夜里的彩虹我们可能看不到。”韦恩先生挑着眉毛看着天,就像睁着眼睛说谎话的男孩。
 
克拉克终于知道这个韦恩可能是在捉弄他,他撞了一下布鲁斯的肩膀,当然是用普通的力度,接着又忍不住笑起来。
 
“总之……”布鲁斯叹了口气,看样子是要做最后的总结,“总之不管是什么天气…… 你都会在吧。”
 
你都会在我身边吧……
 
蝙蝠侠收回视线,直起身体顺便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走吧,该回去了。”
 
克拉克有那么几秒的呆楞,他看着微暗街灯下快了他半步的布鲁斯韦恩,他花白的鬓发和刚毅的轮廓,然后跟紧了那个身影。
 
在这一刻,在他视线前方的不再是天空,飞船和散步的猫,而是那个人的侧脸。
 
 
当他们终于回到了克拉克的小公寓的时候,就像完成了一场奇幻之旅,虽然那是条再平凡不过的路,但却给人以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
 
“还有三十秒就到明天了。”克拉克看了看一直未停摆的时钟,“我就可以使用超能力了。”
 
“你听起来并不高兴?”布鲁斯站在屋子中央的那片月光下,脚下是蝙蝠侠的影子。
 
年轻人露出小虎牙真诚的笑笑,走过来与年长的男人面对面而立,“那么接下来,蝙蝠侠先生是想走大门还是窗户?”
 
“我可才刚来。”不用变声器的时候,布鲁斯其实有深情款款的声线,“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想做件事。”
 
“你想做什么?”
 
“亲吻克拉克。”与这回答同时落下的还有中年男人温和的吻,不热烈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坚持。克拉克愣了一秒,然后微微的回应他,他们就像初学者,羞涩中带着独占欲,“你的换气太快了,克拉克。”
 
“你忘了我还不能使用超能力吗。”他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远处教堂的钟声在午夜时分敲响,遥远的钟声似乎正在唤醒超人身上的神奇力量。
 
当钟声结束,超人无意识的轻轻飘浮起来,小火箭又可以升空了,当然,现在还不行。
 
布鲁斯拉下轻飘飘的超人,他们稍稍分开然后贴得更紧,“现在我想我要亲吻超人了……”
 
 
我曾沿着崎岖道路前进,我感觉自己孤独迷失,但你向我张开了怀抱,带着我的所有缓缓下沉,在你向我飞落之后,我会坠入爱河……
 
 
尾声:
 
“克拉克,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吗?为什么你每次回大都会都要那么麻烦?”巴里正从披萨盒里拿出最后一角披萨,“要知道你嗖的一下,比我还快。”
 
超人系好风衣扣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个人跟我说……”他笑了笑,“有时候……抛开那些超级能力,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克拉克转过脸透过窗子看着已经等在大门外的那个人,那个会为他预测天气的人。
 
 
我会披荆斩棘,我会翻山越岭,我会在你的身边。我们会沿着这条平凡之路,向着一如既往的未来前进……

End.
 
 
不管他们有怎样不凡卓越的能力和使命,愿他们都能拥有一份平凡的情感;不论他们面前的会是一条怎样的路,都将携手并肩。请叫这篇,蝙超的偶像剧【不!你蝙实力演绎当你失去一切能力还有我会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你蝙不花钱也能撩超人啊!感谢阅读。

评论(62)
热度(452)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