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蝙超】黎明之前【短篇】

老规矩在每个我爱的cp下至少要留一篇文。设定BVS之后,正联之前。
Summary:克拉克不是第一次说那些话,这也不是他的第一次重生。那时候布鲁斯还叫他超人,而他们将用三天时间重新认识彼此。
————————————————
正文:
 
黎明之前的,是最深沉的黑暗和最闪耀的希望……
 
 
“老爷,恕我直言。您在肯特先生的棺木里放进监测仪器,真的不是件值得称赞的事。”年老的管家推了推眼镜,“毕竟肯特先生已经安息了,他也许会觉得受到了冒犯。”
 
布鲁斯坐在蝙蝠洞的主机前,数个电子显示屏正在滚动着数据或者变换着监视画面,而只有一台显示器长久的维持着一个无声的信号源,它悄无声息,仿佛陷入了沉眠一般。
 
克拉克下葬之前,他在他的衣服下面放了一枚监视探测器,这枚探测器可以监测到一切能量活动,和身体变化。他知道这种做法并不礼貌,但是就像是某种预感,他一直不相信超人就这么死了。他的身体很完整,皮肤甚至还富于弹性,他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那。他甚至不敢相信他们就那么把一个好好的人买下了黑土。
 
后来那个信号一直占据了一个频道,虽然它从没有出现过波动的迹象,但布鲁斯一直像守着一个希望那样守着那个信号。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他知道这个韦恩心里总有根刺,他总说他辜负了超人,虽然大战早已结束,但他的心里一直无法得到平静。也许没人能帮他,那个信号可能会让他好过点吧。
 
蝙蝠侠伏在桌子上做了个梦,他梦到超人终于复活了,他很高兴,但是氪星人似乎是忘了他,开着热视线满世界的追杀他,誓死要跟他打个你死我亡。这曾经是他最想做的事,现在却成了他最无法接受的梦魇。
 
布鲁斯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此时,主机正发出微弱的鸣叫声。他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个信号的来源,那个他以为会永远沉睡的信号,正在散发着微弱的红光。
 
蝙蝠侠永远不会喜极而泣,但是布鲁斯会,他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他忠诚的管家,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另一只手递上一只长柄铁铲,“看来您现在需要这个。”
 
 
韦恩总裁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盗墓贼,肯特家的农场已经人去楼空,这里一片黑暗荒凉,现在只有他铲土的声音,阴森恐怖。掀开棺木的体验也不算太好,那个漂亮的男人依旧安静的睡在里面,就像他离开的时候一样安详。信号一直持续的响着,这表明超人已经有了生命迹象,但他仍然没有醒过来,眼珠在眼皮下面不安的打着转。
 
恢复坟墓和把超人弄上蝙蝠机,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他通知老管家准备好医疗设备,看着他身边的克拉克肯特被裹在一条毯子里,那是他从蝙蝠洞带来的,一条旧的灰格毛毯,很柔软。黎明将至,充满希望。
 
身体上接满探测器的超人,躺在医疗仓里就像个试验对象,布鲁斯不喜欢这个感觉,他对超人一无所知,他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该给这个氪星人带上氧气面罩。显示器上详细显示着超人的身体机能数据,阿尔弗雷德正在操作面板前忙着。布鲁斯不愿意去看,超人入葬时穿的那套西装被他脱下来整齐的叠放在椅子上,还有他的眼镜和那张照片。
 
而超人此时就像是要即将醒来的病人,他眼皮跳动,呼吸声紊乱又沉重,身体有轻微的抽搐。仪器的警报声凌乱的想着,布鲁斯焦急的看着在沉睡边缘挣扎的氪星人。
 
“你行的超人,来吧,睁开眼睛……”布鲁斯现在已经别无他法。
 
那双蓝色如晴空的眼睛猛地睁开,布鲁斯甚至忘了他也许会在第一时间被一道热视线烧成灰烬。超人空洞的眼睛似乎还没有意识,他挣动四肢和身体,看起来异常痛苦和抗拒。
 
“超人,是我,醒醒!”布鲁斯用大手固定住氪星人的肩膀,视图唤醒他。
 
超人的视线凝聚了一些,他无意识的用一只手抓住了布鲁斯的手腕,握紧,似乎在记忆里搜索这个人的记忆,而蝙蝠侠忽然意识到他的手可能就要废了,但是他依旧没有松开。
 
超人似乎是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男人,慢慢开口带着气声,“你复活了我?”
 
“是,不,也不是……”蝙蝠侠并没有提前预想好要如何在超人复活后和他说些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准备,要说:嗨超人,祝贺你又活了?
 
“你不让我活,也不让我死……”超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戾气,完全是种委屈的神态。这让布鲁斯措手不及。
 
下一秒氪星人开始了更剧烈的挣扎,他似乎想挣脱身上的束缚,然后超能力全开,干掉这个曾与他输死大战的黑暗骑士。
 
“不,超人,冷静下来!没人会伤害你。”布鲁斯用了更大的力气,他大声喊叫,完全不顾形象,“卡尔艾尔!快醒过来!”他叫他的氪星名字,希望能够阻止他,他没有准备备用方案,如果氪星之子就此暴走,他将束手无策。
 
“克拉克!都结束了!醒醒,克拉克!”
 
布鲁斯不记得这是不是他第一次叫克拉克的名字,他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极少的相处时间里他们都穿着制服,甚至没空说上几句话。而此时,蝙蝠侠正两眼泛红的抱紧了超人的身体,并且大叫着他的人类名字。
 
也许在激战中死去,并长埋地下的超人只是想要一个拥抱,而现在他得到了。
 
赤裸着上身的克拉克僵硬着身体,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他大口喘气,但没再挣扎。他的皮肤摩擦着布鲁斯有些汗湿的衬衫,鼻息间的是陌生的味道,这让他的感官都渐渐回归了身体。
 
监测信号音平静下来,蝙蝠侠迟缓的松开了超人,他觉得有点尴尬,却在看到被氪星人抓紧的手腕时愣住了。他在超人的全力挣扎中没有骨折,甚至没有在皮肤上留下什么伤痕。
 
超人失去了超能力,甚至比一般人还要虚弱。
 
 
“对不起,蝙蝠侠,我是说布鲁斯,我……”终于恢复了理智的克拉克,现在看起来就是那个酒会上他见到的小记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又抬起来虚弱的笑笑。
 
“该道歉的是我……”韦恩的自责又爬上心口,超人醒来后会失去超能力,甚至损失健康,这都是他曾想到过的,那可能比他的死亡更令他难过。
 
“先生们,我想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带着英国腔的老者适时阻止了事态的发展。
 
阿尔弗雷德带来的评测结果显示,他们现在的确不应该继续互相道歉。超人的复活源于一种能量,这种力量可能来自自然的力量,地壳的变动,地心的核聚变或者是一次月球潮汐,但这个力量十分有限,只是暂时激活了超人因氪石衰变的身体。
 
“细胞没有被修复,这种力量会渐渐衰弱,到那时……”艾尔佛雷德停下了声音。
 
整个医疗室里骤然安静下来,重生的喜悦瞬间崩溃。
 
“不,还有别的办法。”蝙蝠侠沉下脸,如同面对又一场世界大战,“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新能源,或许氪星飞船里会有什么信息,我怎么忘了这个。阿尔弗雷……”
 
布鲁斯喃喃自语,他疾步在屋子里转着圈,好像没人能让他冷静下来。
 
“嘿,蝙蝠侠。布鲁斯!”克拉克终于忍无可忍似的叫住了这个韦恩先生,他坐起身用身下的那条毯子围住身体。“布鲁斯,一些事不必强求。”
 
布鲁斯看着围在毯子里的超人,好像缩小了一圈。
 
“我们几乎才刚刚认识,我就死了。这是个好机会,我是说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就只是聊聊。”克拉克笑了笑,“还是说我没了超能力你就不需要我了?”
 
“当然不是。”布鲁斯回答的非常快。然后他叹了口气,转回身问,“我们有多少时间,阿尔弗雷。”
 
“三天。”
 
这是一场注定分别的重逢,有些伤感,却更值得被珍惜。他们可以一起做一些从来不敢想的事,比如坐下来聊聊天,比如对超人必然的死亡做个道别。
 
当克拉克穿着布鲁斯大了一圈的衬衣和裤子参观蝙蝠洞的时候,有种莫名的新奇感。他现在像是个大病初愈的病人,虚弱又充满渴望健康的力量。
 
“蝙蝠侠的秘密城堡,你不怕被超人知道你的机密?哦别担心,反正我还是会死的。”克拉克想开个玩笑,却在看到布鲁斯压下的嘴角后收了声。
 
“这些对你都不再是秘密,超人……”布鲁斯的眉头皱在一起,像永远也解不开似的。
 
“叫我克拉克吧,现在我可不是超人。”克拉克用拳头砸在蝙蝠车的盖子上,然后夸张的叫了一声。“超人拆了这辆车的时候,蝙蝠侠说什么来着?你会流血吗。”
 
“我后来的确让你受伤了,克拉克,我曾经以为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竟然是最愚蠢的……”
 
“好了布鲁斯,我以为我们不该在互相道歉了。”克拉克转回身抬头看着布鲁斯,他试图踮起脚尝试飞起来,但是他失败了,“你没做错任何事,蝙蝠侠是个好人,你也是。”
 
“人类贪婪,充满私欲,我们总是犯错,可能不值得你信任。”布鲁斯略带悲伤的说。
 
“人类也充满情感,他们改正错误,并充满无限可能,这是无可比拟的优点。”克拉克的眼睛里闪着光亮,能照出布鲁斯的影子。
 
韦恩先生终于笑了笑,他觉得可能无论经历什么,超人永远能保有一颗善良的心。并不是钢铁之躯铸就了他的强大,而是这颗永远善良的心才成就了他。
 
交谈终止于阿尔弗雷德的打扰,英国老人说也许肯特先生愿意尝试他的小甜饼和红茶。
 
“有什么比从黑暗中复苏后吃上一口甜饼和暖茶更让人开心的呢。这可比参观蝙蝠车有趣多了。”克拉克笑着这么说。
 
而作为蝙蝠车的车主,蝙蝠侠先生只是尴尬的咳了下嗓子。
 
吃饱喝足的超人如同困倦的猫,他歪在主机边的宽大椅子上睡着了。布鲁斯知道,这也许是他的细胞正在继续衰变的症状。
 
他给他围上那条毯子,然后看着屏幕上的那个信号平稳的闪烁着,这是布鲁斯极力劝说下,才让克拉克戴在身上的唯一一个监测探测器,虽然克拉克十分的不愿意。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天光大亮,克拉克不准备去见玛莎,毕竟再一次的失去可能是无法承受的。而对于布鲁斯,克拉克有些愧疚,他本应在地下经历这次偶然的能量波动,或许他不会真正醒过来,而是继续悄无声息沉眠。但是蝙蝠侠的小小探测器却让他成了唯一的知情人,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对于那个探测器,克拉克没生气,他知道布鲁斯不是为了监视他的超能力,而只是为了监测克拉克可能遇到的危险,以及生机。
 
布鲁斯一直希望让克拉克再次活过来,从他死去的那一刻他就这么想了。
 
韦恩总裁推掉了一切会议,连蝙蝠侠的夜巡也换成了无人蝙蝠机。一个朋友来做客,短短几日,当然需要主人的陪伴。布鲁斯这样说。
 
当然他们也不是全然无所事事,蝙蝠侠向超人透露了想组建一支团队的意愿和决心,并毫无保留的向他介绍了每位成员的基本资料,他希望得到来自超人的意见。
 
越强大就意味着越孤独,这是超人和蝙蝠侠都曾经体会过的。所以他们相信,他们需要一个团队,而有一些人也像他们一样需要伙伴。
 
一个人并不能成为英雄。这是超人死后,蝙蝠侠真正领悟到的。
 
“这么看起来,做英雄真的不怎么样。”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
 
“因为有些事总有人要做。”
 
蝙蝠侠常说自己并不是英雄,他只愿隐藏于黑暗之下,但是克拉克慢慢觉得这个黑暗骑士,其实有一颗更加光明的心,他不会被黑暗遮蔽,并一直守护在黎明之外。
 
“那个叫巴里的孩子,不知道我和他谁更快。”克拉克撇着嘴角说。
 
年长的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现在觉得无所不能的超人,可能也有颗孩子般的心。真希望他们能有机会比比看。
 
 
“布鲁斯,我想借用你的蝙蝠机。”
 
布鲁斯不解的看他。
 
“你分享了你的秘密城堡,作为交换,我也有个秘密。”
 
登上蝙蝠机的时候,他们出了些问题,日渐衰弱的氪星人似乎是不能跳下高高的座舱。其实韦恩先生可以启用他舒适的私人客机,但是鉴于他们的目的地是北极,蝙蝠机的速度确实更适合。
 
于是问题来了,超人需要一个公主抱,来自蝙蝠侠的公主抱。
 
“我不喜欢这样。”
 
“我保证只此一次。”
 
北极的冰川下有着这个氪星遗孤的秘密堡垒,他叫它孤独堡,非常贴切的名字。因为卡尔艾尔从没带任何人来过这里。
 
如果越强大就越孤独,那么超人恐怕是这个星球上最孤独的人了。不过现在他把孤独堡的权限给了另一个人,他叫蝙蝠侠,克拉克现在更喜欢叫他布鲁斯。
 
孤独堡里有着关于卡尔艾尔的一切,关于宇宙的庞大知识,氪星的技术,卡尔艾尔的弱点和秘密。
 
“你不怕蝙蝠侠窥探超人的秘密吗,毕竟他曾经想杀了他。”
 
“现在这些对你都不再是秘密。”
 
抛开那些误解,其实他们是很不错的朋友,甚至在性格上都是互补的。这可能就叫做相见恨晚吧。
 
克拉克在孤独堡的一间卧室里又一次睡着了,窗外能看到消融的冰川,这景色令人惊叹。也许是太阳的光和热给了超人些许能量,克拉克看起来气色不错,他仍然裹着那条毛毯不愿撒手。
 
布鲁斯通过AI在孤独堡的主机里随便翻看,除了浩瀚的知识够他慢慢看上几年外,还有关于卡尔艾尔,关于超人,关于克拉克肯特的一切。
 
他细细翻看,像是在展读克拉克的前半生,或许是一生。
 
要了解一个人尤其是像克拉克这样一个特别的人恐怕几页照片和资料是不足够的,但是即使是这些影像就足以让布鲁斯喜欢上一个人。
 
无关情爱,就只是单纯的喜欢。
 
他们在克拉克清醒的时候分享了一些私人趣事,包括布鲁斯的那些超模女友,包括露易丝并没有接受来自超人的戒指。
 
“我以为超人无所不能?”蝙蝠侠挑了挑眉毛。
 
“别忘了超人还是克拉克,他只是个小镇男孩。有很多事我也无能为力。”小镇男孩摊了摊手,语气很放松。
 
“其实在那一刻,我并不想再次活过来。”克拉克看着窗外苍白的冰原。
 
“为什么?”
 
“因为你不喜欢我。”克拉克语气沮丧,“可能这世界都不喜欢我。”
 
“不,这世界需要超人。”
 
“这世界需要超人的超能力。可你瞧现在只有克拉克,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
 
“这也不赖。”布鲁斯笑了笑,“我想要复活的,可能从来都只是'克拉克'。”
 
“那超人呢?”这好像成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怪问题。
 
“超人需要睡上一觉?”
 
克拉克加深了笑容,“你可真体贴,布鲁斯。”年轻人陷入软绵绵的毯子里,迎接又一次浅眠。
 
从孤独堡返回韦恩的玻璃屋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越来越多的睡眠几乎抢夺了他们仅有的相处时间。
 
他们一起去湖边散步,谈论垂钓与风景。他们不在谈论人生的主题或是正义的崇高与邪恶的残酷。没有犯罪也没有超级英雄,就只有布鲁斯和克拉克。
 
克拉克告诉布鲁斯他很记仇,刚苏醒的时候他满脑子只想着揍他一顿,只可惜他现在没那个力气。
 
布鲁斯把他从草地上拉起来,帮他扫开裤子上的草渣,他笑着说,我等着那一天。
 
夕阳西下时他们回到了玻璃屋,最后一道晚霞落在湖面上的光线特别美。
 
“玛莎和乔纳森一直都不希望我成为什么英雄,他们希望我只是克拉克。”克拉克觉得自己可能是又要睡着了,疲惫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我知道…… 你首先是克拉克,然后才是超人。”年长的男人眉心在颤抖,他抚过年轻人有些蓬乱的短短卷发。
 
“布鲁斯,你是个好人……”克拉克歪了歪头,慢慢的眨了下眼睛。
 
监测器发出了微弱的报警音,布鲁斯触摸了年轻人的脖子,他微微皱起眉头,他们都知道,那代表什么。
 
“现在,你……还是不想活过来吗?”布鲁斯能在那双蓝眼睛里看到自己。
 
“还不是时候。”克拉克慢慢的摇了摇头,声音也变的小了些,“人们总要学会看清自己的心,然后尝试用自己的勇气与力量面对困境。”  他停顿了一下,“你也需要。”

 
年长的男人以一种悲痛的表情压下了嘴角,然后他听到克拉克说,“但我想要再次活过来,以克拉克……”年轻人翘起嘴角露出小小的虎牙,那是最纯净的笑容,“也以超人……”
 
 
当监测器呈现一种低频长鸣的声调时,夜空正在升起启明星辰。克拉克棱角分明的侧脸沉在枕头里,像沉睡的孩子。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纹微微翘着。
 
布鲁斯眼眶在发烫,但他知道那不再出于愧疚而是不舍,他抚过克拉克的额头和脸颊,低下头贴了贴他温热的皮肤。
 
湖面上升腾起水汽,有布谷鸟的叫声隐隐传来。
 
 
布鲁斯填好最后一把土,黑夜也即将结束。他本来不想把克拉克再埋进土里,他想他其实可以把他放在蝙蝠洞的客房里或者实验室里。但是克拉克说那太像恐怖电影了,深藏于大地之下会让他觉得更安心。
 
坐在克拉克的墓碑边的布鲁斯忽然觉得很奇妙,他刚刚又一次的安葬了克拉克,为他穿回那套西装,带上眼镜又放好照片。但这一次他心中再无悲伤,只有一片清明,他知道有个人总会支持他或者说陪着他,这让他无比心安。
 
这三天可能本不该属于他们,但他们得到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老爷,肯特先生似乎带走了那条毯子。”老管家发现蝙蝠洞少了一条毛毯。
 
布鲁斯把那条毯子垫在克拉克身下也放进了棺木里了,那家伙这几天一直抱着那条毛毯不肯撒手。
 
“也许他喜欢那上面的味道吧,蝙蝠洞的味?”蝙蝠侠没发现自己面罩下的表情也可以很丰富。
 
布鲁斯抬起手看了看他腕表上的联机监视器,那个信号静悄悄的停在那里。虽然克拉克强烈的抗议过,但是固执的韦恩仍然坚持让他继续带着这个小小的探测器。
 
那出于布鲁斯的私心。
 
黎明之前的,是最深沉的黑暗和最闪耀的希望,已经有人为他指引了光明,而他会为那个人守护黑夜。
 
 
尾声:
 
1.
“所以克拉克,你当时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失去理智。你和我说话然后把我摔出去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什么都想起来了,因为你说完那些话还对我眨眼睛来着。”
 
“emmm……那算是种测试吧。”克拉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知道他们问题不少,我得让他们听你的话,不许胡闹。”
 
 
巴里和维克多正在餐厅里叽叽咕咕。
 
“超人打起架来真是超凶的。”“嗯嗯,超凶的,也只有他敢和女侠对磕脑门,真是棒棒哒!”“你没见他当时把蝙蝠侠摔出去的样子真是太可怕了。”“快得了吧,他根本就没使劲,要不蝙蝠早就飞到木星了。”“所以说超人怕布鲁斯,而我们要听布鲁斯的话。”“嗯,说得有道理。”
 
2.
“B,我说你是不是瘦了?我捏着你的时候觉得你的脸都瘦了一圈。”
 
“那可能是因为我太思念你了……”
 
3.
“据说他们跟超人提起了那个公主抱?”亚特兰蒂斯的王子甩了甩他飘逸的长发,感觉自己今天也是帅气逼人的一天。“超人讨厌被人公主抱?所以那只蝙蝠其实当时站在最前面却把那个公主抱让给了我?!”
 
“亚瑟,克拉克刚才找你,说有事跟你谈。”
 
“那个……我要回亚特兰蒂斯一趟,有只鱼给我捎来了口信……”海王边脱衣服边向外跑。
 
今天的海王也特别想脱团呢!
 
4.
“克拉克,我能和你比赛赛跑吗……”
 
“可以啊。”
 
嗯,蝙蝠侠让我来找超人比赛,不管谁赢他都请我吃早午餐,不过他说最好让超人赢。还有这么好的事?以后我要每天都找超人比赛,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5.
“你们说蝙蝠洞主机上连接的那个监测信号是什么?好像是个生命监测器?布鲁斯有心脏病吗?”
 
前橄榄球员终于挺起了他发亮的胸脯,他知道他与蝙蝠洞共享信息,而他的生命信号一定会出现在蝙蝠主机上。
 
“我曾经看到超人的制服下有个小型生命监测器,难道是克拉克的?”
 
“克拉克有心脏病?”
 
普林斯小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差一点就把睫毛膏蹭在眼皮上。真是一群无知又天真的小男孩,现在的队伍真是不好带啊……
 
6.
正义联盟纪律简章第一条:超人座位上的那条毛毯不要乱动!否则,后果很严重!
 
7.
“布鲁斯,他们说你当时准备了备用方案,那是什么?如果我真的暴走了,你准备了什么备用方案?”克拉克半浮在空中在布鲁斯身边飘来飘去。
 
“就是……氪石枪我还留着呢,还有些氪粉……它们……”
 
“布鲁斯……”
 
“好吧,备用方案其实是……”
 
年长的男人伸出手把比他高了一点的克拉克拉下来,一只手臂圈住他的腰,另一只圈住他的肩膀。
 
克拉克的味道很好闻,也许是因为他刚刚去晒了太阳。布鲁斯搂紧他,用刚刮净胡须的下巴轻轻碰触他的侧脸,那是一个拥抱或许还将会变成一个吻。
 
此时正是黎明之前,晨光即将洒满大地。
 
End.
 
 
就你为我指引光明,我为你守护黑夜!也喜欢蛮久蝙超了,看完正联觉得在这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细节不要在意,就是想写个我心中的蝙超吧。爱他们每个孤独又勇敢的灵魂!从此有了伙伴,就有一切可能!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39)
热度(297)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