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樱桃

【瑟莱】吻与泪【短篇】

原著向。一直不太想写原著向,因为不管是剧情还是感情都是老生常谈,但还是想写一篇这样的文,算是我对密林父子之间感情的理解吧。有轻微私设,勿考据。

 ————————————————— 

正文:

1.
加里安已经记不清了,有几千年甚至有一个纪元,他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王流泪了。即使在最后同盟战役之后,他也不记得曾经见过瑟兰迪尔流下过那象征脆弱的泪水,而现在,他至高无上的精灵国王正红着眼角落泪。
 
因为他正姿势别扭的抱着一个婴儿,小精灵刚刚出生不久,被裹在襁褓里哇哇大哭,脸上全是泪水,全然不顾他的父亲正在为此无措。新生命总是令人感慨又心生柔软,即使强大如精灵王也不可逃脱。父亲换了个姿势,把小王子的身体托在手中,这是个神奇的生命,带给他从心底而来的希望。
 
窗外是黑暗的森林,在橡树与山毛榉树之间的,是他的王国,林地王国,幽暗密林,人们称他为黑暗的精灵王。但他臂弯间的,有着金色小卷毛的孩子,正像颗闪亮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也许他能照亮密林,亦或照亮前路。
 
精灵王垂下头,亲吻他的孩子,在这一刻,他不是国王,而只是一名充满慈爱的父亲。
 
“我为他取名莱戈拉斯.绿叶。”
 
新生与希望。
 
2.
“王子殿下,您不能进去。”侍从阻止了小精灵,并用高大的身影遮住了莱戈拉斯的视线。
 
“我只是想看看Ada。”小精灵还没有侍卫手里的剑高,他伸长了脖子站在父亲寝殿门口张望。
 
从屋里走出来的加里安看到了王子,把无助的小殿下拉到一边,“陛下受了些伤,现在需要休息,我们稍后再来看他好不好。”
 
莱戈拉斯还是个年幼的小精灵,他穿着月白色的袍子,眨着眼睛几乎要哭出来,但是他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天直到傍晚,Ada和Nana也没有来邀他一起晚餐,他幼小的心灵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就要改变了。
 
他溜出了自己的房间,并趁着守卫换班的空档,偷偷钻进Ada的寝殿。充斥了草药味道的房间昏暗阴冷,像正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攥着他的心脏。母亲不在,只有父亲模糊的轮廓躺在床上。
 
“莱戈拉斯,过来。”瑟兰迪尔总是沉稳浑厚的声音如今变得虚弱无力,吓了小精灵一跳,“到我这来,小叶子。”
 
莱戈拉斯像是得到了某种安慰,他借着微弱的烛火,走到父亲床边。他想离Ada更近些,那样才能看到他的脸,于是他踢掉鞋子爬上床。当他终于跪坐在床边,才真正看到了伤病中的瑟兰迪尔。
 
那是张伤痕累累的脸,他受了很重的伤,却还是输了这场战役。挫败和悲痛不可避免的显现在这位时刻强大的王者身上,无论光线多么昏暗,都无法逃过莱戈拉斯的眼睛。小精灵小声的吸气,却没有退后半步。
 
“战争是残酷的孩子……”精灵王没有打算掩饰什么,“也许这么说太残忍了,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莱戈拉斯,黑暗带走了你母亲的生命,她不会再回来了。”
 
幼小的孩子可能还不太能理解死亡,只是在那一刻,他知道了母亲已经离他而去,而父亲是他今后唯一的依靠。莱戈拉斯还是忍不住小声哭了出来,他知道他很难过,那种心脏的绞痛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但是他知道,他的Ada也必定有同样的感受,他埋头于父亲的怀里,感受同样的痛苦。
 
瑟兰迪尔睡着了,这是他几天来第一次主动的睡眠,心境平和没有噩梦。他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脆弱,但是在他年幼的孩子面前却毫无遮掩。他的泪水流进心里,苦涩只有他自己品尝,但他怀里的小叶子就像是一团小小的火苗,温温的烘烤着他冰冷的心。
 
莱戈拉斯抬起头,他脸上还挂着泪珠,凑过去亲吻父亲脸上的伤,泪水流到了瑟兰迪尔的脸上,成为他不愿流下的泪水。
 
这是属于他们的小秘密,那些不能被人看到的伤痛也总有一天会过去。只不过从那天起,在小小的莱戈拉斯心中,也有了他想要保护的人。
 
3.
当莱戈拉斯已经长成了挺拔的少年,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Ada哄抱的孩子,他练习射箭和骑术,他能攀上高高的山毛榉树参加小范围的巡逻。瑟兰迪尔对自己的王子从来都严厉有嘉,因为黑暗的势力正越来越多的侵扰密林的北部,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没有人可以保护莱戈拉斯不受伤害,除了他自己。
 
但当年轻的王子第一次受伤时,精灵王还是表现出了不寻常的情绪。莱戈拉斯是在剿灭一群蜘蛛时不慎摔落树下的,他的左肩膀被灌木的硬枝贯穿,幸亏没有伤到内脏。但是那血腥的场面还是有点吓人,瑟兰迪尔看着医师侍从围着他们的王子转,自己却插不上手。他可以见自己皮开肉绽不皱一下眉毛,却在见到莱戈拉斯染血的样子时手足无措。
 
当一群人终于离开了房间,莱戈拉斯也终于松了口气,他陷在松软的床铺上无辜的笑了笑。他不知道密林之王是要责备他还是要安慰他,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很少表露情感,就像大多数父亲和儿子一样。
 
“Ada,我……”
 
“睡吧。”这是瑟兰迪尔那晚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精灵王子忽然就觉得鼻子酸酸的,像吃了还没成熟的果子,他已经为自己的失足受伤想好了一万种借口,但是却在父亲的一句话中全然没了底气。
 
瑟兰迪尔起身弯下腰亲吻了王子的额头,那个在柔软烛火中的吻,轻的像羽毛。在莱戈拉斯的记忆里,自从他比父亲那张巨大的桌案高了以后,就没再得到过来自密林之王的晚安吻了,不是父亲吝啬他的亲密,而是小精灵长大了,他不再需要那些过于柔软的爱意了。
 
莱戈拉斯抿着嘴唇笑了笑,然后侧过头陷在枕头里,他听到父亲坐在了离他不远的椅子里,衣服窸窣的摩擦声,还有书页翻过的声音。精灵王没打算离开,而是准备守着他的小王子。莱戈拉斯连呼吸也变得轻了几分,他的肩膀很疼,眼眶也很疼。
 
他觉得委屈,因为他受伤了,他的Ada却没有安慰他一句。他觉得感动,因为他受伤了,Ada没有询问他的伤势令他难堪。他觉得有眼泪溜出了眼角,融进了布料里,因为父亲正在用最恰当的方式宽慰他,他默默的在他身后守着他,收起所有责备和担忧,那是来自一个父亲的,最宽大的爱。
 
4.
年轻的王子已经摆脱了稚气,他开始跟随国王出席会议,处理政事,他甚至有了自己的追随者。密林的王子有优质的基因,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睿智勇敢,开朗善良。这些源自于他的父亲,又与他的父亲不同。
 
他们是那么不同,从面貌到性格。
 
“我们将转移到东北方,在密林河道的山丘下挖掘地穴。”精灵王的声音洪亮浑厚的响彻在书房里。
 
莱戈拉斯抬起头,眉头锁在一起,“我知道昂歌立安后羿的邪恶生物正在滋生,但是逃避不是办法。我们已经迁徙了很多次了,我们放弃了爱林加仑,放弃了爱明杜尔,放弃了幽暗山脉,我们放弃了太多了。“
 
瑟兰迪尔看着儿子向他坚定了迈了一步,他挑了挑眉毛,这不是莱戈拉斯第一次顶撞他,但却令他无比欣慰。他在为自己的国家忧心,他在建立自己的意志,他在成长壮大。
 
“拥有权利有时并不是件好事莱戈拉斯。”精灵王叹了口气转向窗外的阴郁天空,“因为那可能并不意味着拥有,而是意味着更多的放弃,有时候我们要为了这权利失去很多东西。”
 
即使在白天,幽暗密林的天空也阴霾昏暗,空气沉重凝滞,西尔凡精灵正在慢慢减少,繁荣正在悄然衰落。作为一国之君,瑟兰迪尔享无上荣耀也受无尽枷锁,他有责任保护他的族人和他的国家。
 
年轻的王子当然正值血气方刚的年华,他有满腔热血却还缺少城府与隐忍。他看着父亲的背影忽然觉得心酸起来,王座从来都那么孤冷,又有谁能真正理解他、宽慰他,和他并肩而行。
 
莱戈拉斯向前走了几步,忽然轻轻的跪了下来,他平时不用像国王行礼,此时的做法也让瑟兰迪尔惊诧。
 
“我愿加入边境卫队,去往密林南部边境。”王子的声音异常坚定,他没有看向父亲微微睁大的瞳孔,“国王陛下,如果王国遭遇不测,我将会是挡在这片森林之前的第一人。”
 
他叫他国王陛下,他跪在王者脚下,他亲吻他手上的权戒,他发誓效忠国王,必先效忠于国家,他将学会放弃,学会失去,他将至死不渝。
 
瑟兰迪尔张了张嘴竟然没能发出声音,他想说:你是王子,不用以身涉险,你只要待在Ada身边就好。但是他没有,他看到跪在他面前的孩子原来已经长大了,他俊美挺拔,是密林最耀眼的光华,他终有一天会成为被万民敬仰的王者。他懂他的心,他知道他的儿子在想什么,他为他的心意感动的无法言语。
 
“我准许你的请求,你将是密林最坚强的战士。”
 
国王颁布了王子的调令,并在下着小雨的夜晚送别他的孩子,雨水打湿了莱戈拉斯的斗篷,他从此要经历风雨再无人庇护。他叫他卫队长,雨水打在他坚毅的眉眼下像落下的泪痕,那是他希望的也不希望看到的,他的莱戈拉斯的样子。
 
那之后,年轻的卫队长率领边境队伍在密林河建立了坚强的防御工事。瑟兰迪尔则在密林河两岸的山丘下挖掘地穴,仿照多瑞亚斯首都明霓国斯的地下建筑模式建立了新的都城。
 
但是,王子殿下的房间依然被修建在那棵最高的山毛榉树旁,那里能看到阴霾之外的,自由的天空。
 
5.
今年的星光节莱戈拉斯没能回家,因为黑暗势力正在逐步扩大,侵袭密林的除了黑蜘蛛还多了半兽人。在这个没有星光的节日里,只有边境战士潦草的火堆边的小型聚餐。
 
年轻的王子已经成年,成人礼还无暇举行,但这都不妨碍他成为这个团体的领袖。有人猎来猎物在火堆上烘烤,他们终于能在潮湿的营地吃上一顿除了兰巴斯以外的食物。还有酒和烟草,那是传信官从长湖镇带来的人类的物品。
 
他早已不是那个王宫里穿着精致睡衣的小王子,他会喝劣质的酒水,尝试烟草,或是跟年轻的小伙子们开上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享受王宫里的精致生活但也被这种野性自由的生活吸引。
 
不过今天的酒太辣了,烟也太苦了,他被呛的咳嗽连连,不得不在哄笑声中站起身到湖边取水。
 
他把冰凉的湖水泼到脸上,洗去口中的苦涩和满目的疲惫。隐约听到了营地那边忽然高涨的欢呼声。他回过头,透着篝火看到了精灵战士们迎来了他们的惊喜。
 
妻子孩子,父母兄弟。有什么比在节日见到自己的家人和爱人更值得高兴的呢。他们送来了食物和美酒,当然还有拥抱和祝福。欢笑声远远的飘过来,好像正在驱散着这林间的雾气。
 
莱戈拉斯忽然就失去了走过去的勇气,他的心里空空的,像漏了个洞。Ada会来看望自己的孩子,但国王不会。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瑟兰迪尔了,以至于他都快忘了,想念是什么滋味。
 
他找了棵湖边的大树坐下来靠着,思乡的迫切让他无比伤怀。他想念一个人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为什么不去见见小殿下。”加里安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向前迈了一步,对隐匿于阴影里的他的王说,“陛下,王子见到您一定很开心。”
 
瑟兰迪尔撒了个弥天大谎,他在宫殿里的每一天,没有一分一秒不想念他的孩子,他们从没分开过。那种思念随着时间越来越浓烈,他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想冲过去好好看看他的莱戈拉斯受了什么苦,他想拥抱他说他很想念他。
 
但他此时只能捏紧了拳头,决绝的转了身,“他总要适应这些,看到他没事,就好了。”
 
精灵王飘展衣袍走远,只留下地上那个拉长的影子不愿离去。
 
而另一个影子也慢慢从树后转过来,他死死扣住树皮,怕眼泪下一秒就掉下来。是啊,看到Ada没事,就好了。
 
他抹掉溢出来的泪水,向营地的方向走去,“谁想来玩那种叫骰盅的人类游戏,输了的人罚他们不能喝酒……”
 
那晚的夜色特别平静,离家的战士见到了亲人爱人,喝足了美酒,深感乱世中的渺小幸福,当然也包括精灵王子莱戈拉斯。
 
那晚的夜风特别凄冷,有人要学着适应独立,适应孤独,从孤独到更孤独。这是成长的阵痛,当然也包括精灵王瑟兰迪尔。
 
6.
第二年的星光节,莱戈拉斯终于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精灵宫殿,精灵本就是热爱享乐与自由的种族,多年的阴霾虽然压抑了他们的天性,但王子的成人礼总是令精灵们欣喜。他们装点大殿,换上盛装,在林地间饮宴。当精灵的歌谣随着莹白的浮游飘荡在幽静的密林之间时,那种久违的和睦与安宁让人有种放松的愉悦。
 
现在的莱戈拉斯就有这种感觉,他喝了点酒,王宫佳酿让人沉醉。他佩戴属于王子的额冠,身着镶嵌银色花纹的礼服,他的金发柔顺眉眼俊俏,他被簇拥在精灵中间,红红的眼角带着笑。
 
“不知道小殿下是否有了心仪的姑娘。”加里安顺口说出了心中的期许。
 
身旁的精灵王却稍稍皱紧了眉,“他总会说的。”瑟兰迪尔似乎瞬间陷入了沮丧,他的儿子总有一天会来告诉他,他有了愿意携手一生的伴侣,他不知道到那个时候应该先祝福他还是先拥抱他。
 
精灵王忽然全然没了兴致,他冷着脸说:“加里安你僭越了,不要妄自揣度王子的私生活。”
 
加里安看着国王离开了酒宴,只能感叹君心难测,他虽然一直在瑟兰迪尔身边辅佐,并报以绝对的忠心,而国王对他也有着绝对的信任。但是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他是精灵王瑟兰迪尔,他非常强大,无论力量与精神,他神圣不可侵犯,他也有不可碰触的极限。有道壁垒一直保护着什么,与众不同,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那可能就是王子殿下,他对他或关爱或严格,或不近人情,但是只要是关乎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从来都亲力亲为,哪怕是一句揣度王子私生活的玩笑话,伟大的王者也要制止,这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精灵是敏感有多愁善感的种族,他们永生不死却独独会心碎而死。但不管是人类还是精灵,最容易忽略的往往是自己的心。
 
瑟兰迪尔回了自己的房间,却焦躁不安起来,但没过多久,那个让他焦躁不安的源头就推开了他的房门。
 
“Ada我听到你和加里安叔叔说的话了。”王子踌躇着走上前去,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您在担心吗?”
 
“我希望你有位优秀的伴侣。”国王转过身体不让儿子看到自己的表情,“我会祝福你。”
 
莱戈拉斯会走自己的路,成为强大的战士,娶个美丽的女孩,有自己的孩子,在他死后成为国王,享无尽荣耀,受万人敬仰,走过辉煌的一生。他会为他指引方向,并祝福他。
 
“Ada……”莱戈拉斯放软的声音,让瑟兰迪尔的心悬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带着绝望,“我可能永远也得不到您的祝福了。”
 
精灵王猛的回过了头,他的儿子可以做错事,可以任性无为,但绝对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永远都不要说出伤害你自己的话……”
 
莱戈拉斯震动了身体,他摇晃了一下,像蜡烛里马上就要熄灭的灯芯,“那如果我要说的话会伤害到您呢。”
 
瑟兰迪尔是暴君,他甚至自己都承认,但是他不是懦夫,他会为他最爱的儿子撑起天,而不是推开他。他上前一步,拥抱了正沉浸在脆弱中的他的莱戈拉斯。
 
“那么我会代你受罪。”
 
年轻的王子终于被这句话压倒了所有理智,他埋首在父亲怀里哭了起来,甚至带着闷闷气声。他说:我的爱有罪,我爱着自己的父亲。我应该被您唾弃,我应该被世人厌恶。他说:我不是想增添您的负担,我只是想说出来,Ada,不管您是不是要流放我或者从此厌弃我,我都想说出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会离开这里,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
 
原来莱戈拉斯一直备受折磨,原来他一直如此痛苦。原来瑟兰迪尔长久以来隐于心中的壁垒名为爱,坚守着莱戈拉斯的爱。世界在这一刻豁然开朗,像阳光重又照耀了密林。
 
孩子的泪水浸湿了父亲的衣衫,也浸湿了瑟兰迪尔的心。他暴露自己的脆弱,毫无掩饰。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瑟兰迪尔首先是个父亲,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莱戈拉斯,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
 
“没有人该为爱一个人而道歉。交给我莱戈拉斯,有我在。”
 
密林之王亲吻了莱戈拉斯,额头、鬓角、鼻梁和嘴角,深情而虔诚,这是他对他的祝福。他脸上沾染了湿漉漉的眼泪,不知道是莱戈拉斯还是他自己的。
 
莱戈拉斯汹涌的负罪感被瑟兰迪尔宽宏而有力的胸怀阻挡,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他依然依偎在瑟兰迪尔怀中,体会着片刻的安宁。
 
“Ada我是不是做错了。”莱戈拉斯像回到了幼年的孩子,他茫然无措。
 
“你没做错任何事,你很勇敢。”瑟兰迪尔搂紧了莱戈拉斯,轻抚着年轻精灵的发丝,他们像在水中抓着浮板,唯一的依靠。“莱戈拉斯,我……”
 
“不,Ada别回答我,不要接受也不要拒绝。”精灵王子似乎在逃避,“无论哪种回答我们都无法承受,不是吗。”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很好。”年轻的莱戈拉斯终有一天会理解父亲对他的教诲,只是这个过程比想象的更艰难,因为他需要亲身经历,“还记得你说的那些放弃和失去吗。”
 
“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我的爱……”精灵王亲吻王子的发旋,他已无须再说什么,他想他的孩子都明白。
 
“睡吧。”那是瑟兰迪尔那晚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们相拥而眠,就像莱戈拉斯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守候在彼此身边,不会离弃。
 
不要回答我,因为你不该被愧疚填埋。不要告诉别人,因为我们不该被世人品评。这是我能为你做的,仅有的事。
 
7.
就像精灵易碎的生命一样,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的感情变的小心翼翼起来。他们不刻意败露却也因此徒生忧愁。相比精灵漫长的生命,他们的感情就像一片脆弱的叶子。
 
而后来一切的转折都从13个矮人闯入密林开始。那是他们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抛开情感,他们的理念是那么的不同。
 
瑟兰迪尔睿智而极富城府,但莱戈拉斯更加果敢积极。他们还没来得及理清那些令人恼怒的头绪,却已经踏上了五军之战的征途。
 
战争是残酷的,那些狼烟和号角,族人的血与泪,没有谁的生命可以被替代。这是年轻的王子第一次真正体会战争与死亡。他还太弱小,他还可以做什么。
 
“对不起,Ada,这一次,我要去更远的地方。”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在石门下对面而立,他们都伤痕累累,却再也说不出一句宽慰的情话。
 
瑟兰迪尔想要再一次留住他,他想说留在Ada身边就好,一切有我,因为我深爱你。但眼前这个脸上带着伤痕的孩子,已经不是那个流着泪水的小精灵了。他应该去寻找答案,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天地了。
 
“去北方……”精灵王给了王子指引,虽然前路坎坷,但有些路他必须自己去走。而做为父亲,他必须亲自送走他的孩子,一次又一次。
 
泪水几乎溢出眼眶,但他们只能以手抚胸,在残阳下的断壁间,那像极了贴在心头的亲吻。
 
Ada,关于失去和放弃,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您了。
 
8.
在那之后的60年,瑟兰迪尔鲜少能够得到莱戈拉斯的消息,他又吃了什么苦,受了哪些伤,他故意不去探查,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忍知道。但那些属于亲人间的感应就像根看不见的线始终连接着他们,他没有一刻停止过想念。
 
精灵王坚守密林,筑起严密的壁垒,因为他得守着他们的家,绿叶总要回来的家。
 
多年后的重聚并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场面,反而是另一次离别的开端。咕噜出逃,魔戒再现,莱戈拉斯作为密林的使者将前往瑞文戴尔。
 
年轻的王子意气风发,只是眉宇间少了轻狂而多了沉稳。他颔首于国王面前接受命令,安静的气息令精灵王心绪起伏,他忽然觉得他们很久没见了,像隔绝了好几个纪元。
 
瑟兰迪尔走上前拥抱他的孩子,他的战士,祝福他们早日归来。王子紧紧的扒住父亲背后的衣袍偷偷收紧手臂,那种好闻的橡树味道久远的让他眼角酸痛,原来他如此想念。
 
精灵王稍稍低下了头,他的嘴唇轻轻的贴在莱戈拉斯细腻的脖颈皮肤上,那种温柔的触感美好的让他不敢呼吸,原来他如此渴求。
 
大殿下站了一排的官员士兵,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个短暂的礼貌性的拥抱,但却耗尽了陷在这个拥抱中的两人的,所有力气。他们中间隔绝了太多,所以拥抱的力度才会那么大,他们的心靠的太近,所以分开的时候才会那么不舍。
 
莱戈拉斯最先撤离了那个怀抱,他怕他再贪恋这个怀抱会不忍心离开。他退下王座的时候甚至不敢抬起头。而瑟兰迪尔仿佛无法从这个拥抱中脱离出来,他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湿漉漉的感觉,微凉的水气正灼烧着他的心。
 
后来,莱戈拉斯作为精灵代表,加入了魔戒远征队,一场圣战在所难免。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通一封信就彻底失去了彼此的消息。不过瑟兰迪尔知道,那是属于他的小王子的路,有些人注定背负大任,不虚此生。
 
而幽暗密林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暗涌的黑暗更加迅速的蔓延至家园,身为国王甚至没有更多的时间担心他的儿子。无休止的战事,令这片森林千疮百孔,令瑟兰迪尔心力疲惫。
 
而那些关于莱戈拉斯的情感仿佛渐渐远去,又在某个午夜梦回之时令他惊醒。每到这时,无所畏惧的精灵王总会彻夜难眠。
 
9.
与此同时,莱戈拉斯所在的魔戒远征队也开始了艰难的旅程。他们穿过莫瑞亚矿洞,力战炎魔,经过亚格纳斯,在帕斯加兰与半兽人厮杀。法贡森林,艾辛格,死亡之道,圣盔谷之战,帕兰诺平原战役。他们经历逃亡失散,经历猜忌与和解,经历同伴的重伤和死亡。
 
那个看起来纤细的精灵小王子,一直安静又可靠,他战斗力一流,又温文尔雅的像个文人。只是他从不提起自己的家,在大家围坐在营地谈论家乡或者亲人的时候,在法拉米尔谈论他苛责的父亲的时候,在金雳谈论他家乡的大胡子姑娘的时候,在老实的阿拉贡也会说一些他和精灵公主的爱情故事时,在白袍巫师讲述他如何击败炎魔的时候,在霍比特人描述家乡的蜂蜜馅饼美味可口的时候,精灵王子也总是一句话都不说。他望着篝火看向远方,仿佛那里能看到什么好东西一样。
 
他是人类最可靠的伙伴,是矮人打起架来的精神支柱,是霍比特人无比信赖的保护者。但他们都不了解他,那个总是嘴角带着笑的小精灵,他们看不透他。
 
黑门之战的前一夜,洛汗的传信官带来了一些私人的信件,其中一封来自幽暗密林。那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信了,被攥的皱皱巴巴,连火漆印也模糊不清。莱戈拉斯拿了信就没了影,甚至缺席了大战前的篝火酒宴。
 
金雳发誓他不是有意偷看的,他只是偶然路过,爱好麦酒的大胡子矮人那天出奇的没有喝多。他转过马厩,看到莱戈拉斯在湖边的大树下坐着,矮人先生第一个反应就是躲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小子一定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在这里。
 
精灵王子满脸泪痕,在月光下竟然有些凄凉的美感。他在认真看信,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正淌下泪水。要知道即使是在平原战役中折断了一根肋骨,精灵王子也没掉过一滴眼泪。
 
矮人摇了摇头,他觉得小精灵应该是想家了,或者是收到了情人的书信,这是人之常情,即使是那个总是跟他吵嘴的精灵小子也不能例外。但是躲起来哭鼻子还是有违护戒战士的意志,精灵就是精灵,永远不如矮人洒脱。
 
感官和直觉一向敏锐的莱戈拉斯,那一晚没有察觉金雳的到来和离去,因为他的确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拔的悲伤中,这是他在护戒之旅中不曾体会过的。因为不想起就不会想念,他刻意不去想起一些事一些人,那种情感就没那么强烈,他觉得有些感情会慢慢淡漠,然后总有一天会让他得到解脱。
 
然而这封来自密林的书信却让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这是封瑟兰迪尔的亲笔信,用平静的词藻告知他密林的消息。密林受到了多尔哥多半兽人的侵扰,激战爆发,战火摧残,但密林战士始终誓死坚守家园,他们击退了半兽人的一次次攻击,终将会取得胜利。
 
他熟悉Ada的笔迹,他甚至能想象出瑟兰迪尔在烛火下写这封信时的样子。也许他已经非常疲惫,也许他在战役中也受了伤,也许他也在思念着他。他希望能和他并肩战斗,他记得他是怎样在他面前立下的誓言,他会守护密林直到最后一刻。
 
虽然他一直都在信守诺言,虽然他始终坚守在密林的最前方。但那种担忧与思念,忽然化作了澎湃的浪潮,它们翻滚着侵袭莱戈拉斯的心,让他无法忍受。泪水像个出口,溢出眼眶,原来有一些感情从来不会因分离而淡漠,反而会更加热烈。他把羊皮纸折起来,又放在唇下贴了贴,那上面有泥土和树木的潮湿味道,属于家乡的气息。
 
第二天,金雳看到的依然是那个带着浅浅笑意的精灵小子。他不太理解精灵这个种族,难道不应该是开心了就要大笑,难过了就要大哭,那个小精灵明明很忧郁为什么还要对着他笑。
 
矮人不懂,那些情啊爱啊,让人伤怀,为何要隐忍至此,他希望永远也不懂。
 
10.
魔戒圣战终于以胜利告终,阿拉贡成为伊力萨,属于人类的时代即将到来。
 
莱戈拉斯没有回去密林,只是寄去了一封他的亲笔信,在信中精灵王子没有吝惜对父亲的思念,但是他说他还不能回去。战争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遭受了创伤,但他不愿像霍比特人那样远渡西方。
 
而且,他还有没做完的事。
 
莱戈拉斯带领剩余的部分木精灵生活在了伊西利安,为中土越来越少的精灵建设家园,并与人类建立稳固的关系。
 
Ada原谅我还不能回去。
 
瑟兰迪尔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暗影终于消散,阳光已重回密林,他将幽暗密林重新命名为绿叶森林。大部分精灵已经西渡去往维林诺,但他依旧拒绝离开中土,而是继续生活在绿叶森林的北部。因为密林的王得守着这座美丽的森林,名为绿叶的森林。
 
后来,已是伊西利安领主的莱戈拉斯到访了闪光洞穴和法贡森林,他曾是中土的英雄和传奇,但随着时光的消磨,那些曾经的荣耀也变得渐渐淡然。
 
他游历了很多地方,也会经常想念那片森林。他不知道他的Ada是否还在牵挂着他,或是也已经去往了西方。但他没再因此流过泪,那些他曾经认为的卑微又渺小的感情也似乎随着时间长河的冲刷沉淀下来,不似往昔热切,却像绵长的溪水,孜孜不倦又坦荡柔长。
 
第四纪元,当圣战已成一段历史,当已经很少有人再提起曾经的幽暗密林和密林之王时, 一段伟大的传奇已经过去,但那些人终将会被载入史册,不可磨灭。
 
11.
白城之王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莱戈拉斯正和他的老朋友金雳下一盘棋,他们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对于精灵人类矮人,生命的长度可能各不相同,但是其中所饱含的友谊同样珍贵。而他们都有幸拥有这份珍贵的情义,还有什么值得难过呢。
 
金雳已经老的走不动了,但是依然喜欢和这个精灵吵嘴或者下棋,莱戈拉斯也已经几千岁了,但依旧面如少年。
 
当精灵王子送走最后一个伊西利安的木精灵踏上西渡之路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成为了人们口中的,中土最后的精灵。
 
莱戈拉斯放下手中的棋子,他忽然对矮人说:“我最近总能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或许我也该走了。”
 
已经白了胡须的矮人以为精灵也老了出现了幻听,他笑骂他却还是跟他离开了伊西利安。他们去了港口,莱戈拉斯在灰港晨雾弥漫的栈桥上站了很久,风吹乱他的的发丝却无法吹走他心底的呼唤。
 
金雳知道小精灵要走了,他将搭上小船听从大海的召唤,去往维林诺。那么他也决定和他一起走,毕竟如果没有跟这小子斗嘴的日常,这把老骨头可能会不适应。
 
12.

这是莱戈拉斯出生后的第三千年。
 
春季刚刚开始,树木带着生命与希望的新芽在绿叶森林盛放。精灵的脚步很轻盈,他踏上湿润的泥土时没有留下脚印。温暖的风吹过枝桠,树叶轻摆,就像唱诵一首古老的歌谣。
 
在橡树和山毛榉树之间的是绿叶森林,是莱戈拉斯.绿叶的家,这些树木和花草就像被赋予了生命,因为绿叶终于回来了。
 
一只小鹿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它警惕的看着莱戈拉斯,抖着短小的尾巴轻轻走了过来。莱戈拉斯穿着银色的长袍,半托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小鹿转身跑进树林,又停下来回头看他。莱戈拉斯跟上了这个小家伙的脚步,却在一片开阔的林地间跟丢了它的踪迹。远处有雄鹿的长鸣悠悠传来。
 
王子停下了脚步,而沙沙的脚步声却没有停下,他猛地转回身。
 
 
这是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初次见面后的第三千年。
 
精灵之王依然英姿勃发,他踏着树叶间投下的光,慢慢走到莱戈拉斯面前,蓝色的眼眸里倒映着莱戈拉斯的影子。他的孩子同样披散着长发,正像阳光散发着灿烂的光,他能照亮绿叶森林,也能照亮瑟兰迪尔的前路。
 
“风带来了你的消息,我知道你会回来的。”瑟兰迪尔的嘴唇在微微发抖,眼中有集聚的泪水晃动,“想知道我的答案吗,当年你阻止我说出的话。”
 
莱戈拉斯眼中的水雾迷蒙起来,他眨了下眼睛,让那水珠滑落,“是的,我想听,瑟兰迪尔,请你告诉我。”
 
“无论过多久,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瑟兰迪尔缓慢的抬起一只手臂,搂住了莱戈拉斯的肩膀,然后是另一只手。
 
“我爱着自己的儿子。”他收紧了手臂,把王子纳入怀中。
 
“我们应该被唾弃,应该被世人厌恶。” 他垂下头,寻找莱戈拉斯的嘴唇。
 
“但,我们的爱无罪。”湿润的触感贴合在一起,那是一个含着泪水的亲吻。
 
“我爱你,莱戈拉斯。”
 
 
这是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情感相依的第三千年。
 
他们的生命浩瀚而悠长,那些属于他们的吻与泪,终究无人知晓,也许在千千万万年后,依然会有人在一段史书中展读属于他们的故事,亲密的父子,坚定的战友,温存的情人,但依旧无人能品评他们的感情,这无法定义又深藏羁绊的感情。
 
这一刻,那些他们曾受过的伤痛,经历的离别,遭受的折磨,都随着岁月释然。那些他们享受的爱意,迷恋的情愫,深陷的纠葛,都随着这泪水中的亲吻凝固。
 
阳光透过嫩绿的叶片伴着繁花洒在他们肩头,像给亲吻的人影镀上一层明丽的光泽。就像三千年前的那一天,精灵王亲吻怀里的婴孩,而如今那个流着泪的孩子依旧在他怀里。
 
这吻与泪,正散发着历久弥新的馨香,直至生命长河的尽头……
 
 
灰港有间小酒馆,长须矮人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他倚在桌边喝了一大口麦酒:“精灵是多愁善感的种族,那个家伙竟然跟我说‘吾友,那召唤并非来自大海,而是森林,有人在等我回去。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该回家了。’他竟然抛下他的老朋友走了,不过他留下了够我再喝一个纪元麦酒的金币,看在这个面子上,我就姑且原谅他了。哦朋友,要不要听听当年圣战时矮人砍杀半兽人的故事……”
 
End.
 
 
其实这就是个带着瑟莱滤镜讲述的中土历史,可以叫中土情未了?没什么特别的爆点,就是想静静讲一段感情。
在我看来原著向感情里,叶子可能是相对比较自卑的那一个,而瑟爹更多的可能是自责,但不管他们有过怎样的情感,他们首先都是勇敢理智充满尊严的。不要说他们为何要经历这么多分离与等待,因为如果没有这些,他们就不是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总之,我究竟为什么要写这个!
 

评论(38)
热度(290)

爱开花!包子!亨超!瑟莱/蝙超/盾冬!
不逆!!
其实是旅行博主?!

© 巴克樱桃 | Powered by LOFTER