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关于爱哭这件小事【短篇】

就是个没什么意思的小故事……
——————————————————

正文:
 
爱哭是件小事……
 
 
莱戈拉斯觉得今晚自己倒霉透了,“这帮混|蛋!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年轻人抬起袖子闻了闻身上的酒味,皱着鼻子摇了摇头,他都嫌弃他自己,难怪刚刚那个出租车司机把他赶下车。但是他真的是无辜的!
 
今天晚上的派对是为了莱戈拉斯举办的,他刚刚从演员训练课程毕业就得到了一部大影片的试镜,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顺利的拿到了片中一个角色,尽管只有寥寥几分钟。
 
“异国王子,金发蓝眼,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制的角色,莱戈拉斯,你要大红大紫了!”友人的调侃里带着欣慰。
 
“爱哭鼻子的王子吗?你知道他是怎么得到这个角色的吗?”金雳抽着烟胡子上挂着酒水,对于他最好的损友,大胡子永远最了解不过,“他在五秒之内就流下了眼泪,简直震惊四座!”
 
“是啊是啊,我当时在想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吃了一盒过期的罐头差点被送进ICU病房,这是我知道的最令人难过的事了……”金色头发的年轻人不甘示弱,他提着酒杯把气泡水灌进嘴里。
 
莱戈拉斯有副好面孔,皮肤白|皙鼻梁高|挺,蓝色的眼睛晶亮亮的,微垂的眼角增添了柔和的气质,棱角分明的下巴又不失俊朗。
 
老师说他入戏很快,擅长戏剧表演。关于试镜的那场哭戏,本就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他做好准备希望好好表现,却被临时的剧本感动的无以复加。
 
不过他承认他爱哭,从小就这样。小时候摔倒的时候,因为个子小被打的时候,毕业典礼的时候,母亲葬礼的时候,一个人生病的时候,看一部不那么感人的电影的时候……
 
不是他脆弱……
 
 
后来他们又闹腾了很久,直到金雳抽的那种像炮竹一样的烟呛的莱戈拉斯咳嗽不止,直到法拉米尔把一整杯朗姆酒都撒在他衣服上,直到埃斯泰尔说:莱戈拉斯我得送亚玟回家去,我的车在维修场……
 
真是月朗星稀的美好夜晚,于是他把机车借给了他最忠诚的朋友,揉着酸疼的眼睛走在深夜的街道,然后被误认为他酗|酒的司机轰下了好不容易才拦到的出租车。
 
“我可以付双倍车费,我没喝醉不会吐在你车上的!”要知道他的衣服还凉飕飕的。
 
“快滚吧,小鬼!”司机嚷了一句就踩下油门冲出了街道。
 
莱戈拉斯想骂回去却被尾灯甩在了后面,现在是半夜两点,他刚走过圣玛丽医院,距离他的小公寓还有十公里。路上没人,只有一辆救护车刚刚鸣着警灯开过。
 
年轻人沮丧的叹了口,于是他做了个明智的选择,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路灯下的影子孤零零的印在路面上,扭曲着拉长。
 
或许他可以打个报警电话说他迷路了,让jing察把他带回家。
 
眼睛的酸痛并没有缓解,倒是被风吹过痒痒的更加难以忍受。于是莱戈拉斯伸手去揉眼睛,眼泪伴着痒痛的感觉流下来。
 
不是他脆弱,只是……
 
 
“有什么需要帮助吗?”一个声音从头顶传过来。稳缓低沉。
 
莱戈拉斯吓了一跳,首先看到的是地上多了一个人的影子。他抬起头来,被泪水糊满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莱戈拉斯吸吸鼻子眨了下眼睛。
 
不得不承认,站在他面前微微弯着腰,正看向他的男人是个英俊的人,非常的英俊。他身材高大,金发蓝眼,五官深刻,气度不凡。折起的衬衫袖子下是因动作而撑起布料的紧实肌理。
 
“那个,我……”莱戈拉斯抹了把脸上的眼泪,“我没事……”
 
他急忙错开眼睛,心脏砰砰作响,脸颊发烫,一定是酒精上头了。
 
“你看起来不太好,哪里不舒服吗?”男人从西裤口袋里掏出灰格子的手帕递到年轻人眼前,“或者你该把眼泪先擦擦。”
 
男人的眼神很坚定,蓝莹莹的像湖水,这让莱戈拉斯没有意识到自己就那么伸出手接过了那块手帕。
 
那上面有消毒水的味道。
 
“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男人扭头看了看医院的方向,“所以你有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帮你。”
 
“我……这里不舒服。”莱戈拉斯果断的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失恋了,心里很难过……”
 
“我很抱歉,这的确令人伤心。”医生看着年轻人微垂的眼角,眼神颤动。
 
三秒钟后,莱戈拉斯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当然不是因为眼睛酸痛,他发誓这比试镜还令他紧张,但他有把握控制好情绪。眼前的男人非常迷人,他只是想认识他,靠近他,眼泪可能是个不错的办法。
 
他擅长流泪。
 
眼泪真的留住了这个人,他干脆坐在莱戈拉斯身边,大有陪他谈心的意思。
 
男人叫瑟兰迪尔,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下夜班碰巧遇到了因失恋而独自在路边黯然神伤的莱戈拉斯。他们偶然相遇,在凌晨无人的街道边聊天,虽然泪水与微凉的晚风起飞,但瑟兰迪尔告诉他: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事值得期待,请不要伤心。
 
莱戈拉斯揉着发红的眼睛,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是啊,值得期待……
 
“起来吧,我送你回家。”瑟兰迪尔所展现出的绅士风度令莱戈拉斯越发倾心。
 
年轻人因为坐久了而发麻的小圌腿差点让他摔倒,而瑟兰迪尔正好扶住了他的手臂,那姿势有点亲密有点暧昧。连莱戈拉斯自己都要相信自己是在碰瓷了!
 
莱戈拉斯在后来的回忆中一直坚持说:那是我们,必然的相遇!如果这是一部电影,背景音乐一定是首钢琴曲,温婉柔和,透露着羞涩的喜悦。
 
他们后来去了另一间酒廊,未来影|帝不得不向瑟兰迪尔倾诉了他缠|绵悱恻又肝肠寸断的爱情故事,当然泪水必不可少,不要说莱戈拉斯在欺骗对方,因为他真的被自己编造的故事感动了。
 
他们因一场意外的眼泪而相遇,就像奇妙的缘分。后续的发展顺理成章,他们经常相约见面,吃饭或者去喝上一杯,谁能说眼缘不是个玄妙的东西,他们相谈甚欢,像相见恨晚的朋友。
 
莱戈拉斯依然在一个个剧场或者试镜会之间奔忙,而瑟兰迪尔总是加夜班。那个医院旁边的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成了莱戈拉斯最喜欢呆的地方,他会坐在老地方,等着瑟兰迪尔从暖黄色的街灯下向他走来。
 
那场面比爱情电影还美好,他们的影子就那么慢慢的挨在一起,这几乎让莱戈拉斯感动的落下泪水。
 
“我知道这可能不是个好时机……”年长的男人坐在年轻人身边,话语中忽然带着疲惫,“但是人生短暂,我想说……”
 
“也许我们就是彼此值得期待的人。”
 
莱戈拉斯惊讶的抬起头,他没想到先开口的人会是瑟兰迪尔,他认为这个看起来藏着很多心事的男人可能会一辈子把他当朋友。
 
“因为我曾经失去……”
 
那是瑟兰迪尔第一次向莱戈拉斯提起自己的陈年旧事。他曾经不堪回首的情感,他年轻早逝的妻子,那些许久不曾被人提起的往事令人凄哀。但讲述者却异常平静,也许伤痛已经过去,但疤痕永远留在心里,像永远见不得光的懦夫。
 
“车祸没让她受什么痛苦。”瑟兰迪尔理智的像个圣人,“我甚至没在她的葬礼上掉一滴眼泪。”
 
我是个冷酷残忍的人吧。
 
“不,不是!”年轻人抬起头略有些强硬的说。
 
瑟兰迪尔扭过头看他,却愣住了。他面前的年轻人满脸都是泪水。
 
“你…… 我不是想说这些让你不高兴。”男人忙掏出手帕给莱戈拉斯擦眼泪。
 
年轻人胡乱的抹了下脸,“我才不是为你难过……” 然后红着脸收了声音。
 
瑟兰迪尔不动声色,心绪却如澎湃的浪潮,他伸手揉了揉年轻人柔软的头发,“谢谢你为我流泪。”
 
不是他脆弱,只是他曾经孤独……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莱戈拉斯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咬了咬嘴唇,然后下定了决心,“根本没有那些故事……”
 
“什么?”
 
“那些关于我失恋的故事都是假的,那只是个误会,根本没有什么伤心的泪水。我想引起你的注意,是的,我对你有好感。好吧,你可以管那个叫一见钟情…… 但除了那个故事,我没骗你其他事……”莱戈拉斯语序有些混乱,磕磕绊绊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我知道。”医生轻轻笑了一下。
 
“什么?”年轻人红着眼睛看向身边的瑟兰迪尔。
 
“我知道你是个好演员,并且擅长哭戏。”男人用指腹抹去莱戈拉斯脸上的湿痕,“但我能分辨的出来。”
 
“那你……”


 “我每天都要面对死亡,莱戈拉斯,在我面前哭泣的人很多,病人,家属,但……”男人似乎有些小小的羞涩,“但你的泪水让我怜惜…… 我甚至喜欢你掉眼泪的样子。”

 
莱戈拉斯被瑟兰迪尔的话逗笑了,究竟谁要喜欢看别人哭鼻子啊。
 
“小时候妈妈总是说,莱戈拉斯不要哭,你是个男孩子。后来学校的同学嘲笑我说,莱戈拉斯你哭鼻子的样子简直弱爆了。直到戏剧团的米斯兰达说我流泪的舞台剧片段很有感染力…… 你是第一个说喜欢我掉眼泪的样子的人。”
 
他们的影子好像又靠近了一些。
 
不是他脆弱,只是他曾经孤独,而他恰好感同身受……
 
“这人生还有很多事值得期待,而也许你我就是彼此值得期待的那个人……”
 
 
这是凌晨两点的街道,路上没有车也没有人。路灯闪了闪,继续散发着暖黄色的光晕。地上拖长的影子终于慢慢重叠在了一起。
 
是啊,值得期待……
 
 
尾声:
 
后来,莱戈拉斯还是选择进入了剧团,他极富感染力的现场表演总能打动人心,他演绎的罗密欧让无数观众捂住心口,他在百老汇拥有属于自己的演出季指日可待。
 
他依旧是那个样子,关于爱哭这件小事。他在后来爱斯泰尔和亚玟的婚礼上红了眼圈,在金雳的摇滚乐队首演时激动地落泪,被陶瑞尔万圣节的恶作剧吓哭。
 
但他现在可以尽情流泪,在和瑟兰迪尔看一部不那么感人的爱情电影的时候,在情人节收到来自医生先生的一支普通玫瑰花的时候,在瑟兰迪尔温柔的亲吻他并狠狠进入他的时候…… 
 
在他的金发爱人将一只戒指套在他手指上的时候。
 
那些或悲凉或哀伤,或喜悦或感动的泪水。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有个人总会喜欢他落泪时候的样子。
 
而医生先生也还是那个样子,他看起来冷峻严苛,每个实习医生都怕他。他依旧不怎么流露情感,却独对他年轻的爱人温柔有嘉。他依然从不流泪,即使在看一部非常感人的爱情电影的时候,或是在欣赏莱戈拉斯极富感染力的戏剧表演的时候。
 
但他却喜欢看到莱戈拉斯盈满泪水的眼睛,在他谢幕的时候,在他收到戒指的时候,在他们亲吻的时候,在他们缠|绵着感受彼此的灵魂与肉体的时候。
 
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bian态的怪癖好。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有个人总会愿意为他流泪。
 
 
“等很久了?”瑟兰迪尔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莱戈拉斯的脖子上,低头吻上他冻的发红的眼角。
 
“周末的那场演出你还会去看吗?”莱戈拉斯仰起头贴上男人的侧脸。
 
“当然。”
 
他们沿着无人的街道慢慢走,拉长的身影亲密的靠在一起。
 
“可是你已经看过十几遍了。”
 
“我是你最忠实的粉丝。”
 
“我时常在想,如果那时我没有坐在这里哭鼻子,我们就不会相遇,”年轻人把手塞进男人的手掌里,温暖的感觉让他舒服的叹了口气。
 
“是你说的……”瑟兰迪尔弯了弯嘴角,把莱戈拉斯挡在自己高大的身影下,为他遮去冬夜的冷风,“那是我们必然的相遇,”
 
 
那是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初遇的前三周,医生在晚班时接收了一位来自急诊转诊的病人,他从急诊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阵吵闹声。于是停下来向走廊的一边看过去。
 
那是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年轻人,他看起来非常焦急,对着接诊台里的医生,泣不成声,“他只是吃了盒罐头,怎么会这样!上帝,他不能死,他欠我的钱还没还完……”
 
年轻人红着眼睛,微垂着眼角,脸上还挂着泪痕。护士站门口的两个小护士,看着那个年轻人,捂着嘴偷偷笑。
 
那是瑟兰迪尔第一次见到莱戈拉斯,他觉得这个漂亮的男孩很有趣,但也只是翘了翘嘴角没有在意。只是后来他会偶尔想起那双流着泪的蓝色眼睛,抿起的红圌润嘴唇…… 每到这时,他的心总会砰砰的轻轻跳起来。他甚至利用职便查看了那位因食物中|毒而送医的患者家属的签名。
 
直到有一天落难的王子坐在马路边哭鼻子。
 
【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那是我们,必然的相遇。
 
一切故事早就开始了,在你不知道的,比相遇更早的时候。
 
 
为什么流泪?不是因为脆弱,是因为孤独,因为寂寞。
 
因为,我还没有遇到你……
 

End.
 
 
前几天加完班回家,我在晚归的地铁上眼睛干涩酸疼,站在那揉眼睛,当时地铁上人不多,但也都坐满了人。我眼睛很红,还流下眼泪。坐在我面前座位上的一个小哥哥忽然紧张起来,他踌躇了一会忽然站起来,跟我说:你坐吧…… 然后他就跑到车厢一角站着去了。这是个误会,也没有什么浪漫的展开,但这可能就是那个在这个世界上总会爱着你的人。

评论(35)
热度(260)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