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镜界【短篇】

双瑟兰X莱,然而一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原著向。灵感大概出自厄里斯魔镜吧。
——————————————————
正文:
 
“瑟兰迪尔,你这个懦夫!骗子,卑鄙的魔鬼……”最狠毒的诅咒回荡在昏暗的房间里,低沉的声线,如同恐怖的鬼魅。
 
这声音从一面高抵天花板的巨大水晶镜中传出,它有银色边框,被藤蔓花纹的雕刻缠绕,镜面正散发着白色明亮的光芒。镜中的精灵高大挺拔,面容俊朗,金色的长发流泻,黑色的衣袍衬托他苍白的皮肤。他双目赤红,眉眼耸起狠戾的褶皱,表情绝望而凄厉。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回来找你……”黑袍的精灵颤抖着伸出手,穿透晶亮剔透的镜面,他把手指伸向镜面外的精灵,他口中的瑟兰迪尔,他抓住了他的手腕,声音沙哑颤栗。“我会回来……”
 
镜子外的精灵王穿银白色衣袍,他银发披散,像镀着一层金色的粉,镜中人与他有张一模一样的脸,他本就是在照镜子。不着痕迹又强硬的翻转手腕,他挣脱了镜中人的手指,蓝眼睛里是同样的决绝。
 
瑟兰迪尔伸展手指在镜前虚空抓握,然后念诵无名的咒语,金色咒文如藤蔓浮动,镜中人的脸渐渐被咒文淹没,镜中精灵的诅咒之声不停,与咒语的念诵有相同的声线。
 
当镜面回复平静,只照出昏暗的房间和银袍的精灵之王,瑟兰迪尔悠悠转过身,离开了房间。然而那些狠戾的诅咒如同呓语,仍然挥散不去。
 
“我会回来,来找我的莱戈拉斯,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你在发什么呆!”红发女精灵重重的拍了精灵王子的肩膀。
 
莱戈拉斯抖了下身体,仿佛从梦境中惊醒,他看着身边满脸疑问的陶瑞尔,眨眨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年轻的精灵王子皱了皱眉。
 
“对啊,我在叫你啊。”陶瑞尔举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是不是又跟陛下发生什么事了。”
 
在密林,国王与王子的关系紧张,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不是小王子到了叛逆的年纪,也不是精灵王暴怒无常,只是他们之间总是好像缺少了什么,温情或者属于亲人间的爱。
 
“反正国王的调令就要来了,我应该会去南部卫队一段日子。”莱戈拉斯微微垂下眼角,他眼中有难掩的失落。
 
“天快黑了,我们已经走得够远了,该回去了。”
 
“你去召集其他人先走,我随后就来。”莱戈拉斯把弓箭在身后绑紧。
 
密林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雨的袭击,一些地堡和宫殿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并有塌方的隐患,作为密林的近卫队长,莱戈拉斯正率领他的小队对王宫附近的建筑物进行巡查,以便及时攻防修缮。
 
他们现在已经来到了密林的外围,这里有一些被废弃的建筑,平时没什么人会来。树林还带着潮气,腐败的味道让人很不舒服,终日被枯枝蔓叶遮蔽的密林此时更显得阴暗。
 
莱戈拉斯拨开眼前的灌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黑色的塔楼,斑驳的墙体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黑苔,错综的藤蔓像绳索捆绑着粗糙的墙面。这是莱戈拉斯也没有来过的地方,早在第一次迁徙之时就已经废弃的宫殿。
 
精灵王子环绕到塔楼的正面,仰头看着高高的塔尖,它漆黑阴沉,有浓重的雾气慢慢升腾,更显得恐怖阴森。墙体破败但并没有严重的损坏。莱戈拉斯又环视了一周,准备离开。
 
风吹过树梢带着窸窣的轻响,莱戈拉斯看到一片红色缓缓的飘过他的眼前,精灵王子仔细的看,然后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抬起了手掌。
 
这是片花瓣,色泽艳丽,水润饱满,看起来十分诱人。他轻轻托着那片娇嫩的花瓣甚至不敢喘一口气。
 
这不可能。
 
密林已经几百年没有鲜花盛开了。即使在王宫中最多只是些风干的花瓣和花蕊提取的香料。早在他还是个小精灵的时候,密林就被黑暗力量所笼罩,那些树木和花朵早就停止了绽放。精灵永生不死充满智慧,但并没有特别强大的魔法力,他们能洞悉林木动物的气息,他们有能治疗伤病的祝福圣歌,但他们没有改变自然的魔力。
 
即使是强大如精灵王也没有特别玄幻的法术,他的父王擅长一些不为人知的咒语和赞歌,但他也无法让凋零的花朵重生,也无法让腐烂的黑土长出娇艳的玫瑰花。
 
这不可能。
 
莱戈拉斯把花瓣捏在手指尖,有湿润的感觉,还有隐约的清香,那味道沁人心脾,让人沉醉。这花瓣源自一朵真正的新鲜的花。
 
紧接着,眼前有更多同样的花瓣飘落,它们像火红的蝴蝶,悠悠转转的落在莱戈拉斯脚边,一片接着一片。
 
他抬起头,天空依旧昏沉,但塔楼顶端的那扇窗里,如血的繁花正随着风不断的洒下来。
 
这太邪门了,莱戈拉斯想,这里早已废弃千百年,不会有精灵居住于此,更不要说这些新鲜的花朵。
 
踏上塔楼错综腐败的木质楼梯的时候,莱戈拉斯感到了一阵心悸,刚刚在林子里那种恍惚感仿佛又侵袭了他的神经。那像是种呓语又像是种撕声力竭的召唤,有个声音在叫他的名字。莱戈拉斯觉得自己的心在狂乱的跳动着。
 
塔楼顶端只有一扇大门,没什么特别,只是房门的环形锁已经破败不堪,有树藤盘在上面,也已经枯萎松动。莱戈拉斯捏紧了腰间的匕首,准备在遇到危险时发起攻击,但当他轻轻推开吱吖作响的大门时,完全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
 
这是间破败的大厅,那些被遗弃已久的书桌和烛台还歪在墙角。但这屋子里无风飘荡的却是数不尽的花瓣。它们轻柔的飘到空中,窗外,甚至莱戈拉斯身边。就像拥有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生命,那些艳丽的花瓣环绕着他的身体,轻抚他的面庞。
 
莱戈拉斯被眼前的美丽景象迷惑了,这一定是某种魔法无疑,他知道这很不寻常而且异常危险,但他觉得这间屋子里没有危险的气息。
 
他慢慢向前走去,那些花瓣就继续围绕着他。然后他看到了这些神奇花朵的来源。
 
那是一面巨大的水晶镜,它有银色边框,被藤蔓花纹的雕刻缠绕,那些花瓣正从镜面里缓缓的飘出来。
 
莱戈拉斯慢慢的靠近那面镜子,漆黑的镜面好像知道有人靠近,也慢慢躁动起来。看似坚硬的镜面忽然浮动起来,那上面开始流淌着白亮的光芒,让年轻的王子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精灵王子早就不再是个小精灵了,他距离成年也已经有几百年了。但眼前的景象是他从没见过也从不曾想象过的。那散发着乳白色柔光的镜面里,竟然慢慢浮动出了一个人影。
 
镜中浮现出一个精灵,高大挺拔,面容俊朗,金色的长发流泻,黑色的衣袍衬托他苍白的皮肤。他此时正站在莱戈拉斯面前,双目泛着红。
 
“Ada?”精灵王子震惊的后退了一步,声音里带着不确定。
 
因为镜中精灵正是他的父亲,密林的国王,瑟兰迪尔,他与他朝夕相处了几百年,绝不会认错。
 
“Ada,你怎么在这?这是怎么回事。”莱戈拉斯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想要触摸镜面,
 
然而他忽然停住了动作,因为他看到镜中的瑟兰迪尔眼中带着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意,和莹动的泪水。
 
这不可能。
 
莱戈拉斯在镜面前堪堪停住了手,“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国王!”
 
他的Ada从来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尤其不会对他露出这种笑容。他会对他冷笑,严厉薄情,带着嘲讽或者轻蔑,但绝不可能是这种表情。
 
“莱戈拉斯?你是莱戈拉斯吗?”镜中的金发精灵似乎也很震惊,他向前走过来,几乎就要走出那面镜子,他说,“过来莱戈拉斯,让我看看你。”
 
那个声音和他的Ada一模一样,莱戈拉斯更加迷惑了。他向后退了半步。
 
“我是你Ada啊,小叶子。”镜中的精灵声音温柔的像柔软的花瓣。
 
没人会叫他小叶子,除了他的Ada。
 
“不!你不是!”莱戈拉斯摇着头后退,“你一定是什么魔法,这究竟是什么?”
 
年轻的精灵几乎感受到了无法自拔的心痛,他害怕极了,这一定是魔法,窥探心魔的魔法。你心中极大的渴望,会在镜中显现,你想要什么就能看到什么。
 
“不,小叶子,听我说孩子。”镜中人更加焦急,他想更靠近莱戈拉斯,但他似乎无法穿越那面镜子。
 
“别再叫我小叶子了,你根本就不是我Ada!”莱戈拉斯感到了愤怒与恐惧,在听到那声小叶子的时候,他的心像没人抓了一把,那是他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悸动,他怕那个。“滚出这里,你这个幻影,别再让我看到你!”
 
他转身冲出了那间屋子,不顾身后还在有人叫着他的名字。
 
他跑下楼梯,冲进树林,在泥泞的路间穿梭,树枝打在他脸上,藤蔓绊住他的脚步,这都不能让他停下来。那一声声的小叶子,就像是个可怕的咒语,在他脑中不停的回荡。
 
那个幻象竟然用Ada的面孔叫着他的乳名,他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他不记得了。当他还是个小精灵,Ada总叫他小叶子,用沉稳又温和的声音叫他,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开始变得疏离,甚至极度糟糕,他故意顶撞他那可能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但那是愚蠢的,只会让他们变得更糟。
 
他渴望着父亲的爱,却更害怕那些爱。他有个秘密,但那是不对的,一定是不对的。
 
当莱戈拉斯在林中胡乱的兜了些圈子,在晚间才回到密林宫殿的时候,大殿里已经燃起了灯火。他觉得疲惫极了,想赶快回去自己的房间,但他未能如愿。
 
“莱戈拉斯,谁允许你不来述职就擅自离开的。”低沉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之上,掷地有声的,是他的父亲,他的国王。
 
莱戈拉斯停下脚步,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他瞳孔微微变大,这个声音刚刚叫他小叶子。
 
“是的,陛下,是我的失职。”精灵王子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他知道他应该马上禀告他的国王,把林中塔楼中的怪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然后毁掉那个邪门的魔法。“我有事禀告。”
 
“说吧。”精灵王登上王座,他的气场强大,是天生的王者。
 
“我……”莱戈拉斯稍稍低下头,他从不愿在父亲面前低头,他们就像是天生的对手。“在东面的旧址,在那里……”
 
“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心神不宁,我的王子。”国王打断了莱戈拉斯辞不成句的可笑模样,“你把你的小队弃之林间,外出玩耍之后回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
 
莱戈拉斯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熟悉这种语气,这才是他的Ada,多年来他们一直如此,仿佛故意伤害,才是他们应该的样子。
 
“东面的旧址没有受到暴风雨的侵袭,也没有发现黑蜘蛛的踪迹,密林一切如常。”年轻的精灵卫队长始终垂着眼睛,他咬了咬嘴唇,“我想回去休息了。”他转过身,“还有,我没有去玩耍。”
 
当莱戈拉斯的最后一点影子也消失在大殿之上,瑟兰迪尔也轻轻的吐了口气,他低下头看着手指上的权戒,眼神似乎飘远了些许,但很快又恢复过来。王座上,也只留下他孤独的影子与他为伴。
 
精灵王子隐瞒了镜子的事,他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时候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知道,那双充满了柔情的眼睛一直在他脑中挥散不去,梵拉在上,他真的不是渴望那个目光。他蹬掉靴子,把自己缩进床上,裹在毯子里,但那些只字片语仍然在他脑海里回响。
 
“小叶子,我是你Ada啊……”
 
他觉得自己就像被迷了心智。莱戈拉斯终于疲惫的跌入了梦境,在那一刻他嘴角露出了小小的笑容,他终究不能欺骗自己,他多希望他的Ada能再那样叫他,用温柔的目光注视他,就像他小时候一样。他那么爱他,甚至超越父子亲情。
 
那是他永远也不想承认的,求而不得的爱。
 
再次踏入那座塔楼,已经是三天后的夜晚时分。莱戈拉斯在这三天里没有一刻得到过安宁,他决定要去做个了断。不管那镜中人是谁,或者是什么幻影魔法,他要听听那个精灵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然后他会识破他的谎言与诡计,最终彻底让他消失!
 
那间屋子依旧昏暗凄冷,镜子依旧摆在屋子中央,他站在镜子面前只能看到自己的身影,莱戈拉斯看着自己的镜像,没有飞舞的花瓣也没有温柔的Ada。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失望。
 
“你想见我对吧,莱戈拉斯,你还是回来了。”随着和煦的风吹拂,镜面流动着波纹慢慢推开光影,是那镜中的黑袍精灵。
 
“你究竟是谁!我……”莱戈拉斯不可自控的向后退了一步,捏紧了手边的武器,“说出实情,不然我会让你永远消失。”
 
镜中精灵凄然的笑了笑,他压下眉头的样子和精灵王一模一样,“放松小叶子,你想听个睡前故事吗?”
 
【好了小叶子,你想听个睡前故事吗?】
 
当莱戈拉斯还是个小精灵,Ada总是公务缠身,没有父亲陪伴的小精灵总是特别孤独,而每到晚间十分,精灵王总会来到小王子的房间给他讲个故事。那个故事可能来自第一纪元,或者更早。
 
莱戈拉斯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回忆中逃脱,他眼神坚定,“你不要耍花招,说出实情。”
 
“这世间有独一无二的精灵王,他居于密林,是不可一世的王者。他有个孩子,他唯一的小王子。”黑袍精灵悠悠的开口,像是陷入了美妙的回忆。“他爱他的孩子,他发誓要让他健康快乐的成长,直至永无止境的生命尽头……但是他食言了。”
 
年轻的王子放松了些,他向着镜面挪了挪脚步,那是他经历过的又已经忘记的,属于他的故事。
 
精灵王有了情感有了欲望,对他的孩子。不是出于亲情而是出去难以启齿的悖德之欲,那是种见不得光的情欲。
 
“那时王子还未成年,精灵王难掩心中不安与愧疚,于是他做了个决定。”
 
上古神话中有种秘术,分离精神中的一部分情感,使其剥离出自己的身体,然后那部分情感会重铸成另外一个自己,他拥有实体,是完整又不完整的个体。
 
“瑟兰迪尔是个无耻的懦夫,他不敢爱你,又难忍心中的情感,于是他造就了我。”黑袍精灵仿佛在这个故事的讲述中耗尽了所有精力,“从此精灵王再不是独一无二,我叫瑟兰督伊,是精灵王的一部分。”
 
莱戈拉斯一直细细聆听,他的脑袋嗡嗡作响,震惊使他几乎站立不稳,“不,我不相信你的话,你说Ada爱我,这不可能,不是真的……”
 
“我当然爱你莱戈拉斯,你是我最爱的珍宝。瑟兰迪尔把他的爱欲与温柔都剥离出他的精神和身体,并把我封印在这个镜界里。我无法离开这里,他要让他永远无法爱你。”瑟兰督伊有双温柔的眼睛,那是莱戈拉斯曾希望用任何东西去换取的眼神。
 
这是个多么残忍的做法,剥离自己的爱,从此只剩陌路。
 
“他只给自己留下了孤独、冷酷与残忍的情感,他将永远不懂的如何爱人。”
 
莱戈拉斯觉得脸颊上凉凉的,有泪水滑下,他不知道是该责备Ada的薄情还是该可怜他不完整的生命。
 
“我该相信你吗瑟兰督伊。”莱戈拉斯此时眼神空洞,他被说服了,但他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过来小叶子,到我这来。”瑟兰迪尔冲他的孩子招手,温和的气息令莱戈拉斯安心。
 
他走上前,站在镜面前。瑟兰督伊从镜面里缓缓的伸出手,光波流动,有莹白的手指伸出镜面。然后莱戈拉斯感受到了温热的触感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第一次受伤是你还是幼年时,从树上掉下来左肩膀的贯穿伤,那天我为你的伤做了祝福的赞歌,你却哭了,你说你很想你的Nana,还说了很多丧气的话。那之后你恳请我不要把这些说给别人听。”瑟兰督伊温柔的拉着他的孩子的手,“我没有食言,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只有Ada知道这件事。”
 
莱戈拉斯终于没有推开那只手,他没有说谎,这件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小精灵,他无助哭泣,只为能得到他所爱之人以爱的回报。
 
瑟兰督伊抬起手触摸莱戈拉斯的脸颊,那触感真实存在,这是他的小叶子,他用全部精神在爱着的孩子,他的躯壳里只有爱欲,他如此渴望他,他等了百年,终于又见到了他。
 
莱戈拉斯猛的抬起头,抓住瑟兰督伊的手,“我去告诉Ada,告诉他我知道了一切,告诉他我会接受这些爱,然后让他把你放出去!你们会恢复成完整的瑟兰迪尔,Ada一定会有办法的。
 
“不,莱戈拉斯,不要告诉他,知道我又找到了你他只会毁了这镜界,让我永远消失,再也见不到你。”
 
 
小叶子重又找回了Ada的爱,那些爱甚至超越了亲情,虽然并不完整,虽然支离破碎,虽然隔着一面镜子。但是这就像种致命的吸引力,他愿意用任何东西来换取的爱。
 
虽然心中忐忑,但那晚之后莱戈拉斯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他在夜幕降临之后偷偷溜出宫殿,穿越漆黑的森林来见瑟兰督伊。虽然他还不太确定,他对这个久违的父亲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知道,充满了爱的Ada,他拒绝不了。
 
“我就坐在这里,再给我讲点什么吧。”莱戈拉斯不再穿着猎装佩戴武器,他只穿了长袍还有软鞋,甚至还散了头发。他坐在镜子前的地板上,与瑟兰督伊隔着镜面,那么近又那么远。
 
“你那时候还没有桌子高,却总喜欢从林子里带回一种叫腐尸虫的幼虫,它们粘糊糊的,非常恶心。”瑟兰督伊也坐在镜中地板上,就像在林地间饮宴,“说实话,我还挺怕那玩意的。”
 
年轻的王子笑起来,他把下巴抵在屈起到双腿上,露出小虎牙的笑容特别可爱,这让瑟兰督伊不由得楞了好久。
 
他经常会在瑟兰督伊的故事中睡着,然后歪在镜子银色的边框上睡过去,他觉得很幸福,他最想要的现在就在他身边。
 
而即使在王宫中面对精灵王的另一部分瑟兰迪尔时,似乎也没那么艰难了。
 
一次述职会议上,莱戈拉斯竟然因为想起了关于腐尸虫的故事,而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瑟兰迪尔看在眼里,竟然忘记了要斥责他。
 
“你究竟是发了什么疯,竟然在议事厅里差点笑出声,你的职责都忘了吗。”严厉的精灵王当然不会放过莱戈拉斯的过错。
 
这本该是又一场父子间的战争,但莱戈拉斯却稍稍低下了头,“我只是想起了一些童年往事,Ada,你可能不记得了。”
 
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表现出来的温顺感到不解,他们应该总是针锋相对,这才是他们相处的之道。
 
 
“这百年间,你们相处的如何?”瑟兰督伊伸出手帮镜子外面的莱戈拉斯整理额前的碎发。
 
“糟透了,我们就像是敌人。”年轻的精灵皱了皱鼻子,还撇了下嘴唇。“但那不是真正的瑟兰迪尔不是吗,他不是真正的Ada,不是完整的,你们合为一体时才是完整的我的Ada。”
 
瑟兰督伊想,他的小叶子永远是那么善良的孩子,“是的,Ada很爱你,我很爱你莱戈拉斯。”
 
瑟兰督伊总是能说出特别露骨的情话,这与瑟兰迪尔完全不同,因为黑袍的精灵王心中只有爱意。
 
“我也爱你Ada。”莱戈拉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还不太习惯来自Ada的亲密,这让他感到幸福又陌生,因为不管是他还是瑟兰迪尔,百年间都不懂得如何去爱对方。
 
“你们还能恢复吗,我是说变成一个人,完整的瑟兰迪尔。”
 
“我恐怕不行孩子,重新恢复成一人需要两个分|身体心灵与精神的统一,如果并非出自本身的意愿,是无法强行恢复的。我恐怕瑟兰迪尔那个混蛋不会愿意。”
 
“那个混蛋也是你,不要这么说你自己。“莱戈拉斯乖巧的笑了笑。
 
他现在能在面对瑟兰督伊时坦然的表露情感与爱,而他也似乎能够更理解他的Ada了,那个从来都孤身一人,始终独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是他爱着的人。
 
而在王宫中的瑟兰迪尔也感受到了莱戈拉斯的些微变化,起初他以为密林的王子有了中意的女精灵,想问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他的心中没有关爱之情又要如何表露?但他又不可控制的总是看向莱戈拉斯,他遗失了一些东西,他知道那是什么,他也知道他再也找寻不回了。
 
“那些花是怎么来的?”小精灵在镜子外看那些火红的花瓣飘散在他身边,他觉得美极了,就像在梦里,这间屋子里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想来看看吗?”瑟兰督伊用手指拂去莱戈拉斯肩上的一片花瓣,然后向他伸出了手。
 
这是个太美好的邀请了,当莱戈拉斯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伸过手去的时候,他知道这是一场他不愿醒来的梦。
 
穿过镜面的时候有种恍惚的眩晕感,亮白的光抱紧了他,脚下有风,很温暖,就像幼年时属于Ada的怀抱一样。当莱戈拉斯完全进入境界的时候,他感到了暖融融的空气和芬芳的气息,这里是一间宽大又舒适的房间,不算奢华却很温馨,床边矮桌上的水晶花瓶里是盛开的玫瑰花。
 
透过窗户能看到一个小花园,那里是一片耀眼的红色。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就像瑟兰督伊的人一样温和美好。
 
下一秒,莱戈拉斯就被一个同样温暖的怀抱紧紧拥抱,那是属于他的Ada的迟来的拥抱。黑袍的精灵王很激动,他小心翼翼的拥抱却几乎要折断莱戈拉斯的胸骨。他知道他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莱戈拉斯没有拒绝他,而是颤抖着双手回抱了他的Ada,要知道,他等这一刻也已经太久了。
 
“我的精神力可以在境界中创造出一些事物,这里可以有无尽的空间,就像是精神图景。”瑟兰督伊有小小的自豪,他知道他的莱戈拉斯从来没见过这些娇艳的花,“这些都是为你而生的,莱戈拉斯。”
 
心中的爱会让爱情之花绽放,所以这里一直花期正旺。
 
如果说瑟兰督伊的爱如同蜜糖深深的打动了他,那么这个飘散着花香与暖风的境界彻底让他沦陷了。他每晚都会进入境界,享受与瑟兰督伊的温馨时光,他们靠在一起看书,为花剪枝,甚至在夜晚相拥而眠。
 
“我能够自由出入境界,为什么你不能出去呢?”莱戈拉斯陷入松软的床铺中,也陷入Ada的怀抱中。
 
“境界如同生命的载体,一旦开启,则需要来自精灵灵魂的滋养。境界不会允许最后一个精灵离开……”瑟兰督伊为他的小精灵梳理发丝。
 
莱戈拉斯支起身体,“那么如果我留在这里,你也可以出去吗?”
 
“我怎么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精灵王把莱戈拉斯抱回怀里,“不过莱戈拉斯,你愿意留下来吗,永远留在这里,在我身边……”
 
年轻的精灵愣住了,他在瑟兰督伊怀里僵直了身体,温暖的气息还在他耳边,他喜欢这里,他喜欢充满柔情的Ada,他喜欢温馨美好的境中世界。但是要他留在这里,永远留在这里。然后呢,宫殿里的他的Ada呢,瑟兰迪尔要怎么办。
 
瑟兰迪尔不会在乎的,他不喜欢我,也许该离开那个空洞的精灵宫殿,到真正爱我的人身边,也许……
 
“我……”小精灵犹豫了,他无法回答瑟兰督伊的话。
 
“没事的孩子,就当我没说过。”瑟兰督伊压下莱戈拉斯的脸,笑的温柔,“睡吧。”
 
年轻的王子睡着了,像每一个温暖的夜晚一样,他在境界里的每一个梦都是甜的,他梦到他和他爱的人永远在一起,鲜花、阳光和永恒的爱,他就像被包裹在温暖的糖水里,多好啊。但是为什么心灵的一角有微微的疼痛,那里漏了什么?
 
 
而此时的精灵宫殿里,精灵王滔天的怒气正一发不可收拾。
 
“莱戈拉斯去哪了?”深夜王子的卧室里,此时正灯火通明。
 
“殿下他……我们不知道,陛下。”侍卫已经被这怒气压迫的不敢抬头。
 
精灵王与王子的房间并不在一起,值守的侍卫只会在离王子房间稍远的地方巡逻,但是这都不是王子深夜失踪的借口。
 
房间里唯一点燃的小小烛火已经殆尽,床褥没有睡过的痕迹,而敞开的窗口正投进漆黑的夜色。这房间很清冷,就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
 
瑟兰迪尔在房间里环视,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王子的房间了,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迟疑了好一会。从窗外望出去是密林最高的山毛榉树,这里是王宫风景最好的地方,虽然依旧阴沉不见光日,但这里能看到自由的天空。
 
当莱戈拉斯踏着清早的晨露跳进窗户的时候,被坐在他房间里的瑟兰迪尔吓的差点叫出了声。
 
“Ada……你怎么会在……”莱戈拉斯忽然慌张起来。
 
“这就是你深夜偷跑出去要做的事?”瑟兰迪尔走到莱戈拉斯身前,轻轻挑起他的一缕发丝,放在鼻息间闻了闻,“与人鬼混,像个偷情的蠢货?”
 
“不!我没有!我……”年轻的精灵说不下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国王没有说错,他现在就像是个偷情者,带着一身暖香和不得体的衣装,支支吾吾,满眼躲闪。
 
瑟兰迪尔放下那缕头发,帮王子整理他外翻过大的领子,“不要忘了你王子的身份。”那威严依旧。
 
然后他没再追问,转身向门口走去,又忽然停下来,犹豫了片刻,欲言又止。最终垂下头没再看莱戈拉斯一眼就离开了房间。
 
年轻的王子心如擂鼓,耳朵也在发热。他的Ada等了他一晚上就是为了和他说这个,他以为自己深夜外出与人厮混,但其实他与之相拥而眠的,正是他的Ada本人。一种矛盾的焦躁感油然而生,这究竟是种什么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
 
但是等到了晚上,他依然推开了窗子。阴冷密林深处的那片温暖之地正像是片甜蜜的沼泽,侵蚀着他的心,啃咬着他的灵魂。而站在门外的瑟兰迪尔,就像是个无情的黑洞,他深远可怕,但却也在无声的吸引着他。
 
当莱戈拉斯又一次在瑟兰督伊怀里熟睡时,黑衣的精灵王依旧亲吻了他的额头,他给他每一个梦境以祝福,他要让他的孩子即使在梦里也无忧快乐。
 
但是今天,他没有和莱戈拉斯相拥而眠,瑟兰督伊睁开眼睛,看着莱戈拉斯无辜的睡脸笑了笑。
 
黑袍的精灵王整理衣衫,他敛去所有温柔,向着境面走来,“我以为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瑟兰迪尔。”
 
抛弃温柔,他们同样冷酷。
 
镜中画面渐渐清晰起来,穿银白色华丽长袍的瑟兰迪尔此时就站在镜面之外,他面沉似水,怒气几乎能压垮整间屋子。
 
“你想怎么样?”瑟兰迪尔透过发亮的镜面能够隐约看到境界里沉睡在床铺间的莱戈拉斯,他微微皱了皱眉。
 
瑟兰督伊被瑟兰迪尔的这个表情逗笑了,他自己从不会有这个表情,这可能让他有点难以适应,“不是我想怎样,瑟兰迪尔,你永远都是这样,自以为是,又懦弱无能。你不能爱莱戈拉斯,那就让我来爱他。我说过我会回来,我会找到他。”
 
与爱共生的还有嫉妒与欲望,属于瑟兰督伊的爱与悔恨。
 
瑟兰迪尔终于被激怒了,他握紧了拳头,双目慢慢变得赤红,他无法反驳镜中自己的话,那本就是他,他再熟悉不过。 “瑟兰督伊,把他还给我……”
 
“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他的笑容很美。”黑袍精灵王优雅的微笑,“哦我差点忘了,你可能从来没见过那个笑容,因为你从没给他带来过快乐。”
 
“我说了,把他,还给我。”精灵王的声音带着决绝。
 
瑟兰督伊转回身,走到床边,他俯身将熟睡的孩子打横抱起来,慢慢的走回来,“你知道他爱着他的Ada吗,他提到你的时候眼中只有伤痛。”
 
瑟兰迪尔眼神晃动,看着他的莱戈拉斯在黑袍精灵王的怀里翘着嘴角睡得香甜的侧脸,他尽力阻止自己想要后退的冲动。
 
他看着瑟兰督伊把怀中年轻的精灵轻轻托举到镜面之间。他向镜中的莱戈拉斯伸出手,却在即将碰触衣角的那一刻,看着近在咫尺的瑟兰督伊撤回双手。
 
瑟兰督伊把莱戈拉斯更紧的抱回怀里,但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镜子外的精灵王,“承认吧瑟兰迪尔,即使你割舍了爱与温柔,但依然无法对他放手……”
 
 
莱戈拉斯醒来的时候,觉得很温暖,他缓慢的睁开眼睛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感。等他的神志终于清醒过来,他才发现,他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密林宫殿的,他的卧房里。
 
血液一下涌上来,他猛地坐起身,然后令他更加恐惧的感觉贯穿了整个身体,因为穿着华丽银袍的精灵王正背对着他静立于窗边。
 
“是我疏忽了一些事……”瑟兰迪尔声音沉稳异常,“无论你从他那里听到了什么,或是你有了哪些想法,莱戈拉斯,从这一刻起,全部忘掉……”
 
“不!”年轻的精灵眼中迅速的聚集起了泪水,他翻身下床,脚步不稳,他几乎被自己的预感逼迫到崩溃,他走过来抓住瑟兰迪尔的衣袍,“不!Ada,他怎么了,瑟兰督伊,你把他怎么了……”
 
他在为他的爱人哭泣,他已经感到了绝望。
 
精灵王面无表情,他低下头看着莱戈拉斯,伸出手搂住哭泣的小精灵。莱戈拉斯以为在那双无情的蓝眼睛里看到了温情,银袍的瑟兰迪尔说,“他还在那里,在境界中,但是……”这个停顿让莱戈拉斯喘不上气,“但是如果你再去那里,我就毁了那镜子,到那时,他将被困镜中,他将永远……”
 
年轻的王子几乎要跌倒,他泪流满面使劲抓住那华丽的衣袍,看着瑟兰迪尔捧着他的脸贴近他的耳廓,“那是错误的,莱戈拉斯,你应该知道,那都是错误的……为什么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成年后的莱戈拉斯再未与瑟兰迪尔有过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此时他被他抱在怀里,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瑟兰迪尔离开了,留下莱戈拉斯独自流泪,如果知道结局如此,他宁愿从没有见到过境界中的Ada。那么他将如瑟兰迪尔所愿放弃他心中不伦的爱,还他与精灵王自由。
 
从那天之后,莱戈拉斯没再去林中塔楼,他的Ada说会毁了瑟兰督伊就一定能做得到。
 
但是,那之后瑟兰迪尔的态度又让精灵王子感到困惑。精灵王取消了王子前往南部边境卫队任职的调令。
 
“为什么取消任命,你该让我离开这里!”莱戈拉斯感到愤怒,瑟兰迪尔不能在这样对待他之后还把他留在身边,这让他感到痛苦。
 
“王宫的卫队需要你,听命于国王才是你该做的。”精灵王的态度永远都强硬不容拒绝,“留下来,莱戈拉斯。”
 
如果不是精灵王子的听力出现了问题,那么他刚刚似乎听到了来自精灵王的叹息,还有那句留下来,语气有些示弱,似乎还带着恳求。离开书房的时候,他想他一定是理解错了。
 
之后的日子瑟兰迪尔偶尔会来找莱戈拉斯商谈国事,比如与长湖镇的贸易或者边境的攻防。他们不再经常把剑弩张甚至还会达成一些共识。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在书桌后叫他的名字。
 
“啊,我走神了,陛下。”年轻的精灵把嘴唇抿成一条细线。
 
“在想什么。”精灵王饶有兴趣的问他。
 
“瑟兰督伊说,Ada怕那种腐尸虫。”莱戈拉斯眼神飘的远远的,凄然的笑了笑。“对不起Ada,我不该提起他。”
 
“你还在怪我?”瑟兰迪尔没有生气,“你会忘了那些事的,很快会忘记。”
 
年轻的精灵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走到书房的门口,在即将离开时忽然听到身后的瑟兰迪尔开口,“我的确怕那种虫。”
 
 
莱戈拉斯觉得瑟兰迪尔变了,他依旧威严阴郁,却似乎多了点什么,他猜想那也许是出于对自己的愧疚。
 
星光节的林地欢宴已经多年没有举行了,而今年在精灵王的授意下又重新开启。密林沉浸在久违的欢乐气氛中,这让莱戈拉斯也轻松了几分,他想抛开那些复杂的情绪,从那些虚无缥缈的感情中走出来。
 
因为不管是瑟兰迪尔还是瑟兰督伊可能都只是个不切实际的梦,他的生命漫长,不该就此沉沦。但是当他在宴会间被陈年的美酒灌醉后又被Ada送回房间时,还是无法抗拒那个怀抱。
 
莱戈拉斯晕乎乎的没什么真实感,他感觉到自己被放到床上,然后有人影在他眼前晃,各种颜色的光和窗外族人们正在唱诵的歌谣交织在一起。他觉得很温暖,有若有似无的香气。
 
他隐约听到瑟兰迪尔在低声说着话,如喃喃细语,他听到他说,“莱戈拉斯,留下来吧,留在我身边,永远……”
 
年轻的精灵就像陷入了温柔的泥沼,他觉得很高兴,Ada似乎是终于对他温柔了些,那里也许有着些许的爱意,他知道那可能不真实,但是他无法不沦陷其中。
 
他笑了,迷迷糊糊的凑近那个温热的怀抱,他感到有什么在触摸他的脸颊,额头,可能还贴上了他的鬓发。这真好啊,就像梦,美丽的梦,他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但是…… 这是来自瑟兰迪尔的温柔抚慰,这是不对的,有哪里不对,这不对……
 
莱戈拉斯睁开了眼睛,看着轻轻拥抱住他的瑟兰迪尔,他穿银色华丽的长袍,他微微发着光有好闻的味道,这是他倾尽所有想去爱又不能爱的人,他的Ada。他抬起手臂,就要圈上那坚实的背,他愿意就此沉沦,他愿意……
 
“不……”莱戈拉斯在最后一秒松开了手,他缓缓开口,然后猛地推开了瑟兰迪尔,“不!这不是真的!”
 
穿着华服的精灵王静静看着眼前的莱戈拉斯,“你说什么莱戈拉斯。”
 
“我说这不是真的,你不是……”年轻的王子颤抖着眉头,他多希望这些都是真的,“你不是瑟兰迪尔!”
 
对面的精灵王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慢慢靠近过来,眼中残存着希望,“这不是你希望的吗,希望我爱你,莱戈拉斯,这是你希望的啊,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只有我们。”
 
有泪水从王子的眼眶里溢出来,是啊,那是他希望的,和一个爱着他的Ada在一起,只有彼此。但不管是瑟兰迪尔还是瑟兰督伊,都是不完整的,他们的爱宛如白昼与黑夜,而他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全部。
 
“你把他怎么样了。”再次开口的莱戈拉斯已经带着决绝,“瑟兰督伊……”
 
穿着银色衣袍的瑟兰督伊终于恢复了温柔的眼神,他整理小精灵有些凌乱的头发,眼中满是不舍,“你当初犹豫留在境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依然深爱着瑟兰迪尔,不管他是否无情的对待你,你都不会放弃他。你不会完全属于我,你不会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
 
“他究竟在哪。”莱戈拉斯声音颤抖,他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你把他关在,境界……”
 
“那是他应得的……”
 
 
冲出宫殿的时候,莱戈拉斯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所有力气,他穿着松散的袍子,甚至忘了穿上鞋子,但是他跑的很快。潮湿的土地让他越来越清醒,树枝勾住衣袍也不能停下他的脚步。那些和瑟兰迪尔的争执,那些和瑟兰督伊的温存,那些来自瑟兰迪尔别扭的关心,那些来自瑟兰督伊炽热的爱恋。一切的一切都在他脑海里不停的狂奔,他分不清那究竟是谁的脸,谁的笑。
 
谁更温柔,谁又更残忍……
 
你越是渴望什么,就越是能看到什么,这是个自欺欺人的谎言,却也真实的出现在了这境界的两端。
 
莱戈拉斯在境界中看到了身穿黑衣的瑟兰迪尔,他终于松了口气,精灵王就站在镜子里,依旧沉着脸。
 
“瑟兰迪尔……”他碰触那镜面,有柔软的触感。
 
“你不该再来这里,莱戈拉斯。”镜中的精灵王十分平静。
 
“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一定有办法出来。”莱戈拉斯咬住嘴唇,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但他却看到瑟兰迪尔微微翘起了嘴角,那是个笑容,很浅的笑。
 
“我很高兴你能回来找我莱戈拉斯。这样就够了。”
 
一切阴郁的戾气仿佛都离他远去,这令莱戈拉斯更加心痛。
 
而另一个声音终于解开了所有疑问,“是他自愿进入境界的。”
 
莱戈拉斯回过头,看到瑟兰督伊此时已站在他身后。听到这样的话,他又转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瑟兰迪尔。不,这不可能。
 
那天的瑟兰迪尔本应带走莱戈拉斯,然后毁掉镜子,让瑟兰督伊彻底消失。但是最后那一刻他犹豫了。
 
【承认吧瑟兰迪尔,即使你割舍了爱与温柔,但依然无法对他放手……】
 
瑟兰督伊的话沉重的敲击着瑟兰迪尔的心,那些长久以来在心底萌生的感情,他不知道叫什么,他没有爱,又要拿什么来偿还莱戈拉斯的情感。他应该和他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和自己。
 
“所以你自愿进入镜中,甘愿和瑟兰督伊调换了身份。”莱戈拉斯能从瑟兰迪尔的眼中看到自己流泪的脸。
 
“你值得这世间最好的爱,来自Ada的爱。”瑟兰迪尔凄然的笑了,“我,会永远爱你……”
 
此时,瑟兰督伊也走上前,他站在莱戈拉斯背后,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莱戈拉斯,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年轻的精灵站在两个精灵王中间,就像站在镜子的中间,两个精灵王就像幻影折射在镜面的两端。他们都是Ada却又都不是,给他真实与幻象,痛苦与快乐,还有爱与恨。
 
莱戈拉斯感受嘴角苦涩的泪,然后轻轻挣开了瑟兰督伊的双手,他向前一步,慢慢步如镜界。只给瑟兰督伊的手中留下残存而绝望温度。
 
走入镜中的莱戈拉斯没有犹豫的搂住了瑟兰迪尔的腰,他把头缓缓的扎在那个胸膛里,抱得紧紧的。“这感觉可真好啊Ada,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年轻的精灵现在终于懂了,无论瑟兰迪尔当初是如何舍弃了自己的爱,那都是出于对他的爱,如此深沉的爱。
 
瑟兰迪尔并不习惯这个,他僵硬的抬起手,也终于慢慢环抱住了莱戈拉斯,并轻轻吻他的发旋。境界里依旧暖洋洋的,有花朵的芬芳,水晶花瓶里的玫瑰花依旧娇艳,而向窗外望去,那里已是一望无际的花的海洋。
 
那是来自瑟兰迪尔的精神力,那是来自瑟兰迪尔内心博大的爱。
 
莱戈拉斯深深的投入那个怀抱里,像永远也不愿离开一样。他就着拥抱的姿势,缓缓的转了个方向。
 
当他再抬起头,眼中已有了明媚的笑,他能看到瑟兰迪尔和镜面外的瑟兰督伊,那是他的父亲,他的爱人,他无论如何也要爱的精灵。
 
“爱不止幸福与欢愉……”莱戈拉斯有双剔透的蓝眼睛,那源自他的父亲,“还有痛苦与伤感。而我希望,我能爱它全部的样子。”
 
就像我爱着你们一样。
 
莱戈拉斯离开那个怀抱,把瑟兰迪尔猛地推出了镜界。
 
来自镜面外的震惊与恐惧是双重的,瑟兰迪尔和瑟兰督伊没有想到莱戈拉斯竟然做出了如此选择。
 
他从来没说过爱瑟兰督伊或者瑟兰迪尔,他永远爱他的Ada,他爱他,爱他们,完整的他。如果这境界需要一个精灵的灵魂,那么他决定是他自己,他会留在这里,永远……
 
精灵王子没有犹豫,他从袖口划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那是件宝物,是精灵王送他的礼物,上面凝聚了瑟兰迪尔的祝福。
 
坚韧的尖端砸上镜面的时候,产生了强大的能量。狂风瞬间在境界内外涌动,吹起花朵的浪潮,几乎迷了双眼。而镜面的裂纹像刺眼的闪电,发出利刃般的火光和尖锐的声音。
 
“不!!”两个精灵王终于站在了同一个世界里,而他们的全世界正在眼前坍塌。
 
他们看着莱戈拉斯艰难的用那把匕首割裂镜面,也割裂这境界的出口。镜面在亮白的光晕咒纹中慢慢消失,而莱戈拉斯也将随之永远消失在境界中。
 
莱戈拉斯终于松开了匕首,他的手心被灼烧,他的皮肤被割伤,他在迷乱的风中步步后退,看着他的Ada即将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也许终有一天,他们愿意再度合二为一,变成完整的精灵王,他会有完整的感情,也有一颗完整的心。
 
指间是温暖的风与娇艳的花,他伸出手想抓住些什么。但爱如捕风,又要如何抓住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然而是他知道,自己绝不会后悔。
 
白色的光雾渐渐散去,疾风也缓缓停下,莱戈拉斯看着镜面的入口失去光彩,那里已经变成了一面斑驳的墙壁。
 
而在那道被永久摧毁的入口处的,是瑟兰迪尔和瑟兰督伊,他们在最后一刻都进入了境界中。
 
“这不可能,这是不对的……”莱戈拉斯如喃喃自语,他无助的摇头,但苦涩的泪水即将风干。
 
“我怎么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一个语气清冷,一个声音温和,但却说出了同样的话。
 
然后瑟兰迪尔和瑟兰督伊开始一同念诵无名的咒语,他们指尖白色的光芒闪耀,巨大的光团慢慢将他们笼罩。
 
当心灵与精神得到统一,当强大的意愿合二为一,他会再度完整,拥有完整的心,完整的爱。
 
光芒糅合出一个人影,他身材高大,有浅金色的长发,他有俊朗的眉眼和极具压迫性的优雅,他微微发着光,他走向莱戈拉斯。
 
那是瑟兰迪尔,独一无二的精灵王。
 
 
被那个宽大的怀抱抱紧的莱戈拉斯哽咽着说不出话,只能感到细密的吻落在他额头,脸颊还有嘴唇,温柔又坚定。他闭着眼睛感受这风一般的温情,而无需言语他也已经知晓了来自于瑟兰迪尔的意愿。这代价未免太过巨大,但是他知道,他们心中已没有遗憾。
 
明媚的房间里是境界中的世界,瑟兰迪尔拉起莱戈拉斯的手走向窗边,那外面的是无穷无尽的天地,那里无限宽广,是属于他们的爱与希望的世界。
 
 
尾声:
 
甘道夫来到密林时,已经是精灵王与王子失踪的第三个月了。密林的精灵们仍然没有放弃寻找,没有入侵没有打斗,他们的国王和王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他们请来白袍巫师,求助于瑞文戴尔和黄金森林的精灵领袖,但是所有人似乎都一筹莫展。
 
陶瑞尔和她的卫队已经跟随甘道夫在这片林地里搜寻了一天,依旧没有任何线索。巫师摸了摸他的胡子,准备跟随卫队返回宫殿,也许他明天就要离开了。
 
甘道夫转身,却忽然感到了异样的风。
 
然后他看到了一片花瓣从头顶的天空飘落,落在他手心里。紧接着周围的精灵也发出了惊呼,繁花随着温婉的风旋转着飘散在林地间。密林的精灵有千百年没见过这美丽的花了,它们正像是一场缤纷的大雪为阴森黑暗的密林裹上漂亮的衣袍。
 
巫师仰着头,看那些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各色的花瓣落在他周围,还有胡须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陶瑞尔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些飞舞的芬芳。
 
“呵呵……”甘道夫用他粗糙的嗓子笑了笑,他说,“一切皆是希望,一切皆有可能……”
 
“什么意思?”
 
白袍的老者没有回答,只是挤着他深邃的眼纹笑着看向密林阴郁的天空。
 
 
无论如何,我还是会烧尽自己,点亮你,明知那会是一条荆棘之路,但我仍然想要踏过泥泞,砍断藤蔓。虽然那很艰辛,但我依旧想来到你的身边。
 
到那时,我们心中将再无悔恨。到那时,阴霾将被阳光驱散。到那时,爱与希望都将重回大地。
 
End.
 
 
就当开放式结局吧,可能大王叶子于境界中创造了更加美好的世界,相伴永远。也可能是瑟兰法力无边,创造出了新的出口,终有一天他们会重返人间。感觉大王被自己绿了哈哈哈,这不是三角恋。即使心中无爱的瑟兰也依旧会爱叶子。以上,又写了这么多跟我聊聊嘛,我还是不适合魔幻题材的吧!

评论(31)
热度(264)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